<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宿主请留步 > 第210章 女巫玲珑
    “啪嗒!”

    没有回头,在那即便过了千万年,依然无法忘记的声音响起的瞬间,兽神刚刚端起的茶杯直接坠落到了地上,发出清脆的碎裂声。

    但这样的声音,却并没有将百里外两只蚂蚁打架打断一条腿掉在地上的声音都逃不过其耳的兽神唤醒。

    此时此刻,他满心满脑满耳之中,都是那个熟悉的即便到了现在都会不时在梦中响起的声音。

    “小家伙,欢迎来到这个世界。”

    “小家伙,你要快点长大哦!”

    “小家伙,越来越厉害了呢,再过些时间,都要比姐姐还厉害了呢!”

    “小家伙,今天姐姐不能陪你了哦!”

    “小家伙,不可以乱跑的,姐姐告诉过你,不能让别人看到你呢!”

    “小家伙,对不起。”

    “小家伙,差一点,姐姐就打不过你了呢。”

    “以我之骨,塑你身躯,以我血肉,造你之形能给你的,我都给你了!”

    南疆,古洞之中,似乎还在回荡着这般喃呢。

    “小家伙,再见了是姐姐没能保护好你。”

    回首。

    “滴答”

    眼角,有水滴滑落。

    仿佛隔着悠悠万载的岁月的一次凝望,映入眼前的,是那张自在来到这个世上的那一刻就已经牢记在心中,陪伴了无尽孤独岁月的面孔。

    可以杀戮天下,可以冷酷无情,可以视众生如蝼蚁的兽神。

    在这一刻,在看着那个仿佛千万年未曾相见,记忆中又清晰的彷如昨日的面孔的刹那,眼角有一滴泪痕滑落。

    “玲珑。”

    清晰,有力,不容置疑。

    以一种笃定的语气,兽神叫出了那已经出现在眼前,正与自己对视的女子的面孔。

    女子长发垂肩,几缕碎发随着微风调皮的在胸前嬉戏着。

    一身凝聚着岁月的气息的女巫服,又为这如同二八少女一般仿佛还带着几分调皮的女子,装点上了几分神秘的气息。

    周一仙走遍天下,见到过无数的女子,但正如同南疆古洞前看到石像那一刻心中的感慨一般。

    看着眼前的女子,周一仙觉得,这样不似人间应存在的美貌,他此生此世,只见过两个。

    赤裸着双足,一身白衫在微风中飘扬,带着古香古韵的狐狸,在看到这出现的女子的瞬间,眼中依然闪过几分痴迷。

    即便以她的骄傲,即便以她的自信,也不得不承认。

    与之相比,无论从哪个方面,自己都逊了半筹。

    “小家伙,还以为再也见不到你了呢。”

    听着对方叫出了自己的名字,女子脚下不动,身体缓缓向着兽神靠近,落在了兽神的面前。

    抬起手,如同一个邻家大姐姐,又像是一个调皮的小妹妹恶作剧一般,揉乱了兽神一头的碎发。

    “玲珑!”

    兽神的口中,再次重复着这个名字,仿佛除了这两个字,他心中的千言万语,都在见到这个以为再也见不到的人的瞬间被欣喜冲散了一般。

    本以为心已经死了,早已为再也不会有这样的欣喜,这样的失态了。

    却不想,一次仿佛跨越千古的重见,一次如同隔着时光的相逢,竟轻易的在心间掀起惊涛骇浪。

    “嘿嘿,是不是很意外?”

    前一刻还带着几分调皮与恶作剧的女子,在这句话出口的瞬间,化为一脸的娇憨,又如同向情郎撒娇一般,还眨了眨眼睛。

    点点头,对于这个早已经被写在了心里的女子的古灵精怪早有认识的兽神并没有因少女的表情而有办法意外。

    但此生此世,还能够再次见到这个将自己的整颗心占据的女子,却让兽神忍不住一阵恍惚,生怕这是一场太过真实的梦。

    当然,他也知道,他的心,就是她的心。

    “玲珑,你”

    看着眼前穿着仿佛天地为其所生成一般的女巫服的女子,兽神感觉自己有千言万语,但话到嘴边,却说不出半句。

    当年,她是南疆至高无上的大祭司,是南国地位比国主还要高的女巫。

    她高高在上,享受世人的顶礼膜拜。

    她地位尊崇,即便是国主在面对她之时,都毕恭毕敬。

    她修为强大,非人、非鬼、非妖、非仙。

    她不死不灭,看人间冷暖,任身边的人换了一轮又一轮。

    但没有人知道,她并不威严,也不需要那无畏的尊崇。

    她内心活络,却不得不摆起自己大祭司的架子。

    她古灵精怪,却不得不装出女巫玲珑的威严。

    她看过了生死轮回,经历了实施沧桑,却从来不改一颗初心。

    漫长的岁月之后,她没有一个朋友,没有一个敢于直视她一眼的人。

    悠悠万古之间,她看着身边人换了一代又一代,将死者送走了一批又一批。

    在这无尽的岁月之中,却没有一个人能够与她相伴,没有一个能够与她牵手踏时光长河,走过生死轮回之人。

    一开始,她想要和身边的人做朋友,但身边的人都怕她,或者说尊敬她,每个人面对她之时,都有一种她能够轻易感觉到的隔阂与敬畏。

    那种感觉她知道,她们终究无法走在同一个世界。

    不知从哪一天起,她厌倦了这样的生活,她想要改变这种状态。

    她知道,除了她以外,这世间万物都难逃生死轮回。

    她亲眼见着当初与自己同时出现在世界上的最后一个生灵,那头沉睡了一万多年的玄龟的生命之火耗尽。

    她走遍了南疆,寻遍了神州,却找不到一个能够和她一起与世长存之人。

    她想到了改变。

    既然世间没有这样的生灵,那么她为何不能创造一个这样的生灵?

    一个能够和她一起俯瞰万古岁月的生灵。

    一个不会因为她的身份而畏惧、崇敬,能够和她做朋友,能够无话不谈,能够让她展现真正自我的生灵。

    她不断尝试,失败了一次又一次。

    终于,在不只第多少次失败之后,她突然生出了一个灵感。

    这神州之间,除了她以外,还有什么是与世长存的呢?

    或者说,还有什么东西是生生不息,永远不会被彻底磨灭的呢?

    探索,追寻,最终她找到了一个答案戾气!

    只要神州还在,只要神州还有生灵,只要生灵还有情绪的存在,一切的负面情绪,都能化成的戾气!

    得到这个答案,她尝试以戾气创造一个生灵。

    她成功了,所以,有了他。

    她叫他小家伙,给他讲这个世界,告诉他要听自己的话,在他面前表现最真实的自我。

    她将整颗心都放在他身上,因为这是一个能够陪她万古岁月,能够和她一起游遍时光长河的生灵。

    但是他是戾气所化,他没有自己的表象。

    或者说,本就是戾气所化的他,拥有众生万象。

    每个人,只要内心有邪恶,在看见他时,都会看到自己内心最邪恶的一面那,就是他的样子。

    她不让他出去,只把他关在屋子里。

    因为她知道,只要他出去,只要有人看到他,只要看到他的人心中有邪恶,就会看到世间最恐怖的生物隐藏在自己内心深处的邪恶怪兽。

    她不让他出去,她一直默默的保护他。

    但是随着一点点长大,随着她不断对他讲述外界的一切,他对外界的好奇越来越重。

    终于,有一天,趁着她外出的时候,他偷偷跑了出去。

    那一次,他看到了除了她以外的第二个人类,和她一般形象,和他也一般形象。

    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当那个和他有着一般都是人形的人类看到他之后,却惊恐的指着他大叫怪物。

    他被吓到了,吓得逃回了自己的小屋,再也不敢出去。

    外面太可怕了,刚刚出去就遇到了怪物。

    果然,还是像玲珑说的那样,乖乖在屋里等着,乖乖陪着玲珑就可以了。

    尽管他没有看见那个怪物,他不知道那个怪物长着什么样子。

    是的,他不知道那个人类说的怪物就是他,他也不知道自己眼中同样是人类外表的自己,在他见到的那个同为人类的眼中,却是一头不折不扣的怪物。

    他再不敢跑出去。

    但是迟了!

    女巫玲珑的房间中,住着一头凶狠残暴、责任而是的怪物,这件事最终还是被传了出去。

    越来越多的人聚集在她的门外请愿,请求最最伟大的大祭司女巫玲珑能够消灭那头怪物。

    他知道了,他明白了一切。

    原来他就是那些人眼中的怪物。

    他竟然是一头怪物。

    但是明明就在她的眼中倒映出的形象,他看到自己明明是一个人类。

    他不懂,他想要出去为自己讨一个说法。

    他冲了出去,对着那些人咆哮,告诉他们自己不是怪物,告诉他们自己和他们一样。

    但是没有人听!

    每个人看到他,都仿佛看到了世间的大恐怖,眼中满是恐惧,疯狂的后退,还请求大祭司出手消灭怪物。

    是的,她是大祭司嘛,在人们供奉,敬仰她的同时,她出手消灭怪物保护她的信徒,不是应该的吗?

    但是

    她不那么想。

    在她的心中,那些眼中把他看成怪物的人,才是真正的怪物,这世间最恐怖的怪物。

    她的门外,人类越来越多,都在请求她消灭这头怪物。

    她只是冷笑,怪物?究竟谁才是怪物?相比较那些喊着让她消灭怪物的人,她心中更在意的是他。

    在她看来,即便那些人加起来,也不如他的一根头发。

    是的,毕竟他才是唯一一个能够跟他一样,永生在世间,永恒陪伴她的存在。

    但是

    当他被激怒,冲上去抓住一个人理论,却轻易的夺走了那个人的性命的时候。

    她的眼中,第一次出现了慌乱。

    她的慌乱,不是因为那些人的死亡。

    而是当第一个人死在他的手中,她看见那赋予他生命的戾气少了一丝。

    微不足道的一丝

    但是她慌了。

    看到这种现象,她想到了一种可能。

    一种让她不想见到,让她发自内心感到恐惧的可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