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宿主请留步 > 第209章 一万年不见,当年的小家伙已经这么厉害了呢
    “大劫?”

    听着这两个字,周一仙脸上高深莫测的表情为之一滞,“什么大劫?”

    “也没什么,就是刚刚因为某些不可控因素,神州与神魔两界的屏障被打破了。

    按照时间来算,不出半个月的时间,就会有第一批来自神魔两界的生灵出现在神州大地之上了。”

    这个消息,让周一仙手一抖差点把小环扔在地上。

    “神神魔?”

    就冲这两个字,就能想到对方的强大吧?

    一只蝼蚁,敢以神魔自称?

    这样的生灵入侵神州,你丫告诉我没什么?告诉我不是什么大事?

    那你说说,什么才算是大事?

    听着系统那机械的声音,感受到系统话语中那不甚在意的语气,周一仙表示,如果系统能变成一个人站在他面前的话,他绝对能一口盐汽水把对方给喷死。

    “宿主想多了,所谓神魔两界,不过是与神州相邻的一处空间,与神州相似,也是一方修行的世界。

    虽然号称神魔界,但神魔两界并没有真正的神魔存在,不过就是修行的传承比神州早了几万年而已。”

    几万年而已

    周一仙想哭,神州的修行者才刚刚出现了三千年,但现在他都是渡劫期了,大型门派基本上都有合道境界的存在。

    那么,修行传承出现的更早的神魔两界会怎样?渡劫强者遍地走,合道大能不如狗?

    那样的世界如果与神州相连,会带来怎样的浩劫,他不敢想象。

    甚至于,在那种情况下能不能自保,周一仙都表示怀疑。

    “请宿主安心,渡劫强者,在神族与魔族之中也属顶尖强者,各大势力中合道强者算是高层,渡劫强者屈指可数,仙人只是传说。”

    听着系统的安慰,周一仙心中的担忧少了几分,但尽管如此,他依然没有太过乐观。

    这事太大了,他觉得自己有必要找人商量商量。

    当然,尽管心里再急,也不能直接丢下眼前的事转身离开。

    那样太没有高人风范。

    “小道友,这玉简还你了,收好啊!”

    周一仙收起手中的一枚玉简,把另一枚属于慎虚小道士的玉简还了回去。

    抬起手拍了拍慎虚小道士的肩膀,一副关爱后辈的样子,“小道友好好加油,老夫看好你!”

    被周一仙拍着肩膀,对方的手每一次落下,慎虚小道士心肝儿都颤几次。

    等到周一仙收回手的时候,慎虚小道士脸都白了,脑门上更是出了一脑门的冷汗。

    “咦?小道友你怎么出这么多虚汗?你这身体可是有点虚呀!”

    看着慎虚脑门上的汗,周一仙眼底闪过一抹戏谑,“身体不舒服的话,要不随老夫回天墉城小住一段时间,老夫帮你调理调理身体?”

    既然自己摊上事了,反正不管怎么样该来的事都会来。

    自己被系统告知的消息吓得提心吊胆,本着有难同担的原则,周一仙并没有急着离开去找人商量对策,而是跟小道士扯着皮,不断的吓唬小道士。

    他能感觉的出来,这小道士对他有一种莫名的恐惧,尽管不知道这恐惧源自何处,毕竟整个神州都知道他周神仙最好说话,但这并不妨碍他吓唬小道士,让小道士分享一下自己内心的不安。

    反正看着小道士一副恨不得立刻从自己眼前消失,又连大口喘气都不敢的样子,周一仙心里很有成就感。

    嗯,这就是所谓的把自己的快乐建立在别人的痛苦之上。

    只是,周一仙本着调戏的原则,小道士却不这么想。

    第一眼,小道士就有一种周一仙已经看穿了他的一切的感觉。

    而后面周一仙更是花费五万这个世界疑似不存在的极品灵石跟他交易一部自己更笨用不到的合道境的功法在他的感觉中,周一仙本身就不只合道境,自然用不到合道境功法。

    之前被灵石和突破冲晕了头脑没有想到这一点,但现在想来,似乎疑点重重。

    而现在,周一仙又是邀请自己去他的天墉城做客。

    这下子,慎虚小道士心里更是不安,他几乎觉得周一仙是真的看穿了他的秘密,邀请他回天墉城,不过是为了弄清楚他身上的秘密从而夺走他的机缘。

    而且他的天墉城,这传说中的天墉城,竟然是属于眼前这位老前辈的。

    那么,能够成为天墉城的统治者的存在,到底有着怎样的修为?

    他不敢想象,甚至不觉得自己有反抗的力量。

    如此,他哪里敢跟周一仙回去。

    对着周一仙露出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容,慎虚小道士小心翼翼的看着周一仙,“前辈,晚辈可以拒绝吗?”

    已经几乎绝望的慎虚,抱着垂死挣扎的心态,试探的向周一仙问道。

    闻言,周一仙一愣。

    这话说的,自己有不是逼娼为良的恶霸,还能不让你拒绝了?

    “可以!”

    心里腹诽着,周一仙点点头。

    山重水复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

    这一刻,小道士心中不禁生出一种死里逃生的惊喜感。

    “如此,谢谢前辈厚爱,我妈喊我回家吃饭,晚辈就不过多打扰了。”

    说完,小道士转身就跑,仿佛生怕慢了一步就会被周一仙逮住带回天墉城切片研究了似的。

    只是,他却不知道,看着他离去的背影,周一仙眼中露出若有所思的神色。

    系统的提醒不会无缘无故的到来,自己正在闭关,就接到系统的提示,重点标注此人让自己接触。

    而后,在自己接触到此人之后,系统更是对自己示警,告知神魔两界即将入侵之事。

    再加上这家伙见到自己一副仿佛生怕自己吃了他一般的样子,整一个畏首畏尾的。

    这一切的表现,似乎都有些太过不正常啊!

    怎么想,周一仙怎么觉得怀疑,又加上此人卖功法,竟然要求以灵石交易。

    而灵石系统知道,自己曾经走遍神州,却从未听闻过灵石这种东西。

    一番分析下来,周一仙得出了一个不成熟的结论这个肾虚的小道士,会不会就是来自神魔两界的修士?是神魔两界的先锋探路管?

    想到这里,周一仙拍了拍小环的脑袋,把孙女放到地上。

    留下一句‘等爷爷片刻’后自原地消失,隐遁了身形向着小道士离去的方向追去。

    只是,一路追到天墉城外,周一仙却发现,小道士就在自己的眼前突兀的消失不见了。

    不是瞬移,不是隐身,就是那么突兀的消失,消失的无影无踪。

    “这”

    周一仙一脸懵逼,下意识的探开神识,笼罩方圆数千里,却没有发现慎虚小道士的半点气息。

    “真的消失了。”

    周一仙愣了半天,而后面色大变。

    以元婴巅峰之境,能够在自己眼前瞬息之间消失的无影无踪,此人必定不是属于神州浩土的修士。

    毕竟在这神州之地,他就没有听说过有谁有这种手段。

    亲眼见证了慎虚的消失,周一仙更加断定对方是来自神魔两界的探路先锋,就为了探查神州的情况。

    再加上对方面对自己时的畏畏缩缩,一副心虚的样子,更加让周一仙确定了自己心中的猜测这一次的壁障打破,神魔两界绝对来者不善。

    如果是想做朋友的话,其先锋有怎么会有这般心虚的表现。

    想到这里,周一仙自觉发现了天大的秘密,不敢再做耽搁,瞬间返回天墉城坊市,带着小环等人直接瞬移回了天墉城悬空仙岛之上。

    放下小环,让她们自己玩之后,周一仙心事重重的找到了还在布置八荒玄火阵的兽神和小白,说明了今天的遭遇和自己心中的猜测。

    当然,关于系统的存在还是被他隐藏了的,只是换了个自己演算天机,发现大劫半月后将至的说辞。

    听着周一仙的话,无论是兽神还是小白都提起了重视。

    三人都不是什么圣母一般的人物,更不会为了别人牺牲自己。

    但如果在不影响自己的利益的情况下,力所能及的时候能够帮别人一把,他们也不会拒绝。

    尤其是如今事关整个神州的兴亡,更是让他们不得不提起重视。

    他们自身渡劫期修为,自觉可以无惧任何危险。

    但如果真像周一仙说的那样,所谓的神魔两界对神州意图不轨,甚至可能生灵涂炭的话,即便他们出手干预,又能救下几人?

    一时间,三人纷纷陷入沉默。

    一上午的时间,兽神和小白放下了八荒玄火阵的工作,三人聚在一起讨论对策。

    但有鉴于敌人实力不明,讨论了一天,也没有讨论出任何结果。

    “管他是神是魔,既然仙人只存在于传说,仙人之下,来多少又有何惧?”

    半日无果,兽神暴躁了,直接开始放狠话。

    不过这话他也是获得很有底气,毕竟本身就是渡劫巅峰的实力,又是天地戾气化身,几乎不死不灭。

    仙人之下的存在,还真不一定有他对付不了的。

    只是

    “一万年不见,当年的小家伙已经这么厉害了呢!”

    兽神的话刚刚落下,一道柔柔的让人听了心痒痒的声音,在三人耳边响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