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宿主请留步 > 第198章 狮子大张口
    三日后,通天峰。

    青云七脉所有玉清第四重以上的弟子齐聚通天峰之上,一个个表情凝重,面色肃然。

    少顷,以青云掌门道玄为首,身后跟随五位首座,数十长老,一同从大殿之中走出。

    今日,距离苍松意图叛宗事迹败露,被道玄掌门重创逃出青云之日,已经过去了三天。

    今天,也是早已经定好的与天音寺开战,为宗门弟子张小凡讨一个说法的日子。

    尽管苍松的叛逃在很多宗门弟子的心头都抹上了一点阴霾,尽管整个龙首峰的弟子都因为自家首座背叛了青云而抬不起头来。

    但按照宗门长辈的说法,这个时候,青云更需要一场胜利来树立威信,更需要强势的出击让增加宗门弟子的凝聚力与归属感。

    所以,尽管苍松丢掉半条命之后成功逃出了青云,但丝毫没有影响到今日的安排。

    走出通天殿,道玄掌门面目威严,浑然没有往日的随和。

    看着道玄掌门为首的一干首座长老出现,青云弟子一个个面露严肃之色,都在等着掌门训话。

    道玄抬脚走向前来,站定,环顾在场千余筑基以上的弟子,眼中带着让人看不懂的神采。

    “出发!”

    没有慷慨激昂的陈词,没有鼓舞士气的演讲,看着眼前一个个甘心为宗门抛头颅洒热血的弟子,道玄冰冷而有威严的吐出两个字。

    这两个字,像是带着某种魔力,传入耳边的同时,鼓动起了所有要出征的弟子的热血。

    这两个字,简单而有力,让所有要出征的弟子看出了掌门此次的决心。

    就仿佛,哪怕前方刀山火海,哪怕伤敌一千自损八百,也要向世人证明犯我青云者,虽远必诛。

    话音落定,道玄掌门衣袖一甩,飞剑浮在空中,双脚轻轻一点,已经站在了飞剑之上。

    以他的修为,自然早已经可以不假外物而御空飞行,但青云弟子,或者说这方世界的修行者,诸多手段大多都要依靠法宝。

    法宝就如同修士的第二生命,所以无论何时何地,大部分修士不会放过与法宝沟通的机会。

    踏上飞剑,道玄一马当先,飞下青云。

    其后五位首座,数十为长老同样一言不发,御物跟在道玄身后。

    再后方,千余筑基以上的宗门弟子纷纷驾驭自身法宝追随在各自的师长后方。

    千余修士,声势浩大的向着天音寺飞去。

    而青云,在这大批修士离开之后,只留几位长老与一些筑基一下的宗门弟子坐守山门,似乎成为了千百年以来最薄弱的时刻。

    青云山西北八十里,目送着大批修士离开青云,毒神自藏身处走出,看着道玄离去的背影,目光中有寒芒闪烁。

    “苍松道兄,确定消息可靠吗?”

    尽管亲眼看着道玄带着五位首座,数十长老离开了青云,尽管知道这是自己千载难逢的机会。

    但毒神依然没有贸动,依然谨小慎微的在排除任何一点可能的危险。

    “咳咳!”

    毒神的声音落下,黑暗中走出一个佝偻的身影,一边走,这佝偻的身影还不断咳嗽着,剧烈的咳嗽声中,不时吐出几口鲜血,说明着此人此时身体状况究竟有多差。

    “咳咳!毒神道兄,此事乃是我那徒儿齐昊亲自传出的消息,自然做不得假!

    在逃出青云之时,若不是我那徒儿故意将飞剑送上来,我恐怕也无法逃出青云。

    而齐昊乃是我一手养大,名为师徒,实则情同父子,所以我那徒儿的消息完全可靠。”

    苍松一段话顿了几次,期间还吐出两口鲜血,显然他此时的状态并不太好,甚至一个筑基期的普通修士都有可能要了他的命。

    看着一副随时可能死掉的样子的苍松,毒神心底的猜疑又减弱了几分。

    在三日前,自己和苍松之间的联系被周一仙亲口点破,毒神都已经准备放弃这个维系了近百年的内线了。

    却不想,就在当日夜里,身受重伤的苍松却突然联系到了自己。

    他本以为是青云设计的阴谋,又觉得青云不该这么蠢,用这么一眼就能看穿的阴谋来算计自己。

    许是不甘就这么放弃毁灭青云的机会,毒神还是决定与苍松见一见。

    当然,出于谨慎,他自己并没有直接现身,而是让一名只有筑基实力的弟子先去探路。

    而那筑基弟子在见到苍松之后果断出手,却发现苍松在筑基弟子的攻击下都忙于应对,甚至随时可能被毙于掌下。

    见此,毒神知道苍松是真的收了致命的重伤,甚至差一点就丢掉了性命。

    现身之后,毒神探查了一下苍松身体的状况,见苍松体内大半的筋脉已经受损,甚至有部分筋脉已经断裂。

    仔细查探之后,他更是发现苍松为了逃命竟然施展了他们圣教的血遁之术,以消耗大半精血为代价换取了短时间逃出生天的机会。

    至此,毒神基本上已经相信,苍松真的是因为身份败露被青云问罪,从青云之中拼死逃出来的。

    当然,尽管逃出来了,但此时的苍松已经废了大半,毒神对于对方也就没有了以前那么的重视。

    只是想到对方毕竟是青云高层,未来如果真有机会攻上青云,对方可能还有一定的作用,所以毒神才收留了苍松,为其勉强控制住了伤势。

    只是,他怎么也没有想到,本来是一步闲棋,但苍松在被收留的第二天,却给自己带来了天大的惊喜。

    据苍松所言,那道玄也不知道抽了哪根筋,竟然要为了一个大竹峰的弟子与天音寺全面开战,更是要出动宗门大部分的力量,只留下几个长老守卫山门。

    在听到这个消息的第一时间,毒神想到的是这是一个局,甚至于苍松叛门,可能都是局中的一部分。

    但紧接着,他万毒门在青云的探子传来了消息,确定了掌门确实下达了一个与天音寺开战的命令。

    两相应证之后,毒神心里又有了几分希望如果是真的呢?万一是真的,青云出动大部分力量进攻天音寺,自己是不是能够趁机掏了对方的老窝?

    这个念头在心中一起,就再也难以浇灭。

    一天的时间,毒神发动了万毒门在青云附近所有的力量,最终得出了一个结论青云要和天音寺开战,似乎是要动真格的。

    而在内线传出消息,确定青云高层都在青云没有离宗之后,毒神暗中带着万毒门大部分的力量埋伏在了青云八十里外的位置。

    当然,他埋伏在这里并不是为了偷袭道玄等人,而是为了一旦道玄真的带着大部分弟子离开青云的话,他就带着弟子去掏青云老巢。

    当然,他也不是真傻,救他埋伏的地方,进可攻退可守,一旦发现是中计的话,他能带着弟子门人迅速的撤离。

    甚至于,为了保守起见,他还带来了苍松,如果发现真的是阴谋的话,他会第一时间把苍松杀死泄愤。

    如此,一天的时间过去,亲眼看着道玄等人离开,毒神心里对于这一消息更是信了几分。

    想来也是,是他太过小心谨慎了。

    苍松的事情已经天下皆知,如今更是叛逃出了宗门。

    即便是那道玄,也不会想到宗门的消息依然会泄露出来,更加不会想到自己真的有胆量在这个时节进攻青云吧。

    打的就是一个时间差!

    看着道玄等人的身影自视线中消失,毒神并没有下令进攻青云。

    虽然心里已经确定了大半,但毒神谨慎的性子让他依然在观望。

    天音寺附近,他已经布下了眼线,等道玄等人真的到了天音寺、且与天音寺真的开战,等看清了青云高层确实全部,至少大部分已经出动之后,他才能放心的下令攻山。

    一等,又是半日。

    天音寺。

    道玄带着青云弟子落在天音寺山脚下,此时天音寺普泓神僧早已在山下相侯。

    “阿弥陀佛,道玄师兄,贫僧等候多时了。”

    普泓很有理解的与道玄见礼,丝毫没有被人打上山门的样子。

    “道玄师兄兴师动众来我天音寺,不知是何原因?”

    “哼!”

    道玄冷哼一声。

    “普泓道友,废话就不必多说了。

    你天音寺高层杀我青云弟子满门,身为掌门,你知情而隐瞒,陷我宗门弟子于不义。

    你天音寺普空更是对我宗门后辈弟子出手,要杀人灭口。

    此事天音寺必须给我青云一个说法。”

    道玄丝毫没有给普泓面子。

    他此次前来,为的就是抢了天音寺的无字玉璧,如果有可能的话,能顺道捎走天音寺的大梵般若更好。

    所以其他的根本没有必要去浪费时间。

    天音寺如果能交出普空和普智的尸体任由他青云弟子处置,并将无字玉璧和大梵般若拿出补偿,他可以退走。

    但这事显然不可能,所以唯有一战。

    “阿弥陀佛,此事确实是贫僧之过,是我天音寺的过错,不知道玄师兄想要我天音寺给一个怎样的说法。”

    尽管道玄咄咄逼人,普泓还是放低了姿态,态度很端正。

    见此,道玄眼含深意的看了普泓一眼,不解对方是不是有什么底牌。

    “交出普空,为我青云弟子赔罪,普智尸骨由我青云受害的两名弟子发落。

    天音寺以大梵般若和无字玉璧作为补偿!”

    道玄这话说的义正言辞,丝毫没有因为自己的狮子大张口而有任何的羞愧,却听得普泓第一次失态,一阵懵逼。

    这这尼玛真是好大的胃口。

    就为了两个后辈弟子这屁大点事,要他们天音寺传承的根本作为赔偿?

    这要是把无字玉璧和大梵般若给了你他们天音寺还过不过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