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宿主请留步 > 第196章 哭得像个孩子
    天墉城之事,以极快的速度传遍整个神州。

    神州大地,无数修士凡人人心惶惶的同时,也有更多的人涌向了天墉城之中。

    而与这些涌向天墉城之人相反,青云、天音寺两大正道门派,却在结束之后立刻动身反回了各自的宗门。

    青云,通天峰。

    带着一众弟子返回青云之后,田不易与苏茹两人直奔掌门静室。

    “掌门师兄,天音寺欺人太甚,普智那秃驴在我青云山脚下大肆屠杀,天音寺主持普泓秃驴知情隐瞒,让我那弟子平白受两年的苦。

    如今真相大白,那普空不思补过,更是想要杀掉小凡灭口。

    这口气,我青云不能咽下!”

    静室之中,强压着怒火等苏茹把事情说清楚之后,田不易再也控制不住打上天音寺的冲动。

    只是,听到田不易的话,道玄却显得有些犹豫。

    自家弟子受到了委屈,作为背后的宗门,自然要为后辈讨个说法。

    但像田不易说的这样,两个宗门直接开战,却不是他想要的。

    他也想热血,他也想求一个顺心如意。

    但坐在这个位置上,他不得不为青云考虑,不得不着眼全局。

    而两个宗门大战,无论谁胜谁负,实际上结果都是双输的。

    即便赢了,宗门实力也必将受损。

    看着道玄的表情,田不易就知道他心中的思考。

    同样,对于道玄心中的顾忌,田不易也能够理解。

    毕竟他青云家大业大,脑子一热就孤注一掷的话,那道玄也不配坐在掌门这个位置上了。

    只是......

    “掌门师兄,那周前辈曾言,天音寺的所有传承,都源自天音寺后山你一块玉璧。

    而在玉璧之中,更是隐藏着神州最大的秘密之一——五卷天书中的一卷。

    此言一出,道玄眼中猛然有两道精光迸射而出。

    “田师弟,那天音寺杀我青云弟子全村,更是意图杀人灭口隐藏事实。

    弟子受辱,我青云自不会袖手旁观。

    传令下去,三日后举全宗精锐讨伐天音寺,定要让天音寺给我青云,给我青云弟子一个满意的说法。

    让世人知我青云弟子不可犯,让青云弟子知道.....宗门,永远是他们最坚固的后盾!”

    猛然一排檀木椅,道玄霍然起身,话语之中,满是义正言辞。

    田不易:“......”

    苏茹:“......”

    虽然早就猜到了,但还是很意外,你竟然真的是这样的道玄师兄。

    无语过后,田不易眼中同样带着满含侵略性的神采。

    “师弟带弟子张小凡,带青云千千万万门人弟子谢过掌门师兄。”

    田不易对着道玄躬身行礼下拜,没有丝毫的做作。

    道玄连忙扶住田不易。

    而青云要向天音寺全面开战,势要为弟子讨个说法的消息,也在道玄做出决定的一炷香之内传遍了整个青云七脉。

    无论是弟子亦或者掌教,在听到这一消息的时候,都忍不住一阵错愕。

    这决定,真的是掌门师兄(师伯))做出的?

    这样的决定......很不道玄啊!

    当然,在错愕的同时,首座长老们暂且不提,但后辈弟子们却是一个个的心中火热,对宗门的归属感登时就大增。

    那个叫做张小凡的师弟受到了委屈,宗门竟然不惜举宗之力为其讨个说法,不惜与同为正道三大门派的天音寺开战。

    那么,他们呢?

    同样作为青云弟子,对这样的宗门,谁能会没有归属感?

    有的选择的话,谁会不想加入这样的宗门?

    龙首峰。

    消息传遍了整个青云,自然也传到了苍松的耳中。

    此时,随田不易回来的宗门弟子们还都在通天峰之中,因为某些特殊的原因没能回到自己的山头。

    所以,能够传到苍松耳中的,也只有道玄决定于天音寺全面开战的事情。

    房间之中,安静的连呼吸声都感觉不到,但在那椅子上面,却确确实实的坐着一二个人。

    “哼!道玄啊道玄,宗门大业交到你的手上,你就是这样掌管的?

    为了一个弟子,还是一个死咬着大梵般若不愿交给宗门的弟子,不顾一切的与天音寺全面开战,这就是你的雄才大略吗?

    如果万师兄还在的话.......”

    许久的沉默之后,苍松目光中带着冰冷的寒芒,低声的自语了几句。

    说到‘万师兄’的时候,只是一句,后面又是一阵许久的沉默。

    “哼,青云在你手上也是没落,既如此,就由我苍松,亲手毁掉这养育我,教导我,伴我成长,铭刻着我一生的记忆的,我曾经最衷爱的宗门吧!”

    说完,苍松起身走到桌前。

    站在桌前,苍松静立许久。

    良久过后,像是下定了某种决心,苍松的眼中闪过一抹决绝,右手伸出,毅然提笔,在平铺在书桌上的信纸上写下了一行行小字。

    一炷香的时间悄然而逝,纸上的墨迹已干。

    转身,苍松自床下的暗格之中取出了一个木盒。

    打开木盒,里面是一座小小的香炉。

    没有再犹豫,苍松双手托出木盒中的香炉放到桌上,抄起桌上写满了小字的信纸,放到了香炉之中。

    “青云......多么熟悉的青云。

    可惜.....这青云,已经没有了万师兄......”

    指尖点点火焰升起,苍松口中自语着,准备将信纸点燃。

    这是他和万毒门毒神的联系方式,数十年来,他们一直在依靠这东西传递信息。

    但在这之前,苍松从来没有传递过任何出卖青云的消息。

    但这一刻.....他终于做出了决定,准备传递这样一个足以令青云覆灭的消息。

    指尖火焰,已经触到了炉身,信纸即将被点燃。

    到了这一刻,苍松的心里没有了任何的犹豫,没有了任何的愧疚。

    他心中所存的,唯有快意,即将覆灭掉这害他万师兄蒙受不白之冤丧命的青云的快意。

    然而......

    “没有了你万师兄,青云.....依然是那个青云啊!”

    就在苍松指尖的火焰即将触到信纸,即将把消息传出去的那一刻,门外,一道苍老.....又满是唏嘘与感慨的声音响起。

    这声音,很陌生,陌生到苍松以其化神期强者的记忆,都没有在百年内在青云听到过的印象。

    这声音,又是那么的熟悉。

    尽管这声音已经变得苍老,尽管这声音已经百多年没有听到过。

    但此时此刻,当曾经熟悉的声音再次在耳边响起,苍松依然在第一时间听出了这声音的主人的身份。

    他心心念念的师兄——万剑一!

    颤抖!

    苍松的身体,都因为那抑制不住的激动而忍不住颤抖。

    欣喜,自百年前那个对自己恩重如山的师兄自青云消失之后就再未出现过的情绪,再次在他心头升起。

    害怕!

    在想要覆灭青云时,他没有害怕。

    在想到失败后可能会身死时,他没有害怕。

    在算计普智之时,他同样没有害怕。

    而此刻,只是听到这个熟悉的声音,只是想到门外站着的那人的身份。

    苍松的心中,一种名为害怕的情绪在不断的滋生。

    害怕,或者说......后怕!

    他怕,如果这个声音在晚响起片刻,他可能已经做出让自己后悔终生的事。

    “吱呀!”

    窗外无风,门却被一股无形的力量推开。

    门外,露出一个独臂,身着一身青衣,面容苍老形如枯槁的老者。

    如果有在通天峰呆了很久的弟子在这里,可能能够认出,这老者的模样与通天峰后山禁地之中祖师祠堂里的那扫地老人有着同样的容貌。

    只是,此时的老人.....背也不驼了,目光也不浑浊了,整个人虽然苍老,却再没有半分祠堂中扫地老人那般的死气沉沉。

    老人一身青衫,站在夜色之中。

    微风徐来,皎洁的月光洒下,恍惚中,在月光里苍松仿佛看到了一张年轻、英俊、潇洒不羁的面孔,在对着自己露出如同父辈一般温和的笑。

    “苍松师弟,好久不见!”

    幻想与现实重合,苍老的声音在耳边响起,让苍松的心都狠狠地一抽。

    恍惚中,他想到了自己还是个孩子的时候,第一次见到那青年时的场景。

    那把刚刚多走了父母性命的刀,距离自己的脖子只有不足一寸的距离。

    自己狠狠地瞪着那刽子手,仿佛要将他死死的记住,生无法复仇,哪怕死....做鬼也要食其肉、吞其骨。

    然后,就在那刀即将割破自己的咽喉的那一刻,一道剑光划过,长刀被剑光斩成粉碎。

    紧接着,自己的面前出现的就是那一张青年的面孔。

    他永远不会忘记,当初就是这张面孔对着自己露出让人安心的笑脸。

    他也不会忘记,当自己做出选择之后,这张脸的主人制住仇人,让自己亲手用长剑刺穿对方的心脏。

    他更加不会忘记,就是这张脸的主人,带自己回了青云,让自己拜入了龙首峰,有了今日的成就。

    如今,哪怕青年已经变老,哪怕这张脸上长满了皱纹,但只是一眼,他依然能够将这张脸认出。

    “万师兄!”

    滴!答!

    眼角,有泪痕滑落。

    苍松,这位执掌龙首峰上百年,青云中举足轻重,可谓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大能。

    这位一人可敌国,一人可搅弄神州风云的大能。

    在看到这张苍老的面孔的瞬间,哭的像个孩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