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宿主请留步 > 第194章 生死相向
    听着法相的讲述,在场数十万人,竟然不约而同生出一股不寒而栗之感。

    普智神僧,天音寺的得道高僧,竟然会生出这种念头。

    莫说是那些不知情的人,即便是早已经知道了普智传给张小凡大梵般若,让张小凡带着大梵般若来青云学习太极玄清道的田不易与苏茹,都被这个消息弄得一愣。

    即便是他们,在这之前也一直以为屠杀草庙村244口的是那黑衣人。

    却不想,今日竟然听到这么骇人听闻的消息。

    草庙村的真凶,竟然会是天音寺的普智神僧。

    在生命的最后时刻,那位高僧竟然做出如此令人发指的事情!

    “啊!”

    就在众人还处于震惊之中的时候,得到了一直想要知道的真相的张小凡,整个人不可自抑的爆发了。

    手中噬魂棒散发冲天煞气,张小凡周身散发出如修罗恶鬼般的气势。

    “住口!”

    一声大喝,张小凡手掐法决,噬魂棒化作流光向着法相击去,这一击用尽了全力,甚至将佛道魔三种功法的修为尽数化入这一击。

    “小心!”

    面对张小凡突然的爆发,法相一时间都没有反应过来。

    幸好普空神僧反应的快,手中浮屠金钵于间不容发之际灌满真元,挡在了法相身前。

    铛!

    一声巨响在众人耳边响起,同时也惊醒了还处于震惊中的田不易等人。

    眼见普空神僧挡住了张小凡的一击之后还不罢休,那浮屠金钵在击退噬魂之后更是向着张小凡砸去,田不易当时就怒了。

    “秃驴,安敢对我徒弟出手!”

    一声怒喝,田不易手中的赤焰剑化作一道红光直接向着普空砍去。

    而在田不易出手的同时,苏茹手中的墨雪同样出手,与普空的浮屠金钵撞在了一起。

    两件神兵相撞,力量相互抵消,在浮屠金钵砸到张小凡之前苏茹成功救下了这个弟子。

    而另一边,满含怒气的田不易手中仙剑出手,一出手就是杀招,直接对着普空的丹田刺去,竟是要一招把这个天音寺的神僧给废掉。

    普空虽然法宝出手,面对田不易的攻击却不曾手忙脚乱,脚下踩着玄奥的步法,在赤焰剑刺到丹田之前躲过了这致命的一击。

    “阿弥陀佛,张施主已经坠入魔道,那手中法宝更是充满邪恶污秽之气,显然不是善类。

    贫僧此举虽有以大欺小之嫌,却也是为了除魔卫道,田施主”

    “好一个除魔卫道,今日本座就先除了你!”

    一击被普空躲过,田不易心中的怒火已经消去了几分,但听到普空这样的话,心中的怒火再次被勾起,整个人不顾一切的出手,竟是要斩杀这个秃驴于这仙山之上。

    另一边,对于自家丈夫很有信心,苏茹没有与丈夫联手对敌的打算,在救下张小凡之后,只是轻声的安慰着。

    田灵儿更是把整个身躯都在颤抖的张小凡搂在怀中轻声的安慰着。

    在师姐的安慰下,在师娘以真元压制心底的杀意下,张小凡渐渐恢复了清明。

    而就在这片刻间,普空已经在田不易的狂攻下岌岌可危。

    一众天音寺的弟子看的心急火燎,但面对化神期强者的交手,他们也只能干看着,除了着急以外本是爱莫能助。

    眼见田不易竟然真的对自己下杀手,普空也被激起了怒火。

    口中念着佛号,身上有万字金光浮现,将普智周身防护在内。

    在这金光的加持下,田不易的攻击被削弱许多,让普空有了抵抗之力。

    同时普空的浮屠金钵也不断抽空反击,竟然不甘受到田不易的压制。

    一时间,二人再次陷入僵持。

    田不易心忧弟子,见自己久攻不下,竟然一剑逼退普空,整个人抽身后退,叫他虚空连连九步踏上高空。

    田不易双手持剑,面上神情一片郑重,叫他禹步,口中念诵真言。

    “九天玄刹,化为神雷,煌煌天威,以剑引之。”

    神剑御雷真诀,青云四大神诀中出场率最高,威力强大的神通,在田不易手中再次现世。

    在田不易施展神剑御雷真诀的同时,九天之上风云汇聚,无尽雷霆之力向着田不易剑上汇聚。

    与当初苍松施展神剑御雷真诀对战普智不同,那时就在青云山下,苍松不敢全力施为,因此没能将普智重创。

    而现在,田不易修为完全不弱苍松,但普空本就比普智稍弱,又加上田不易全力施展这一式杀招。

    在那煌煌天威之下,普空竟然感觉到一种死亡的危机。

    第一次,他感觉死亡距离自己是如此之近。

    当机立断,普空没有丝毫犹豫的将浮屠金钵定在头顶,身上佛光如同王八壳一般将自身护住。

    “引!”

    田不易剑尖一指,一道雷霆降下,劈在了浮屠金钵之上。

    只是一道雷,浮屠金钵已经摇摇欲坠。

    田不易毫不犹豫,一道之后,第二道神雷紧接着落下。

    第二道神雷之下,浮屠金钵已经损坏落地,普空周身金光一阵暗淡。

    第三道雷霆落下,普智重重吐出一口鲜血,整个人萎靡在地。

    而此时的田不易,早已经无视了对方的身份,也没去考虑在这里杀掉普空会引发怎样的后果。

    在自己面前,自己的弟子,自己内定的女婿,差点被这个秃驴给杀掉,田不易怎能容他活在世上。

    管他有怎样的后果,先灭了这个秃驴再说。

    他普空背后有天音寺,难道他田不易背后就没有宗门?

    天音寺两个所谓神僧,一个残忍屠杀自己弟子全村244口,一个更是当着自己的面想要杀掉自己的弟子。

    田不易心里的怒火,即便灭杀掉普空都难以平息。

    哪怕普空死在了这里,不用天音寺来人,他田不易自会禀明掌门师兄,携青云之威为弟子向天音寺讨一个说法。

    心中怒火中烧,田不易强忍吐血冲动,引下第四道神雷。

    神剑御雷真诀,理论上是没有极限的。

    只要护体罡气不破,只要不被打断,只要自身能够承受得住那种反噬,就可以无限制的接引雷霆攻击。

    而且这雷霆,一道更比一道要强大。

    七脉会武中的陆雪琪能够引一道雷霆,自身就已经受到反噬身受重伤。

    而现在田不易接连引四道雷霆要灭杀普空,但看其面色,这似乎还不是他的极限。

    第四道雷霆以肉眼难辨的速度落下,在这股更加强大的天威之下,普空已经绝望的闭上了双眼。

    他从未想过,田不易竟然如此强大。

    他也从未想过,田不易竟然真的会为了一个弟子跟自己拼命。

    他就没有想过,杀掉了自己会引发怎样的后果吗?

    他就没有想过,自己和那叫做张小凡的弟子身份有着迥然的不同吗?

    他就没有

    普空的心中,有着不甘,有着绝望,却唯独没有一丝丝的后悔。

    以张小凡刚刚表现出来的恨意,绝对会与他们天音寺站到对立面。

    而这样一个身具天音寺大梵般若与青云太极玄清道两种神功的天才,绝对不容许留在世上。

    尤其是,对方身怀大梵般若,他天音寺的至高传承很可能会因此被外传。

    在这样的情况下,为了宗门的兴盛,哪怕豁出性命,他也无怨无悔。

    心里众多的念头一闪而过,普空唯一的遗憾就是没能灭杀掉那个叫做张小凡的青云弟子,让他的牺牲没有体现出应有的价值。

    只是,就在心中叹息的时候,他又感觉到了有些不对。

    怎么自己想了这么多,到现在意识还没有消失?

    难不成,人死了之后意识是能够保留的?

    这么想着,普空睁开了双眼。

    然后,他就看到田不易黑着脸站在虚空之中,头顶的雷云已经消散。

    而在自己身前不足一寸的位置,一道毁灭性的雷霆如同被按下了暂停键,停在那里再难前进分毫。

    “天墉城中,禁制杀戮。”

    周一仙衣袖一挥,雷霆散去,仿佛从来不曾出现过。

    目光平静的从普空和田不易身上扫过,周一仙的声音淡淡的传入在场所有人耳中。

    但此时此刻,却没有任何人觉得他在装逼。

    强如田不易,已至化神后期的绝顶高手,施展太极玄清道四大秘术之一的神剑御雷真诀,召唤出来的第四道雷霆,竟然被周一仙轻轻一挥衣袖就驱散了。

    那么他本身到底有多强?

    合道?

    显然合道做不到这一点。

    那么

    渡劫?

    亦或者真的是传说中的仙?

    尽管在场众人已经无数次觉得自己高估了周一仙的实力,但此时此刻他所展现出来的实力,却依然让众人觉得还是低估了对方掌握的力量。

    听着周一仙的话,看了看张小凡已经稳住了状态,田不易冷哼一声,收起赤焰剑回到了己方阵营。

    而普空可谓大难不死,又仿佛是周一仙的话给了他底气。

    从地上起身后,普空恨恨的瞪了田不易一眼。

    “今日之仇,普空记下了!”

    然而,这一句话,却如同一根导火索,再次点燃了田不易的怒火。

    “秃驴,周前辈只是说不让杀人,可没说不让打人,真当本座不敢废了你不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