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宿主请留步 > 第191章 七日后,来天墉城吧
    突然的变故,让很多人都没有反应过来。

    以至于直到张小凡一次交手之下被震出内伤,田灵儿才从这突然的变故中反应过来。

    反应过来之后,小师姐就感觉一股怒火直冲脑门。

    “你敢欺负我师弟!”

    田灵儿怒声呵斥,腰间的琥珀朱绫随着法决飞起,向着碧瑶缠去。

    只是毕竟实力相差几个小境界,又加上在出手之前田灵儿的声音告诉了所有人我准备出手了。

    以至于田灵儿的琥珀朱绫还没攻到碧瑶身上,已经被碧瑶手中的伤心奇花挡住,并瞬间击退。

    见自家师姐被击退,张小凡瞬间闪身到师姐身边,与小师姐并肩而立,一脸警惕的看着碧瑶。

    “姑娘是什么人?在下张小凡,自入门至今从未下过青云,不知何处得罪了姑娘,让姑娘突然出手。”

    手中的噬魂棒闪烁着莹莹绿光,张小凡一脸的警惕,如果对方再无缘无故出手,他绝对不会客气。

    “哼!大竹峰张小凡,打的就是你张小凡!”

    碧瑶冷哼一声,手掐法决,就准备再次出手。

    一年多的相处,对于周一仙这个神棍,她虽然口口声声的叫着神棍,骂着骗子,但实际上心里对于这个神棍已经有了几分信服。

    反正从相识至今,神棍的预言就没有一次不准却的。

    那么是否意味着那个所谓的《诛仙》的故事,也都是真的,会成为现实?

    如果真是那样的话,这个混蛋张小凡,岂不是和自己

    想到自己未来会喜欢上这样一个其貌不扬的陌生男人,碧瑶的心里没来由的就是一阵抵触。

    甚至于她想着,如果真的要喜欢上眼前这个人,还不如现在早下手把人弄死一了百了。

    没错,这就是魔教大小姐最直观的想法,爱恨分明,行事果决,一切由心,与所谓的名门正道有着本质的区别。

    当然,对于大萝莉这样的想法,其实是很容易能够理解的。

    就像生活中,某某男与某某女从小定了娃娃亲,双方父母在双方很小的时候,甚至于第一次见面的时候就告诉对方闺女,你以后是要嫁给某某的。

    儿子,你以后是要娶某某当媳妇的。

    那时候,孩子们就会不乐意了凭什么啊!凭什么我要嫁给(娶)一个我不认识的人啊!

    这种抵触,在听到这件事的第一时间就会根植在心里,成为阻碍双方感情发展的一道障碍。

    实际上说起来,碧瑶和张小凡无冤无仇,甚至第一次见面,本不会有任何的恩怨,甚至连交集都不一定有。

    但周一仙的提前剧透,让双方在天墉城产生了交集,也因为周一仙的提前剧透,让碧瑶还没有见到张小凡的时候,心里就已经提前有了抵触。

    如此,二人想要产生感情,比两个陌生人最终走到一起的难度更是大了许多倍。

    一边,魔教鬼王宗大小姐一言不和就要先打一顿张小凡出出气,至于嫩死不嫩死的,先打了再说。

    另一边,对于一个陌生少女对自己莫名其妙的敌意,张小凡更是一头雾水,不知道这是个什么情况。

    倒是田灵儿,曾经有意无意的听到过父母偶尔的交流,对于关于张小凡的那些‘传说’略知一些,看着碧瑶的时候,眼神中有些狐疑。

    场面一时间很是凝重,凝重到了见到三个都能够驱物的修炼者大打出手之后,整条街上无论是普通人、武者亦或者一般的修行中人,竟然一个个连大气都不敢喘一口。

    而就在碧瑶正准备再次出手的时候,一个不合时宜的声音响起,打破了此时凝重的氛围。

    “怎么样!怎么样!我老人家有没有说错?有没有说错?”

    周一仙一拍巴掌,走到了张小凡面前,背对着碧瑶,有意无意的将两人隔开。

    “小兄弟,本仙人没有忽悠你吧,说你今日有血光之灾你还不信,结果怎么着?我老人家刚刚说完没过三息的时间,你这就让人打的吐血了吧!”

    周一仙的话音传入耳中,张小凡的眼神那叫一个古怪。

    看着周一仙,他油然而生一种要不是打不过你,我早把你打的尼玛都不认识你了的冲动。

    mmp的,真当少年不更是,看不出来你跟那姑娘是一伙的啊?

    要说前一刻张小凡还没想明白这姑娘怎么说动手就动手,但经过周一仙这么一提醒,张小凡似乎猜到了事情的真相。

    会不会是这老神棍见自己不信,所以对自己打击报复,亦或者想应证他的批言的准确性?

    越想,张小凡越觉得这里面有猫腻。

    此时此刻,这孩子就差插着腰对着周一仙大喊一声我知道事情的真相了。

    张小凡是个实诚孩子,实际上不是就差一句‘我知道事情的真相了’,在‘想明白’之后,他是真准备喊的。

    只可惜,作为一个实诚孩子,除了‘心直口快’的毛病之外,还有‘心直脸快’的毛病。

    这种属性的孩子们,心里想些什么,都会直观的写在脸上。

    所以,没等张小凡开口,已经读懂张小凡心里想法的周一仙提前开口了。

    “是不是觉得是有本仙人的指示,那丫头才出手打你的?

    这么说,你可就冤枉本仙人了。

    她出手揍你,完全是处于她的本意,跟本仙人没有半点的关系。”

    在碧瑶的白眼中,良心一点不感到痛的周一仙撇清了自己的责任。

    话音一转,神神秘秘的对着张小凡眨了眨眼。

    “怎么样,小伙子,想不想知道她为什么要揍你?本仙人可以告诉你答案哦。”

    说完,似乎还觉不够,停顿片刻之后,周一仙又抛出一记重磅炸弹。

    “对了,还有当年草庙村的事,想不想知道当年的真相?”

    轰!

    周一仙话音刚落,以张小凡为中心,一股冲天的杀意不断攀升,似倾尽五湖四海都难以填平。

    草庙村的事,当年草庙村的真相他知道?

    两年前,他只是一个普通的少年,有疼爱他的父母,有善良的相亲,有一起玩耍的小伙伴。

    那时的他,在父母膝下承欢,与小伙伴没心没肺的玩,无忧无虑,自由自在。

    直到两年后,那个黑衣人的出现,改变了他的一切,让他的人生走上了一条完全不同的路。

    这两年来,他无时无刻不想直到那名黑衣人的身份,无时无刻不想找到他为父母,为村民报仇。

    这两年来,即便是在梦里,他都不止一次从睡梦中惊醒,梦见那黑衣人狰狞的面孔,杀戮他全村村民的残忍场面。

    只是

    入门两年,两年的时间,无论是他,是师父,还是整体青云,没有任何人知道那黑衣人的身份。

    没有任何人能够查出当年的真相。

    却不想,在现在,第一次下山,第一次来天墉城,遇到这样一个神棍从这个神棍口中,他竟然得知了对方知道当年草庙村的真相。

    他是当年那个黑衣人?

    只是不像。

    尽管蒙着面,但身形,眼神,两人都截然不同。

    那么连青云都查不到身份的黑衣人,这个算命的到底是怎么知道对方身份的?

    他所谓的真相,有几分可信度?

    冲天的杀意一发及收,狠狠地压制住心头的躁动,张小凡身躯因极力压制而不住颤抖。

    下意识的上前一步,双手抬起想要抓住周一仙的肩膀,却不见周一仙有丝毫的动作,那金丹强者伸出的双手,就那么与他的肩膀擦肩而过。

    “少年,别激动,有话好好说。”

    有些意外的看了周一仙一眼,随即张小凡想到这老人身边的一个女孩就有那么高的修为,这老人修为高人也是当然。

    只是现在他满心满脑都是当年草庙村的真相,已经无暇顾及其他。

    一抓不中,张小凡手上没有了动作,双眼却死死的盯着周一仙。

    “老先生,您知道当年草庙村的真相?

    告诉我,当年那个黑衣人的身份,那个杀我草庙村244口的凶手,到底是什么人!”

    看着张小凡赤红的双眼,看着在他手中的噬魂棒散发出摄人心魄的气息,仿佛在引人走向堕落的深渊。

    周一仙眼中精光一闪,抬手拍了拍张小凡的肩膀。

    “小伙子,你想错了。

    当年杀掉草庙村244口的凶手,与当年打伤普智的黑衣人,并不是同一个人。”

    不是同一个人?

    在周一仙那一拍之下,张小凡心底那股仿佛来自炼狱深渊的杀意悄然散去。

    听到周一仙的话,张小凡猛然抬头,一脸不可置信的看着周一仙。

    “怎么可能!当年那黑衣人曾挟持惊羽,更是还得普智师父重伤垂死,一定是他怕身份败露,所以在离开之后,又折返回到了草庙村,杀掉了草庙村所有村民。”

    说完,像是为了让自己信服,张小凡又重复了一句,“一定是!”

    周一仙摇摇头。

    “如果是这样,那黑衣人为何没有回来杀掉你和林惊羽?

    明明你和林惊羽是最容易暴露他身份的两个人,明明就知道你二人所在的位置。

    你草庙村全村几乎尽数被杀,为什么凶手会唯独留下你二人性命?”

    周一仙的话,让张小凡一愣。

    这一点,不只是他自己,即便是林惊羽,即便是整个青云门所有师长,也没有任何人去想过这一点。

    是呀,如果为了隐藏身份,为什么连没见过黑衣人的村民都被杀了,却唯独自己和惊羽没有遇害?

    看着面前周一仙一脸高深莫测的表情,听着耳边回荡的声音,一时间,张小凡怔在了那里。

    为什么?

    为什么?

    他的脑海中,不断的重复着这三个字。

    难道这两年来,他恨不得食其肉,拆其骨的仇人,根本就不是他真正的仇人?

    “想知道事情的真相吗?想解开心中所有的疑惑吗?

    如果想,七日后,来天墉城吧。”

    说完,周一仙牵起孙女的手,一步迈出,已是数十米外,留给众人一道高深莫测的背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