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宿主请留步 > 第190章 金风玉露一相逢,就是一场......
    停?

    停下来干什么?

    别动?

    为什么要别动?

    小心?

    要小心什么?

    在声音响起的一瞬间,张小凡作为修士的直觉让他感觉得到,这个声音要提醒的,应该就是自己。

    而后,接连三个问题在他脑海中升起。

    只是,虽然疑惑不解,但修士趋利避害的潜意识,却依然让张小凡的身体在声音响起的一瞬间,生生的停下了所有的动作。

    然后.....

    “呱!”

    一声让人烦躁的乌鸦叫声响起,下意识的抬头,张小凡就见一小坨白色物体从天而降,正正的落在了他的额头上。

    静!

    四周是死一般的寂静,场面一度很尴尬。

    张小凡转过头看看自家师姐,小师姐田灵儿呆呆的看着张小凡。

    张小凡回过头看向那叫自己别动的人,周神棍同样眨了眨眼,眼神飘逸的看着张小凡。

    在对上周一仙那无辜的眼神的那一刻,张小凡那叫一个气。

    别动的意思,合着是让我停下来等着鸟屎落在头上是吧?

    “啊,这位小哥,你乌云盖顶,印堂发黑,面有死气,看上去大事不妙啊!”

    未等张小凡开口迁怒,周一仙先声夺人,一开口就抢占了先机。

    “嗯?”

    张小凡一愣,不解的看着周一仙,像是再问,你是在和我说话?

    “这位小哥,莫要不信,本仙人行走世间,像你这样情况的已经见过了太多太多。

    如果没猜错的话,刚刚你就被一只鸟拉在了头上,是也不是?”

    看周一仙一脸本仙人神机妙算,前知五百年后知五百年的神棍像,张小凡表示,如果不是就是这个混蛋提醒自己别动才让自己被鸟拉在头上的话,他的话,自己差一点就信了。

    “唉,现在的年轻人啊,真是世风日下,人心不古。不信本仙人的话,你今日比有血光之灾啊!”

    周一仙摇头晃脑,一副本仙人都是在为你好的样子,看的张小凡一阵气急。

    施了个法决将额间的鸟屎清理干净,张小凡抬脚上前,气势汹汹的就要找周一仙去理论。

    只是,刚刚走了三步,到距离周一仙还有三米远的时候,周一仙突然开口。

    “停!别动!小心!”

    同样的话语,是故技重施吗?

    莫名的,张小凡想起了一个名为《黔之驴》的故事,叹一声‘技止此耳’,张小凡心说停下来别动,再等着鸟在头上拉屎?

    上过一次的当,他张小凡才不会再上第二次。

    于是乎,在周一仙话音落下的下一刻,自觉已经看穿了对方的套路的张小凡没有丝毫的迟疑,足尖一点,整个人向着左边横移了两个身位的位置。

    然后.....

    啪!

    在张小凡落地的瞬间,一种某些物体被挤压,踩踏后才会发出的声音在街道上响起。

    这一声,引起了所有人的注意力。

    下意识的,当事人与旁观者不约而同的看向张小凡的脚下。

    而后....

    静!

    诡异的令人背后发凉的静。

    转过头看向一脸无辜的周一仙,很多人忍不住升起一股毛骨悚然的感觉。

    是巧合,还是一切都是与此人有关?

    如果是巧合,这少年郎未免也太过倒霉了一点。

    若都是这老人暗中施为,又是怎样的对人心的把控能力,能够让事情发展的这般巧合。

    在寂静的场面中,张小凡也看清了自己脚下踩的东西。

    那赫然是.....一坨狗屎。

    这一气,可是非同小可,作为金丹修士,明明身体不染纤尘,即便踩到了狗屎也可一道法决清理干净,不会留下任何气息。

    然而莫名的,他只觉心底一阵恶寒,身子抖了抖,仿佛那种气味透过鞋底,渗入脚底,直入他内里骨血一般别扭。

    再次一道法决清理了脚底的狗屎,张小凡一步上前,就欲与周一仙好好理论一番。

    然而,没等张小凡再次抬脚,周一仙的声音再次响起。

    “看吧!看吧!我就说你乌云盖顶,有血光之灾。

    现在这不就是大大的胸......凶兆吗!”

    “什么?”

    张小凡吃了一惊,没明白这老人话里的意思。

    周一仙看了他一眼,抬脚上前走到张小凡身边,一脸的语重心长。

    “都说踩到狗屎,霉运逼身,十人九死,晦气盈天,这俗话,你竟然没听说过吗?”

    看着面前的老人一脸认真的神色,对上周一仙真诚的目光,张小凡只觉一阵恍然。

    莫名其妙的,就步入了周一仙的节奏之中。

    “这我倒是没听说过,只知道我一年突破至玉清第四重时,师兄们都说我是走了狗屎运,意思是交了好运的意思。”

    张小凡没下过山,也不懂得什么人心叵测。

    听着面前的老人说的眼中,看着对方一脸的真诚,浑然不似作伪,下意识的就回答了对方的问题。

    “糊涂!糊涂!”

    听着张小凡的回答,周一仙跳脚着一副恨恨的样子,弄得张小凡都不知道该如何作答。

    “简直是胡说八道。”

    演了一阵,周一仙对狗屎运三个字做出如此总结。

    “怎么了?”

    张小凡被弄得一惊一乍的,不自觉的问道。

    “哼!既然他们说是狗屎运,那你见过他们平日里无缘无故去踩狗屎的吗?”

    张小凡想了想,果然记忆中没有见到人主动去踩狗屎的,即便是自己刚刚踩到狗屎之后,也是一阵恶心感,没有多想,张小凡摇了摇头。

    “这不就得了,所以说,什么狗屎运都是忽悠人的,本仙人说的才是真的。

    本仙人铁口直断,一言断人生死,向来童叟无欺,从不忽悠人。

    被鸟拉在头上,证明你印堂发黑走霉运,踩了狗屎,不求本仙人指点,你今日必有血光之灾.......”

    张小凡被周一仙忽悠的一愣一楞的,还在考虑着为什么自己会有血光之灾,以自己金丹境的实力,不惹事端,怎会平白无故的招惹一番血光之灾。

    然而,他这里没见过世面,被周一仙几句话忽悠住了。

    自认为早已经看穿了一切的她家小师姐,看着自己亲师弟被一个老神棍这么忽悠,可就是不干了。

    田灵儿直接上前,一把把张小凡拉到身后,停了停胸脯,直面周一仙。

    “老神棍,满口的胡说八道,我家小凡师第怎么就有血光之灾了,你倒是说出来看看。”

    听着田灵儿的叫周一仙神棍,在周一仙身后的大萝莉一脸认同的点了点头,再看田灵儿之时,竟然颇有一种找到了知己的感觉。

    然而,下一刻......

    “哼!我青云大竹峰弟子行走在外,不主动招惹是非,难不成谁还能无缘无故刁难我二人不成?”

    这话,就是搬出来自己的后台压人了。

    听着田灵儿的话,碧瑶就准备认同的点点头,虽然立场不同,一正一魔,但碧瑶也不得不承认,青云的名头,绝对是很好用的。

    只是,刚要点头,从田灵儿的话中,她又敏感的发现自己似乎忽略掉了什么。

    是什么来着?

    青云,大竹峰.....

    来自大竹峰的女弟子,除了那首座之女田灵儿不会有别人。

    那么,问题来了.....

    只有七个弟子的青云大竹峰,其中六个都比田灵儿大,她口中的小凡师第会是何人?

    青云门,大竹峰,最小的弟子.....张小凡!

    瞬间,碧瑶的脸黑了下来。

    “你可是叫张小凡?”

    不知何时,一朵通体洁白,闪烁着莹莹光泽的小花出现在了碧瑶的手中。

    看着张小凡,碧瑶直接问出了自己心中的猜测。

    虽是猜测,但她心中却几乎已经可以确信。

    闻言,张小凡稍稍一愣,而后点了点头。

    心里还满是不解,怎么回事,自己从来没有下过青云,怎么会有人能够认出自己是谁来?

    他却不知,有赖与某位神棍讲得故事,只要他到河阳城说出自己青云大竹峰最小弟子的名头,只要七岁之上的,基本上都能叫出他的名字来。

    当然,现在没有人给他解惑,也不是让他疑惑的时候。

    就在他点头应是,表示自己就是张小凡的下一刻,碧瑶手中的伤心奇花带着少女在小白悉心调教下,在周一仙不断传功的耳濡目染下早已超出张小凡许多的修为之力,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砸向了张小凡。

    伤心奇花在前,碧瑶在后,身形化作残影,以凡人肉眼难辨的速度冲向张小凡。

    “好一个张小凡,本姑娘等你很久了!”

    张小凡还未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只觉耳边传来一声满含怨念、咬牙切齿的声音。

    然后,没及张小凡想明白这姑娘为什么会知道自己,又为什么会等自己,只觉迎面一阵恶风袭来。

    想都没想,张小凡手中的烧火棍本能一般抬起,挡在了自己的面前。

    铛!

    四起的烟尘中,金铁交鸣、似山崩地裂,一声巨响在天墉城繁华的街道上响起。

    瞬间,引来无数修心者的关注。

    待烟尘散去,再看场中情景,碧瑶手握伤心奇花,黑着一张脸看着张小凡。

    而那张小凡,尽管仗着噬魂神兵之利,尽管佛道魔三法同修,在碧瑶比自己更强的力量偷袭之下,依然忍不住嘴角溢出一丝鲜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