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宿主请留步 > 第188章 四方云动,齐聚天墉
    说好的烧火棍为什么会变成了华贵神秘的紫金权杖。

    实际上真要认真计较起来,原因还在他们身上。

    自从一年多以前从张小凡这里取走了嗜血珠,又从后山取走摄魂棒之后,道玄掌门和六脉首座不止一次的尝试把这两件魔兵炼成正道神兵。

    这其间尝试过各种手段,不仅让两件神兵吸收了很多其他的天材地宝,更合经过了诸多元婴化神乃至合道强者的灵气滋养。

    其本身的品质自不可与原著中张小凡将两者炼化之时同日而语。

    也不是说进化了,只是原著之中摄魂在后山躺了不知多少年,嗜血珠也被普智封印近百年,都处于状态低迷的阶段。

    勉强被张小凡以精血炼化之后,自然表现不出什么好的品相。

    而现在,两件神兵被诸多高人折腾了两年,早已经灵气充溢,能量充足,本身品质也因为这两年的祭练而微微有些提高。

    再加上现在的张小凡不是一只弱鸡,而是一个实打实的即将迈入金丹期,且还是佛道魔三法同修的强者,他的精血祭练出来的两件顶尖九天神兵,融合之后品相自然要比烧火棍好了太多。

    这其中的缘由,虽然分析不了那么透彻,但只是稍微一想,田不易与苏茹也想到了多半还是他们的原因。

    毕竟时移世易,因为周一仙的‘故事’的原因,很多事情都发生了改变,这噬魂棒不再是烧火棍的形象,自然也不是什么让人难以接受的事情。

    相反,相比较一根烧火棍,他们自然更愿意自家徒弟手中的神兵在威力巨大的同时,品相也能好看一点。

    毕竟法宝是要拿出去跟人打架的,跟人打架的时候拿着一根烧火棍跟拿着一根紫金权杖,能是一样的感觉吗?

    拿着烧火棍,是生怕别人不知道他家小徒弟做饭手艺好?

    在‘无意’炼成了自己的专属神兵之后,张小凡的神兵得了一个很响亮的名字——噬魂。

    尽管张小凡几次腹诽这名字怎么听都不像是正道法宝的名字,但毕竟是师父亲自给起的名字却也由不得他不乐意。

    炼成神兵之后,因为张小凡伤了元气,自然不能立即下山前往天墉城。

    服下田不易亲练的丹药之后,张小凡在大竹峰修养了三日,才彻底的恢复了元气。

    然后......

    很让人意外,又在情理之中的.....

    经历了血炼神兵、丹药补充元气之后,修养了三天没有修炼,没有做功课的张小凡,竟然在第三天的早晨,莫名其妙的突破到了太极玄清道的第七重。

    响应的,向来齐头并进的大梵般若和天书之法也一通突破,在他体内凝聚了一枚比寻常金丹初期强者大了很多倍的小金丹。

    对于这一情况,即便是田不易和苏茹都觉得一阵哭笑不得。

    明明按照他们的估计,按部就班的修炼也要两三个月才能突破的徒弟,没有修炼,躺在床上休息了三天,莫名其妙的就这么突破了。

    对此,二人在研究了半天之后得出了一个结论——他们竟然研究不出任何的结果。

    最终,只能把这件事归结到了劳逸结合、修炼之道一张一弛,以及血炼神兵带动了张小凡体内真元的运转,帮他冲破了体内枷锁之上。

    如此,成功破入金丹境的张小凡,拿着自己的新神兵噬魂,和小师姐田灵儿在师父师娘和一众师兄的相送之下,下了青云山。

    至于御物....嗯,有师姐在,害怕学不会吗?

    不是老话说得好,要想学得会,要跟.....那什么嘛。

    “玉清第七重,金丹,玉清第五冲,筑基中期,偏偏还都是十五六的少年少女,宛如一对金童玉女啊,多好!”

    目送着师弟师妹离去,大师兄宋大仁莫名的发出一句感慨。

    “是呀,真好!”

    五师兄点点头,一脸的认同感。

    然后.....

    周围温度骤降,让在场五位师兄齐齐打了个冷颤。

    转过头,就见师娘苏茹正阴着脸盯着他们。

    “知道小师弟已经玉清七重了,你们这帮不争气的还敢在这里感慨?

    亏你们师父以身涉险寻来的天书总纲,结果现在两年的时间小凡都到玉清第七重了,你们一个个修炼都修到哪去了?”

    轰!

    苏茹的声音还没结束,一阵骚乱声过后,五位弟子纷纷御剑飞离了下山的路口。

    “师娘,我们回去抓紧修行了,争取定不能让小师弟落下了进度。”

    远远地,还传来了宋大仁的声音。

    “这帮小子!”

    看着弟子们巨怂的样子,苏茹忍不住摇头笑了笑。

    转而,装过头看向张小凡和田灵儿离去的方向,目光之中,隐隐带着些复杂。

    儿行千里母担忧,一个是亲闺女,一个是当成亲姑爷来养的,还都是头一次出门。

    这么两个连小家伙出门,她真是不放心啊。

    ......

    天音寺。

    大雄宝殿之上,普泓方丈手持一串佛珠,不断的捻动着。

    许久,普泓神僧睁开眼,看向站在自己面前一言不发的得意弟子法相。

    “徒儿啊,你和法智下山一趟吧。

    那位周施主,不知打的什么算盘,虽说他名言不开宗不立派不收徒,但这样一位来历神秘修为高绝的强者,我天音寺总不能无动于衷啊。”

    同样的对话,除了天音寺外,还在新建起的焚香谷、隐世许久的万毒门、合欢宗、长生堂等等诸多大派之中进行着。

    即便是鬼王宗,在这种大事件之下,都派出了朱雀圣使幽姬前往天墉城坐镇。

    只是,相比较这些大派的矜持,只是先派遣几个弟子前往探一探风头而言,那些小门派就没有这么在乎脸面了。

    一个个恨不得举宗搬迁,黑压压一片的齐头并进向着天墉城而去。

    周神仙说了,凡有缘者皆可听道。

    那么问题来了,有缘者是什么意思?

    在这些宗门之人看来,他们这些能够入门仙道之人,自然就是有缘人。

    他们去了学不到东西,难道还能让那些凡人学去了不成?

    就这样,周神棍一次移山填海的壮举,一声广纳有缘人的宣言,引得神州浩土,四方云动。

    ......

    七日后,新的天墉城之中,迎来了一对少男少女两名游客。

    说起新的天墉城,自然就会有旧的天墉城。

    旧的天墉城,早在周一仙移山填海的时候就给拆分开摆到他的仙山之上了。

    而且,那种凭空挪移的手段太过突兀,以至于很多怀着法不责众的想法,决定赖在天墉城不走的居民们,在天墉城被周一仙拔地而起之后,都跟着做了一次空中飞人。

    当然,周一仙可没有那么好心,带着他们装逼还带着他们飞。

    所以,在天墉城拔高到了一定的高度之后,空中如同下饺子一般,二十万人口玩起了自由落体。

    这二十多万人,不管有没有修为,不管强大与否,在被摄到空中的时候,都在某种莫名的法则力量之下失去了所有的力量,变得连一个普通人都不如。

    而这样的他们,却一个个被从千米高空下饺子,玩了一次高空跳伞的极限挑战。

    嗯,高空跳伞,不背降落伞的那种。

    所以,当时是,呼呼风声,人口惊呼声,哭爹喊娘声,一时齐发,让整个天墉城旧址上空云层都被音波荡开。

    而喊叫,并不能改变什么结果。

    最中的结果就是,二十多万人被周一仙玩了一次千米高空不背降落伞的高空跳伞极限挑战。

    然后....

    死人自然是不会死的,毕竟一下子玩死二十万人,确实有些太过分。

    在法则力量的保护下,即便是凡人之躯从千米高空坠落,一个个一头扎进地里,留下一片大坑,却没有出现任何人命事故。

    但这一波,不知道给王权霸业带来了多少同病相怜的病友。

    管杀不管埋的周神仙,在玩了这些不听劝的人之后,就没有再管这些,只是待在自己的悬空三仙岛上,打理着岛上四季常开的桃花,静等着有缘人的归来。

    而亲身经历了自家房子飞上天,自己跟着自家房子一起飞上天,自己从自家飞上天的房子里玩自由落体,以及自家房子变成蝴蝶飞走了的惊喜四重奏之后。

    原天墉城居民们在绝望的躺在地上怀疑人生了一天之后,开始有人选择了坚强的面对人生。

    终于,经过了一天时间的调整,第一个被玩坏的人,从地上站起来了。

    有了第一个,就有第二个,有了第二个,就有第三个。

    越来越多的人站起来,然后,大家就发现了一个尴尬的事情......

    家没了!

    是的,家没了,但见识了周一仙那种手段之后,有人敢去把自己家要回来吗?

    没有!

    那该怎么办呢?

    自己建吧!

    好在,天墉城中大小修行者加起来能够有几千,武者更是有数万之巨。

    毕竟是罪恶之城嘛,没点武力值那里混的下去。

    有着这些的存在,又有普通人为之打下手。

    于是乎,普通人弄来材料,武者负责处理,修炼者强大的施展大法术,弱鸡的施展小法术。

    最终,经过了三天的时间,真的让他们跟着记忆重建了一座天墉城。

    当然,建筑肯定与原本的是没法比的。

    但至少,能够住人了!

    如此,这些天墉城的原住民也没有流离失所,又再次在新的天墉城住了下来。

    该卖混沌的卖混沌,该卖糖葫芦的卖糖葫芦,该开客栈的开客栈,该当厨子的当厨子。

    而就在新天墉城建成之后的第二天,大批量的修炼者开始涌入东海之滨,在新天墉城中驻足。

    此一来,竟然让这新的天墉城,比被周一仙拆迁之前显得还要繁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