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宿主请留步 > 第186章 按在地上狠狠摩擦
    自十万大山深处移来的高逾数千丈的七座奇峰,即便有三分之一没入了海中,露在外面的,却依然足有三四千米之高。

    七座奇峰呈北斗之势拱立,上有白云缥缈,下与海平面相连,竟真有几分仙家福地之景象。

    然而,做完这一切,周一仙并没有就此收手。

    站在祥云之上,周一仙俯视下方七座山峰,少顷,转头看向东方大海深处。

    微做沉吟,对着东方衣袖一卷,登时间狂风大作,卷起大海深处成三才之势的三座岛屿。

    三座岛屿脱离海面,被无形的力量托着飞到周一仙下方,七座奇峰之上。

    就那般静静的悬浮在七座奇峰之上。

    “焚江煮海。”

    双手划出玄奥的手印,在深海之中刻画下庞大法阵。

    随着周一仙的声音落下,下方偌大海域,竟然如同被煮沸的开水一般浮起滚滚气泡。

    在滚起气泡的同时,浓郁的水蒸气升起,汇聚到周一仙身下三座岛屿之下。

    蒸汽不断升腾,竟托住了三座仙岛,让三岛不借助周一仙的力量也得以悬浮于七峰之上。

    水蒸气如云雾蒸腾,将三座仙岛隐在云雾之中,肉眼难辨其分毫。

    而汇聚在一起的云雾,在接触到三岛之后,化作水滴滴落在下方七峰的内侧。

    在七座山峰之上,汇成七条瀑布最终流入大海之中。

    如此,竟成一个循环。

    而而更让人惊奇的是,明明海水都能化作水汽升腾汇聚于一处,但海水的温度,却并没有被加热多少,依然保持在事宜的温度之中。

    仿佛那焚江煮海的景象,只是一场幻觉一般。

    七峰拱立,三仙岛悬空,隐于云雾之巅,端的是一副让人心向往之的仙家景象。

    而这仙家景象之上所或缺的,唯有与之相匹配的建筑落座,导致整座仙家福地少了几分生气,多了几分荒凉。

    这一点,旁观者能够发现,周一仙自然不可能没有考虑过。

    实际上,在弄过来天墉城之前,周一仙就与苏洛商量过这方面的事情。

    在应征了之后,得知这一切都可以依靠系统的力量进行之后,周一仙才打开了天墉城的主意。

    所以

    “来!”

    周一仙对着偌大一座天墉城招手,如同言出法随一般,在他吐出这一个字之后,整座天墉城中所有建筑拔地而起,由华贵庄严只普通寻常,依次划分为七个档次。

    分好之后,自北向南,七档建筑纷纷落座于七峰之上。

    一眼望去,竟然没有丝毫的违和之感,就仿佛这些建筑生来就在这七峰之上,浑然不似有人强行挪移搬运而来。

    而在这天墉城所有的建筑之中,唯有一座寻常人家小院,自绕过七峰,径直飞向了上方三仙岛之上。

    与之一同扎根于仙岛之上的,还有城外那一片桃林,以及那两座矮矮的坟墓。

    那一座灵气近乎液化的仙道之上,竟是只有那一片桃林,一座小院。

    而在庭院桃林落入仙岛之上的同时,另外两座仙岛之上,同时有建筑拔地而起,仿佛无中生有一般迅速落成。

    若有源自地球的穿越者见了这两座建筑,定然会感觉莫名的眼熟。

    其中一座岛上建筑,与故宫如出一辙,另一座岛上,标准氏江南园林建筑,结合了四大园林的特色,又没有丝毫的违和之感。

    浑然天成,仙家福地。

    看着这悬空三仙岛与下方七座奇峰,莫名的,很多人心中生出这样一番评价。

    “万界周天,为第一仙。

    本座周一仙,今建福地天墉城,纳天下寻仙问道有志之士。

    本座不建宗,不立派,不收徒,只授法。

    凡来我天墉城,有缘者皆可听道。”

    缥缈,厚重的声音,在系统的力量下传遍整片神州浩土。

    神州之上,五国七宗所有大小势力,纷纷响起周一仙的声音。

    闻之,很多人都是微微一愣。

    周一仙弄出这么大的动静,很多人都以为他要开宗立派,建立山门了。

    毕竟他如今名声以传遍神州浩土,又携今日移山填海,翻云覆雨之威,一旦广开山门,定然能够收到无数良才美玉。

    假以时日,即便是赶超青云,也不是什么不可能的事情。

    就在众人以为七大宗门之外要兴起第八宗,甚至神州最强宗门将要易主之际,却听到周一仙这样的话语。

    本座不建宗,不立派,不收徒,只授法。

    凡来我天墉城,有缘者皆可听道。

    这意思就是白送功法?白送灵气近乎液化的修炼福地?

    一时间,天下各宗,五国皇室,各处大小势力,纷纷为周一仙这一句话而行动了起来。

    仿佛谁抢占了先机,就能在这一次大机缘中一飞冲天了一般。

    很有默契的,所有人都无视了那‘有缘者’三个字。

    有缘?什么叫做有缘?

    恐怕唯有周一仙自己知道。

    青云,大竹峰。

    自两年前拜入青云大竹峰,张小凡表现的极为木讷,简单的普通弟子一年就能修成的太极玄清道第一重,张小凡整整用了三个月的时间都不得入门。

    起初,面对师父恨铁不成钢的目光,以及师娘师姐师兄们的安慰,张小凡也暗暗自责,怪自己太笨。

    只是,他自己是有苦难言,一边修炼太极玄清道,一边修炼大梵般若,没人指点的情况下,没有走火入魔都是万幸的了,又哪里能追求的了什么速度。

    只是,本以为自己的大梵般若,是自己和普智师父两个人之间的秘密。

    却不想,不到三个月,普智那个浓眉大眼的家伙就叛变了革命,他身怀大梵般若,这件明明只有他和普智两个人知道的事情就被掌门师伯和师父们知道了。

    当然,他这个想法外人不知道,否则肯定有人会告诉他你和普智那点事,全河阳城都知道了。

    然而,让张小凡没想到的是,在知道了自己同修太极玄清道和大梵般若之后,掌门师伯非但没有责怪自己,反而对自己非常的关切。

    怕自己独自修炼走火入魔,安排师娘悉心指导自己同修大梵般若和太极玄清道。

    怕自己身怀大梵般若的事被天音寺得知后会给自己造成麻烦,更是千叮万嘱自己不能说自己练的是大梵般若,对外声称自己练的是捡来的一步无名功法。

    掌门师伯对自己的付出几乎是不求回报,师父师娘对自己更是恩重如山。

    知道自己同修太极玄清道和大梵般若艰难,得知在滴血洞中的天书第一卷于自己同修佛道功法有益,师父田不易更是只身犯险,自滴血洞中为自己取来的天书。

    嗯,是真的取来,整块石壁都被他家师父给切下来带回青云了。

    自己对师伯师父师娘心怀愧疚,但自己答应过普智师父打死不能外传大梵般若。

    虽然普智那个浓眉大眼的家伙背叛了革命,但自己不能言而无信,所以自己准备死守大梵般若的秘密。

    谁知,在自己表示大梵般若不能外传之后,掌门师伯和师父师娘都没有丝毫的责备自己,只是告诉自己不要有什么心里负担。

    宗门从来不会逼迫弟子交出不属于宗门的东西。

    这样的宗门,他怎能不喜欢?

    这样的宗门,他怎能没有归属感?

    尤其是,这两年的时间里,每天和小师姐一起由师娘亲自指导修行,兼修太极玄清道、大梵般若和天书之法的自己,在太极玄清道突破至玉清第六重的同时,更是和小师姐的关系日渐亲密。

    在张小凡看来,一切似乎都在向着好的方向发展着。

    唯一美中不足的是,在自己后山砍竹子时被一只灰毛猴子用松果偷袭,当时已经玉清第五重的自己把猴子抓住暴打了一顿。

    从那以后,那只死猴子竟然以苦主受害者的身份赖上了自己。

    嗯,来上自己也不过只是多了一张吃饭的嘴而已,实际上本没有什么。

    但莫名其妙的,不知道那只死猴子怎么就入了一个叫做曾的没皮没脸的家伙的眼。

    每个月总有那个几天,那个叫曾的家伙都会跑来他大竹峰蹭吃蹭喝,美其名曰联络感情,实则连他都能知道,那都是冲着死猴子来的。

    大竹峰后山,刚刚砍完黑节竹躺在一块大石头上休息的张小凡,正在想着心事,耳边突然传来破空之声。

    手一伸,将一块极速飞来的小石子抓在手中,张小凡头也不回的喊道,“下次再敢偷袭,小心我把你按在地上狠狠地摩擦!”

    嗯,把某某某按在地上狠狠地摩擦,这还是从曾那里学来的话。

    据说,是曾偷跑到河阳城闲逛的时候,从那里的普通人口中学来的名言。

    他也不知道名言是什么东西,反正就是觉得这句话很有气势。

    只是

    “长本事了是吧,你要把谁按在地上狠狠地摩擦呀!”

    一只小手掐住了耳朵,下意识的回头,张小凡就看到了小师姐小脸红扑扑的在怒瞪着自己。

    “师师姐?我还以为是小灰那只臭猴子才这么说的。

    我我哪敢那样对你,你你怎么来了?”

    看着小师姐红扑扑的小脸,张小凡心一慌,连连解释。

    田灵儿松开张小凡的耳朵,白了他一眼,骂了一声‘呆子’,而后想到了此来的正事。

    “爹爹让我来通知你,掌门师伯召你去通天峰,你快随我回去吧。”

    闻言,张小凡心道难怪师姐这么着急,跑的小脸都红了,原来是掌门师伯召唤自己。

    被掌门师伯召见,张小凡这也不是第一次了。

    所以听了之后倒也没有着急。

    “师姐下次不用这么急的,看你把脸都跑红了,掌门师伯人很好的,咱们先回去吧。”

    说着,张小凡转身走到师姐身边。

    “哼!呆子!”

    田灵儿呆了呆,低声骂了一声,跟着张小凡一起向着守静堂方向而去。

    他要先和师父师娘复命,而后再去通天峰拜见掌门师伯。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