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宿主请留步 > 第184章 他想,他已经明白了
    惊喜不惊喜?

    惊!不喜。

    意外不意外?

    真的很意外。

    刺激不刺激?

    刺激你麻痹!

    看着带着一脸笑意看着自己的周一仙,王权霸业感觉心里有十万句p不吐不快。

    只是,最终他却只是一语不发的接过周一仙手中的一纸协议。

    协议:

    今大夏国皇室,王权世家王权霸业,代表大夏国将天墉城及周边方圆三百里范围内所有土地无偿赠与周一仙。

    即日起,天墉城及周边方圆三百里范围土地归周一仙私人所有,大夏国任何势力无权干涉。

    后面注着年月日,在协议的最下方,则是甲方乙方的签字栏。

    王权霸业还看到乙方的位置处,周一仙已经签好了自己的名字。

    显然,对方早已经算计好了一切,也有把握吃定了自己。

    只有自己对一切毫无所知,还傻乎乎的跳进了这个大坑。

    只是,输了就是输了,他完全霸业也不是输不起的人。

    拿过协议书通读了一遍,王权霸业并指为比,真元为墨,在协议上留下了自己的名字。

    冷着脸签完名,王权霸业将协议书递给周一仙。

    周一仙接过协议书,笑吟吟的看着面容冰冷的王权霸业。

    “怎么冷着一张脸,多不好看,来,笑一笑嘛。”

    王权霸业忍着把眼前这个老头揍成猪头的冲动,黑着脸问道,“您有必要这么做吗?本来就是要给您的,用这种方式坑过去,您图啥?”

    闻言,周一仙脸上的笑容一敛,换上一副严肃表情。

    “我在教你成长。”

    王权霸业:“”您还能再不要脸点吧?

    合着坑了我,您还是为我好了?

    看着王权霸业脸上脸上不信任的表情,周一仙笑了笑。

    “怎么,不信?你觉得,所谓的成熟是什么样子的?”

    这,是一个值得人深思的问题,王权霸业目光微微凝重,思索片刻,迟疑着问道,“成熟是在经历了青春的流逝、梦想的褪色、尔虞我诈的洗礼之后,认清了成长的残酷之后的一种心态转变?”

    至少就目前为止,王权霸业觉得自己这个答案应该是正确的。

    难不成,这就是周神仙要教给自己的东西?

    只是,就在他这么想着的时候,却见周一仙摇了摇头。

    “不,你说的都不对。”

    “那是?”

    王权霸业不解,都不对,那是什么?

    周一仙脸色一肃,“成熟是在经历了青春的流逝、梦想的褪色、尔虞我诈的洗礼之后,认清了成长的残酷,却依然能够流着泪微笑。”

    王权霸业:“”p!

    拐弯抹角的,还是告诉我哪怕被你坑了,也不该心有怨言,哪怕想哭,也要微笑面对是吧?

    问题是,被人当猴耍,我笑你p啊!

    就在内心p不断刷屏的时候,王权霸业直觉眼前一花,再细看去,却见眼前突兀的堆积起了与自己身高等同的线装书籍。

    “这这是”

    不可置信的揉了揉眼睛,王权霸业懵逼的看着周一仙,没明白这是什么意思。

    “合道境功法一部,化神功法三本,元婴功法,金丹筑基境功法若干。”

    “前前辈这是何意?”

    王权霸业是真的懵了,在听到合道境功法之后,就开始懵了。

    合道境,历代唯有正魔两道七大门派最杰出之辈有望登临合道境,而五国之间,即便是立国已有三千年的大夏国,都从未出现过任何一个合道强者坐镇。

    不是他们资质不够,也不是他们资源不足。

    三千年来,举国之力,什么样的资质,什么样的资源凑不出来?

    之所以五国难以出现合道境强者,最根本的原因就是没有相应的功法。

    甚至于,此来天墉城,他父亲,大夏国当代君主王权天下还特意交代过,如果能够用天墉城换来对方关于如何突破至合道境的几句指点,他此行就算超额完成任务了。

    甚至于,他们的最低预算,哪怕周一仙拿出一本没有什么缺陷的元婴境功法,这天墉城都可以拱手相让。

    毕竟,一座犯罪率极高的,根本不受国家掌控的天墉城,能够换来一部可能造就不止一位的元婴强者,对于大夏国而言,真的算是赚了的。

    而然,无论是王权霸业,还是他父亲王权天下,都从未想过,这区区一座天墉城,能够不只能够换来化神、元婴、金丹、筑基等境界的大量功法,更是能够得到一部真正的合道功法。

    整个神州,有法可依的合道功法一共才那么几部,就这么轻易的,就让他们得到了一部?

    就单单这一步合道功法,如果拿到上京城,让他父亲用大夏国一般的疆域去交换,恐怕他父亲都不会有丝毫的犹豫吧。

    也正是因此,尽管周一仙说的真切、肯定,但王权霸业的心里,却也一直有些不可置信。

    这一切,都是真的?

    不是耍自己玩?

    为什么他就这么不信呢?

    这周一仙会有这么好心?真要这么好心的话,会设局把自己坑的这么狠?

    不,不对!

    如果这些功法都是真的,也真的要给自己的话,那对方根本算不上坑了自己啊。

    或许真的就像周一仙说的那样,他做的这一切,都是在教自己如何成长?

    不自觉的,周一仙的形象在王权霸业眼中竟然变得高大伟岸了起来。

    这,是一个多么高尚的人,一个多么纯粹的人,一个多么脱离了低级趣味的人。

    这样一个真正的高人,自己之前竟然还误会他,竟然还在心里痛骂他。

    想到自己的所作所为,王权霸业竟然忍不住有些脸红。

    而他所不知道的是,站在他对面的周一仙虽然脸不红气不喘,但心里依然不像表面上那么平静。

    “系统,这家伙傻乎乎的这么好忽悠,到底靠不靠谱啊?”

    “宿主请放心,作为王权世家三千年来最杰出的天才,王权霸业在王权世家的地位是毋庸置疑的。

    有他出面,夏国境内,自然万事无忧。”

    得到系统的肯定,周一仙暗暗点了点头,既然系统都这么说了,想来这事应该靠谱。

    虽说从始至终都是系统在出谋划策,但他堂堂周神仙,外加两个渡劫期的顶尖强者齐齐出动,陪着演了一天的戏。

    如果到最后发现一番作为都是白费,其不是很吃亏?

    嗯,周大神棍可从来不是吃亏的人。

    眼看着王权霸业心里的感动,周一仙收敛了心思,情真意切的看着王权霸业,抬起手拍了拍对方的肩膀。

    “唉!”

    这一声叹息,是如此的深沉,如此的厚重,如此的让人忍不住心下微颤。

    “前辈,您为何叹息?”

    就像土豪追妹子,先砸重金把妹子砸的晕晕乎乎的,再以‘真情’让妹子感动的傻乎乎的就心甘情愿以身相许一般。

    周一仙忽悠王权霸业,虽然没有砸重金,但这一堆功法砸下去,却同样起到了异曲同工的效果。

    一大堆功法已经把王权霸业砸的晕晕乎乎的了,又加上周一仙演技过关,此时此刻,已经在王权霸业心里把好感度刷到爆。

    所以,一听周一仙莫名的叹息,王权霸业就忍不住想知道是什么事情能让得这样急公好义的大前辈叹气。

    想知道,自己有没有能够帮得上忙的地方。

    闻言,周一仙抬起头看了王权霸业一眼,眼中带着几分让王权霸业读不懂,却忍不住心颤的神情。

    “前前辈”

    莫名的,王权霸业感觉从那双眼睛中,自己似乎看到了尸横遍野,生灵涂炭的场景。

    那是什么?

    幻觉吗?亦或者

    想到江湖之上关于周一仙的传闻这,可是一个能够预知未来的存在。

    那副场景,会不会是周一仙看到的一角未来?

    恐怕,也唯有那样的场面,会让眼前正直无私的大前辈眼中露出那样的悲凉吧。

    “天子守国门,君王死社稷。

    回去后,好好修行吧!”

    周一仙没有去解释什么,只是再次拍了拍王权霸业的肩膀,尽显大前辈的关怀。

    闻言,王权霸业重重的点头。

    尽管前辈没有解释,但这一句叮嘱,不已经是最好的解释了吗?

    天子守国门,君王死社稷。

    说的多好。

    短短十个字,说出了他王权世家自出世以来历代的使命。

    他们的存在,可不就是为了守卫这个国家,为了荡平一切妖邪吗?

    想到自己六岁那年,拔出完全世家三百年无人能够拔出的王权剑,想到先辈们为神州、为大夏抛头颅洒热血的英勇,王权霸业只觉心中一片火热。

    如果真有一天,当那如同幻觉一般的景象真的成为了现实

    他恐怕也看不见了。

    他不知道以自己,以他王权世家的力量,能够守卫的主这片国土。

    但他知道,若动乱降临,天下生灵涂炭。

    至少在那之前罪恶与霍乱要先踏过他的尸体。

    重重的点头,收起堆积如小山的功法秘籍,王权霸业带着满心的热血,辞别了周一仙等人。

    前辈为什么会用远超天墉城价值千百倍的功法换取一座无用的天墉城;前辈为什么满天下的传承功法。

    他想,他已经明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