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宿主请留步 > 第180章 南国公主
    恍惚间,看着闺房中落泪的女子,周一仙有一种时空错乱之感。

    就仿佛,他是离家数十年的游子,抛弃妻子,只为一场虚无缥缈缈的梦。

    梦醒了,回家了,当年的妻子,依然在等着他。

    只是,这种感觉虽然深切,却不刻骨铭心。

    在他的心中,看着女子那熟悉的面容,却有一种恍如隔世之感。

    “凤凰,我这是”

    周一仙想说些什么,但张了张嘴,却发现已经忘记了自己想要说些什么。

    有些迷茫的摇了摇头,周一仙总感觉自己似乎忘记了些什么,但无论他再怎么努力的去思考,却始终想不出自己忘记了什么。

    “周郎!你终于回来了,我就知道你一定会回来的。”

    就在周一仙还在犹疑的时候,闺房中的女子已经冲出了房门,扑到了周一仙的怀中。

    搂着怀中的女子,感受着对方身上的体温,周一仙心中依然带着几分疑惑。

    这是我的妻子?

    只是,为什么熟悉之中,却总有着一丝陌生之感?

    为什么,明明记得眼前之人是自己的妻子,搂着眼前的人,接触着对方身上的体温的时候,却总有一种别扭的感觉?

    心底的疑惑一闪而过,但周一仙不觉得自己的记忆会骗人。

    许是自己离家二十载,当年的熟悉被时间冲淡,所以才会有了这样一种熟悉的陌生感。

    心中的犹疑一闪而过,周一仙紧了紧抱着女子的双手,一只手在身后轻轻的拍着。

    “我回来了!回来了!再也不走了!”

    不知怎的,当说出这句话的时候,周一仙竟然生出一种漂泊无依的游子,找到了心的港湾的感觉。

    恍惚中,他仿佛想起,自己曾对谁说过类似的话语。

    说的什么来着?

    我是一个浪迹天涯的游子,一直在等一个能让我放下包袱,在看到你的那一刻我知道我等到了!

    是的,应该是这样的。

    似乎,在很久很久以前,他确实说过这样的话,但是对谁说的来着?

    一个恍惚间,周一仙看向了怀中的妻子这样的话,除了自己的妻子,怎么可能还会对别人说过的。

    只是,明明已经遇到了让自己放下包袱的人,又是什么,促使自己离家一走就是二十年呢?

    周一仙觉得,自己似乎忘记了什么很重要的事情,只是记忆有些混乱,一时之间,他真的难以记起。

    当然,这些疑惑并没有持续太久。

    妻子。

    儿子。

    儿媳。

    连孙女都已经四岁了,又有什么好纠结的呢?

    而且,难道自己的记忆还会骗人不成?

    之后的一段时间,周一仙安心的在家里住了下来。

    这座小院,陌生又熟悉,尽管时隔二十年,却依然处处都有着他当年的回忆。

    每当与妻子携手同游之时,他总能在某处忆起两人曾经的回忆。

    曾经忆起多过雨的屋檐,曾经一起躺着看星星的房顶,曾经一起荡过的秋千,曾经带着孩子嬉戏的草地,曾经一起撒下种子的花园。

    转眼,已是一个冬夏春秋。

    周一仙回来一年。

    一年的时间,妻子贤惠体贴,孩子听话孝顺,一家人和和美美、其乐融融,俨然一个让人羡慕的小家庭。

    然而,一年的时间,周一仙的心头,始终存在着一种隔阂。

    每当夜深人静的时候,他总有一种局外人的陌生感。

    就仿佛,周边的一切,身边的妻子,身边的儿女,甚至乖巧懂事,已经能背诗书的小孙女,都离自己离得那么的远。

    远到了似乎一挥手眼前的一切都将破灭一般。

    转眼,又是一年四月,桃花开了又谢,梨花结成果实。

    正午时分,一家人围在桌前吃饭。

    小孙女嘴馋,吃了几口饭之后,把碗一推就跑开了。

    不多时,怀里抱着一小篮枇杷小跑了过来。

    “爷爷!爷爷!我要吃枇杷!”

    “好!爷爷给你剥!”

    周一仙放下手中的筷子,宠溺的抱起小孙女放在腿上,一个个的给小孙女剥着果皮。

    小孙女吃的心满意足,大眼睛眯成了一双月牙。

    如同一个得到了两串糖葫芦的孩子。

    糖葫芦?

    莫名的,周一仙的脑中似乎闪过一道灵光。

    只是,这一道灵光一闪而逝,周一仙怎么去抓,却都无法在抓住。

    脑中不断的寻找刚刚的那种感觉,下意识的,周一仙再次将一个枇杷皮剥开,放到了妻子口中。

    “娘子,你最爱吃的枇”

    话未说完,周一仙突然怔在了那里。

    最爱吃的枇杷!

    最爱吃的枇杷!

    糖葫芦!

    得到了两串糖葫芦的孩子。

    周一仙猛然站了起来,看着身边的’家人‘,眼中带着质疑。

    “相公,你怎么了?是不是哪里不舒服?

    还有,你忘了我是不吃枇杷的!”

    看到周一仙的异常表现,身边的妻子唇间的果实拿下,有些紧张的看着周一仙。

    此言一出,周一仙又是一阵恍惚。

    看着眼前的女子,只觉对方忽远忽近,在自己的眼前,也仿佛出现了两张面孔。

    一张是朝夕相处了一年,同床共枕却不知为什么自己始终不愿与其有肌肤之亲的妻子。

    另一张,却是一张没有丝毫的记忆,却有种莫名的熟悉之感的绝美面容。

    恍惚中,脑海中仿佛出现了一些记忆的碎片。

    “相公,这是什么呀?”

    女子巧笑倩兮,指着树上的小小的果实问道。

    “这个呀,这个叫枇杷!”

    周一仙单手搂住女子的腰,为仿佛对这个世上的很多常识性的东西都感到好奇的妻子女子解释道。

    “枇杷?琵琶?”

    女子眨眨眼。

    “对呀,正是因为这种果子长得像琵琶,所以才有了枇杷这个名字。”

    女子点点头。

    “枇杷!琵琶!没想到,神州浩土,广漠大地之上,竟还有这般形似某种乐器的果子。”

    “呵呵!”

    周一仙呵呵一笑,抬手摘下一颗果子,剥掉皮放到女子口中,“尝尝,这果子还很好吃呢!”

    女子把果子在,口中轻轻咀嚼,吐出果核,一双眼睛眯成了月牙一般。

    “甜的,好吃!”

    随着回忆涌来,尘封的记忆越发的清晰,周一仙的眼神越发的清明。

    而眼前的,身边的这个‘妻子’却与这突然而来的记忆中的妻子有着完全不同的面容。

    甚至,完全不同的名字。

    “还是失败了吗?”

    看着周一仙眼神中莫名的疏远,‘妻子’只觉心中一痛,脸上露出一抹惨然。

    “我到底哪里不如她?一年来,我明明可以感觉的出,你的心中是真的将我当做了她,但我始终不明白,为什么明明我在你记忆中取代了她,明明记忆中已经没有了她的存在,

    而你,却始终与我保持着最后的距离。”

    看着眼前面上带着惨然的女子,周一仙摇摇头。

    “凤凰,你还不懂吗?

    曾经沧海难为水,除却巫山不是云。”

    “我我也可以变成她啊,就像这场梦一样,她已经走了,能陪在你身边的,只有我啊!”

    女子眼中的惨然更甚,四周的空间都泛起涟漪,显然是梦境已经受到了动摇。

    只是,回应她的,依然是周一仙决绝的目光。

    微微摇摇头,周一仙一语不发,挥一挥衣袖,眼前的场景,如同时空坍塌一般破碎。

    随着梦境中的一切消失,场景突然转换,回到现实的别墅之中。

    而此时,夜色正浓,时间,只是过去了少顷。

    粉色雾气散去,躺在床上的兽神睁开了双眼,眼中闪过一抹沧桑。

    “玲珑”

    一声低声的喃呢,除了自己,没有人听清。

    另一间房间中,一身白衣的九尾狐停下了在空中摇曳的赤足,撇了撇嘴,道一声“没劲‘。

    而后,狐狸从藤椅上起身,把自己甩到了一边柔软的大床上。

    “周郎”

    周一仙的房间中,躺在身边的女子睁开了双眼,看着同样从梦境中脱离的周一仙,眼中带着一抹散不掉的柔情。

    “公主殿下,周一仙只有一颗心,这颗心很小,早已经住满了一个人的身影。

    无论沧海桑田,再难容下她人半分。

    您归为南国公主,又何必在我这一个小人物身上浪费感情。”

    声音谈不上冰冷,也说不上热情。

    就那般寻常,就那般自然。

    自然到了,如同经年的老友,坐在一起闲话家常。

    只是,越是这般自然,却越发的刺痛女子的心。

    她要的,从来都不是朋友,她从始至终都不甘心与他停留在朋友的位置。

    “周”

    “公主殿下,请回吧!”

    没等女子将要说的话说出口,周一仙再次开口打断。

    看着周一仙眼中那一抹仿佛隔着两个世界的隔阂,听着周一仙刺痛内心的话语,女子怔怔许久,转身向着窗子的位置走去。

    “等等!”

    就在女子的身影即将化作彩光消失之际,周一仙的声音再次响起。

    猛然回头,女子的眼中迸发出让人无法直视的神采。

    “这桃花瘴,即便以你南国皇室血脉,也不得轻易施展,以你的修为强行施展,定然损了根基。

    我这里有《易筋锻骨决》一篇,你拿去巩固一下自身根基吧。”

    一页金纸化作流光没入女子手中,女子嘴角微微向上一勾,转身消失在窗前。

    他,终究做不到铁石心肠。

    一夜无话,第二天天色刚亮,别墅外响起碧瑶和小环惊叹的声音。

    众人走出别墅

    桃花开的漫山遍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