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宿主请留步 > 第179章 小轩窗,正梳妆
    神州浩土,广阔无边,有些危险之地,即便是修行有成的大能都无法尽数探索清楚。

    而在已知的地域之中,大的国度一共有五个。

    其中,位居中央的大夏国,占据了神州浩土三分之二的地域,乃是神州之上最强大的国家。

    而除了大夏以外,其他四国分别是南疆、北戎、东夷、西狄。

    这五个国度,占据了神州九成的地域,其他一些零星小国,只能在夹缝中求生,过着今天建国,明天灭国的循环式生活。

    然而,所有人都知道,在神州之上,真正的掌权者永远不是某一个国家。

    即便是幅员辽阔,地大物博的大夏国,依然无法掌握整个世界的话语权。

    真正的话语权,始终掌握在天下间少数的那几个大宗门之中。

    青云、天音寺、焚香谷、万毒门、合欢宗、鬼王宗。

    这六大宗门,每一代都会出现合道级的恐怖存在。

    何为合道?神与道合,一念间移山填海,动念间翻天覆地。

    即便是最强大的国家,面对这样的强者,也难阻其半分。

    一个合道强者想要覆灭一个国家,除非有同等层次的强者庇护,否则.....这国家的命运唯有被覆灭一途。

    也正是因此,尽管俗世之中依然是皇权至上,但在神州的修行者中,国家的划分,亦或者皇权的概念,本身是极为淡薄的。

    当然,无论皇权的存在再怎么淡薄,却也依然改变不了国家、皇权全是存在于这个世界这一事实。

    而这一年半的时间里,周一仙的脚步,就踏遍了整个南疆广阔的疆域。

    也是这一年半的时间里,在周一仙这个传功狂魔的影响下,整个南疆的整体实力,竟然有了追赶、甚至赶超大夏国的迹象。

    这,让得包括大夏国在内的其他四国都看到了周一仙这个人的潜在价值。

    如果.....能够得到这个人,或者说,得到他那似乎无穷无尽的神通秘法......

    想到某种自从修行者出现,历朝历代无数帝王都连做梦都在幻想着的可能,每一个皇帝都忍不住心中的那一抹悸动。

    仿佛间,他们看到了不再受宗门压制,真正巩固皇权的机会。

    为此,各国早已制定了一系列的计划,并为之展开了耗时许久的行动。

    当然,这一切,对于周一仙来说并没有什么不好的影响。

    一年多的时间,他依然在南疆逍遥自在。

    一年多的时间,他依然做他的传功狂魔,没有任何国家方面的力量找上过门来。

    即便是受益最大的南国官方,都不曾派出任何人来打扰周一仙。

    至于那些眼红作死铤而走险的修行中人,呵呵,看看饕餮那明显鼓了一些的肚子,就知道他们最终的下场了。

    ......

    游遍了南疆,一行人御空而行,向着大夏国的方向而去。

    一日的时间,由于自家只有四岁的萝莉初入筑基境,非要试着自己御物而行,周一仙只能放慢了飞行的速度。

    如此,一整天下来,一众人也只是从南疆腹地飞到了南国与大夏国的边界处。

    见天色转昏,众人降落到地面,准备休息一晚。

    在南国的边境,一片桃林的边缘,周一仙按下了营地。

    经过了一年多的时间的不断探索,周一仙发现了系统中很多有意思的好东西。

    其中,就包括一种名为万能胶囊的东西。

    这种东西,具系统的介绍来说,属于系统根据某种传闻自行研发出来的东西,每一颗不足龙眼大小的胶囊,内里都存在着不同东西。

    或一桌大餐,或一定帐篷,或一个手电,或一辆机车。

    而周一仙更是发现,其中还有一种名为别墅的东西。

    从那以后,五人团队的住宿就从帐篷改成了豪华大别墅。

    如今,经过了大半年的时间,众人也早已经习惯了周一仙那如同机器猫一般可以随时拿出各种他们闻所未闻的东西的神奇了。

    吃过由一种名为美食机器人制作出来的一桌名为满汉全席的大餐之后,众人各自回了房间休息。

    这一年多的时间里,发生了一件令周一仙很心塞的事情。

    那就是.....自家养了四年的小白菜,竟然不要他这个爷爷了。

    是的,从一年前,小萝莉周小环就开始不跟爷爷睡了,而是黏上了队伍中最年轻,最有活力的碧瑶。

    对此,周一仙除了感叹一句孙女长大了不要爷爷了以外,也只能暗暗心塞抹泪。

    吃完饭后,众人各自回了各自的房间,占地近千平的豪华别墅中,一下子变得安静了下来。

    时间,悄无声息的流逝,黑夜渐渐吞噬了四周的一切。

    “咕咕咕!”

    别墅外,传来几声夜莺的啼鸣,声音越来越远,像是飞远了,桃林之中,再没有了任何的声息。

    就在这种寂静之中,躺在床上,内视自己每一块骨,每一寸血肉的兽神,耳朵突然一动。

    他听到.....花开的声音。

    眼皮抖了抖,兽神想要睁开眼睛,只是没等眼睛睁开,一阵粉色烟雾飘过。

    在烟雾之中,兽神再次闭上了眼睛,呼吸渐渐地转向均匀,竟在这烟雾之中,真的睡了过去。

    而看其似乎千年不变的面无表情的脸上,竟然微微勾起了嘴角。

    由此想来,这位说不上是可怜还是可悲的有着无敌风采的人物,似是在做着一场美梦。

    是的。

    兽神,这位在整片神州浩土,可以说是当世最强者的存在,此时正做着一场美梦。

    一场由粉色烟雾引发的,有它、有玲珑的美梦。

    你没有看错,这里用的....是‘它’。

    那时的它,还没有人类的外表,它丑陋,丑陋到让人只一眼就仿佛看到了这时间最极致的邪恶,最极致的恐惧。

    然而,这样的它,在她的眼中,却从来没有见到过半分的嫌弃。

    每当看着它时,她的眼中只有温柔,如同在看着自己的孩子,又像在看着自己的爱人,也似在看着另一个自己。

    人生是一段孤独的旅程,但我遇见了你。

    你不是我,却又像世界上的另一个我。

    静静的.....

    静静的....

    静静的,兽神陷入了一场别人,或者说由他自己编织的梦境之中。

    是呀。

    以他的修为实力,如果不是自己愿意,又有谁能够将他拉入梦中?

    他知道这是一个陷阱,一场针对他的精心设计的局。

    但他也知道,梦中的一切,都是他内心深处最思念的,最怀念的。

    所以,他甘心入局。

    这,是一场阳谋。

    花开的声音,同样传到了小白的耳中。

    女子一身白衣,倚靠在窗前的腾毅上,神情慵懒,体态随意。

    花开的声音传来,粉色的烟雾弥漫。

    女子赤着的双足在空中轻轻摇晃,歪了歪脑袋,轻轻吹了口气。

    一阵微风吹过,小白的房间中,那粉色的烟雾纷纷消散于无形。

    自藤椅上起身,小白抬起手,准备做出些动作。

    只是,刚刚抬起手,像是感应到了什么,白衣若仙的九尾狐脸上露出几分饶有兴趣的表情,又轻轻的放下了抬起的右手。

    尽管她知道,只要她衣袖轻挥,这致幻的烟雾,就会在她动念间散去。

    嘴角向上微微勾起,小白再次慵懒的躺到藤椅上,赤着的双足在空中轻轻的摇曳、摇曳、摇曳.......

    嘴角的笑意,奸诈的像一直偷到了鸡的狐狸。

    哦,不对,她本来就是狐狸,只是她不偷鸡已经很多年。

    在这一场似苦心孤诣谋划许久的阴谋之中,满是仙气的九尾狐狸没有感觉到半分的恶意。

    所以.....她选择了看戏。

    一个甘愿入局,一个袖手旁观,就这般,周一仙失去了自己身边的两个大佬的庇护。

    所以......

    一年半的时间后,距离化神境界还差半步的大神棍,睡着睡着,鼻间传来了一阵熟悉的香味。

    “这香味......”

    周一仙豁然间睁开了眼,入眼的情形,却让他整个人先是一愣,继而......眼中闪过几分迷茫。

    小院。

    种满桃花的小院。

    闺房。

    精致的显示出了女儿家的少女心的闺房。

    女子。

    坐在古镜前,正理着妆的女子。

    像是感应到了周一仙的目光,那正在梳妆的女子眸然回首,看到站在窗外的周一仙,一双眼睛之中迸发出浓浓的惊喜。

    “周郎,你回来啦!”

    女子惊喜的想要起身,起到一般,又有些犹豫不前。

    唯恐归来是场梦,犹豫不敢喜相逢。

    或许,这样的场景,在梦中,她已经经历了太多太多次,多到了即便这一场景真的出现,让她依然不敢轻易的去验证,唯恐醒来,又是一场空欢喜。

    “凤......凤凰?”

    看着那目中万般柔情,表情写满忐忑的女子,周一仙的神情有些恍惚,张了张嘴试探的叫出了脑海中眼前女子的名字。

    “周郎!”

    听到熟悉的声音叫出自己的名字,女子脸上露出喜色,眼中.....有泪珠簌簌落下。

    小轩窗,正梳妆。

    相顾无言,惟有泪千行。

    ps:推荐一个朋友的书,一本挺有意思的末世文——《全人类进化》,三本精品老作者,质量有保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