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宿主请留步 > 第175章 世界很大,远不只井口的那片天
    一步。

    两步。

    三步。

    九尾天狐一步步走来,周一仙的心不自觉的随着对方的脚步噗通、噗通的跳动。

    “九尾狐的出现,让朱雀手中的酒杯坠落在地。

    然后,你可曾预见了后来的事情?”

    走到距离周一仙一步之遥的位置,九尾天狐与周一仙对视,眼中依然写满了好奇。

    说实话,对于这个看上去只有金丹期的实力,却能够如亲眼所见一般推演未来的存在,她的心里比对兽神竟然能够复生还要感到好奇。

    “咳咳!小白姑娘”

    见对方没有表露出危险的信号,只是好奇的看着自己,周一仙心下微微松了口气,轻咳几声,准备开始自己的表演。

    然后

    遭了!

    当‘小白’两个字出口的瞬间,周一仙就心道要糟。

    按照历史的发展,‘小白’这个名字是九尾天狐在十五年后被化身鬼厉的张小凡救出来之后,见到张小凡的宠物猴子叫小灰,所以给自己起的名字。

    也就是说,现在的九尾天狐,就是九尾天狐,并没有‘小白’这个名字。

    那么,自己在十五年前叫出对方十五年后的名字,会是一种怎样的场面?

    果然

    就在周一仙叫出‘小白’这个名字之后,九尾天狐微微歪了歪脑袋,眼中带着疑惑的看着周一仙。

    “小白?你是在叫我?”

    “咳那个”

    周一仙咳嗽一声掩饰自己的尴尬,准备继续以宿命论去解释小白这个名字的由来。

    也就是说,假托到自己‘神算’之名上,正如同他连未来发生的具体事情都能预测一般,只是一个来自于未来的名字,似乎也不会让人觉得说不过去。

    只是,周一仙一句话还没说完,就见九尾天狐颇为满意的点了点头。

    “小白,这个名字听上去似乎不错呢,刚好我本体是一只白狐。

    以后,我的名字就叫小白了。”

    说着,九尾天狐还点了点头,似乎对自己的新名字颇为满意的样子。

    众人:“”姑奶奶,您这名字定得,是不是有些太过草率了?

    像是感应到了众人的腹诽,小白转过头,冷冷的看了一眼鬼王。

    “还不带着你的人走,真以为我不敢杀你?”

    被小白迁怒似的扫了一眼,鬼王一阵无言。

    转过头看了一眼周一仙,他心中颇有种流年不利的感觉。

    明明是他带着四大圣使,几乎出动了整个鬼王宗巅峰的力量来抓周一仙。

    结果,人没抓住不说,他这边还没开始装逼呢,就要被人像丧家之犬一样给赶走了。

    张了张嘴,看着小白一双冰冷的眸子,鬼王最终什么也没有说出口,只能发出一声无奈的叹息。

    “爹爹很快回来接你的。”

    拍了拍碧瑶的肩膀,鬼王感觉到一股前所未有的憋屈之感。

    力量,一切都是自己的力量太过弱小。

    如果自己比对方还要强大,哪怕真是自己理亏,又有谁敢从自己身边把女儿夺走?

    又哪用像现在这样,别人只是一句话,自己就要如同丧家犬一般落荒而逃。

    “爹爹!”

    少女抬起头,看着自家爹爹已经露出白霜的鬓角,突然觉得有些心疼。

    “等着爹爹!”

    留下一句话,鬼王转身,腾空而起,向着北方而去。

    见鬼王离去,四大圣使对视一眼,没人敢在这个时候触九尾天狐的眉头,安慰了碧瑶几句,同样离开了妖精客栈。

    鬼王几人的离开,除了碧瑶以外,对于其他人来说,并没有造成什么影响。

    看着鬼王等人离去,小白冷冷的哼了一声,对着碧瑶招了招手。

    “丫头,过来!”

    碧瑶看了看鬼王等人离去的身影,又看了看小白,犹豫了下,才抬脚向着小白走去。

    “跟你母亲小时候简直一模一样,以后就跟着小白阿姨,没有人再敢欺负你。

    阿姨不像你那个废物父亲,连自己的妻女都保护不好。”

    抬起手揉了揉碧瑶的脑袋,小白轻声的安慰道。

    “不是的,不是那样的,娘亲是为了保护碧瑶才死的,不怪爹爹,都是碧瑶的错。”

    听着小白说自家爹爹不好,碧瑶摇着头,眼中满是黯然。

    “哼!一个男人,关键时刻让妻女置身危险之中,不是他的错,是谁的错?”

    小白冷冷的哼了一声,看到碧瑶脸上的急色,这才没再继续这个话题。

    “好了,不说了,以后跟着我学习狐族秘法,只要自己足够强大,才能有能力应对任何的危险。”

    听到小白不再说自家爹爹的坏话,碧瑶这才点了点头,站在了小白的身边。

    她也明白,小白对自己并没有恶意。

    之所以之前动怒,也是因为她娘的死而迁怒了她爹爹。

    相反,爱屋及乌之下,小白对她的关爱是毋庸置疑的。

    赶走了鬼王,小白再次把注意力转移到了周一仙的身上。

    “周先生的推演之术,似乎真的已经达到了一种让人匪夷所思的地步。

    所以,不知道周先生能够为小白解开一个压在心头千年的疑惑?”

    “什么?”

    下意识的,周一仙接口道。

    小白看了看左右,挥手布下一道隔音结界。

    “周先生应当知道,这方世界的修行之道,兴起至今不过三千余年。

    而无论是南疆古巫,亦或者我狐族,存在的痕迹都可以追溯到数万年之久。

    远的不说,就单说你身边这位,在那古洞之中就已经躺了上万年了。

    所以,小白一直很疑惑,如果这世上本没有神仙、也没有地府幽冥。

    那么,修炼到底是如何兴起的?

    即便真的是修行者自己创造的修行之路,那么我狐族,以及古巫一脉,又是哪来的传承。

    这一点,不知周先生可能推演出什么蛛丝马迹?”

    虽然是提问,但实际上,小白的内心并没有想过能够得到肯定的答案。

    这个疑惑,莫说是他,古往今来已经有数不清的修行者、妖族去探索,但却从未有任何一人发现过任何一点的蛛丝马迹。

    所以,虽然是向周一仙询问,但小白的心里,更多的也只是抱着碰运气的想法而已。

    岂止,她本是无心的一问,听在周一仙耳中,却让他面色瞬间一变。

    尽管这种情绪的转变很快就被他压了下去,却依然逃不过在场的两位高手的眼睛。

    见此,不只是小白,就连兽神都来了兴趣。

    “你真的知道狐族和古巫一族的由来?”

    目不转睛的看着周一仙,兽神的眼中带着浓浓的不可置信。

    即便强如他,都无法探知到古巫一族到底是哪里来的传承,这个神棍真的有线索?

    沉默良久,周一仙缓缓的叹了口气。

    “修行之道,在神州兴起三千余年,而很少有人知道的是,事实上最初的修行之法,并不是上古之时的修行者所自创的。

    神州浩土,无论佛、道、魔三宗,其传承都源自一脉,上古年间,神秘降临世间的五卷天书。

    这五卷天书,分别被不同的人得到,演化出了世间各自不同的修行之法。

    而无论是狐族、亦或者古巫一脉,追溯根源,都与天书五卷出自一处。”

    听着周一仙的话,即便强如兽神,都忍不住微微变了变脸色。

    “你的意思是说,无论是天书、还是古巫、狐族,都是来自于神州之外的传承?”

    周一仙眼中闪过一抹追忆,脸上露出一抹苦笑。

    “不可说!现在还未到可以说的时候。”

    以前,他还只是隐隐间对于那些事情有些猜测,但自从得了系统之后,周一仙心中的怀疑愈甚。

    实力超出正魔两道最强者的九尾天狐,创造出的不死生物就能吊打证道魔门所有高手的女巫玲珑。

    如果说这些还只是侧面的佐证的话,那么,那本的最后,鬼王以四灵血阵召唤出来的修罗,则算是真正的告诉了周一仙答案这个世界,远不只一个神州浩土那么简单。

    甚至于,同样是来自于异空间,修罗与那同样足以毁天灭地的八荒火龙是否来自同一个世界,周一仙都对此表示怀疑。

    而这一点,他也曾暗中询问过系统。

    虽然没有得到明确的答案,但至少自系统之中,他得到了几个名字。

    几个,不存在于神州大地之上的名字。

    九黎、烈山、怀光、天华

    天华,这,是他在这世上第二次听到这个名字。

    苦笑着摇摇头,抛开了那些不合时宜的思绪。

    见两人还要再问,周一仙直接开口打断了两人后面的话。

    “现在还没到可以说的时候,等到时机成熟,本仙人自然会将一些秘密公之于众!”

    一句话说完,周一仙又恢复了那个仙风道骨,在世神仙的形象。

    微微仰首,一副指点江山的姿态,看的兽神有一种如果不是吃了你的饭团,就冲你这种做作的姿态就得把你按在地上狠狠摩擦一顿的冲动感。

    而听着周一仙的话,两人不知联想到了什么,对视一眼,默契的点了点头。

    “这次成功脱困,顺手推翻了焚香谷,大仇得报,一时间也不知该何去何从。

    今得见周先生,甚感有趣,日后,我就跟随在周先生身边吧。”

    就这样,莫名其妙的,在兽神之后,周一仙身边又多出来一只实力恐怖的九尾天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