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宿主请留步 > 第174章 周神仙大预言术.现场版
    有那么一瞬间,周一仙的脸上闪过了一抹懵逼。

    只是,懵逼的神情一闪而逝,又加上众人都顺着她的目光,被那远远的踏着满地金黄落叶赤脚走来的女子所吸引了注意力。

    所以,竟没有一人注意到周一仙这露底的表情。

    直到那白衣女子走到近前,众人才恍然回过神来。

    倒不是这些人认出了白衣女子的真实身份,实在是......这白衣女子长得太过漂亮,竟让人一时间难以收回目光。

    “直到有一天,一只九尾狐踏着满地金黄的落叶出现在你的面前。

    然后呢?”

    女子嘴角微微勾起。对着周一仙一笑,眼中满是好奇之色。

    “然后......然后,朱雀手中的杯......掉在了地上。”

    “啪嗒!”

    客栈内,就被落地碎裂之声响起。

    与之一同响起的,还有绿裙少女略带惊疑的声音。

    “幽姨......你怎么了?”

    “九尾天狐!”

    没有回答碧瑶的话,朱雀圣使身形一闪,出现在了妖精客栈门外。

    看着那站在周一仙对面,脸上一副巧笑倩兮的白衣女子,朱雀圣使幽姬脱口叫破了对方的身份。

    而这四个字,也算是变相回答了碧瑶的疑惑。

    九尾天狐,那只被上官策镇压在焚香谷中三百年的九尾天狐,如今.....竟然出现在了这间客栈门前。

    “是小幽姬呀。”

    听到朱雀的声音,白衣女子转过头,看清说话之人后,脸上的笑意更浓。

    只是,当她的目光看到站在幽姬身边,正一脸惊疑的看着自己的绿裙少女之时,眼中......竟然露出一阵恍惚。

    “像!和小痴小时候简直一模一样,这是小痴的孩子吧?小痴......还好吗?”

    刚刚自焚香谷脱困,不想今日竟然能就能见到故人,白衣女子,也就是九尾天狐也觉得有种惊喜之感。

    “娘亲......娘亲......”

    听到白衣女子的话,碧瑶的眼睛一下子就红了起来。

    “怎么了?”

    白衣女子目光一凝,看向碧瑶身后,听到动静已经出来的鬼王。

    “小痴她......已经不在了。”

    面对这只白狐的目光,鬼王声音中带着一股悲伤。

    “轰!”

    一股滔天的气势自白衣女子身上升起,妖气冲天而起,遮天蔽日,乌云汇聚不见日光,方圆三百里内,竟然瞬间由白日转为黑夜。

    九尾天狐的声音,如同自地狱幽冥之中响起。

    “当年,你口口声声告诉我,会照顾好小痴。

    现在,我三百年未出,你告诉我,小痴不在了?”

    白衣女子一字一顿,身后九天灵气化作的狐尾遮天蔽日,每走一步,身上气势就加重几分。

    每走一步,声音中的冷意都更重几分。

    在这股威势之下,方圆数十里内,诸多普通生灵或苦苦支撑,或匍匐在地,如同朝拜天神一般五体投地。

    即便有修为在身之人,境界稍弱者,依然只能咬牙在这股威势之下苦苦支撑着。

    周一仙,也在那修为稍弱者之列,当然,他比较幸运。

    在被那股气势压迫的变色之前,一道身披绸缎的俊俏身影如同自虚空中走出,突兀的出现在了他和小环的身前。

    这身影只是静静的往那一站,那股属于绝世大妖的滔天气势,竟就这般被化于无形。

    让周一仙避免了在人前出丑的厄运。

    当然,这些,并没有影响到当前情形的进展。

    兽神的出现,并没有让九尾天狐停下脚步。

    一步,两步。

    她脚步不快,就那般面容冰冷,声音如索命修罗一般步步向前。

    在这股不断增强的威势下,即便是四大圣使,都感觉到了一股致命的危机感。

    幽姬将碧瑶护在身后,青龙白虎玄武与鬼王并列,面上满是谨慎之色。

    狐族自远古洪荒长存于世,九尾者是为天狐,乃人间最巅峰的存在。

    当年,合道境的九尾天狐自大带着族人闯焚香谷,受焚香谷历代先辈加持的阵法压制,又遭偷袭,被上官策以八凶玄火阵镇压在焚香谷之中。

    如今,三百年后九尾天狐脱困,却不想境界竟又有所精进。

    他们四人联手,竟然都有种压力巨大的感觉。

    此时此刻,鬼王可谓是有苦自知。

    他有心想要解释些什么,但话到嘴边,却一个字都说不出口。

    确实就如同九尾天狐所说的那般,当年自己曾亲口许下承诺,要护好小痴一生一世。

    也正是看到自己的诚意,狐族才会把性子懒散,少女情怀,不喜欢修行的小痴嫁给自己。

    而如今,时隔三百年再次见到九尾天狐,自己带来的却是小痴已经不在人世的消息。

    身为长辈,对方找自己麻烦,本就是自己没把人照顾好,没做到自己的承诺。

    他.....又有什么好解释的?

    九尾天狐已经走到了近前,身后九尾轻轻一震,空间竟泛起一震涟漪。

    就是这轻轻的一震,被三大圣使护在中间的鬼王,竟不受控制的连退三步,嘴角,更是溢出一缕鲜血。

    “当年承诺,你不曾做到。

    如今,我要杀你.....你有何话说?”

    九尾天狐的声音中没有一丝一毫的感情色彩,冰冷的如同地狱中爬出复仇的修罗,让人毫不怀疑她此时此刻的杀意。

    闻言,鬼王苦笑一声。

    尽管他自认修为不差,战力出众,又有四大圣使相助,但在如此大境界的差距之下,他知道对方真要杀自己,自己连反抗的机会都没有。

    毕竟,此时的鬼王,可不是十五年后得了天书总纲,修为突飞猛进的鬼王。

    “是我食言,死不足惜,但.....希望你不要伤害碧瑶,这孩子有着一半狐族的血脉,当年......小痴牺牲性命救下了她,哪怕死.....我也希望她能够好好的活下去。”

    咳出一口鲜血,鬼王真情流露,言辞诚恳。

    闻言,碧瑶浑身一震,从突然的变故中惊醒过来。

    “不要,求你不要杀我爹爹!

    是我,娘亲是我害死的,你要杀就杀了我吧!”

    碧瑶在九尾天狐的威势下艰难的挡在鬼王的身前,神情之上满是坚毅。

    “唉!罢了.....”

    见碧瑶如此坚定,九尾天狐一声轻叹,身后九条遮天盖地的灵尾消散于天地。

    在灵尾消散的同时,那股笼罩整方小天地的恐怖威压也在同一时间散去。

    “呼!”

    威势退散,压在众人心头的大石落下,很多人下意识的松了一口气。

    只是,在松了一口气的同时,众人再看向周一仙时的目光,已经多了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敬畏之感。

    想一想这位最近都干了什么?

    讲故事。

    讲得什么故事?

    关于妖精客栈的故事。

    尤其是今日,这位可是实打实的上演了一场大预言术的现场演示。

    九尾狐!

    妖精客栈中,朱雀饮着酒。

    同一时间,金黄落叶铺满地,有一只九尾狐踏着金黄落叶而来,出现在他的面前。

    全中!

    事情还未发生,就已经全被周一仙说中。

    如果说,再给这位一点时间,这位是否能够把后面的故事也预言出来?

    亦或者说,这位的本意,就是打着他将故事开场,而后将故事与现实融合,让现实延着他故事的进程展开的主意?

    没有人知道,没有人能够猜到周一仙内心真实的想法。

    就连兽神,在看向周一仙时,目光之中都多了几分疑惑。

    “你的推演之术竟然已经精确到如此地步了?

    那么,当日古洞之中,你怎生没有推演到自己会受......”

    兽神想问你怎么没有算到自己会受一番皮肉之苦,更是差点丧身饕餮之口。

    只是话刚说到一半,兽神剩下的话就说不出来了。

    你要说他没有推延到,也正不一定。

    毕竟,虽然周一仙却是差点丧身饕餮之口,但真实的情况是周一仙并没有死,反而是他和饕餮这对主宠,双双把自己给搭了进去。

    想到这里,兽神一下子就没了继续谈话的兴趣,被自己的想法给恶心的不轻。

    “......”

    看着兽神脸上表情不断的变化,周一仙面上淡定从容,一副一切尽在掌握之中的样子。

    而实际上其心里,早已经是苦不堪言。

    mmp的,早知道你丫会把这只狐狸放出来,本神棍打死了也不会今天讲什么九尾狐的故事啊!

    也就是你来的及时,让本神棍没有出丑。

    否则即便这头狐狸不对自己出手,就刚刚那股威压,本神棍就得带着孙女双双扑街了!

    看过《诛仙》,周一仙自然知道兽神和九尾天狐两人早就相识。

    但原著中这只狐狸可是十五年后被张小凡放出来的,兽神复活的时候,九尾狐早就已经被张小凡救出来了,所以他根本就没往兽神会把九尾狐给放出来这一茬上面想。

    也就是周一仙坑蒙拐骗多年磨练出来的精湛演技,让得他面对突发状况,心里扑通扑通的恨不得把心都从嗓子眼里跳出来,面上却依然能够维持着一副淡定从容的神情。

    否则他这块招牌,没准今儿就真的砸在这里了。

    “带着你的人走吧,孩子以后跟在我身边。”

    就在周一仙与兽神两人交流的时候,收敛了杀意的九尾天狐对着鬼王冷冷的丢下一句。

    转过头,再不看鬼王一眼,径直向着周一仙和兽神的方向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