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宿主请留步 > 第173章 一只九尾狐踏着满地金黄的落叶出现......
    出了十万大山,周一仙、兽神带着缩小了的饕餮一路御空而行,很快回到了周一仙投宿的客栈。

    一间名为妖精客栈的小店,客房六七间,占地二白平,放到中原之地,妥妥乡间野店的模式。

    但在南疆贫瘠之地,这妖精客栈,却是十里八乡最大的客栈,没有之一。

    有惊又险没丢了命的十万大山之行后,等周一仙回了妖精客栈之后才发现。

    自己孙女在这里吃得好睡的香。

    嗯,人家小萝莉吃过午饭之后美美的睡了一觉,一觉醒了,爷爷就回来了。

    完全不知道祖孙两人差一点就天人永隔了。

    兽神怀念过往一般,在南疆之地走走转转停留了半个月。

    半个月的时间里,周一仙哪也没去,就在这妖精客栈搭了个台子,讲了半个月的故事。

    用了半个月的时间,周一仙讲述了一段名为《妖精客栈》的故事。

    以第一人称叙事手段,周一仙辅以幻音之术,让众人体验了一把7d般故事会。

    “我叫树,人们都叫我树先生,我是一只活了三万年的树妖,在南疆,我开了一间客栈。

    嗯,名字就叫做‘一间客栈’,但人们习惯把我的客栈叫做‘妖精客栈’。

    偶尔,一只朱雀过来陪我喝酒,青龙不时的会发发脾气,玄武的乌龟壳很硬,每次打完他、白虎都会忍不住揉揉自己红肿的爪子。

    我的日子过得清闲而恬淡,直到有一天”

    这,是周一仙故事的开场。

    在故事中,有青龙、白虎、朱雀、玄武,有一只不期而遇的九尾狐。

    有诸多江湖豪客,仙魔中人在客栈中出没。

    每个客人,都有一段故事。

    每个客人,都能铸就一段传说。

    就这样,随着周一仙故事的进行,他和他的《妖精客栈》一时间在南疆名声大噪。

    同样声名远播的,自然还有他入住的这间妖精客栈。

    好不夸张的说,每日这妖精客栈之中,住房都是爆满,客人坐的满堂。

    不只是因为周一仙故事讲得好,更是因为他娘的别人家的故事都只是故事,他的故事出现的所有修行功法,神通武技,只要能够领悟,都是能够练成的啊!

    每日里,妖精客栈的掌柜的都会一天一笑,一笑一天,始终处于笑得合不拢嘴的状态。

    每夜里,妖精客栈的掌柜的都会自睡梦中笑醒,又在笑意浓浓中睡去。

    甚至于,这只来自十万大山深处,化形千年,却始终没学会该怎么做生意的树妖先生笑着笑着人好像都变聪明了。

    树妖掌柜借着周一仙这把东风,直接舍掉了自己先前为自己取得名字,把自己的名字改成了树。

    每当有客人前来的时候,树妖先生都会以树这个名字自居,也让别人都称呼他为树先生。

    就仿佛,他就是故事中那个开了间客栈的树先生一般。

    甚至于,如果不是妖精客栈这个名字同样打响了,他都在考虑要不要把自家客栈的名字也改成‘一间客栈’了。

    当然,这不是重点。

    重点是,就在掌柜的树先生还在为自己学会了如何蹭热度而沾沾自喜的时候。

    第二天一大早,一开门,客栈之中就迎来了六名客人。

    一个绿裙少女,古灵精怪,似十万大山深处,结界之中生活的树之精灵般空灵隽秀。

    一个黑衣中年,气势威严,给人以一种长期主掌千万人生死般的压迫感。

    三名中年汉子,或冷厉、或沉稳、或杀伐果断。

    一名看不出年龄、看不清样貌的女子,整张面孔被黑纱遮住,若隐若现,朦朦胧胧。

    看着这女子,莫名的,树先生响起了周神仙的故事中,那长长来客栈喝酒,却每每黑纱遮面的朱雀。

    真的,这种感觉来的莫名其妙,完全是一种本能。

    而且,周神仙的故事中说过,那朱雀之所以常来饮酒,是因为她爱上了一个得不到的人。

    而眼前这女子,虽然树先生不知道对方有没有爱过一个得不到的人,但以他千年来阅人无数的眼力,从那双深邃的目光之种他一眼就能看出,那眼底深深埋葬的一抹哀伤。

    对上这双眼睛,树先生感觉自己的心狠狠地一颤,他感觉他们之间会有故事。

    嗯很幸运的,他猜对了。

    “请问,还有客房吗?”

    在树先生打量着一行六人的时候,那个他觉得他们之间会有故事的黑纱蒙面的女子走到柜台前,用不含任何感情的声音问道。

    “啊?有!有的!”

    树先生发誓,一千年了,这还是他第二次这样的失态。

    上一次,是什么时候来着?

    哦,想起来了。

    上一次,也是来了几个客人。

    其中有一个女子,第一眼,他就觉得他们之间会有故事。

    那一次,他也猜对了。

    那一次,他被打的可狠了。

    嗯,往事不堪回首,应当果断抛弃之。

    在这个应该会和自己有一段故事的女子的询问后,之前还在考虑哪天启用自己新扩建的客房的树先生直接做出了决定。

    择日不如撞日,就今天了。

    而后,登记、入住、亲自带着客人到新客房之中。

    目送着客人进了别苑,在客人分配房间的时候,树先生很懂事的告辞离去。

    当然,这一系列的功夫之后,他成功知道了那个应该会和他有故事的女子的名字朱雀!

    真的就是朱雀呢!

    一同收获的,还有其他五人的名字青龙、白虎、玄武,加上女子朱雀,故事中的神兽竟然凑齐了。

    至于另外两人,那个如同精灵一般的少女,名字叫做碧瑶,而那黑衣中间,有一个在树先生看来很奇怪的名字。

    他的名字,竟然叫做万人往。

    什么意思呢?虽千万人吾往矣?

    树先生心里暗暗猜测着,走出了这间别苑。

    同时,他的心里也是美滋滋的。

    果然,他的感觉从来不会出错,他们之间真的有故事。

    至少就现在他说,他们的名字,都是蹭的周神仙故事中的热度。

    是了!

    这些人,应该也都是周神仙的那叫什么来着?

    哦,对,粉丝!

    这些人,应该和自己一样,都是周神仙的粉丝吧?

    想到他们之间还是志同道合,都是周神仙的粉丝,树先生心里就愈发的热切。

    上一次他心里这么热切,是什么时候来着?

    一百年?还是三百年?

    嗯,应该是,知道上一个女子同样仇视焚香谷,是来找焚香谷麻烦的时候吧。

    心里闪着复杂的念头,树先生走出了小院,回到了客栈大堂。

    再次回到大堂的时候,树先生发现,周神仙和他家那个小仙女已经不知何时出现在了大堂之中。

    在自己走出来的时候,两人正在吃着早餐。

    不得不说,不愧是神仙人物,那早餐吃的,他开客栈千年,竟从来没有见到过。

    “周神仙,早啊!”

    尽管每天都能见到,但树先生看到周一仙,还是有一种粉丝见到自己的爱豆时的狂热。

    闻言,周一仙把头从桌子上抬起,转过头看向树先生。

    “树先生,又有生意了?”

    树先生是从新建成的别苑中走出来的,周一仙自然不会发现不了。

    “是呀,托您的福,这半个月呀,我这客栈总归是让您给救活了。”

    “呵呵,我只是讲个故事而已。”

    周一仙矜持的笑,心底却早已经开始自鸣得意。

    “周神仙,那今天来的客人,似乎还是您的粉丝呢。”

    像是想到了什么,树先生从柜台里抬起头,又对周一仙说了一句。

    “粉丝?”

    周一仙微微皱眉,不明白为什么树先生要单独加上这一句

    这半个月来闻声而来的他的粉丝还少吗?

    他周一仙这半个月的时间,在这南疆,几乎都快成为人气天王了好吧?

    虽然心中不解,但为了保持自己神仙的范儿,周一仙并没有问出心中的疑惑。

    点了点头,算作自己知道了。

    而后,周一仙一边给孙女处理各种食物,一边不时的吃几口早餐。

    小半个时辰后,一餐早餐才算宣告结束。

    吃罢早餐,周一仙施展手段将一张长桌摆到客栈外的一侧,准备开始今日的日常说书。

    见周一仙长桌就位,很多人自发的围了过来。

    “话说这一天,青龙刚刚赶到,白虎和玄武又闹了小矛盾,朱雀一个人坐在靠近客栈门的桌前,一边静静的饮酒,一边听着我说着客栈中最近的故事”

    门外,周一仙一拍惊堂木,开始讲起了今天的故事。

    门内,刚刚带着碧瑶出来,坐在靠门的位置处端起酒杯喝了一半的朱雀,手上的动作微微一僵。

    内里的情形,自然影响不到周一仙继续讲他的故事。

    所以

    “那朱雀一杯酒饮到一半,手上的动作突然一僵。

    几乎是本能一般,猛然转头看向门外的方向!”

    如同预言一般,又像是在配合周一仙的故事,朱雀端着酒杯的手都来不及放下,整个人猛然转头看向门外。

    “门外秋风吹过,金黄的树叶落了一地,一只九尾狐踏着满地金黄的落叶,出现在我面前”

    故事讲到这里,周一仙的声音戛然而止。

    目光,跃过人群望向极远处

    一阵秋风吹过,树叶纷纷落下。

    远远地,一个身着白衣的秀美女子,赤着如玉的双足,踏着满地金黄的落叶,正向着客栈的大门走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