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宿主请留步 > 第167章 大富大贵之相
    “属下黑炭拜见宗主!拜见青龙圣使!”

    河阳城内,青龙领路,一行人来到鬼王宗在河阳城的据点。

    鬼王等人刚到,早在门口候着的河阳城据点主事人黑炭立刻跪地行礼。

    “起来吧。”

    鬼王面上不怒自威,语气中带着冷意。

    “哪个混蛋敢败坏我家闺女的名声,详细情况,给本宗如实道来。”

    “遵命!”

    黑炭对着鬼王再次叩首后起身,弯着腰讲述起了河阳城说书人的故事。

    从周一仙出现在河阳城,到三个月前周一仙开始讲诛仙。

    及至后来,周一仙讲完七脉会武的故事后,有听众好奇问周一仙那张小凡是不是会和陆雪琪结成道侣。

    结果,周一仙不做回答,却爆了一个大料那张小凡一生会有多个红颜知己,其中就包括鬼王宗宗主之女碧瑶。

    当然,这些红颜知己中,周一仙是把自家孙女给排除在外了的。

    自看时,看到自家孙女还是只小萝莉的时候就被张小凡给勾走了,周一仙就做好了防患措施。

    之后,在讲故事的时候,周一仙每每都是刻意的强调那张小凡有多少的知己,喜欢他的人下场会怎样怎样的悲惨。

    所为的,都是从小就给自家孙女的意识中植入一个不能喜欢张小凡的潜意识。

    当然,这属于题外话。

    周一仙愿不愿意让自己孙女被张小凡勾搭走鬼王不在意,他在意的是那混蛋竟然敢把他家闺女的名声都给败坏了。

    “好个凡夫俗子,竟敢恶意编排本宗爱女,不打断他五条腿掉在宗门前示众三百年,本宗难平心头之恨!”

    当听到黑炭重复了一遍周一仙当时的话语与神情之后,鬼王更是只觉心头一股怒意难平。

    “宗主”

    看着鬼王听到这里就难以抑制怒火,黑炭犹豫了下,不知道后面的话要不要继续说出口。

    “还有何事?”

    “宗主,那说书人今日又讲了新的故事。

    新的故事中,五年后碧瑶小姐会随朱雀圣使至空桑山下死灵渊底为您寻天书第一卷。

    在死灵渊相识张小凡,后二人误打误撞被困滴血洞,被堵死的出路,于滴血洞中互生情愫”

    听着黑炭的话,鬼王的面色越发的阴冷。

    而看着鬼王的脸色,黑炭的声音也是越来越低。

    “然后呢?”

    听到自家闺女和那个叫张小凡的混蛋被困滴血洞出不去,鬼王虽然不信,却仍旧忍不住想要知道如果是真的,自家闺女能不能逃出升天。

    “然后,没了”

    说出这个答案的时候,黑炭的脸色都有些发白,表情满是忐忑。

    鬼王:“没了?没了是什么意思?”

    “回宗主,那说书人讲故事有个习惯嗯用他自己的话来说,那叫断章。

    他讲故事时习惯断章,今天最新的故事,就是讲到了小姐被困滴血洞,在滴血洞找到了天书第一卷,以及得到了金铃夫人遗留下的合欢铃,却找不到掏出滴血洞的出路。”

    黑炭脸上的表情是小心翼翼,生怕鬼王一个不爽把自己给咔嚓了。

    好在,现在的鬼王还没有那么的残暴。

    听着黑炭的回答,鬼王压抑着怒火,转过头对着黑炭传令。

    “头前带路,本宗倒要看看这说书人到底是何方神圣,竟然知道如此多的密辛,更是敢编排本宗的闺女取乐。”

    “遵命!”

    黑炭对着鬼王拜了拜,弯着腰在前面领路,一路向着周一仙在河阳城的住宅走去。

    行了大约一刻钟的时间,周一仙在河阳城租的小院已经近在眼前。

    鬼王眼神示意,黑炭上前敲门。

    “梆梆梆!”

    “梆梆梆!”

    没有任何回应。

    黑炭的微微愣了愣,继续敲门。

    “梆梆梆!”

    “梆梆梆!”

    依然没有得到回复。

    黑炭不信邪。

    “梆梆梆!”

    “开门啊!”

    “梆梆梆!”

    “我知道你在家!”

    “梆梆梆!”

    “周一仙,你开门啊,我知道你在家!”

    “梆梆梆!”

    “周一仙,开门啊,你有本事讲故事,你有本事开门啊,别躲在里面不说话!”

    “梆梆梆,周一仙”

    “等等!”

    一开始,鬼王还没怎么主意,直到黑炭喊出了周一仙的名字,鬼王才后知后觉的反应了过来。

    “你喊的谁?”

    “周一仙啊!”

    黑炭回过头,脸上带着不解。

    “河阳城神秘说书人周一仙,属下在密报中提到过啊!”

    闻言,鬼王转头看向青龙,见青龙微微一愣,像是在回忆一般。

    少顷,不确定的点了点头,“密报中确实提到了名字,好像是叫什么仙来着。

    宗主您不是没把这说书的放在眼里吗,所以属下就没提对方的名字。”

    鬼王:“”mmp,你要早提了名字,本宗至于傻乎乎的带着这么一帮人来找场子?

    “那周一仙,是否鹤发童颜,皮肤细嫩如婴儿,却满头华发,长须如雪?”

    瞪了青龙一眼,鬼王转过头看向黑炭问道。

    闻言,黑炭一愣。

    “宗主见过周一仙?”

    “那家伙是否持一面仙人指路的幡,整日里转身弄鬼,自称仙人降世?”

    “回宗主,属下确实听闻那周一仙初到河阳城之时,是以仙人在世自居,手持一面仙人指路的白幡为人算命。”

    “是了!”

    鬼王点点头,转身不做停留。

    “撤!”

    “撤?”

    黑炭一愣,兴师动众而来,连人家的门都没敲开的就撤了?

    这事说出去他们鬼王宗的脸面还要不要了?

    “哼!以那混蛋的性子,你以为会待在这院子中等着本宗来找场子?”

    像是感觉到了黑炭心里的疑惑,鬼王冷哼一声,脸色黑的能滴出水来。

    好你个周一仙,上次侥幸从本宗手上逃脱,让本宗没能完全套出来四灵血阵的秘密。

    如今,竟然还敢这么高调的露面,更是敢恶意编排本宗的爱女。

    真当本宗鬼王二字是白叫的了?

    “传令,全神州境内收集周一仙的消息,一旦发现周一仙的行踪,立刻向本宗汇报。

    切记不可妄动,只能暗中盯着,等本王来了处理!”

    想到上次周一仙称自己不注意,在自己眼皮子底下以符篆遁走,鬼王就不敢对那家伙轻视半分。

    不过,以当日的情形来看,那符篆即便是周一仙自己,轻易也无法动用。

    所以想来只是盯着的话,只要不打草惊蛇,等自己赶到布下天罗地网,定然能够把那老家伙擒获!

    某无名山谷中,还在带着孙女探索这座深谷的周一仙,对于自己再一次被鬼王给盯上了这件事还毫不知情。

    嗯,或者说,周一仙对于自己会被鬼王下了这么狠的心给盯上,本就毫不知情。

    说道两人上一次的相识,这里面还有一桩故事。

    那,大约是七年前的事情。

    当时,周小环还没有出生。

    一个人云游四海的周一仙,在某处茶肆中相遇了外出悼念亡妻的鬼王。

    看到鬼王的第一眼,周一仙就看出了对方大富大贵之相。

    什么?你问他不是学艺不精,祖师爷的算命本事学了不到一成,是怎么看出鬼王大富大贵之相的?

    呵呵,一身黑衣,袖口绣着赤龙,以金丝玉带束腰,腰间更是挂着一块价值连城的玉佩。

    这样的人不是大富大贵之相,那他周一仙平日里忽悠的乡绅士族,岂不是都连要饭的都不如?

    所以,认定了这是一条大鱼的周一仙,手持这自己仙人指路的幡,选择了果断出击。

    然后

    许是周一仙仙风道骨的外表太过唬人,又有着祖师爷传下来的一些旁门左道手段的加分,也可能是鬼王刚刚悼念完亡妻,还没有收回心思。

    反正一通忽悠过后,鬼王竟然真的就被周一仙给忽悠住了。

    一番忽悠过后,周一仙知道了自己这次的肥羊叫做万人往。

    通过已经点满的察言观色技能,周一仙更是看出了这个叫做万人往的男人正沉浸在某种悲伤之中。

    所以,周一仙很轻易的得出了对方有至亲离世的结论。

    而这一结论,又为周一仙忽悠鬼王起到了侧面加分的效果。

    如此,两人坐到了一桌,一番谈天说地,也不知道是谁带的节奏,从天下大事,谈到了上古密辛。

    然后

    无意间提到了魔教四灵血阵的存在的周一仙,就把自己给搭进去了。

    最后,如果不是靠着施展了一张老祖宗留下的强力符篆,不把事情交代清楚的他连脱身都困难。网

    当然,可能交代清楚了之后,他也很难能够脱身。

    无名山谷中,对于存在的危机毫无预知的周一仙,抱着小萝莉周小环绕着山谷转了一圈。

    最终,两人停在了一颗一人高,枝叶繁茂,无花无果,却灵气充沛的小树前。

    “咦?这颗小树,看着怎么这么像传说中的朱果呢。

    只是如果是朱果的话,果子呢?

    从树的特征来看,显然果子应该还没有成熟,怎么都不见了?

    是哪个缺了德的这么暴殄天物,把果子全摘走了?”

    站在树前,看着眼前一颗果子都没有的小树,周一仙忍不皱眉吐槽。

    系统空间中

    苏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