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宿主请留步 > 第161章 田胖子的小心思
    青云,通天峰。

    掌门道玄真人端坐殿上,六脉首座相继而来。

    当最后一个矮胖子走进殿门之后,道玄掌门手一挥,厚重的殿门轰然闭合。

    青云历代祖师留下的阵法被激活,除非是太极玄清道入了太清境的合道境强者,否则绝难听到店内掌门与首座在谈些什么。

    眼见着掌门道玄真人关闭了殿门,开启了宗门阵法,在座的六位首座对视一眼,面色变得凝重起来。

    “道玄师兄,不知此次召我等前来所为何事?”

    风回峰首座曾叔常对着道玄真人拱了拱手,问出了众首座的心声。

    闻言,道玄掌门正了正色,

    “诸位师弟师妹,或许你们也曾听到过传闻。

    自三月前,不远处的河阳城中,出现了一个说书人,断断续续的在讲一个名为《诛仙》的故事。”

    说道这里,道玄真人看了一眼六位首座,其中小竹峰首座水月大师、大竹峰首座田不易、龙首峰首座苍松真人三人眼中满是迷茫,显然对此事毫无所知。

    其他三人点点头,表示确实确实听说过。

    还是曾叔常抬起头看向道玄真人,再次微微拱手。

    “掌门师兄,近日来,师弟确实听下山回来的弟子说过,河阳城中,有一鹤发童颜、看不出深浅的说书人,在讲一名为《诛仙》的故事。

    师弟以为,是那凡俗说书人在假借我青云门诛仙剑之名当噱头讲故事,想我青云也不是不能容人的邪魔外道,总不至于因为一个名字就去找人麻烦。

    因此,也就没有将此事放在心上。

    如今听师兄的意思,似乎情况并不是那么简单?”

    交流这种事情,最怕的时就会一个人对着一帮人尬聊,一帮人却满脸懵逼一副完全不知道你在说什么的样子。

    此刻,有着曾叔常的回应,道玄真人感觉这天可以聊下去了。

    点了点头,道玄真人面色愈发凝重。

    “起初听闻此事,本座也是与曾师弟一般想法,认为是凡俗说书人的噱头,并没有当做一回事。

    可就在前日,有弟子传回消息,那说书人的故事之中,不仅预言了我青云门两名弟子拜师之后的许多事情,更是讲到了五年后的七脉会武,以及七脉会武之后,空桑山有魔教妖人出没,我青云派出弟子前去探查之事。

    原本只是说书人编的故事,本座也并没有当回事。

    然而,就在昨日,那说书人讲完的第二天,本座收到了我那近日成功打入魔教之中的徒儿萧逸才的消息。

    魔教中的一一股势力,确实有如桑空山的意图。

    “这”

    听着道玄的话,在场几位首座无不皱眉。

    这事真的可大可小。

    如果只是一个说书人编的故事,确实没什么值得关注的。

    这些年青云门执正道之牛耳,在民间风头一时无两,很多说书人会编造一些故事,强按上青云门的背景当做真事去讲。

    那些普通人也就是听一个乐子,倒也不会真的有多少人当真,他们青云更不会在意那些人怎么去编故事。

    反正在故事中,青云始终都是一副光伟岸的形象。

    只是,如果这故事不再是‘已经发生的故事’,而是被套上了‘未来’的名头,更是在某些方面与已经得到的线索有些不谋而合之后。

    其中深浅,就有些值得玩味了。

    “掌门师兄,不知可否讲述一下,那说书人都讲过些什么?”

    苍松真人微微皱眉,不知心里想着什么,对着道玄问道。

    这三个月的时间,他以有所感悟需要闭关的名义没有与任何人接触过。

    而实际上,是在暗中疗伤以免露出马脚。

    却不想,刚刚出关,就听闻了这样一件事。

    闻言,道玄点了点头。

    “头一次说起这个名为《诛仙》的故事之时,那说书人是以我青云新入门的两个弟子为切入点的。

    故事,发生在草庙村”

    道玄将故事娓娓道来。

    当听到道玄口中关于黑衣人以七尾蜈蚣偷袭普智,与普智交手施展出了青云门独有的神剑御雷真诀之时,苍松的面色微微一变,眼中一抹慌乱一闪而逝,却并没有被别人看到。

    而后听到说书人坦言那黑衣人不是魔教妖人,相反就在青云门之中之时,苍松真人更是死死压抑住心头的杀意,才没有引起别人的注意。

    关于张小凡和林惊羽入门的详情,关于一些发生在青云门弟子间的‘异事’,关于张小凡和林惊羽的发展。

    关于林惊羽入门三年修成太极玄清道第四重的预言,关于张小凡三年一重,一年两重,五年御物的奇葩修行进度。

    一桩桩一件件听的让众人颇有中亲眼所见之感。

    尤其是,当苍松道人听到道玄口述张小凡与田灵儿入那座峡谷,险死还生,被一颗珠子所救之时,更是目光闪烁,不知在打着什么注意。

    之后齐昊对田灵儿的‘不怀好意’,听得田不易忍不住当众发出冷哼。

    虽然没有全信了说书人的话,只当做是一个故事,田不易心里也暗暗做出了警惕。

    那齐昊已经入门八十余年,竟然恬不知耻的打自家白菜的主意,自家闺女可才刚刚十四岁啊!

    不行!

    就算只是故事,也要防患于未然。

    嗯,回去以后就要编一些齐昊怎么怎么不好的故事,多多在自家白菜耳边说一些齐昊的坏话。

    让闺女未见其人,先把这人从心底判了死刑。

    不过,这种缺德事,以自己光明伟岸的形象似乎做不来。

    嗯,宋大仁那小子一看就是个蔫坏的家伙,这个重任,就交给他了!

    反正,听说书人的故事说,那小子竟然与小竹峰的大师姐文敏互生情愫,也不用担心会拱了自家的白菜。

    不自觉的,田不易已经在心里判了齐昊的死刑,更是计划着在自家闺女心中为齐昊塑造一个反面典型的形象。

    嗯,在这里,表示这跟自己一点关系都没有,完全不需要负责人的系统菌表示

    默默为齐昊默哀三秒钟。

    随着道玄真人的故事,众首座不自觉的带入到了故事之中。

    尤其是那些故事中出现过的功法之流,更是让他们心下骇然。

    在场都是早已入了上清多年的首座,最差也有着元婴的境界,诸如苍松、田不易更是化神境的存在。

    这些武学,只是一听,他们就能够辨别出一个真伪。

    稍稍按着思路一运转,更是发现每一种功法有着怎样的威力。

    当然,他们更加知道,这些在说书人的故事中出现的,出自青云门诸弟子身上的功法,到目前为止,是从未在青云门出现过的。

    那么

    问题来了。

    这么一个能够把真实的功法融入到故事中的说书人,你要说他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说书人,显然没有人会信。

    普通人,能够拿出这种么多的功法?

    虽然其中基础功法居多,也也不是没有能够让人突破到筑基境,达到与青云门太极玄清道第四重的驱物境相当的境界的功法啊!

    这样的功法,在一些小门派之中,可是能够作为核心传承的存在,就这么被一个说书人掺在故事中一一讲述了出来。

    他要干什么?

    他这么做,到底有什么目的?

    这样一个明显是世外高人的存在,所讲的《诛仙》,真的就只是一个故事?

    如此想着,当道玄将周一仙所讲的所有故事都讲了一遍之后,六位首座竟然不自觉的沉浸在了自己的思考之中。

    当听到自家那个傻乎乎的徒弟张小凡竟然会在七脉会武中一路杀进前四的时候,田不易一张胖脸都笑成了炊饼。

    而听到自己最得意的弟子陆雪琪,竟然会因为强行施展神剑御雷真诀与那个死胖子的徒弟拼的个两败俱伤之后,小竹峰的水月大师更是面色微寒。

    显然,不管信不信,但这些故事,已经在七位大佬的心里留下了不可磨灭的印象。

    响应的,因为这些故事,也会对青云的未来造成一定的影响。

    其中,受影响最大的,自然要数苍松真人。

    毕竟,那说书人可是直言过黑衣人就在青云门之中的。

    那么,对方是否已经知道了他的身份?

    但是,在这么怀疑的同时,他又有些憋屈,有些心里如同猫抓一般的好奇、难受。

    他同样想知道,到底是哪个王八蛋杀了草庙村全村244口?

    最重要的是,你杀就杀了,为什么要在他搞事之后去杀人?

    这不是摆明了假货给他吗?

    偏偏,这假货他还不得不接着,毕竟他没办法站出来说明自己这个‘黑衣人’并没有杀人这件事。

    而且,就算说了,估计也没有人会信,毕竟大家都已经先入为主了。

    这件事,在这三个月的时间几乎成了苍松的心魔,每当想到这件事的时候,他都不禁一阵恶心。

    他只是想抢走嗜血珠而已啊!

    他暗中勾结魔教,他图谋嗜血珠害死普智,他隐藏身份藏头露尾,但他知道,从始至终他,他都是清白的啊!

    周一仙的故事只到了七脉会武结束,自然不是他三个月只讲了这么点东西。

    实际上三个月的时间,周一仙讲出来的故事有很多,诸如《天龙八部》、《神雕英雄传》、《神雕侠侣》之流,都曾在他口中流入这个世界。

    正是穿插着这些故事,才让老周三个月只讲完了七脉会武。

    当然,对此,周一仙的说辞是演算天机消耗元气,即便以他的仙人之躯,也不可以太过频繁。

    而如此,却反而更增加了他故事的可信度,可谓无心插柳柳成荫。

    周一仙的故事只到七脉会武结束,青云派出张小凡等弟子。

    自然的,道玄真人也就只讲了这些。

    讲完故事,等六位首座回过神之后,道玄真人目光从六人身上一一扫过,而后严肃的开口。

    “诸位师弟师妹,对于这件事,不知你们有什么看法?”

    闻言,田不易面色古怪的站了起来。

    “是真是假,待我回大竹峰一探便知!”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