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宿主请留步 > 第159章 推动世界进化的想法
    听到周一仙真的要讲两个少年‘未来’的故事,现场顿时响起了一片叫好声。

    这些听众,才不会管他周一仙是不是真的仙人转世,也不会管他讲得‘未来’是真是假。

    听书而已,只要有噱头,只要够热闹,他们就愿意听,就喜欢听。

    听着听众的叫好声,周一仙矜持的一笑,双目微阖,右手拢起,在衣袖中轻轻掐动,口中一阵念念有词。

    在做出这些动作的同时,周一仙意识之中,却飞速的翻动着识海中的《诛仙》。

    很快,一卷诛仙已经看完,在感慨故事中的人物未来的命运的同时,周一仙心里多少也有了几分把握。

    “宿主只需在故事中添加一些打斗、练功情节,自藏经阁中挑选几部功法融入其中,便可达成功法传承的效果。”

    见周一仙准备开讲,怕这家伙第一次出意外,苏洛好心的提醒道。

    “好!”

    周一仙心里回应一声,将早就选好的几种基础功法重新看了一遍,这在睁开眼,看向下方众人。

    而这一过程,在意识之中用了许久,在外人看来,不过是周一仙掐算了几下,随后露出一脸自信的笑容看向了众人。

    “好了!本仙人已经用大(和谐)法力将两个少年未来之事窥了个七七八八。

    现在,就为你等讲一讲那两个少年在青云门学艺时的故事。”

    周一仙清了清嗓子,双目之中闪烁着神秘的光彩,让人不敢与之对视。

    扫视全场过后,周一仙一拍惊堂木,开始讲起了‘故事’。

    却说这张小凡与林惊羽二人,在昏迷之后,被青云弟子所救。

    二人醒来之后,忆起全村被杀之事,自是一番伤心。

    只是,逝者已矣,生者也不可能永远沉浸在伤痛之中。”

    说到这里只是,不知想到了什么,周一仙的目中,闪过一抹伤感。

    伤感之色一闪即逝,周一仙继续讲道。

    “那青云门道玄掌门召见,两人在通天峰主殿见到七脉首座,将草庙村之事讲述了一番,青云诸位首座自然听得是一筹莫展,指的安慰两人,青云定会查出事情真相,给草庙村一个公道。

    而后,道玄掌门亲子开口,将两人收录青云门,那林惊羽资质惊人,众首座一番争抢,最终龙首峰首座苍松真人成功将林惊羽收录门墙。

    而与之相反,张小凡之资质,却完全如一块朽木,七脉首座没有一人愿意收下此人。

    最终,还是道玄掌门亲自下令,大竹峰首座田不易才收了张小凡为徒。”

    听到这里,听众的注意力都被周一仙吸引了过来。

    两个同一村子,命运相同的少年,在拜入山门的那一刻,却开始走向了截然相反的两条路。

    二人一个资质出众,有千年前青叶祖师之才,另一个如同一块朽木,仙门首座争相推辞,最终看在其草庙村遗孤的份上,才勉为其难手下。

    一入门就是如此截然相反的待遇,待入门之后,两个少年,又将有怎样的命运?

    众人怀着好奇,越听越入神。

    而周一仙也不愧多年的神棍生涯,口才着实了得,讲的绘声绘色,让人不自觉的带入其中。

    大竹峰仁义礼智信必书六位师兄不同的性格,小师姐田灵儿古灵精怪的表现。

    田不易面冷心热,极度护短的矮胖形象,师娘苏茹美貌若仙,心地善良的详细刻画,无不自周一仙口中变得栩栩如生。

    当然,在讲故事的过程中,涉及到一些与修炼、武斗相关之处,自然被周一仙稍加了修改。

    比如,张小凡身体虚弱,砍竹子十天半月砍不断一颗。

    所以师兄私下传了他一种凡间武林中流传的炼体功法。

    借着那炼体功法,张小凡才总算能够砍得动竹子。

    比如张小凡被一只猴子戏耍,先是大怒,后心声顿悟,领悟出某种精妙的步法。

    比如,林惊羽三年筑基有成,入青云太极玄清道玉清第四重驱物境,与同门师兄比斗之时施展了一套松风剑法。

    凡此种种,但凡每一个出场人物,都不再似《诛仙》中所记载,只依靠太极玄清道修行出来的真元与个人法宝与人对敌,而是多出了许多应敌的手段。

    如此,不仅没有让人觉得别扭,反而更让人觉得形象。

    以往只知仙人有神通,能飞天遁地,能摘星拿月,却不知仙人打斗到底是个怎样打斗之法。

    甚至于很多人所能想到的仙人斗法,就是一个仙人一拳轰出,打的山河破碎,另一个仙人随手摘星辰,将星辰砸出。

    而如今听得周一仙的讲述,方才知道仙人打斗之精彩,远超出自己的想象。

    比如现在,就听周一仙讲着。

    “那张小凡与世界田灵儿追着猴子到了水潭边,闻一股恶臭传来,只觉得头晕眼花,不多时就要昏迷过去。

    眼见身边的师姐昏了过去,张小凡亦恶心干呕几欲昏迷。”

    听到这里,很多听众下意识的屏住了呼吸,师姐昏迷了,猴子昏迷了,这水潭明显有着大问题,如果张小凡再昏迷了......

    谷中所有人都已经昏迷了,连个能救人的都没有,如果要等大竹峰中的师兄师父师母来救,说不得等他们找到两人的时候,两人都已经凉了!

    幸好,周一仙并没有让这样的事情发生。

    “就在张小凡差一点昏迷的时候,却忽感胸前一阵凉意传遍全身,神志瞬间恢复了清明。

    张小凡抬起手摸了摸胸前挂着的一颗珠子。

    这,是普智师父送与他,让他寻一股绝谷丢掉的,他心念普智师父,多年一直带在身上没舍得丢掉。

    却不想,今日竟然是这珠子在关键时刻救了他一命。”

    而后,直到听到周一仙讲完张小凡把师姐和猴子都带出了水潭范围内,众人才长长的舒了一口气,仿佛自己成功脱离了那种险境一般。

    “成功脱离了险境,张小凡长出了一口气,却不想,就在他松了一口气的瞬间,水潭之中,再生惊变!”

    “啊?”

    众听众的心如同做过山车一般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好不容易放下的一颗心,因周一仙这一句话而再次被吊了起来。

    然后......

    “啪!”

    “预知后事如何,请听下回分解!”

    周一仙手中惊堂木落下,转过身揉了揉孙女的小脑袋,收敛起了听众赏的钱财。

    而下方,直到周一仙开始收敛散落的钱财,听众们才从周一仙突然的断章中反应了过来。

    “卧槽,周老头,你怎么能在关键时刻断了?”

    “是呀,周大仙人,继续讲啊!”

    “对呀,听的正精彩处,怎能没有了后文。”

    “周老头,我给你讲个故事......从前有个太监,下面没了。”

    周一仙一句话,引得群情激奋。

    也就是这帮听众没有经历过在某点追书的生涯,否则,多半要送上一句‘断章狗死全家’之类的祝福,给周大仙人起一个断章狗的美名。

    当然,断了就是断了,周一仙可没有因为听众的请求而继续去讲的想法。

    毕竟,无论是赚钱,还是传承功法,都不是一朝一夕之事,讲究的就是一个细水长流。

    今天把《诛仙》讲完了,以后他讲什么?

    很快,周一仙敛完了钱财,牵着自家孙女的小手,就准备离开。

    听众们见今日听不到后续故事,也只能强压下心里猫抓一般的痒感,转而把关注点转移到其他地方。

    “周老头,你说是那红色的珠子救了张小凡和田灵儿小仙子一命,那珠子乃是天音寺普智神僧所赠,是不是什么天音寺秘宝?”

    “对呀,以后,张小凡会不会因为这宗秘宝与天音寺交恶啊?”

    “是呀!是呀!还有,屠杀草庙村244口的那黑衣人,真实身份到底是谁啊?”

    “那黑衣人竟然能算计了普智神僧,定然是魔道中顶尖的人物吧?”

    屠杀草庙村的,是黑衣人,黑衣人是魔道中人,这.....是这些听众们心里理所当然的想法。

    然而,知道所有真相的周一仙,却是听得一阵面色古怪。

    如果让你们知道草庙村村民并不是被那黑衣人所杀,让你们知道那黑衣人并不是魔道中人,而是正道高人,不知你们会是一个怎样的表情?

    “系统,这些隐秘,我就这么说出去,真的不会出问题吗?”

    尽管已经讲了不少故事,但毕竟没有真正涉及到太过核心的话题,所以周一仙心里虽然有些忐忑,但也不至于不敢讲。

    但涉及到真凶和黑衣人的身份,会牵连出太大、太大的风波,即便是他,也不得不小心谨慎。

    “放心,有系统在!”

    对于周一仙的小心谨慎,苏洛自然能够理解,毕竟剧透狗死全家,可不是说说而已。

    然而,这一次他玩的就是一个剧透,不只是要剧透,他还要玩养成。

    毕竟,这世界的最高武力,也就比风云稍微强出了半分,如此,与其搜刮一遍世界后走人,不如试着推动这处于进化边缘的世界,完成真正的进化。

    届时,世界进化,一切法则尽数暴露在眼前,所得的好处,远比这般搜刮来的要高百倍、千倍。

    自家系统打的主意,周一仙自然不会知道。

    在得了系统的肯定答复之后,周一仙故作矜持的捋了捋胡子。

    在众人迫不及待的目光中好一番造势,这才不急不缓的开口。

    “既然你们诚心诚意的问了,本仙人就大发慈悲的回答尔等一个问题。

    那黑衣人的真实身份,并不是魔道中人,而是真真正正的正道。

    且,黑衣人本身,就隐藏在青云门之中!”

    此言一出,群众哗然!

    ps:先更一章,晚上生日聚会,剩下的结束了再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