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宿主请留步 > 第152章 不想,滚
    回归主世界的第一天,苏洛遇到了两件好事。

    第一件好事,在便利店买了一瓶绿茶,结果连续二十七次开出再来一瓶。

    嗯,没有动用任何超凡手段,纯运气的情况下。

    这种运气之下,苏洛下意识的觉得,今天......他可能会遇到什么好事。

    然后,将27瓶绿茶分了出去之后,苏洛拿着喝剩的半瓶绿茶走出便利店。

    半小时后,作为掌握了超出人间的手段的不再lobsp;   “好难练......如果系统爸爸还在......”

    模糊的意念,语焉不详,但只是只言片语,苏洛已经知道了这股模糊的意念来自何人。

    想到元神被自己撕裂空间丢入未知世界的某宿主,再一次得到了对方的消息,苏洛嘴角勾起了一抹笑意。

    虽然几个词汇之后再没有了音讯,但至少还活着,就有再见到的机会,不是吗?

    所以,第二件好事是,在经历了不知多少岁月之后,系统菌再次短暂的接收到了第一任宿主的消息。

    在这之后,一下午的时间,苏洛去吃了西湖的醋鱼,尝了龙井虾仁,自然的,作为一个吃货,他也没有放过叫花童子鸡。

    晚上,就在苏洛在美食界吃着诸如臭豆腐之类的风味小吃的时候,一场春雨悄然落下。

    一层秋雨一层凉,这春寒,却也依然料峭。

    春雨过后,美食界的食客少了许多。

    再次往肚子里填了一碗皮蛋瘦肉粥之后,苏洛心满意足的走上了返回学校的小路。

    美食界距离学校不远,出校门只需走过一条几百米长的小路。

    因为刚刚下过雨的原因,小路上少有行人。

    苏洛一个人静静的走着,心中思绪翻涌。

    一趟风云世界之行,让他已经站在了人间界的顶点,长生久视,再不是梦幻。

    但相应的,也有诸多的问题摆在了他的面前。

    比如,父亲到底愿不愿走上这条修行之路。

    比如,如果父亲只愿平凡的过完一生,是偷偷为他服下龙元凤血让他能得到悠久的生命,还是顺其自然,让其如同普通的凡人一般生老病死。

    比如,与亲友之间的关系。

    比如,狗蛋曾经的梦想,在如今的他看来,弹指间就能够实现,但到底,是直接给予,还是暗中做一次推手?

    亦或者,作为最好的基友,是否......要引领他走上这条修行之路?

    如此这般,很多很多!

    甚至于,他还想到了他自己。

    成为系统的那一刻,他就拥有了无尽的寿元,无尽的力量。

    理论上来说,只要不是触碰到了那个冥冥中的未知画下的禁忌,他可以无休无止的长存于世间。

    然而......

    到目前为止,作为普通人时期的他,连一次轰轰烈烈,甚至平平淡淡的恋爱都不曾谈过。

    那么,未来呢?

    找一个女系统?

    先不说人形系统诸天万界应该也只有他这么一款,就算还有别的一样走了狗屎运的,真的就合适吗?

    找一个普通人?是不是又将面临对待父亲,对待狗蛋时一样的纠结?

    走着,想着。

    不知不觉,苏洛已经走到了校门口,走到了那座无论刮风下雨,始终伫立在校门不远处的站牌边。

    然后......

    心生感应,猛然转头!

    目光!

    与苏洛的目光对上的,是一双似曾相识的,熟悉的带着丝丝忧郁的目光。

    是她!

    记忆自然不会出现混乱与缺失,所以,尽管天龙十数年,风云百余年,但在自己变成系统的前夜,在自己病的晕晕乎乎为了一口皮蛋瘦肉粥不惜冒着风寒走出校门的那一个雨后的夜晚,自己曾经遇到过的一个被当时的自己当做了灵异存在的女人,苏洛自然不会忘记。

    嘴角微微勾起,苏洛对着目光停留在自己脸上的女人友好的点了点头。

    回应他的,是一抹浅浅的笑。

    真的很浅,嘴角向上勾起约十五度的弧度,眼睛微微眯了一下,面部皮肤的紧绷,让人能看出她在笑。

    笑得并不牵强,也不让人感觉别扭,但明明在笑,眼底深处却依然隐藏着的一抹忧郁,又为这个笑容平添了几分神秘。

    她是什么人?为什么会一个人出现在这里,她的眼底,为什么而忧郁?她的心中,隐藏着怎样的哀伤?

    这些.....

    苏洛发现,他统统都不好奇!

    自然而然的走到女人的身边,如同许久未见却默契的老友一般,女人向右侧挪了半个身子。

    自然而然的,苏洛坐在了女人的左边。

    “我们好像见过。”

    并不尴尬的短暂沉默过后,斟酌了一下语句,苏洛率先开口。

    “是呀,大约半年前,也是这个地点,也是这个时间,也是一场雨后,那是......是秋天。”

    女人转过头,眼中笑的真诚。

    时间,地点,场景,说的如此清晰,也证明着,她真的记得清清楚楚。

    “所以......上次的事,还没有谢谢你呢。”

    他没有说什么事,她没有问,两人却都默契的知道苏洛指的是什么。

    或许,当如他晕倒在路边,如果不是她的一通电话,等不来系统的绑定,等不到玩炸了系统,他苏洛可能就已经命归黄泉了。

    不!

    不对!

    这个世界,没有黄泉。

    早就已经确定了,这是一个仙神魔鬼,一切不科学的东西都不存在的世界。

    所以,如果不是她,现在的他可能不只是凉了那么简单,更大的可能是连意识体都不会留在世间。

    女人温婉的笑着摇摇头,道一声,“应该的!”

    应该的,毕竟,如果不是她带来的惊吓,他也不一定会以为牵动风寒与本身的病重而晕过去。

    苏洛点点头,也不矫情。

    毕竟,就像女人说的那样,如果不是当时的她吓到了自己,自己也不会突然的伤寒发作晕了过去。

    不晕过去,也自然也就不会用到她的帮助。

    所以,这一声‘应该的‘,说的却也恰当。

    见女人没有继续那个话题的意思,忍不住再问,“你......在这里是要等人吗?”

    等人吗?

    女人转过头,看着他,微微摇头。

    “那是......散心?”

    先后半年的时间,两次都是在雨后的夜,在同一个地点见到同一个独自一人的女人,苏洛并不觉得有谁会无缘无故的在雨后的夜坐在街上的长椅上。

    尤其是,深秋与初春空气中都还带着寒意的情况下。

    散心吗?

    女人想了想,点了点头,“算是吧。”

    苏洛点点头,没有问她有什么心事。

    满打满算,也不过是只见过两次,与人相处最忌讳的,就是交浅言深。

    接下来,又是一阵沉默。

    “又是一个雨夜。”

    漫长的沉默过后,女人主动打破了沉默。

    “是呀,又是一个雨夜。”

    ‘又’字,他特意加重了读音。

    “每当下雨的时候,我都习惯来这里坐一坐,只是不知,还能坐上多久。”

    这话,像是牵动了心底的某些悲伤,女人眼中的忧郁愈发的浓郁,浓郁的如同能将人化掉。

    “有时候,能看到雨,也是一种幸福吧!”

    苏洛想到了天龙世界的那些沙漠,想到了风云世界的那些荒原。

    在那种地方生存的人,一生,也见不了几次降雨吧?

    女人点点头,“是呀,能看到雨,也是一种幸福呢。”

    女人的语气中,带着让人费解的复杂。

    感叹了一句,女人起身。

    “好啦,时间不早了,我该走了。

    再不走,恐怕要回不去了!”

    说着,女人顺手拿起了放置在她身边的长椅上的一个开口的精致的杯子,抬起头看了看没有星星的夜空。

    “好!”

    苏洛点点头,同样起身。

    “那么,再见!”

    女人真诚的对着苏洛笑笑,挥挥手,转身向着某个方向走去。

    “再见!”

    苏洛同样挥挥手,转身,走向校园,与女人背道而驰。

    没有回头,就如同茫茫人海中的一次擦肩而过一般。

    甚至,为了必要的尊敬,在离去时,他还压制住了自己的神念。

    接下来,提着几份小吃,苏洛一路回了自己的宿舍。

    半个月前学校就发了通知,他们这一届的应届生,到了该准备毕业论文的日子。

    明天要与导师见面,今天几个室友都提前赶回来了。

    现在......应该都在宿舍撸着,进行最后的狂欢吧?

    推门,不出所料,映入眼帘的,果然是五个人开黑的场面。

    将几分小吃一次的放在五个室友的桌前,苏洛坐回了自己的电脑桌前,掀开有些日子没有用过的笔记本,准备为下次寻找宿主之旅做一下筛选。

    然后......

    “你想明白生命的意义吗?

    你......想要真正的活着吗?”

    电脑刚刚打开,显示屏上,猛然蹦出一行熟悉的文字。

    在这行文字下面,还有着两个选项。

    ‘是’,以及......‘yes’。

    “呦,看来,还是遇到了流氓主神的主神空间?”

    眼中若有所思,心中暗乐着,苏洛双手在电脑键盘上敲击着。

    片刻后,苏洛面前的显示器上,在那两行小字的下面,选择项被换成了一个回复栏。

    而回复栏中,有着苏洛输入的一行小字——

    “不想,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