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宿主请留步 > 第130章 另一个神
    当人间的悠长岁月,一分一秒的如江水流去,这里的日子,却仿佛从未动过半分。

    只因这里,是他的殿——神的殿。

    神殿恍如冰雕玉彻,却长久飘荡着一片迷幻的寒气。

    冰冷的地上跪着无数面无表情的人,他们尽向神殿尽头那道帷幕的方向跪拜。

    拜的,是帷帐后面的那道人影——他们的神!

    这里仿佛千百年时光不转,仿佛自亘古以来都在维持着这般庄严。

    在这里,只有一个人拥有自由,乃至自由行走、说话的权利。

    那个人,就是这里的主人——长生不死的......神。

    然而......

    这一切,在这一日,却完全被打破。

    “哈哈哈哈!”

    一阵诡异的怪笑声,在寂静、庄严的神殿中响起,一道鬼魅般的身影不知自何处而来,却突兀的出现在了那道帷幕的外面,神所在的另一面。

    与神,隔着一道帷幕相对,对视。

    来人身似鬼魅,在场如此多的搜神宫高手,却没有一人发现他是何时到来,是如何走到此处的。

    就仿佛,此人能够瞬移一般突兀的出现在这里。

    来人面上带着一面如同冰雕一般的面具,让人看不清其真切的面容。

    但从那玩世不恭的笑声中,却给人一种如神临尘般的威严。

    很奇怪,很诡异,玩世不恭的笑声,如神临尘般威严,这本不应出现在同一个人身上的两种表现,却完美的契合在了同一个人身上。

    “你......是何人?”

    帷幕后,看着闯入自己神殿中的怪人,神的声音中第一次出现了情绪。

    一种......出现了自己无法掌控的事情的情绪。

    他发现,自己竟然无法看穿眼前之人的境界,自己竟然在来人的身上感受到了几分危险。

    就仿佛,来人.....能要了他的性命一般。

    这,怎么可能?

    他是神,不死不灭的神啊!

    “嘿嘿嘿,自称不死不灭的神,竟然不认识自家祖宗,真是天大的笑话!”

    此言一出,神的心中微怒。

    祖宗,他不是没有过祖宗,只是,他的祖宗,那些与他有着一般面容,都曾闯下过神之称号之人,不应该都已经死了吗?

    为何,会突然出现一个自称是他祖宗,且实力绝对不弱于他的人?

    “你是.....步家先祖?”

    心中不确定,神的声音第一次带上了迟疑。

    “嘿嘿,步家?你不是自称为神,自诩神族吗?

    神族,见到了真神,难不成......不应该唤一声祖宗?”

    听到这里,神已经明白,这闯入他的神宫的男人,并不是他步家先人。

    而是.....一个同样以神自居,前来戏耍他的人。

    只是......

    这怎么可能?

    种种线索表示,那群自称为神的种族,不是早已经从世间泯灭,消失在历史长河之中了吗?

    活了两百多岁,他不应该是这世间唯一的真神吗?

    为何,这世上还有另一位神?

    疑惑过后,就是愤怒!

    神,掌控万物,操控生死,高高在上,这世上......只需要有一个就够了!

    那个人,只需,也必须是他......不死不灭的神。

    所以.....

    另一个自称为神的家伙,可以去死了!

    想到就做,没有丝毫犹豫。

    眼前的帷帐,仿佛受到了莫名的力量作用,明明两方人都没有任何动作,帷帐却如同风化一般存存消失。

    随着帷帐的消失,帷帐两边的人,第一次看清了彼此。

    四目相对的一瞬间,两人的眼中有四道精光闪过,一瞬间,竟有种基情四射的既视感。

    只可惜,这般基情,内里却是步步杀机。

    看似没有任何动作的对视,实际上二人已经展开了殊死的交锋。

    以眼睛发出的摩柯无量,对上同样以眼杀人的惊目劫,孰强孰弱,将于此刻见分晓。

    噼里啪啦!

    自二人目光对视的交汇处,虚空中有电光闪烁,一时间,神殿之内狂风大作,整座神殿在一股绝强的压迫感之下摇摇欲坠。

    而后......

    “轰!”

    只听的轰的一声,没等神殿中其他人来得及逃离,整座神殿已经在二人交手的余波中坍塌。

    而在神殿坍塌的同时,交手中的二人竟然齐齐一震,如同商量好的一般各自向后退了三步。

    “不错,竟然能接下本身三成功力的摩柯无量,你有资格死在本身手上。”

    明明已经用了七分力,却强自说成三分,而后,神九成力的摩柯无量再次施展。

    “哼!没想到你这后辈倒也不错,竟能接下本神同样三成功力的惊目劫,但本神有圣心四绝、圣心四劫,你挡的下吗?”

    带着冰面具的男子嘴上说着,整个人不动声色,心脏却开始以一种诡异的频率跳动。

    神的摩柯无量再次与惊目劫对上,发现对方不过是在说大话,这一招惊目劫并没有比之前强多少。

    却不想,就在他准备势如破竹的重创对手之时,却突然发现自己的心脏仿佛受到了某种牵引,正在以一种奇异的频率跳动。

    每一次跳动,都让他有种心血澎湃,几欲喷血的冲动。

    “噗!”

    神面色微变,就要收手,却不想已经晚了。

    摩柯无量的力量势如破竹,攻破惊目劫。

    在天地之力之下,冰面具男子遭受重创,倒飞而出。

    但在面具人重创的同时,神被牵动的心脏仿佛受到了刺激,一股几欲炸裂的感觉,让他同样重创吐血。

    “哈哈哈!过瘾!本神已经好久没有流过血了!过瘾啊!”

    明明遭受了重创,那面具人却如同疯子一般哈哈大笑,大笑的同时,他遭遇重创后吐出的血,竟然在一种诡异的力量下化作诅咒一般冲入神的体内。

    听着面具男的声音,神刚欲嘲讽,却猛然感应到危险临近,面上微微变色。

    “哼!”

    一声冷哼,一股无形之力在周身环绕,神想要以摩柯无量的力量将那股类似诅咒的力量阻隔。

    只是,那力量如如同跗骨之蛆,竟似无法阻挡。

    千钧一发之际,神放弃抵抗,以摩柯无量再次重创控制那股诅咒力量而无法分心防御的面具人。

    两人,再一次双双受创。

    “咳咳!”

    面具男再次喷出一口血,眼中却是疯狂的笑意。

    “中了本神的邪血劫,你注定要血尽而亡。”

    “哼!”

    神不屑冷笑,“这些手段也好意思自称前辈,就算拼下去,你我也不过一个两败俱伤,你杀不死我,我杀不死你。

    但不要忘记了,这里......是本神的主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