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宿主请留步 > 第119章 走,老大带你们去装逼
    又是那间长满血菩提的石室。

    自五年前段帅与聂人王完成突破之后,这间石室火麒麟已经足有五年不曾踏入过了。

    大摇大摆的走在前,段帅、聂人王、聂风三人跟在后面。

    在看到火麒麟行走的路线之时,聂人王已经猜到了自家孩子得到了怎样的机缘,心中自然满是欢喜。

    来的路上,已经暗中传音给聂风交代了血菩提的好处。

    当然,作为天下会的堂主,雄霸悉心教导出来的三弟子,对于血菩提这种天地奇物,聂风自然也是有足够的了解的。

    一路跟着火麒麟走进石室,即便知道自己得到了血菩提的机缘,即便知道了目的地是什么地方。

    但当看到那占地极广的石室中满满的血菩提的时候,聂风的脸上依然忍不住一阵错愕。

    见到聂风脸上的表情,火麒麟很满意的点了点头。

    斜着眼睛扫了一眼三人,很霸气的一挥手,“不用省,想怎么吃怎么吃!”

    壕!

    尽管已经经历了一次,但再次听到这句话,聂人王与段帅依然忍不住感觉一股壕气扑面而来。

    至于聂风,此时年仅十六岁的少年,还没有后世那种心性,在听到火麒麟的话之后,同样忍不住心中一紧。

    那种感觉,说不清道不明。

    就好像,一个每天吃糠咽菜煮米汤不敢放超过三粒米,所能想象到的最好的生活就是皇帝是拿着金锄头种地十六代贫农,乍然见到了一桌满汉全席的感觉。

    尤其是,面对一桌让自己垂涎欲滴的满汉全席,一直以来被自己误认为是拿着金锄头种地的的皇帝还弃之如履,对自己挥手——随便吃、管饱。

    那种感觉,有惊喜,有艳羡,更有一种浓浓的心塞——做人的差距咋这么大呢?

    一想到自己辛辛苦苦练功五年,不如眼前石室中的一餐,聂风再不犹豫,点点头,走到了一面墙壁前。

    估算了一下自己的体质与状况,有选择性的挑了十几颗鸡蛋大小的血菩提依次服下,聂风盘膝炼化血菩提的灵气。

    见到聂风的表现,火麒麟微微点了点头,眼神有意无意的扫了一眼段帅和聂人王。

    那意思像是在说,看看,你们两个都不如个孩子。

    想到自己两人当初恶狗抢屎一般的表现,再看看聂风此时的优雅,段帅与聂人王不禁老脸一红。

    聂风盘膝炼化灵力,火麒麟就呆在了长满血菩提的石室中一边吃着冰淇淋一边等着。

    至于浪费时间——神兽火麒麟大爷表示,他最不缺的就是时间。

    至于外面等着的那些武林各大势力代表,让他们多等几天怎么着?谁敢在明面上有意见?

    在等待之中,时间一晃,又过去了五天。

    这一天清晨,聂风身上稳步上升的气息停了下来,似乎触碰到了某个瓶颈。

    如果是正常情况,触碰到了瓶颈,都需要一段时间的水磨工夫,以求冲破瓶颈,突破当前境界。

    而聂风此时不同,体内有着庞大的血菩提提供的灵力,聂风完全不需要那种水磨功夫。

    不断在体内搬运着那股灵力,使之一点点的融入自身的先天真元之中。

    在这种搬运中,聂风体内的先天真元一点点变得精纯,逐渐的发生着某种质变。

    终于,时近正午,体内真元的积蓄到了一种奔腾如江海的程度。

    聂风福至心灵,控制着灵力冲关,几乎是水到渠成一般,天地二桥被贯通。

    聂风借此踏入宗师疯狂吐纳灵力之际,一举将体内血菩提残留的灵力炼化,彻底稳固住了宗师的境界。

    成了!

    眼见聂风成功突破,火麒麟眼中露出一抹喜色。

    自家又多了一个宗师,即便跟自己元婴期神兽相比不可同年而语,但用来应付外面那帮臭番薯烂鸟蛋的,已经完全足够了。

    这下,左后后方都有人守护,自己在盯住前方,虽然依然做不到万无一失,但安全方面已经有了极大的提高。

    所以......

    “走,老大带你们去装逼!”

    三个小弟在身,火麒麟意气风发,招呼一声,一麟当先的向着凌云窟外走去。

    出得凌云窟,虽然觉得火麒麟太怂了一点,完全没必要这么谨慎,但三人还是按照火麒麟要求的那般分立在其身周三个方位。

    凌云窟外,各大门派的代表早已经等候多日。

    火麒麟始终不曾出现,也没有传出任何音讯,他们又没人敢进凌云窟,只能暂时驻扎在凌云窟外等候。

    此刻,见火麒麟带着三个人从凌云窟中走出,逾万的武林中人纷纷从帐篷中走出。

    有人是为了见一见这位新的‘武林神话’,当然,更多的人是怕这喜怒无常的凶兽挑理。

    出得凌云窟,见到外面扎了一片帐篷,火麒麟心里暗喜。

    这下稳了,如果真有人敢搞事,这一片的帐篷简直就是他火麒麟大爷的天然主场。

    他火麒麟大爷什么身份?火属性麒麟神兽啊,天生就是玩火的行家。

    此刻,这些帐篷简直就是为他提供的天然放火源。

    强忍着直接点上一把火的冲动,火麒麟目光披靡,一脸傲气的走近人群。

    面对走来的火麒麟,无论心里有多少‘mmp’,诸多武林中人无不纷纷见礼。

    毕竟,江湖之中达者为先,虽然这麒麟是一头畜生,但一来有了灵智,能够口吐人言,二来这货太强,强的让人绝望。

    因此,虽然很多人心里对火麒麟不满,但却没有人敢于当面捋其麒麟须。

    走到人群中央,集万众瞩目,火麒麟很享受这种感觉。

    “本神兽上位,尔等各大门派自觉前来送上贺礼,本神兽心中甚慰。

    为此,本神兽决定大赦天下,所有得罪过本神兽的武林中人,今日过后,都可以无罪释放!”

    听着火麒麟大言不惭,尽管心里不断的骂着娘,各大门派的代表人物还是不得不堆着笑脸纷纷献上自家带来的‘贺礼’。

    看着大箱小箱的‘贺礼’,知道这些都是可以从系统那里换来足够的好处的小钱钱,火麒麟笑得一张嘴都咧到了后脑勺。

    然而,沉浸在喜悦中的火麒麟却不知道的是。

    在他忙着收‘贺礼’的时候,凌云窟内,关押犯人的石室之中,被废掉全身经脉穴位的黑衣中年,此时同样在忙于冲关、且已经到了关键时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