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宿主请留步 > 第82章 导演,剧本上没这出戏啊
    尽管有着耶律井的小插曲,尽管对龙傲天这个人物研究出了新的用途。

    但这一切,都并没有对小皇帝侵略辽国的脚步造成任何的影响。

    在耶律井被突突突了的第三天,整个辽阳府方圆百里之内真正做到了鸡犬不留。

    而后,小皇帝对这片空城没有丝毫的留恋,大军再次开拔,攻向辽国最后的防线——上京临潢府。

    半月后,宋军赶赴上京城外,于临潢府二十里外安营扎寨,与上京城遥遥相望。

    同日,大辽国二皇子耶律淳才命大军戒备,以随时应对宋军可能的攻城。

    誓死,守卫上京不失!

    一夜的时间,辽军甲不离体,兵不离手,坚守城门。

    一夜,宋军除千余守卫外,大军吃饱喝足之后早早安歇,养足了精神。

    第二日,辽军精神萎靡,宋军士气高昂,小皇帝下令大军开拔,剿灭耶律淳才的十万大军,一战灭辽国。

    然而......

    就在宋军至上京城不足五里之时,事情,出现了戏剧性的转变。

    面对宋军来势汹汹,耶律淳才没有犯蠢的出城与宋军厮杀,而是准备守城,逼迫宋军攻城损耗,从而击退甚至灭掉宋军。

    当然,即便有些刚愎自用,但耶律淳才已经知道,想要灭掉宋军显然是不可能的,能够守住上京城,能够保住辽国最后的土地,就足够了。

    然而,耶律淳才是想要誓死守住上京城,却不代表着别人也愿意与他一起殉城。

    有了东京的前车之鉴,在小皇帝进攻上京之时,临潢府的百姓就已经慌了。

    如果不是知道这是最后的土地,如果不是知道逃无可逃,恐怕大部分的百姓都已经逃往了别处。

    而现在,已经无处可逃,他们所求的,唯有保命。

    试想一下辽阳府的遭遇,反抗的并不算激烈,在破城之后都遭到了屠城。

    而现在,这耶律淳才竟然整顿十万大军一副想要和宋军决一死战的架势。

    是这耶律淳才蠢,还是当他们百姓都和他一样蠢?

    你这么顽固不化,誓死反抗,万一热闹了那位喜怒无常的皇帝,兵败之后你耶律淳才是一死了之了,但我们呢?

    你难不成,还想要让那喜怒无常的大宋皇帝来一次屠城?想要上京百万人跟你一起陪葬?

    所以,为了自家的身家性命,没用小皇帝攻打上京,甚至都没等小皇帝的大军赶到,上京百姓就已经乌央乌央的把耶律淳才的十万大军给围了。

    什么?你说耶律淳才手上十万大军,战斗了恐怖,普通百姓怎么敢围他?

    笑话!

    十万大军难不cd是石头缝里蹦出来的?

    只要不是孙悟空,谁会每个爹没个娘的?

    一开始,在耶律淳才的命令下,大军还颇有气势,想要把这些捣乱的百姓给赶走。

    至于屠杀,他是不敢的。

    但就在百姓中一个妇人一口叫破了一个辽兵的名字,揪着自家儿子的耳朵往外走去之后,百姓们找到了解决这群大军的方法。

    于是乎......

    “好你个狗蛋,你是要反了你了是吧?”

    “铁蛋,你给老子回来,把你的刀丢掉,否则,以后你就别叫我爹!”

    “娃呀,娘求求你了,回家吧,跟娘回家吧,咱们别去送死了好吧?”

    “二狗子,你要是一心想要去战场上送死的话,你就先把娘杀了吧!”

    “你爹我今天给你跪下啦,孩子啊,跟爹回去吧,你这不是去打仗,是去送死啊!”

    “孩他爹,你放心的去吧,不用担心我和娃的,我刚看见了咱家隔壁王大哥脱了盔甲跟大娘回家了,以后......他应该会照顾好我们母子俩的!”

    招呼声,怒骂声,乞求声,各种声音混杂在一起。

    每时每刻,都有穿着盔甲的将士扑向人群,与亲人抱着痛苦。

    每时每刻,都有军人脱掉盔甲,放弃自己的使命。

    即便有个别的顽固不化,不听亲人劝告的,家人也都自有别的方法让他们回心转意。

    比如那隔壁老王。

    比如,这个......

    “娃啊,娘求求你了,你爹走得早,你可是咱们老王家最后的血脉了啊。

    你要是有个三长两短,九泉之下,娘可怎么跟你爹交代啊!”

    “娘,你不用劝了,保家卫国,是军人的天职,我不能跟你回去,不能眼睁睁的看着上京城被宋军的铁骑践踏。”

    老太太怒其不争的瞪着儿子,“你就忍心看着兵败之后,宋军屠城?”

    儿子一脸决绝,“军人,保家卫国,马革裹尸,只要我还活着,就不允许敌兵前进一步。

    想要屠城,先要从我的尸体上踏过去。”

    言下之意,我不会眼睁睁看着宋军屠城,宋军屠城,我会闭上眼睛。

    因为......那时候,我已经死了!

    然后.....

    “唉!”

    老太太一脸的颓然,无奈的叹了口气,“既然说到这了,我也就不瞒着你了。

    娃啊!其实你不姓王,你本来应该姓段,你是娘和当年咱们对门段叔叔生的。

    段叔叔是汉人,所以,城外那不是敌军,是友军啊!”

    “.......”

    总之,无论多么顽固的将士,在一声声招呼,一具具劝告,一次次乞求之下,也只能咬牙脱掉盔甲,放弃守城的使命。

    而有一就有二,当接二连三的有将士脱掉盔甲,丢掉兵器之时,这一现象,就引起了跟风。

    而后,越来越多的人离开了军营。

    十人。

    百人。

    千人。

    万人。

    当小皇帝领着大军赶至临潢府城外一公里位置时,耶律淳才的十万大军,已经不足三万。

    而扬言誓死守卫上京城的耶律淳才,也已经被叛乱的将士和民众活捉,绑成了一个粽子。

    城外,小皇帝看着静悄悄仿佛无人守卫的城门,忍不住微微皱眉。

    这上京城的守卫,在玩什么阴谋诡计?

    思索了半天,没能想明白这是玩的哪一出,小皇帝无奈摇头,决定不去多想。

    管他有什么守城的阴谋诡计,在系统爸爸资助的高爆炸药包面前都是个笑话。

    “小德子!”

    这么想着,小皇帝叫一声小德子,手一挥,自有小德子带着九名小太监,扛着炸药包、展开轻功就奔着城门而去。

    城门前,小德子几人刚刚将炸药包堆在城门口,还没等后撤耳边突然听到什么动静。

    “吱呀!”

    一回头,就见城门被从里面缓缓推开,露出城门后的场景。

    城门后,无法计数的百姓将三面围住,空出城门的位置。

    而在城门外可见的地方,一群穿着辽国贵族服饰的皇子公主与大臣将军,正排着队的跪在城门口,像是迎接着宋军入城。

    “这....是什么情况?”

    小皇帝一脸懵逼。

    “导演,剧本上没有这出戏啊!”

    宋军,十万八千六百五十二脸懵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