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宿主请留步 > 第47章 朕之行事,何须证据
    懵了!

    自觉有着系统爸爸的内幕消息,知道事情的所有始末,一直待在一边看戏,顺便等着最后来一波收场的小皇帝,在康敏将目光投向自己的时候,彻底的懵了。

    他自然明白康敏看向自己的意思,作为一个皇帝,心理学这种东西,即便在当今年代还没有出现,但并不能说他不擅长这个。

    而康敏这套路,玩的就是一招心理诱导。

    实际上,她拿出来折扇,想借此指认乔峰是杀害马大元的凶手,在场大多数人绝对是不信的,因为这证据根本不充分,且有着太多的疑点。

    但她自己主动推翻了那种猜测,甚至爆出了所有的疑点,这就直接给人一种错觉——康敏拿出折扇,是真的把这东西当成了证据,是真的想要借此找出凶手,而不是想要假货给乔峰。

    这种行为,潜意识的就减轻了众人心中对她动机的怀疑,获取了众人更多的信任。

    而后她又通过自己精妙的演技,把故事讲得绘声绘色,让人身临其境。

    尤其是最后那一瞥,什么话都没说,却把众人的怀疑都引到了小皇帝的身上。

    这并不难以理解,首先,小皇帝出现的神秘,没有人认识他的身份。

    其次,小皇帝出手杀死包不同,展现出自己高深的武功的同时,也表现出了其凌厉与凶狠。

    最后,乔峰与小皇帝一同出现,两人给人的感觉就像是一伙的,再加上康敏有意无意的透露出的模糊信息的引导。

    虽然没有明说,但潜意识里,却给了大家一种是乔峰串通小皇帝让小皇帝到马大元家里找书信,最终行动失败怕事情败露,所以当晚杀掉了马大元以绝后患。

    却不想小皇帝行动的过程中因为不小心丢失了乔峰给他传递信息时附带的信物。

    如此,虽然依然只是凭空猜测,却因为有着先前康敏推翻了对乔峰入室偷窃不成杀掉马大元的推测的先例,让众人对这第二个推测多出了几分的相信。

    这些事情,康敏能够想到,全冠清能够看清,小皇帝自然也能够想明白。

    只是,有一点他不明白,在明知道自己一言不和杀了包不同的前提下,她哪里来的自信,觉得她这种行为不会惹得自己杀了她?

    只是,他哪知道,康敏是真的把他当成了和乔峰一伙的,潜意识的就觉得当着这么多丐帮人的面,又先有乔峰身份败露在先,理亏的他们绝对没有动手的勇气。

    当然......

    她猜错了!

    “叮!”

    正当这种时候,作为小皇帝的系统爸爸,苏洛怎能不怒刷一波自己的存在感?

    “毒妇害人之心不死,宿主无需惯着,怼回去。“

    任务之后,是一堆的有关于康敏的信息,包含着她所有的阴谋算计,看的小皇帝咋舌不已,直叹果然最毒妇人心。

    同时,小皇帝内心更是一阵后怕,心里默默的为以后的选妃加了一条限制——非傻白甜者不可入后宫。

    如果后宫嫔妃都成了康敏这个小贱人这样的,他以后还要不要活了?

    当然,此是后话,在粗略的看过了系统爸爸传来的信息之后,小皇帝终于第一次将目光集中在了康敏的身上。

    只是,在这目光中,康敏却没有感觉到一丝一毫的惊艳,反而觉得如坠冰窟。

    “你的意思是说,我是那个闯入你家,杀了马大元的人?”

    小皇帝面无表情的看着康敏,目光冰冷,如同在看一个死人。

    “我......小女子从未说过这种话,是非真相,自有诸位叔伯长辈公论。”

    面对这冰冷的目光,康敏下意识的竟有些畏惧,眼神闪躲了一下,再次故作柔弱的扮可怜。

    “哼!这位公子,全某承认你武功高强,或许全某不是对手。

    但在场并没有谁指明你是那闯入马夫人家中之人,你却自己主动跳了出来,是否有些此地无银三百两之嫌?

    而且公子刚刚所言,是否有对马夫人威胁之意?马夫人为马副帮主遗孀,我丐帮自当护其周全,全某不才,即便自知不是公子对手,也要向公子讨个说法。

    公子,可是欺我丐帮无人?”|

    自家小情人被人怼了,全冠清第一个忍不住站了出来,同时还让自己占据着大义,调动着在场丐帮众人的情绪,让小皇帝投鼠忌器,不敢轻易对自己动手。

    他确实打得好算计,如果换了寻常武林中人,即便是少林方丈,逍遥派掌门,甚至那半步宗师的扫地僧来了,也会估计在场诸多丐帮弟子的看法,不敢轻易对他动手,吃了这个哑巴亏。

    然而......

    很可惜,他根本不知道他针对的并不是什么江湖中人,而是这整个国家的主人——大宋皇帝。

    所以......

    “唰!”

    不见有任何动作,一道白光划过。

    “噗!”

    没有惨叫,没有惊呼,甚至都没有发出任何声音,全冠清口中满是鲜血溢出,眼中得意的表情凝固,脸上挂满了不可置信。

    “啊啊~呜呜~”

    抬起手指着小皇帝,全冠清口中发出语意不明的声音。

    当然,不是他不想说清楚,而是他那用来发声的舌头,在刚刚一道剑气过后,已经掉在了他身前的地上。

    是的,剑气。

    葵花宝典最强的手段除了以葵花真气催动的速度极快的身法意外,就是那诡异莫测的剑法。

    也正是如此,才会有着后世的辟邪剑谱。

    而之所以使用绣花针,不是因为太监都是喜欢绣花的变态,实际上,之所以用绣花针,是因为世间一切的长剑,对于葵花剑法那奇快奇诡的威力来说,都是一种累赘,唯有轻小而锋利的绣花针,注上葵花真气,能够发挥出剑法最强的威力。

    自然的,小皇帝这一道剑气,也能够轻易的在全冠清张嘴说话的瞬间,不伤他口腔嘴唇,生生将他舌头斩断在地。

    “交代?这世上,有谁配我的一个交代?”

    面对全冠清愤怒、惊恐、不可置信的目光,小皇帝神色淡然,看着全冠清如同在看一条在自己面前挣扎的蝼蚁,语气平静,如同在陈述一个事实。

    狂!

    蔑视天下的狂。

    熬!

    冠绝古今的熬。

    霸道!

    令人望之而窒息的霸道。

    而后......

    “你......这位公子,小女子并无针对之意,只是就事论事,公子若心中有气,尽管对小女子来就是了,怎如此残忍,斩了全舵主的舌头。”

    看到全冠清被砍了舌头,康敏心中一慌,想都没想就再次,大义凌然。的‘挺身而出’。

    见小贱人到了现在还在狂飙演技,小皇帝对小贱人越发的厌恶。

    “斩了他的舌头,你勾引执法长老白世镜杀死丈夫马大元,后又与全冠清,成功制定了这场揭露乔峰身份的好戏的阴谋就再无人能说出。

    对你,不是一件好事吗?”

    小皇帝话只说了一半,人群中已经有三人变色,等到全部说完,康敏更是直接变了脸。

    “你胡说八道!即便小女子先前的推测引起了公子的不满,但左右不过一条命,公子想要拿去就是,又何必说出如此下流之言,平白辱了小女子的清白。”

    演,即便被人说破了真相,但在见到确切的证据之前,康敏依然不愿承认。

    “怎么?我说的不对?

    那你八岁那年,邻居家的姐姐过年得了新衣裳,你因家穷困难没有给你裁新衣而嫉妒邻家姐姐,趁人不注意潜入她家,用剪子剪碎了邻家姐姐的新衣,也是子虚乌有?”

    听着小皇帝的话,康敏再次面色微变,自己八岁的事,他怎得知道?

    尤其是小皇帝说出那句‘你当初剪碎了邻家姐姐的新衣,看着邻家姐姐痛苦,心里可是比自己得了新衣裳还要开心呢。’之后,康敏更是眼中闪过几分惊疑。

    这种事情,即便是自己最亲密的人也不得而知,眼前的少年到底是怎么知道的?

    没有管康敏心中的惊涛骇浪,小皇帝一桩桩一件件的揭露着。

    “十多岁那年,认识了风流著称的大理镇南王段正淳,为了嫁入豪门,在明知段正淳有妻的情况下你委身与段正淳,且珠胎暗结,只为一块成为王妃的敲门砖。

    怎奈那段正淳多情却不专情,离去之后再未来见你,自知成为王妃无望,为了甩掉拖累,抱住名声,你亲手掐死襁褓中的孩儿,嫁给马大元成了丐帮副帮主。

    这事,也是假的不成?”

    “那年洛阳花会,整个花卉上男人都频频对你投来目光,唯有乔峰一人从不将目光在你身上停留片刻。

    你为此心生嫉恨,暗中寻着报复的机会,终于于无意间发现了马大元收藏的书信,知道了乔峰的真实身份。

    你自觉得到了机会,让马大元揭穿乔峰,同时也能借此上位坐上帮助,让你成为丐帮帮主夫人。

    无奈那马大元不肯揭穿乔峰,你为此不惜以色相勾引对你心生爱慕已久的执法长老白世镜,成功让白世镜色迷心窍,杀掉了马大元。

    之后因白世镜过不了良心的谴责,不肯背叛揭穿乔峰,你转而又躺倒全冠清的床上,两人密谋了这场丐帮之变。

    这些,也都是别人对你的污蔑?”

    小皇帝每说一句,康敏的面色就边上几分。

    待得从她出生至今,一桩桩一件件她所做过的恶毒之事都被摆在了众人眼前。

    待她内心的黑暗恶毒如同一个,被揭开了最后一块遮羞布之后,小贱人终于再也维持不了奔溃的心态,再也扮不起那种柔弱可怜的表情。

    “你胡说,你污蔑,你没有证据。”

    一脸三声大喝,足以表现出康敏此时内心的不淡定。

    而听着康敏的话,其他人也是心思复杂。

    他们想要相信康敏的无辜,但小皇帝每一件都说的煞有介事,有心人只要愿意查,总能查出些什么。

    他们想要相信小皇帝说的是真的,但正如康敏说的那样,这些全是小皇帝的一面之词,他根本没有拿出任何的证据,让他们无法尽信。

    “唉......”值此时,人群中响起一声叹息,众人寻生望去,却见是小皇帝故事中的另一个当事人,也就是故事中‘杀死马大元’的白世镜。

    白世镜一声叹息,引来了众人的目光,看白世镜一脸惨然,面又愧色,又让人忍不住怀疑,难道这年轻公子所说都是真的?

    若非如此,白长老为何会一副如此表情?

    就在众人做出如此猜测的时候,耳边突然传来一声才叫。

    “啊啊啊!”

    闻声众人迅速转头,将目光转移到声音发出的地方,却见到那一身素白孝服的康敏此时正全身无力的瘫在地上。

    而其白色孝服,已经被猩红鲜血染得一片血红。

    再仔细看去,却见那康敏手筋脚筋,已经尽数被剑气挑断。

    “证据?朕之行事,何须证据!”

    一句话,风轻云淡,却如同一颗碎石,在杏子林中激起千层浪。

    ps:剧情不好断章,同样的二合一大章,把昨天的欠更补上了。四更的字数送上,然后求一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