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宿主请留步 > 第46章 最毒妇人心(断句在第四字)
    小皇帝正在思索着,突听四周传来一阵嘻嘻索索之音。

    当即眉头一皱,知道自四面八方都有人围了上来。

    正所谓君子不立危墙,更何况是一国之君?即便自恃武功甚高,不会有危险,但在发现有人将他所在的位置包围之后,小皇帝的第一反应还是传令让暗中的千人军队冲上来护驾。

    只是,这个反应刚起,却突然见到原本站在他身后的乔峰段誉二人靠到近前,竟是一左一右的将他护卫在了中间。

    “陛下,南方敌人力量最是薄弱,少顷乔某护着陛下从南方的位置离开。”

    却是在小皇帝发现了有人围上来之后,乔峰段誉也相继的发现了有人靠近,悄然将他们包围了起来。

    正常来说,如果是自己人,绝对不会像这样悄无声息的从四面八方的合围,所以在感应到了有人前来之后,乔峰第一反应就是中了埋伏。

    因此,在知道小皇帝身份的前提下,乔峰的第一反应是护送着小皇帝创出包围圈。

    尽管他知道小皇帝武功比自己强,但所谓双拳难敌四手,更何况他明显感觉的出小皇帝与人交手的经验不足。

    看到乔峰与段誉的举动,小皇帝微微一愣,显然没想到这两人竟然想要护着自己离开。

    要知道,就在前不久这两人还被自己一人擒下,狠狠地收拾了一顿的。

    在意外的同时,小皇帝也不禁深思。

    他个人向来信封一句话——以德报怨何以报德?故以直报怨,以德报德。

    但对自己是这种要求,却不代表着他不愿意看到别人是那种以德报怨的人,尤其是他手下的人。

    这种忠心耿耿,纵使君负我,我必不负君,甚至于‘坚持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这种信念的人,绝对是他最想要的手下。

    至于这个手下不是汉人,是契丹人。

    呵呵,有什么关系呢?

    他是谁?未来的最强皇帝。

    在他手上,天下都注定一统,各民族都将实现大融合,又何来的汉人与契丹人的区分?

    作为即将一统天下的皇帝,相比较辽汉区分,他更在意手下人是否忠诚,是否可用。

    对于乔峰这种下意识的举动,小皇帝心里暗暗点头的同时,也暗暗提起注意,准备随时应对可能围上来的敌人。

    然而.....

    几息过后,当看清那一群围上来的人之后,小皇帝却是微微一愣。

    乞丐?

    从四面八方围来的数百人,竟然都是丐帮的大小乞丐。

    这......

    一瞬间,小皇帝相面白了其中的关键,乔峰是什么人?那是留着契丹贵族鲜血的辽人啊!

    而根据系统爸爸的情报来看,他这一身份还是已经被有心人得知,今天准备揭穿他让他身败名裂的。

    如此,在这个帮助在场的时候,丐帮中人有这种反应,自然就不让人难以理解了。

    同时,他也意识到了这是他的一个机会,一个可以收服乔峰,让他忠心耿耿,为自己所用的机会!

    看着围上来的丐帮弟子,小皇帝再次暗中给王剑传讯,让大军按兵不动,静等着丐帮弟子上演的这场好戏。

    不知道敌人是谁的时候他不立危墙,现在知道了‘敌人’是丐帮弟子,他反倒没什么好担心的了。

    果然,就在小皇帝暗松了一口气,淡化了自己的存在袖手旁观的过程中,事情再次按照他家系统爸爸预言的那般发展。

    先是那个叫做全冠清的看一眼就恨不得把丫弄死的小白脸跳出来挑事。

    后又是几个倚老卖老的‘老前辈’跳出来闹妖。

    最后,更是有一个叫做康敏的小贱人哭哭啼啼的一番扮可怜,更是拿出一纸书信,说是什么能够证明杀他夫君的凶手是谁的关键性证据。

    也是这次丐帮内乱的根源。

    从始至终,小皇帝冷眼旁观,看着这群跳梁小丑尽力的表演。

    而其他人也忌惮小皇帝之前一言不和下杀手的狠辣,并没有人敢去撩拨他。

    很快,康敏带来的书信被拆开,落入了乔峰手中。

    看着那写着‘剑髯吾兄亲启’六字的书信,听着一众成名数十年的老前辈言辞凿凿的话语,尽管内心再怎么不可置信,但乔峰依然不得不接受一个事实——他,乔峰,并不姓乔,是契丹贵族,本名应该叫萧峰。

    至此,很多事情几乎都已经可以盖棺定论。

    比如,乔峰那让全冠清窥探已久的丐帮帮主之位,如今在身份可疑的情况下,只能拱手让出。

    比如,杀害马大元的凶手,乔峰似乎也成为了最可疑的人之一。

    再比如,那个叫做康敏的小贱人似乎已经看到了自己的谋划大获成功,眼底深处已经露出了一抹掩藏不住的心满意足。

    咦,也不对。

    要说她有没有不满意的地方的话,自然还是有的。

    首先,那乔峰即便沦落到了如今地位,却依然不肯高看自己一眼,让她心中恼怒。

    再则,除了乔峰之外,在场中竟然还有一个男人丝毫不为她的美色所动,甚至连看都不看她一眼。

    凭什么?

    看着冷眼旁观,看都不看自己一眼的小皇帝,康敏心中闪过一个疯狂的念头。

    整个天下,所有不喜欢自己的男人都该死,所有不被自己的美色所打动的男人都要被她玩的身败名裂。

    这个疯狂的念头一起,再也无法遏制。

    强压下眼中的怨毒,有意无意的瞥了小皇帝一眼,康敏上前一步,脸上再次挂上那种可怜兮兮刚死了丈夫的俏寡妇的柔弱表情。

    “诸位叔伯长辈,未亡人马氏还有一句话,不知当讲不当讲。”

    “此次揭露乔峰这个契丹人的身份,全靠马夫人立下大功,马夫人有什么话但说无妨,虽然马副帮主已经遇难,但咱们丐帮兄弟,自然会照顾好他的遗孀。”

    看着康敏站出来,早就提前商量过的全冠清高声说着大义凌然的话,让得一众丐帮弟子无不暗暗点头。

    即便有些忠心于乔峰的弟子,也不得不承认,全冠清这番话确实让他们无可反驳。

    听到全冠清的话,康敏弱弱的双手叠在一起对着众多丐帮弟子一福。

    “先夫已故,小女子孤身一人全无依靠,即便再如何想为先夫报仇,却也不敢稍稍表现出任何异状

    但如今诸位叔伯长辈尽皆在此,小女子若再顾及安危不敢直言,唯恐先夫九泉之下无法安息。”

    听着康敏的话,在场许多人都微微一愣,显然听明白了她话里的意思。

    “马夫人此言,可是已经掌握了指明凶手的证据?”

    就在别人愣神的时间里,全冠清眼中隐藏着快意的看了乔峰一眼,惺惺作态的对着康敏问道。

    “这......”

    闻言,康敏故作沉吟的顿了一下,而后缓缓点了点头。

    “小女子手中,确实有些可疑的证据,说来至今小女子都仍感到惶恐。”

    像是想起了什么可怕的回忆,康敏眼中有一丝后怕一闪而过。

    “在小女子接到先夫噩耗额前日,家中,曾遭遇过贼人的光顾。”

    “贼人?可是丢了什么东西?”

    这一次配合的不是全冠清,而是那丐帮宿老,比汪剑通还要高上一杯的徐长老。

    听到徐长老的话,康敏点了点头,又摇了摇头。

    “东西倒是没丢,那贼人似是使了迷香,将小女子和家中丫鬟迷晕,恍惚中,小女子听到一阵翻箱倒柜的声音,似在寻找着什么。

    小女子担心闹贼,又四肢无力无法起身,强自用出全身力气喊了一声‘是谁’,许是做贼心虚,那贼人被小女子吓住,就此离去了。”

    徐长老又追问,“确定没有丢什么东西?”

    康敏点点头,“没丢什么东西,只是很多箱柜被翻乱了。”

    说着,康敏犹豫了下,似是不知该讲不该讲,直到对上徐长老的目光,这才咬了咬牙说道。

    “而且,在第二日小女子恢复力气之后出来查探,在大厅之中捡到了一物。

    此物非小女子家中之物,想来是什么人来小女子家中之时无意间落下的。”

    “是何物?”全冠清的语气竟然有些迫不及待,只是在场众人都被康敏吸引了注意力,却也没有人发现这一丝的异常。

    闻言,康敏缓缓从背后包袱中取出一条八九寸长的物事,递了出来,没有递给全冠清,却递向了徐长老。

    徐长老接过那物事展开,众人发现那原来是一把折扇。

    “朔雪飘飘开雁门,平沙历乱卷蓬根;功名耻计擒生数,直斩楼兰报国恩。”

    展开折扇,徐长老缓缓念出一首诗。

    听到这首诗,乔峰当下心下一惊,凝目望去,见到那扇子上的一副壮士出塞杀敌图,看着那上面的字迹,心知这定是恩师汪剑通赠与他的扇子。

    徐长老看了面色微变的乔峰一眼,合上了折扇,缓缓叹了一声,“唉,非我族类,其心必异。”

    此言,却是已经断定了这扇子属于乔峰,那贼人自然就是乔峰无疑,由此推断,杀死马大元的凶手,也已经非乔峰莫属了。

    然而,就在事情即将盖棺定论的时候,那康敏却又闹起了幺蛾子。

    “诸位叔伯,起初捡到这折扇之时,小女子也曾怀疑过那贼人是乔帮主。

    只是在刚刚看到乔帮主之后,小女子又有些怀疑。”

    “哦?莫非马夫人想为乔峰洗脱嫌疑不成?”

    全冠清面色一冷,显然,事情的发展与他最初拿到的剧本不对,让他下意识的以为康敏要变卦。

    那康敏看了他一眼,微微摇头,不知是否认自己要为乔峰洗脱嫌疑,还是在暗中示意全冠清莫慌。

    “小女子在见到乔帮主之后,突然想到乔帮主这样一个七尺男儿,想来应当是没有将一把公子哥附庸风雅的折扇随身携带的习惯的,是与不是?”

    见康敏这么说,不只是其他人,即便是乔峰也是微微一愣。

    “乔某确实没有随身带着把折扇的习惯,无论是行走或与人交手都多有不便。

    且折扇乃恩师所赠,乔某也担心弄坏或丢失。”

    听着乔峰这么说,康敏点点头,“那就是了,而且先夫遇害之时还是初春,春寒料峭,显然不会有人用得着随身带着把折扇。

    尤其是那贼人偷窃,更不会带着一把证明自己身份的折扇来行苟且之事。”

    听着康敏就事论事的话,毫不知情的乔峰再次点了点头,心中甚至对康敏有了几分感激,只觉这马夫人确实是那种明事理之人。

    同样,其他人听着康明的话,顺着她的思路一想,也开始犹豫,如此来看,这折扇还真不应该是乔峰去偷窃时丢下的。

    毕竟,一个平日里都不带着折扇的人,偏偏在偷东西的时候把一把能够证明自己身份的折扇待带在身上。

    能做出这样事情的人,想来都是属于在江湖上活不过三日的。

    一瞬间,事情似乎再次变得扑朔迷离。

    “如此说来,马夫人是觉得,有人故意偷了乔帮主的折扇,想要假货于乔帮主咯?”

    丐帮传功长老见乔峰能够洗脱嫌疑,心中自是喜不自胜。

    甚至其他人也都是与他一样的想法,觉得应该是有人想要假货乔峰。

    然而,那康敏却是再次摇了摇头。

    “在想到这折扇不应该是乔帮主入室行窃无意丢下的之后,小女子仔细回忆之后,发现那贼人确实不应该是乔帮主。”

    眼中闪过一抹回忆的神色,康敏接着说道,“虽然不曾见到那贼人真面,但小女子却记得曾瞥到过一道白衣的身影,且朦胧中似乎看到一张年轻的侧脸。

    看上去,似乎不过十七八的年纪,所以小女子觉得那贼人应该不是乔帮主。”

    而后,康敏话锋一转。

    “但无论是贼人有心假货乔帮主,还是那贼人先偷了乔帮主的折扇,又无意间闯入小女子的家中,这些推测,都经不起推敲。

    无论如何,似乎都不应该有人会带着一把碍事的折扇来行窃。

    除非......”

    “除非怎样?”

    全冠清眼中有精光闪过,他已经猜到了康敏的算计,更是觉得如此比先前的计划更加周密。

    “除非,那贼人是受人之托,忠人之事,而碍事的折扇,是托付之人的信物!”

    说着,康敏看了一眼乔峰,最终又把目光落在了从始至终一言未发,一直看着她卖力表演的小皇帝身上。

    ps:两章合在一起的大章,稍后还会有更新,然后......求一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