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宿主请留步 > 第44章 皇帝亲临杏子林
    看着一门又一门宗师境界的功法,小皇帝要说不眼红那是骗人的。

    只是,再看了看自己还剩下七百万的积分,犹豫了许久之后,他还是没有下定决心去兑换自己心仪的功法。

    毕竟,他是一个皇帝,积分更大的作用是发展自己的国家,而不是强大个人的武力。

    即便他一个人再怎么强大,短时间内也不可能依靠个人武力压服整个世界,成为真正的最强皇帝。

    但把同样的积分花在强大自己的国家上,他将能够收获一支攻无不克,战无不胜的军队,以战养战,为他带来更多的利益。

    这一点,能够当上皇帝,他自然懂得。

    所以,再次眼热的看了一眼兑换列表中的宗师境界功法之后,小皇帝咬着牙关闭了兑换列表,将注意力重新转移到了乔峰段誉二人身上。

    “你二人,随朕来。”

    小皇帝没有去解释什么,当然,他也不知道该怎么解释自己被自己的脑补忽悠了,误以为两人代表着丐帮与大理联合,欲行造反之事。

    嗯,事实上也没有必要再去解释,当杏子林中乔峰的身份被揭露之后,不需要他去解释,二人就能自己为他脑补出一个合理的解释。

    毕竟,但凭乔峰那契丹人的身份,就足以把一切都解释的通了。

    一个契丹人的丐帮帮主与大理王侯世子把酒言欢,朕怀疑你二人意图谋反,拿下审问,有什么问题吗?

    心里这么想着,留下一句话之后,小皇帝转身向着杏子林的方向走去。

    至于.....不认识路?

    笑话,有系统爸爸在,不认识路算的上是困难吗?

    眼看小皇帝留下一句话之后抬脚就走,乔峰与段誉都是一愣。

    什么情况?刚刚还让我们交代呢,这会又让我们跟着走?变化之快,简直让人应接不暇。

    只是,在小皇帝表明了自己皇帝身份之后,虽然两人不可能轻易的相信,但在考虑到对方能够轻易的制服他们两人之后,乔峰与段誉对视了一眼,默契的从地上爬了起来,跟在小皇帝身后向着杏子林的方向走去。

    越走,乔峰越觉得路径熟悉。

    走了几里之后,他已经发现,这正是前往杏子林的路线。

    而杏子林,正是他带来的丐帮弟子的落脚点。

    这一来,让他心中更加的惊疑不定。

    难不成,对方有什么针对他们丐帮的阴谋不成?

    心中思虑万千,想了很久之后,乔峰却发现,无论对方有什么阴谋,如今人为刀俎我为鱼肉,他连反抗的机会都没有。

    无奈的叹了几口气,乔峰收回思绪跟在小皇帝身后默默地赶路。

    而在赶路的时间,小皇帝已经取出一部对讲机,向拿着另一部对讲机的王剑下达了全军赶往杏子林的命令。

    同时,在下达了命令之后,他也收起了自己的伪装,恢复了自身的真实样貌。

    至此,无论是乔峰与段誉,也都确信了一点——这个武功高到令人恐惧又年轻的不像话的男人,真的是当今天子——大宋皇帝赵煦。

    在确定了皇帝的身份之后,两人更是不敢有丝毫的反抗。

    一路沉默着,很快,杏子林已经遥遥在望。

    刚刚走到杏子林外,已经隐约可以听见里面一个嚣张的声音传来。

    “我慕容兄弟上洛阳去会你家帮主,怎么你们丐帮的人都到无锡来了?这不是故意的避而不见么?

    你们胆小怕事,那也不打紧,岂不是累得我慕容兄弟白白的空走一趟?

    岂有此理,真正的岂有此理?”

    听着这个声音,根本不用见人,段誉就知道这是慕容家的四大家奴之一,排行第三的包不同。

    就在段誉根据声音判断出声音的主人的同时,林子中再次传来一个声音。

    “慕容公子是跟敝帮乔帮主事先定下了约会吗?”

    包不同的声音紧接着响起,“订不订约会都一样。我慕容公子既上洛阳,丐帮的帮主总不能自行走开,让他扑一个空啊。

    岂有此理,真正的岂有此理。”

    听到这里,小皇帝心里已经对此人做出了一个评价——蛮不讲理。

    同时,引着对方的身份,他心中对于这个有理没理嘴上从不服人的包不同,更是生出一种厌恶之情。

    没等那丐帮老者再说话,小皇帝脚步不停径直走进杏子林。

    “听你之言,那慕容复是不在姑苏?”

    自己正在这装逼呢,却突然被别人抢走了话茬,包不同当时就一阵不爽,看都没看直接怼了回去。

    “哪里来的小子敢在这里口出狂言?

    咱们慕容公子,那是名震江湖的南慕容,慕容复之名,岂是你一个初出茅庐的小子有资格叫的?”

    不用看,听声音他也知道来的是个年轻人,以他包不同在江湖上的老资历,教训起这样的年轻人简直不要太爽。

    然后.....

    啪!

    身子横移出去十余米,重重的撞在一颗大树上才停了下来,直到坠落在地,包不同才反应过来自己完成了一项即便对于江湖中人来说都属于绝活的超凡动作。

    然而,对此他没有丝毫的兴奋,却只感觉一阵凉意涌上心头。

    完了!

    完了!

    我包不同这条小命,今日怕是要交代在这里了。

    任谁被人一巴掌抽出去十几米远,多半也会自觉自己已经受了重伤命不久矣。

    然而,这个念头刚起,他却发现自己的状态很好,丝毫没有重伤垂死的样子。

    以他的境界,自然不会懂得这是先天高手所特有的手段。

    只是,心中虽然不解,但并不妨碍他想要发泄怒火的冲动。

    既然小命无碍,包三先生自然是嘴上向来不服人。

    “那小子,出手偷袭算的了什么英雄好汉,有本事你过来跟你家三爷爷打......”

    包不同张了张嘴,却发现自己后面的话竟然没有发出声音。

    再次不解的张了张嘴,想要重复一遍刚才没能说出声的话语,却突然看到周围人看向自己时眼中浓浓的惊骇。

    发生了什么?

    这个疑惑,成为了包不同人生中最后的一个想法。

    这个想法刚刚升起,包不同的意识开始陷入无边的黑暗。

    而后,身体无力的坠地。

    向着他倒在地上的尸体看去,可以发现,不知何时,在他的咽喉处,插上了一枚......绣花针!

    ps:三更结束。求推荐票!求推荐票!求推荐票!重要的事情说三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