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宿主请留步 > 第38章 要学......杀人的武功
    世界上没有什么东西是时间无法冲淡的,如果有,那就是时间还不够久。

    实际上,对于一个六七岁的小萝莉来说,即便表现的再怎么懂事,也依然是一个对很多事都还比较懵懂的孩子。

    对于死亡,对于亲人的离去,她有着天然的恐惧,却并不知道死亡终究意味着什么。

    尤其是,她知道......爹爹和娘亲一起在天上看着她。

    如此,在苏洛的帮助下安葬了父亲之后,经过了三天的缓冲,小萝莉已经没有了刚开始时的悲伤。

    至少,不会再躲起来一个人默默的流泪了。

    三天的时间说长不长,说短不短,在安葬了黄廷云之后,苏洛带着两个孩子不慌不忙的赶路下,三天后,姑苏城已经赫然在望。

    到了姑苏城之后,苏洛感应了一下小皇帝的位置,发现小皇帝带领的大军应该还需要差不多两天的时间能够赶到。

    趁着这些时间,苏洛夜探了一番参合庄,在慕容家的老巢,竟然见到了一个熟人——大理镇南王世子段誉。

    当然,此时的段誉与先前被大和尚劫持时的狼狈已经不同,他是以客人的身份被慕容家的两个丫鬟阿朱和阿碧邀请到参合庄的。

    嗯,同行的还有一个叫做王语嫣的小丫头。

    说到这里,苏洛心里还有藏着些深深的怨念。

    为什么看小说的时候别人家的主角但凡穿越天龙,要么就在无量山结识了钟灵,要么就是揭开了木婉清的面纱。

    其他的诸如撩到王语嫣、勾搭走阿朱阿碧,甚至对小魔女阿紫下手的都大有人在。

    怎么到了他这里,他出去浪了一大圈,除了在客栈偶遇了一次被大和尚抓走的小白脸段誉以外,就没遇到过这个世界任何一个美女呢?

    难不成,系统大人就这么没有女人缘?

    哦,这么说也不对,毕竟他身边还跟着一个小美女呢。

    不过这个小美女确实太小了点,总让人下意识的忽略了她是个萝莉的事实。

    心里腹诽着的同时,苏洛也根据参合庄的现状推算出了如今大致的时间线。

    现在,应该是杏子林时间即将发生,段誉被慕容家的恶奴恶言相向一怒之下离开参合庄,在松鹤楼与乔峰拼酒的前一两天。

    对上了时间线,之后的事情就好办了。

    作为一个系统,现在的他还没有那种系统不出门,便知天下事的能力。

    毕竟他如今的有效解析范围还不过是方圆百米之内。

    百米之内的一切,甚至天机都逃不过他的法眼,但百米之外发生了什么,没有相应的信息的话他能知道才怪了。

    所以,为了能够更好的掌握好剧情节奏,在离开参合庄之前,苏洛还在段誉的身上插了个眼。

    嗯,别误会,不是某游戏中的那种监视守卫,只是一种类似的,能够让苏洛通过感应得知大概信息的一种印记——作为系统的专属印记。

    做完这些,确定了时间点之后,苏洛暗中计算了一下这一波的收获,连夜编制了一系列配套的支线任务。

    如今,万事俱备,就差宿主来完成任务了!

    一旦任务全部完成,又将是一大波的收获即将入库。

    而后,一夜无话,转眼已到天明。

    第二天,参合庄那里反馈回来了信息,段誉与包不同的矛盾爆发,大理世子一怒之下离开参合庄,虽然心中不舍他的神仙姐姐,但段公子也是有志气的人,说不回去就绝对不会回去。

    除非王姑娘对他吹个口哨唤他回到身边。

    嗯,当然,这属于他想多了,人家王姑娘满心满脑的都是她表哥,又哪里会在意他这个名义上的没有血缘关系的‘亲哥’。

    得知段誉离开了参合庄之后,苏洛心里根据他的脚程和路程估算了一下。

    得出结论,他想要到松鹤楼偶遇乔峰,至少还需要两天的时间——那时候,小皇帝也就已经到了姑苏城了。

    很好,一切都在计划之中!

    对于这种作为幕后黑手操控一切的感觉,苏洛感到非常的满意。

    然后,就在他志得意满的时候,他的房门被从外面敲响。

    听到敲门声,苏洛走到门口把门打开,往外一看,没看到人。

    咦?

    苏洛刚一愣神,就感觉到自己的衣摆被抓着晃了晃,再一低头,就看到一只小萝莉正仰着头看着自己。

    “裳儿有什么事吗?”

    看着这只换了一身公主裙,粉雕玉琢如同童话里走出的小公主一般的小萝莉,苏洛蹲下身问道。

    “哥哥,我想和独孤哥哥学武功,好不好?”

    小萝莉眨巴着明亮的大眼睛,水汪汪的大眼睛中满是期待,满是乞求。”

    “嗯?”

    苏洛一愣,跟独孤学武功?为什么?

    “为什么要跟小独孤学呀,跟哥哥学不好吗?”

    心中不解,苏洛就问出了心里的疑惑。

    闻言,小萝莉歪了歪脑袋,想了想说道,“独孤哥哥说哥哥的武功比他厉害,但裳儿知道,哥哥的武功是用来救人的,独孤哥哥的武功是用来杀人的。”

    小萝莉顿了顿,一双大眼睛中有水雾升起,“裳儿......裳儿要学杀人的武功!”

    要学......杀人的武功!

    苏洛心中一震,看着目光坚定的说出这句话的小萝莉,他知道,在亲眼看着那一剑穿过父亲胸膛的那一瞬间,一颗名为仇恨的种子,已经深深的埋在了小姑娘的心底。

    这颗种子,非但不会随着时间而被逐渐消磨,反而越经磨砺,越会茁壮成长。

    看着小姑娘眼中的期翼,看着小姑娘眼中的倔强,苏洛仿佛看到了她内心的坚持,看到了她内心的渴望。

    “好!”

    见苏洛点头,小姑娘笑了。

    “吧唧!”

    在自家哥哥脸上亲了一口之后,小萝莉脸上满是开心的笑容,“谢谢哥哥。”

    看着小萝莉脸上的笑容,苏洛也笑了。

    他没有告诉她,杀人的武功,我这里更多。

    他也没有告诉她,武功能够救人,就能够杀人。

    他知道,第一次见面时,小独孤弹指间灭杀十数明教徒与他施展逆天造化之力生生为黄廷云夺回一天性命,都给小姑娘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而这种印象映照在小姑娘心里就是:哥哥的剑可以救人,独孤哥哥的剑可以杀人。

    或许她知道论杀人,独孤比不过苏洛,或许她也知道能救人的武功也能够杀人。

    只是,那把木剑给了她最初的美好,她只是......不愿让杀戮污浊了那把留着美好回忆的剑罢了。

    就像,哪怕堕落为魔的人,也会在心底留下最后一片净土一样。

    至于学了杀人的剑,未来会否世人敌,她不怕,苏洛更加不会去考虑那些。

    他苏洛认下的人,与世人敌又何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