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宿主请留步 > 第37章 只是近黄昏
    接受了现实之后,苏洛没有再纠结于为什么黄裳会是一个女的。

    尽管他所在的世界历史上确实有黄裳这个人,尽管历史上的黄裳曾入朝为官,曾有诗词传世。

    但这毕竟不是他所在的世界,这只是一个有着相似历史的武侠世界。

    武功,甚至那几乎令人起死回生的造化之术,哪一个是在他前二十年的认知中能够站得住脚的?

    不说武功道法,就说这个世界的当前的发展,也存在着极大的与历史不吻合之处。

    天龙开局,大宋皇帝是宋哲宗赵煦,这一点无可置疑,毕竟那货成了苏洛的宿主。

    但天龙开局一年后,萧峰在辽国与耶律洪基结拜,萧峰32岁,耶律洪基自称年长萧峰13岁,也就是45岁。

    历史上耶律洪基1032年出生,按照他45岁算,当时应该是1077年前后,而小皇帝赵煦1086年才出生。

    另外萧峰救下的完颜阿骨打是1068年生人,历史上其时阿骨打应该是9岁,而这个世界当前的阿骨打,已经成年。

    这样几位著名的皇帝时间线都对不上的世界,一个从影响而论之存在于后世传说中的人物的性别与传说有所出入,真心没有什么值得他好去纠结的。

    毕竟......这不是他所生活的那个世界不是?

    心里对黄裳的性别再没有什么纠结之后,苏洛在黄廷云期待的目光中点了点头,算是答应了这个只剩下最后一天寿命的男人的请求。

    见到苏洛点头,黄廷云长长的出了一口气。

    他知道自己只有一天可活,他也知道即便自己不用死,在明教之人已经发现了他们父女的踪迹之后,他也难以在明教诸多高手的追踪下保护好自家闺女。

    所以,眼前这个武功不知道高到了什么地步,却能够将他一个一只脚踏入阎王殿大门的必死之人生生拉回来,为他续上一天寿命的神奇的恩人,就成了他眼中最后的救命稻草。

    能够跟着这样的存在,莫说是一个明教,即便是大宋朝廷,也不可能从这样的人手中把人抓走吧?

    所以,在自知必死的情况下,为了闺女的未来,他不惜将自己最大的秘密,那得自无名孤岛之上的神功秘籍奉送,只求为自家闺女寻一个庇护。

    心愿了了之后,黄廷云明显轻松了很多,即便知道自己明天要死,但也许是因为已经死过了一次,也许是知道明天的死亡必定会降临,无从躲避,他反而显得很是淡然。

    在黄裳熟睡的时候,黄廷云离开了小院,将隐村之中一具具无辜枉死的尸体聚在一起,一把大火之后,安葬了这些受自己牵连之人的骨灰。

    之后,黄廷云一个人离开了村子,不知去了哪里。

    一走就是两个时辰,两个时辰之后,才踏着月色归来。

    这一次归来之后,黄廷云没有再离去,就这么坐在床边,守着自己在这个世上唯一的亲人。

    知道今天的事情让闺女耗费了太多的心神,为了让闺女好好能够休息,他特意点了闺女的昏睡穴。

    这一守,就守到了次日清晨。

    清晨,到第一缕光亮透过木窗洒进房中的时候,昏睡了许久的黄裳睁开了眼睛。

    “爹爹!”

    睁开眼的一瞬间,黄裳口中惊慌的叫着。

    “爹爹在呢!”

    刚刚喊出口,一直布满老茧,粗糙的大手落下,揉了揉她的秀发,轻声的安慰着,“裳儿不怕,爹爹在呢。”

    “爹爹!”

    女孩扑到自家爹爹怀里,瘦弱的胳膊紧紧抱着自己爹爹的腰,生怕一不小心,爹爹又会从自己眼前消失一样。

    “裳儿乖。”

    黄廷云温声的安慰着自家闺女。

    一上午的时间,黄廷云始终陪在黄裳的身边,为她做饭,为她将衣服洗了一遍,为她收拾好行装,为她缝补好磨破的小衣裳。

    这样的举动,让小小的女孩敏感的心中已经意识到了什么。

    只是,看着自家爹爹认真的做着每一件事,她却不忍表露出内心的悲伤,不愿打扰这最后的温存。

    一下午,大手牵着小手在村外走了很多的地方,像是在重拾曾经的回忆。

    苏洛不知一下午的时间黄廷云对黄裳说了什么,也不知道两人之间有着怎样的约定。

    当黄昏将临的时候,大手牵着小手踏入了小院的大门。

    黄廷云在厨房为女儿做了一顿晚餐,看着女儿吃着自己亲手做的晚餐,黄廷云眼中有温柔、有不舍、有千言万语难诉的复杂情绪。

    待黄裳吃饱,黄廷云收拾了碗筷,检查了女儿的行装,站在女儿面前问,“裳儿,爹爹带你去看夕阳好不好?”

    “好!”

    小萝莉乖巧的点点头,走出屋门,黄廷云将女儿抱起,纵身一跃,跳上了房顶。

    房顶上,一大一小两个身影靠坐在一起,面向着西方,看着红彤彤的夕阳,看着夕阳西下时,漫天的红云。

    火烧云好美,美的令人窒息。

    “裳儿,夕阳好不好看?”

    女孩转过头看着自家爹爹爬上皱纹的脸,点了点头,奶声奶气的答道,“好看!”

    “那......以后裳儿想爹爹了,就看一看这夕阳,看一看这云,好不好?”

    “好!”

    女孩乖巧的点点头,脸上在笑,漂亮的大眼睛弯成了两个月牙。

    安静,在夕阳下蔓延,身边的男人再没有说话,女孩也没有转头,就那么静静的坐在那里,看着夕阳,看着夕阳落下的瞬间,看着满天的火烧云一点点的散去。

    “夕阳无限好,只是近黄昏。”

    恍惚中,她仿佛听到了一声低声的喃呢;恍惚中,她仿佛看到云层中伸出一只玉手;恍惚中,她仿佛感觉到身边有一只大手与云层中那只玉手紧紧地握在了一起。

    她没有哭,没有流泪,依然静静的看着夕阳,看着夕阳坠落,看着渐渐变得阴暗的天空。

    “彼处是何人,望卿莫相问。九月露沾身,待卿于黄昏。”

    不知怎的,苏洛的脑中蓦然涌现出这样一句话。

    在小萝莉身边坐下,静静的看着渐渐昏暗下来的天空,他觉得,这句话在此刻是如此的应景。

    而后,是许久的沉默,一直到夜色降临,星辰挂上了夜空。

    “爹爹说,天刚黑的时候,天边出现的第一颗星星,叫做黄昏晓。”

    没有转过头,小姑娘轻轻的声音响起,似倾诉,又像是自语。

    “爹爹说,裳儿想他的时候,就看一看天上的星星,爹爹和娘亲就在其中,在天上看着、陪着裳儿。”

    “爹爹说,裳儿要乖,不能哭,裳儿不哭。”

    “爹爹说......”

    看在怀里昏睡的小姑娘,苏洛知道,她没有哭......

    只是眼泪自己落了下来。

    ps:看到了一些评论,感觉有很多想说的,最后又什么都没说,也不知道该说什么。

    想了想,何必呢?我只是想按照我脑中的故事,写我笔下的书而已。觉得接受不能的也就弃了,觉得愿意看的也就接着往下看了,是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