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宿主请留步 > 第36章 论黄裳与独孤求败的性别之谜
    中年名为黄廷云,是江湖中的一名浪子。

    年少的时候,黄廷云家境普通,生计艰难,遂将他卖给了途径的船队做童工。

    跟随着船队,黄廷云去过很多地方,见识过很多地方的风土人情。

    十六岁那年,黄廷云虽船队远处东海,欲赴扶桑贸易,结果在途中发生了船难,船队被巨浪打翻,他所在的船上一船人尽数被海水吞噬。

    唯有他死死抱住一块门板没有淹没在海中。

    抱着门板在海上漂泊了三天三夜,就在他即将昏死的时候,却见到了一座孤岛。

    孤岛距离他所在的位置大概有二里的海水,当时已经饿迷糊的黄廷云不知哪里来的力气,竟然凭借着一股狠劲竟然拉着门板生生游过了这二里的海水,到达了那座小岛上。

    到了道上之后,黄廷云发现那竟然不是一座孤岛,反而有过人类活动的痕迹。

    只是,他在寻了食物填饱肚子,恢复力气之后寻遍了整座岛,却没有见到任何人类的踪影,甚至连人类的尸骨都不曾发现。

    但也不是没有什么收获,在岛上,他发现了一座有人类生活痕迹的山洞,山洞里有着许多的内洞。

    而在那些内洞之中,每一个洞府里,都有着一座人为雕刻下的壁画。

    黄廷云大字不识几个,自然看不懂那壁画上留下的一句句诗文,尤其是一个庞大的内洞中,石壁上更是刻画着满满的如同蝌蚪一般的符号。

    说是文字又不像文字,说是符号又不像符号,更是弄得他一头雾水。

    被困孤岛,他知道自己短时间内很难离开,也就静心在那孤岛上住了下来。

    日子一天又一天的过去,一连三年,黄廷云都没能离开那座孤岛,而那二十四幅壁画,也早已经被他铭记于心。

    甚至于那蝌蚪壁画上的每一个符号,每一个方向,他都一点不差的记在了心里。

    而在这三年的时间里,他更是发现随着不断的观摩那些壁画,他竟然能够下意识的摆出壁画中人物的动作,甚至于能够随机应变的施展出一些让他都觉得精妙的招式。

    那时,他知道自己遇到了传说中的神功绝学,得了天大的机缘。

    因此,更加不愿离开,想要修炼出绝世神功。

    只是,不知是不是不识字的原因,在发现自己得到了大造化,想要用心练好神功之后,他却发现自己的进展越发缓慢。

    如此又过去了一年,他招式愈发纯熟,却再没有那种能够恍然大悟的感觉。

    也正在那时,远远地有船队经过,他提起不知怎么修炼出来的内力呼喊求救,最终成功脱困,离开了那座岛。

    此后也曾寻着记忆再到那一代去寻找,却再没有找到过那座岛的痕迹。

    而他记下来的那些壁画上和文字,后来他也弄清楚了来历。

    每一幅壁画上都是一句诗,所有的诗词合起来正是完整的前朝剑仙李白所作的那首《侠客行》!

    只是,那最后一幅图上的蝌蚪一般的文字,他只是查到像极了久远年代前的蝌蚪文,却根本无从考证其上记载的内容,成为了一件遗憾。

    后来,黄廷云依靠着从孤岛上学来的武功行走江湖,成为了江湖中一个浪子。

    因其有着接近江湖中一流高手的实力,在江湖之中也闯出了一些名头。

    后来,他行只昆仑一代,偶遇明教圣女牧芸儿,两人经历了一番撕斗,成为了一对相爱相杀的欢喜冤家,最终双双坠入爱河。

    为了和黄廷云在一起,牧芸儿叛出明教,为了能与牧芸儿在一起,黄廷云退出江湖,两人双双归隐到了这一座隐村。

    后来,牧芸儿生下女儿黄裳,因难产撒手人寰,留黄廷云与女儿相依为命。

    再后来,明教不知从哪里查到了他们的藏身地,因圣女失贞于黄廷云,明教徒就想要抓走前圣女的女儿回明教,让黄裳成为新一代圣女的候选人。

    黄廷云自然不愿,也正因此,才有了隐村的这一场灾祸。

    按照黄廷云的说法,他得自那座无名岛的神功也曾让牧芸儿看过,只是两人从中学到的武功却没有丝毫相同,就仿佛练的不是同一种武学一般。

    对此,牧芸儿得出的结论是:可能他们都练错了,唯有掌握了最后一幅的那些蝌蚪文的意思,才能真正学会这门神功。

    而在那之后牧芸儿难产离世,黄廷云也就没有了去研究这门武学的心思。

    也正是因此,如今他才仅是达到了一流高手境界,在明教高手的围攻中被杀死。

    听完了黄廷云‘传奇’的一生,苏洛已经大概能够猜到黄廷云幼年时的奇遇是什么了。

    侠客岛,《太玄经》!

    这个猜测没用多长时间就得到了证实。

    在讲完自己的经历之后,黄廷云返回屋中从暗格中取出一本泛黄的书册,在书册被交到苏洛手中的时候,不用看苏洛已经知道了自己的猜测没有错。

    因为,在他的资料库中,又多出了一门神功。

    “武道金丹功法《青莲剑典》演化版——《太玄经》,宗师极境武学。

    内含金丹武道《青莲剑典》,需时间应证解析。”

    《青莲剑典》,从名字和信息苏洛已经可以猜出这青莲剑典的由来,定然是有着诗仙之称的青莲居士留下的剑诀。

    至于为什么一代诗仙会留下武道金丹境界的武道功法《青莲剑典》,这个其实不难理解。

    李白,字太白,号青莲居士,世称谪仙人,有诗仙、剑仙、酒中仙之美誉。

    在唐朝之中,礼拜的剑法绝对能够排入当时的前三,再结合金系武侠的特性,宋初的逍遥派创始人逍遥子能有着宗师的境界,唐朝盛世时代的李太白曾经达到过武道金丹的境界,又有什么难以接受的呢?

    在接下黄廷云递来的《太玄经》的同时,或者说在黄廷云‘讲故事’之初,苏洛已经明白了他的用意——托孤!

    所以,当黄廷云递来《太玄经》并说出那句话的时候,苏洛的心里没有丝毫的意外。

    他的内心可以称之为毫无波动......个鬼啊!

    “恩公,小人命不久矣,小女黄裳,恳请恩公代为抚养。”

    你丫托孤就托孤,咱也不是养不大个孩子,看在你奉献了太玄经的份儿上,本系统也是可以答应的。

    但是,麻烦你能不能解释一下黄裳是什么鬼?你家女儿叫黄裳?

    结合这个时间点,结合与明教之间的恩怨,你要告诉我你闺女不是那个后世传说中一手创造了在武林中掀起腥风血雨的《九阴真经》的黄裳,我苏洛的名字都给你倒着写。

    所以,你能不能告诉我一下,明明传说中是个男人的黄裳,怎么就成了你家闺女了?

    实际上,之前苏洛就知到了女孩的名字叫‘裳儿’,之后更是知道了他们一家子都姓黄,但出于先入为主的思维,他根本就没把小萝莉往黄裳的身份上想。

    毕竟这年头名字这种东西,又没谁规定只能用两个字的。

    但当这两个字真真切切的从黄廷云的口中吐出来的时候,苏洛感觉自己的内心受到了十万点的暴击伤害。

    这跟故事中说的根本就是风马牛不相及啊好不好?

    咦?等等!

    后世.....传说......

    不对呀!

    谁说的黄裳就一定是女的来着?即便是在金大大的书里,有过对黄裳的正面描写吗?

    黄裳这个人物的出场,貌似是在周伯通的口中,通过周伯通的故事讲述出来的吧?

    就像独孤求败,也只是在杨过凭吊古人的时候从文字之中了解到的这个人吧。

    至于独孤求败是男是女,也同样无从考证啊?

    就算现在身边的小独孤告诉他,他以后要给自家女儿取名叫独孤求败,苏洛都不会有丝毫的意外......才怪啊!

    只是,既然存在着这种可能,既然连上帝都能是女孩......

    那么......我们试着分析一下,以周伯通那种不靠谱的性子,会不会存在着他故意把故事加入了一些自认为的元素讲给傻郭靖听的这一种情况呢?

    这个,是完全存在的!

    另外,即便周伯通没瞎编,但经历了百多年的时间,在江湖这个最容易以往的地方,人们把百多年前的故事添油加醋,甚至加上了自己的魔改,不正常吗?

    也正常啊!

    就像在射雕之中,有谁记得六脉神剑的段誉的?有谁还知道逍遥派的大名的?有谁记得乔峰这个与虚竹一起把降龙二十八掌精简成威力更强的降龙十八掌的昔日丐帮帮主的?

    就算是姑苏慕容,也不过是百多年的时间就被人彻底遗忘了。

    所以,在这个重男轻女的古代,黄裳这个九阴的创始人,伴随着百年的岁月被人把性别从女改成了男,似乎也不是什么不可能的事情吧?

    想着想着,苏洛莫名其妙的就接受了这种事实。

    毕竟......黄裳就是个女的,还正站.....啊,睡在他面前。

    这,是个不争的事实啊!

    所以......有人求自己养大一个叫黄裳的萝莉,干不干呢?

    苏洛托着下巴看了看还在睡梦中的小萝莉......

    干了!

    ps:太晚了,发个长章睡觉了,依然算昨天的,但愿明天别再停电了。

    大大们,凌晨推荐票更新,睡前别忘了投下您手中的票票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