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宿主请留步 > 第32章 小萝莉
    短暂的停留之后,苏洛带着自己半路‘捡’到的的孩子辞别了无崖子,下了擂鼓山。

    离去的同时,带走了一本被称之为逍遥派秘传的小无相功。

    是的,在苏洛将选择权交入小独孤手中之后,经过了一番短暂的思考,男孩最终做出的决定是——要!

    不扯什么天予不取反受其害,也不说什么长者赐不可辞。

    他选择接受小无相功的原因有两个。

    一是他现在真的需要一门不错的内功心法;二是,从苏洛的目光中,他看出了苏洛对于小无相功同样敢兴趣。

    以他的不喜欢做作的风格,既然有着要接受的理由,又怎么可能虚情假意的去说什么无功不受禄之类的话来拒绝?

    也因此,在离开擂鼓山之后,苏洛的数据库中就多出了一部名为《小无相功》的内功心法。

    同时,他数据库中那部名为《长生经》残卷的功法,也在《小无相功》入住数据库的那一刻有了新的变化。

    原本被评估为宗师极境功法的《长生经》残卷总纲,在《小无相功》到手的瞬间,更新为了半步武道金丹境界。

    同样的,苏洛自身的境界,也再向前迈出了半步,达到了半步武道金丹的境界。

    ......

    小无相功是正统的道家内功心法,而且本身是先天功法,极为晦涩难懂,即便拿到了有无崖子注解的小无相功,但对于小独孤来说,想要直接修炼依然太过困难。

    而作为小独孤在拿到小无相功之后第一时间将功法给自己翻阅的报酬,在接下来的几天时间里,苏洛每天都会拿出一部道藏为独孤讲解。

    讲解的同时,也在为这个被一头白狼养大,从小到大只是曾经偷偷躲在私塾外学过几个字的男孩灌输着文字的知识。

    不得不说,上天最大的公平就是对于每个人都不公平,有的人无论多么努力,都注定只能沦为平庸。

    而有的人不需要付出太多,却能够收获别人付出几十几百倍努力都无法得到的成果。

    跟着苏洛的男孩,自然属于后者。

    先天剑体,特殊体质之一,带着先天二字,即便境界不入先天,却依然有着先天高手所能拥有的一些特性。

    比如......过目不忘!

    别以为这是一个很厉害的技能,实际上在奉行科举制度的古代,能够进士及第的官员,不把对诗词文章的记忆力强化到过目不忘的地步,都不好意思出门。

    而虽然这东西在古代比较常见,但先天带来的这种能力,依然让小独孤学习起来事半功倍。

    所以,不过短短七天的时间,不仅识了数千字,男孩更是通读理解了十余本道藏。

    有着这样的基础,在翻看小无相功时虽然有些地方依然觉得晦涩难懂,但他倒也能根着无崖子的注释自行修炼了。

    从小独孤尝试修炼小无相功开始,时间一晃又过去了三天。

    凭借着逆天的资质,利用了三天的时间,小独孤成功的将小无相功修炼到了入门的境界,在体内产生了第一缕真气。

    这一天正午,干了半天的路,眼看到了饭点,远远地,一座村落出现在了苏洛两人的眼前。

    前方的村庄不大,看上去只有几十户人家,人口加起来不会超过两百的样子。

    只是,此时已经到了正午,正是家家户户生火做饭的时候,但在村子的上空,苏洛却没有看到一点点的烟火气。

    “这家村子的人都不用做饭吗?”

    这样的疑惑在心中一闪而过,苏洛敏锐的感觉到了事情的不同寻常。

    看了一眼抱着一本道藏跟在自己身后的小独孤,苏洛见到这孩子同样抬起头看向自己,显然,连十几岁的孩子都已经看出了村子应该有问题这件事。

    只是,两人一个半步金丹,一个也有着先天剑气傍身,可谓艺高人胆大,自认这天下之大,无处不可去。

    因此,在明知道村子里可能有些诡异的情况下,两人依然没有改变行进的路线,径直向着存在走去。

    刚刚走到村口,一股浓郁的血腥气扑面而来,让苏洛下意识的皱起了眉头。

    “小心些!”

    这么浓郁的血腥气,显然这里刚刚经历了一场不小的杀戮,因此,苏洛回过头对着小独孤提醒了一句。

    男孩点了点头,还有些稚嫩的小脸上升起了戒备。

    见此,苏洛笑了笑,越发觉得这孩子未来的成就不会小,有走向巅峰的潜质。

    通过宗师境界天人交感的强大神识,苏洛意识笼罩大半个村落,将村中的情况尽收眼底。

    果然如同他猜测的一般,这村子之中,刚刚经历了一场杀戮,甚至于凶手都还在村中没有离开。

    而全村中人,除了一个哭的梨花带雨的女孩以外,已经没有了半个活口。

    “爹!”

    “爹爹,你醒醒啊,你不要丢下裳儿一个人啊!”

    两人再次前行了几十米,站在一家院落门前,院内的情况已经尽收眼底。

    院子之中,十几个面色凶狠的大汉正围在一个七八岁的小萝莉身边。

    而小萝莉扑倒在地上,怀中正抱着一个被穿胸一剑夺走性命的中年男人的尸体哭泣。

    从话语之中不难听出,小萝莉怀中抱着的尸体,正是她的父亲。

    而看周围那些大汉凶神恶煞的样子,尤其是为首的一个满脸阴狠的中年人正在擦拭手中还在滴血的长剑的动作,无不向外人诉说着一个事实——他们正是制造这一村惨案的罪魁祸首。

    “小丫头,哭也哭过了,我们已经给你留下不少时间了,现在乖乖跟我们回去吧!”

    那少女抱着中年的尸体泣不成声,身边围着的大汉冷眼旁观,唯有满脸阴狠的中年擦拭干净滴血长剑之后,满是不耐烦的催促。

    “不!你们这些坏人,我死都不会给你们回去的!”

    小萝莉紧紧的抱着父亲的尸体,一边摇头,一边恨恨的看着阴狠中年。

    “哼!跟不跟我们回去,可由不得你说了算。”

    说着,中年一个眼神落下,身边两个大汉走出,抬手向着脸上还挂着泪痕的小萝莉抓去。

    “唰!”

    恰在此时,一缕银芒破空而来,两只探出的手还未接触到小萝莉的身体,已经被银芒划过。

    银芒过后,两条手臂垂落,与之同时响起的,是两声凄厉的惨叫之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