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宿主请留步 > 第24章 宿主的存在价值
    人生何处不相逢。

    事实上,与鸠摩智和段誉的相遇,完全是一个偶然。

    他飞了一天一夜,感觉有了食欲,就下来吃些东西。

    随便找了个小城降落,随便选了家百年老字号的酒楼,随便占了一张桌子。

    却不想,就恰好坐在了从大理而来,正往燕子坞而去的鸠摩智与段誉。

    而实际上,一开始苏洛也并没有认出这两人,还是段誉好奇他的酒主动向他询问,他才注意到这两位风云人物就坐在自己的身边。

    而后,才有了之后一系列的事情。

    当然,这所谓的一系列的事情,对于苏洛并没有什么影响,不过是给自己的午餐增加了一些乐趣罢了。

    甚至于,接触到了两个身怀绝技的高手,他连出手解析他们身上的功法这件事都没有去做。

    不是他看不上北冥神功、六脉神剑,也不是他对鸠摩智一身少林七十二绝技与小无相功不屑一顾。

    而是他根本没有亲力亲为的必要。

    有小皇帝在,为了积分,这些东西小皇帝自然会帮自己弄来,他又何必费力的去自己搜集。

    否则,你当他要宿主是用来干什么的?

    实际上,所谓的宿主对他来说能起到的最大的作用就是——背锅。

    每个世界都有属于自己的意志,这种世界意志平日里是处于沉寂状态的,轻易不会苏醒。

    每个世界都有自己独有的本源法则,这种本源法则,多包涵在一个世界的主流资料之中。

    比如武侠世界的独有本源法则,就是那些武道,以武功秘籍的形式呈现。

    仙侠世界独有的本源法则,就是修道成仙的根本,以修仙功法的形式记录。

    科技世界、魔法世界、玄幻世界,也都是相似的情况。

    但当世界独有本源法则有被窃取的迹象的时候,随着世界本源被窃取的程度加深,世界意志会随着世界本源被窃取的程度而逐渐苏醒。

    苏醒过来的世界意志是可怕的,尤其是在发现了外来者窃取世界本源的情况下,绝对会不惜冒着玉石俱焚的后果将入侵者毁灭亦或者赶走。

    而对于苏洛来说,每一个世界在搜刮完全之前被迫离去,都是一种损失。

    所以,他需要宿主这种东西来为他起到掩护的作用。

    每个生灵都有着自己的灵魂烙印,系统与宿主绑定,就能以宿主的灵魂烙印隐藏自己。

    换而言之就是,他这个系统与宿主共用同一个身份证——灵魂烙印。

    在这种共用下,他窃取世界独有本源法则,就会由宿主去背锅。

    当然,是在他和宿主相距不太远的情况下,否则宿主在南极,你跑到北极用宿主的身份证去开房,就算是傻子也看得出来这其中的问题了。

    而这样的行为做的多了,就会增加苏洛自己暴露在世界意志之下的几率。

    所以,对于这种没有必要亲自出手的事情,苏洛一般都是留给宿主去背锅的。

    尤其是在宿主属于本世界,相比强入侵者而言世界意志有着极大的容忍度的情况下,更是背这种锅的不二人选。

    换而言之,之所以需要宿主的存在,就是为了辅助苏洛搜集一部部功法的。

    至于除了功法之外的,虽然也是世界本源法则,但却属于公共本源法则,即便苏洛主动去解析,也并不会引起世界意志的关注。

    心安理得的将一口大黑锅留给了宿主小皇帝去背之后,苏洛收回思绪,美滋滋的吃起了桌上的酒菜。

    不得不说,这家酒楼确实是当之无愧的百年老字号,厨子的手艺,做菜的秘方,都是这个世界顶尖的水平。

    当然,从今以后这些东西又有了一个新的主人——他姓苏!

    吃饱、喝足顺带把酒楼的特色菜全记录入了数据库之后,苏洛心满意足的离开了酒楼。

    接下来的几天,苏洛一路游山玩水,遇到风景好的地方或者有特色美食之处时,就会特意停留一两日游览、品尝。

    而当到了某些比较荒凉没有什么值得留恋的地方时,苏洛就会踩上飞剑,转瞬数千里。

    就这样,半个月的时间,苏洛已经游览了大宋境内的大部分名山大川。

    玩了半个月,这一日,苏洛到了洛阳境内。

    在洛阳转了一天之后,苏洛心血来潮,徒步出了洛阳城,向着嵩县的方向而去。

    以他宗师境界的修为,又将身体各项属性强化到了宗师境界的极限,可谓、武、体、道全面发展且都达到宗师境真正极限的地步。

    即便只是徒步,一日之间也能轻松走出千里距离。

    因此,自洛阳城离开之后,不过半个时辰的时间,苏洛已经远远的可以看到擂鼓山的轮廓。

    是的,苏洛此行的目的地,正是十里外的擂鼓山。

    他倒擂鼓山,自然不是为了无崖子那七十年的北冥内力,也不是为了无崖子身上的逍遥派武学。

    那些东西,自有小皇帝回为他搜刮。

    他前往擂鼓山,只是为了探究心中的一个猜测。

    如果那个猜测得以应证的话,苏洛觉得,他至少可以省去两三个月的麻烦。

    心里正想着,苏洛突然感觉到一股杀气锁定了自己。

    抬起头,就见到自两边的无名山头上,数十手持刀剑的山贼自山上冲下来。

    只是眨眼间,山贼已经冲到山下,将苏洛团团围住。

    “呔!此山是我开,此树是我栽,要想从此过,留下买路财,胆敢打牙缝里蹦出半个不字,一刀一个管杀不管埋!”

    一段标准的劫匪台词念的那叫一个朗朗上口,给苏洛一种听评书一般的感觉。

    就在那为首的山贼念完台词之后,与他并肩而战的一个双手持狼牙棒的大汉脸色一黑,脑袋凑到了山贼首领的耳边。

    “大哥,您最后两句台词念多了,咱们这次的肥羊就这么一个。”

    大汉的声音虽轻,又怎能逃得过苏洛的耳朵,听着两人之间的私语,苏洛心里暗暗摇头。

    “合着,这次还遇到了一帮逗逼山贼?”

    但即便眼前的山贼逗比了点,却并没有改变他处理的态度。

    山贼这东西,这半个月的时间里他遇到了已经不止三五波。

    一开始的时候,作为一个现代人对于山贼他还是比较好奇的,更多的时候也就是戏耍一番就放过了。

    直到又一次他路经某个山脚,看到一地的平民尸体与正在搜刮尸体身上财物的山贼之后,他改变了自己的态度。

    那时他第一次意识到,在他眼中无害的,甚至刷起来很好玩的山贼,在那些无辜的平民眼中,确实夺命的魔鬼。

    他不是什么善人,更不会为了百姓的安危一怒之下连闯十七寨杀得山上无人敢当贼。

    但那一刻他的心态依然发生了一些改变。

    他意识到这是一个真实的世界,不是一场游戏,他可以将山贼当做玩具一般戏耍,但他戏耍之后放过的山贼,却会在他的‘仁慈’之后,转而将屠刀挥向别人。

    他不会因此而觉得内疚,但自那一日起,他对待的再遇到的山贼的态度却依然发生了改变。

    从那之后,再被他遇到的山贼,再无一人能活着离开他的视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