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宿主请留步 > 第22章 狼与少年
    “嗷呜~”

    林边,在男孩的自言自语之后,是一阵短暂的沉默。

    而这种沉默,很快被一声孤狼的嘶鸣声打断。

    “阿狼,你来啦!”

    听着狼啸,男孩面上没有丝毫的畏惧,反而露出一抹温暖的笑意,转过身,看向从远处急掠而来的一头白狼。

    “呜~”

    白狼急速而来,又在冲到男孩身前的那一刻急冲之势戛然而止,表现出了眼中对自身极高的掌控力。

    抬起头,看了眼长得已经比自己都高了的男孩,白狼低声的嘶吼着,眼中似乎带着一种叫做伤感的情绪。

    看着这样的白狼,男孩又是一阵沉默。

    他是个孤儿,在他很小很小的时候,被阿狼捡到,是阿狼把他养大的。

    和他一样,阿狼是一头孤狼,一头被自己的族群所遗弃,孤零零的一个人活在世上的孤狼。

    他想,也许,阿狼在捡到他的时候也是刚刚被赶出狼群,看到同样被抛弃的他心有戚戚,才没有吃掉他,而是收留了他,把他抚养长大。

    然后在年久日深的相处中,一人一狼慢慢有了感情。

    也可能,阿狼那时刚刚吃饱了,看到他不哭不闹,觉得好玩,就准备养他一段时间再吃掉,谁想这一养,就养了七年。

    谁知道呢?究竟是什么原因让他从阿狼的口中活了下来,其实已经不重要了,他也从来没有过去探究的意思。

    他只知道阿狼养了他七年,照顾了他七年,是他在这个世上最亲近的人,比将他丢在林子中的父母还要亲。

    只是......

    “阿狼,我要走了!”

    许久的沉默之后,男孩看着阿狼眼中的悲伤,用一种与自己的年龄极不相符的语气说道。

    “呜~”

    白狼再次发出一声悲鸣,像是早就心生感觉了一样。

    看着阿狼的样子,男孩知道,阿狼是在挽留他,它不舍得他离开。

    它捡到的他,它养了他七年,它将他当做了自己的孩子一般的疼爱。

    它亲生的孩子抢夺了它的王位,将它赶出了族群,它剩下的,唯有他了,它不舍得他离开。

    男孩知道白狼的想法,相处七年,它的一个眼神,一个动作,一声音调不同语气稍有变化的嘶鸣,他都能明白是什么意思。

    但是,明白,他却不得不狠下心!

    “阿狼,你知道的,我毕竟不属于这里。

    他们将我当做怪物,我躲在这里七年,本以为可以忘记人类的生活。

    直到今天,直到刚刚,看着那把冲天而起的长剑,我感觉到了全身血液的沸腾,我知道,那是我的信仰,是我一生注定的宿命。

    我,必须要去追寻,用尽一生去追寻!”

    看着低着头不住嘶鸣的白狼,男孩语气中带着些坚决。

    说完,不再看白狼一眼,男孩转身,向着远处,向着刚刚那踏剑的青年离去的方向走去。

    “呜~”

    刚刚走出两步,身后有悲鸣声响起,男孩回过头,看了一眼跟在自己身后的白狼。

    “阿狼,你回去吧,回到属于你的地方,别再跟着我了。”

    看着眼中满是悲伤的白狼,男孩的眼睛都没有眨一下,说完,转身,继续前行。

    白狼不再嘶鸣,也没有离开,只是那样亦步亦趋的在男孩身后跟着。

    一步、一步,他走一步,它跟一步的跟着。

    唰!

    某一刻,低着头一步步跟着男孩的白狼心生警兆,下意识的停下脚步。

    就在它停下脚步的那一刻,一道无形的剑气自它身前半尺处斩落,在地上留下一条长有三米,深足有一尺的裂缝。

    “阿狼,回去吧,回到你应该回去的地方。

    你,跟不上我的。”

    男孩回过头,最后看了白狼一眼,语气中满是决绝。

    说完,转身离去,这一次,白狼没有在跟随。

    看着男孩渐行渐远的背影,又俯下身看看身前的裂缝,它抬起的脚,再难以挪动半步。

    它就那样站在那里,迎着微风,目送着他的背影彻底的从自己眼中消失,闻着他连气味都再也无处追寻。

    自己七年的教导,教会了他怎样隐匿自己的气息在野兽出没的林中生存,而他用来躲避的第一个‘野兽’,竟然会是自己。

    可笑,还是可悲?

    它不知道,它就那么静静的站着,任微风吹拂,任绿叶飘落。

    “嗷呜~”

    良久、良久以后,一声孤独的、撕心裂肺的悲鸣声响彻深林。

    极远处,男孩的脚步一顿,没有回头,继续向前,向着未知的方向走去。

    许久......许久之后,许是站累了,许是知道再等不到那个陪伴了七年的人了。

    白狼转身,向着林子深处走去。

    他要走了,要回去,回到该属于他的地方。

    外面的世界,终究属于那些人类,而它倾尽了七年的感情,养大的,也同样是一个人类。

    人类和狼,本就是两个完全不同的族群。

    一步,一步,他没有了来时的矫捷,没有了那如风一般的速度。

    实际上,他老了,他早就没有曾经的强大了。

    当初捡到他的时候,它强大、矫健,能为他撑起一片天。

    现在,它老了,即便它再怎么坚持,再怎么在他面前伪装,却依然无法改变这个事实——他快要死了。

    走了!

    走吧!

    走了也好,走了,至少不用看着我因为再也跑不动了,丧命在捕食者的口中。

    走了.....就不要再回来了,去那个本就应该属于你的世界吧!

    白狼孤独的走着,一如当初它被自己的孩子背叛,被赶出整个族群的那一天。

    只是,那一次,它捡到了一个孩子,让它在这个世上不再孤独。

    而这一次,它注定了只剩下自己,自己孤零零的,走向那个它应该去的地方。

    它真的老了,捡到他的时候,山顶的桃子它已经吃了八次,如今,和他相伴了七个大雪降落,自己和他依偎在一起为他取暖的季节。

    如今的它,真的再难以坚持下去了。

    心中的那口气一散,它的脚步愈发的缓慢,身形愈发的萧索。

    它一步一步的向着里面走着,走啊,走啊。

    这一走,就是大半天。

    它去了捡到他的地方,去了小时候他头一次摔下来的那棵大树下,去了他不知道从哪里学会的技巧,第一次为自己编织了一个花环戴在自己脖子上的花丛。

    它去了很多地方,每一处,都有他的回忆。

    走呀!转呀!

    走着走着,转着转着,它就累了,累的再也走不动了。

    它趴在了地上,眼中......有笑,有哀伤。

    恍惚中,它记起了这个地方。

    曾经,它来过这里,和他一起。

    那时,它应该是五岁把,捡到他的第二个炎热的季节。

    那时,也是走到这里,他们一起走了很久很久,走到这里的时候,他累了,倒在地上撒泼打滚,怎么都不起来。

    它把他叼起来,背在身上,驮着他走,他从自己身上滚下来,依然在撒泼打滚。

    那时她说什么来着?它不会说话,但那句话的那个音调,它一直记得。

    他说,“阿狼,总是驮着我,你也累啊,咱们在这歇歇再走吧。”

    嗯,歇歇......歇歇吧!

    它想着,想着,闭上了眼睛,脸上,似乎露出了如同人一般的笑意。

    它睡着了,这一睡,再也没有醒来,睡着的时候,像是做了很开心的梦,脸上,都是笑着的神情。

    它,是一头孤狼,生来孤独,成长孤独,流浪孤独,孤独给了它力量。

    所以,它走时,也注定了孤独!

    而在森林里,死亡,却从来不是终结。

    远处,一条蟒蛇从草丛中探出了头,先是在远处围绕着白狼转圈。

    试探了几次,见白狼真的没有了声息之后,它吐着信子蜿蜒着向白狼爬去。

    爬到白狼身边,蛇头张开一个可怕的弧度,对着白狼一口吞噬而下。

    唰!

    蟒蛇的头颅落下!

    鲜血,自蛇头与断掉仍在骚动的蛇身处喷涌而出,染红了周边的土地。

    哒!

    哒哒!

    一个年轻的身影,从一棵大树后面走出,无视了走向死亡的蟒蛇,一步一步走向了安详的趴在地上的白狼。

    “阿狼,你是不是对我很失望?”

    看着面容安详,双眼合在一起再也无法睁开的白狼,男孩口中轻声的喃呢,像是在询问,又像是在自言自语。

    说着,他对着一边的空地连连挥手,一道道剑气划过,地面上很快就出现了一个两米方圆,直径近一米的大坑。

    男孩俯下身,双手用力的托起白狼的身体,将白狼的尸体轻轻的放在深坑中。

    跪在地上,双手一捧一捧的将周围的黄土撒下。

    他不舍,他不愿。

    但他知道,阿狼真的老了,老的连捕食的能力都开始衰退了。

    他知道,以阿狼的年龄,其实早应该死了,如今的阿狼,不过是在硬撑着。

    它不想自己变回孤零零的一个人,所以它在生命耗尽,身体已经衰老的不像样子的时候,还勉强着自己装出一副强壮的样子,坚持着陪在自己的身边。

    他不知道它每天要承受怎样的痛苦,他只知道,那种痛苦是他所不愿看到的。

    一点点将黄土掩埋,男孩口中自言自语着,又像是在向着白狼倾诉。

    “阿狼,你看到了吧,这些剑气,我早就能够控制自如了呢,以后再也不会有人将我当做怪物了。”

    “阿狼,你知道吗?我的决绝,都是骗你的,我不愿再看你痛苦的坚持下去。

    但当看到那把冲天而起的长剑的时候,我体内的血液都在加速,这是真的。”

    “阿狼,你我都是孤独的,我知道,狼本身就是孤独的,我也是孤独的。”

    “阿狼,我不记得自己的名字,不记得自己的姓氏,但我知道在人类的世界生存,总需要有个名字。”

    “阿狼,我们生来都孤独,你觉得,我以后叫独孤......好不好?”

    “阿狼......”

    男孩在被自己堆起的土堆前自言自语着,许久,许久。

    许久之后,土堆前没有了男孩的身影,唯留下一方坟墓,一块墓碑。

    上面,以剑气刻画着几个歪歪扭扭的字。

    “亡母,白狼之墓!”

    ps:这章不小心写的有些长了,中间也不好断,大大们将就着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