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宿主请留步 > 第16章 勾心斗角
    苏洛?

    看着高冷的只吐出两个字的苏洛,赵煦在记忆中搜索了一圈,并没有找到与这个名字相关的信息。

    没听说过!

    但这并不影响他对眼前这个青年的恭敬。

    虽然青年看上去比他大不了几岁的样子,但他却并没有被这年轻的外表所迷惑。

    这可是系统请来的打手啊,一身修为更是达到了宗师境界的极限的!

    宗师极境,那是一个怎样的境界,他一点概念都没有,但试想一下,一个先天极境的强者爆发开来,都能在万军从中来去自如,威慑一座皇城了。

    那比先天还要高出一个大境界的宗师极境强者,会有着怎样恐怖的实力?

    恐怕那已经可以算作是神仙中人了吧?

    实际上,他也并没有猜错。

    宗师,在仙侠体系中对应着筑基境界,能够御剑飞行,驭气伤人,说是神仙中人也不为过。

    感受着赵煦心中的猜测与敬畏,苏洛微微一笑,心想自己的第一次出场是不是表现的太高冷了些,把这个宿主给吓到了?

    想着,他面上露出三分笑意,对着赵煦说道,“应召唤而来的强者,一般情况下是不会对召唤者出手的。”

    笑着解释了一句,让赵煦松了一口气之后,苏洛接着说道,“这座宫殿中有一位先天极境强者,修炼的是以奇诡著称的《葵花宝典》。

    你是与我一同进去看情况我再出手,还是等我直接解决了之后你再进去?”

    听着苏洛的话,赵煦感觉心里倍儿踏实。

    这系统请来的打手就是靠谱,听听人家问的那话,是和他一起进去看情况再出手,还是出手解决了之后再进去。

    这两者之间,人家根本就没有考虑解决不了这种事。

    这是什么?这就是实力,这就是底气,这就是自信啊!

    系统就是这么靠谱!

    一瞬间,赵煦感觉自己胆儿也肥了,气儿也壮了,即便明知道里面可能有一个先天的威胁,他心中竟然没有了丝毫的畏惧,有的只是一腔热血豪情。

    “朕和先生一起进去,最强皇帝之路,注定了披荆斩棘,脚踏尸山血海,朕怎能被眼前这点危险吓住。

    何况,有先生在,朕的安危定当无忧。”

    听着赵煦的话,苏洛点点头,没有说话,抬步径直向着宫殿大门处走去。

    见苏洛一马当先,赵煦跟在后面,对小皇帝忠心耿耿的王剑忍不住皱了皱眉,他总觉得这个莫名其妙突然出现的青年,对他家陛下表现的不够尊敬。

    然而,就在他皱眉的时候,苏洛已经一马当先的走到了宫殿的门口。

    宫殿大门处,守卫早已经发现了不远处的小皇帝一行人,没等跟着的小太监喊话,侍卫们早已经躬身行礼,等着小皇帝从殿门通过。

    至于让小皇帝在外面等着他们进去通传,得到允许之后再放行。

    抱歉,即便是把持朝政的太皇太后,都不敢这么玩,哪怕是一个傀儡皇帝,他也是名义上的天子,谁敢把他拒之门外?

    只是,侍卫不敢拦着小皇帝,却不代表着侍卫会任由苏洛这个陌生人堂而皇之的走过他们的防线啊!

    看着低着头弯着腰的守卫,小皇帝准备开口,让守卫给走在前面的苏洛方行。

    只是没等他举起手来,就见苏洛脚步不停的从躬身的守卫身边走过,而那些守卫,竟然好像什么都没有看到一般,根本没有注意到刚刚自己身边走过了一个大活人。

    赵煦:“......”还有这种操作?这就是宗师强者的恐怖吗?

    如果宗师强者有这种能力,那以后朕这皇宫......岂不是任他们来去自如?

    心里苦涩的笑了笑,小皇帝脚下步子又快了几分,跟在苏洛的身后走过殿门,追上了苏洛的脚步。

    两人一路走到太皇太后寝宫,门口的小太监见到小皇帝后连忙行礼,惊动了里面的太皇太后。

    “是官家来了吗?老身重病缠身,不便迎接,请官家进来吧!”

    在小太监见礼之后,寝室内先是响起几声中气不足的咳嗽声,继而一个苍老的声音传来。

    闻言,小皇帝开口回到,“近日国事繁忙,我难以抽出时间,闻大妈妈病重,今日特来探望。”

    说着,小皇帝迈步向前,自有宫女为他打开寝宫的门,任由他和苏洛两人领着两名小太监通行。

    至于跟来的侍卫,自然只能等在外面。

    到的寝室中,苏洛一眼就看到了一个面容苍老,眉间隐有死气的老妇人,只一眼就能看出,这位把持着朝政的太皇太后,确实是命不久矣了。

    原著之中她能拖到明年才离世,已经是一个难得的奇迹。

    “大妈妈,你身体可还好?”

    赵煦走到床边,看着躺在床上神情萎靡的太皇太后高氏,虚情假意的问道。

    “咳咳!”

    高氏咳嗽几声,挣扎着想要起身,一下却没能起来。

    被赵煦按住之后,高氏这才开口,”让官家见笑了,所谓病来如山倒,老身之前还觉得身体还算硬朗,却不想这一病一月有余,身子已经拖垮了。”

    听着高氏的话,小皇帝面上露出一抹悲痛,心中却难言喜色。

    “大妈妈平日为国家费心费力,累垮了身体,实乃朕这个皇帝的失职。

    今日大妈妈病重,再让大妈妈继续忧心国事,朕是在于心不忍,不若大妈妈就将兵符与玉玺交于朕,好在这后宫之中颐养天年。”

    正所谓图穷匕见,一副祖慈孙孝的样子交谈了几句之后,赵煦终于露出了自己的獠牙,说出了自己此行的目的。

    然而,高氏执掌大权八年,小皇帝只能沦为一个傀儡,这八年的时间,她早已经把小皇帝得罪死了。

    她一日不死,又怎么真的敢把权利交给小皇帝,真的移交了兵符与玉玺,相信明日一早,就会传出太皇太后病猝的消息。

    所以,见小皇帝图穷匕见,高氏目光不经意的向着身边的老太监瞥了一眼,老太监微微点头之后,高氏顿时安心。

    “咳咳!官家何出此言,你父亲离世的早,嘱咐老身帮你打理朝政,老身一日不死,又怎能卸下这幅担子,辜负了你父亲的厚望?”

    听着高氏的话,赵煦心中冷笑,面上也不再虚与委蛇。

    “大妈妈身体要紧,这玉玺与兵符还是交由朕掌握吧。”

    说着,赵煦看向放在床边柜子上的盒子,径直走了过去,他知道兵符就放在那盒子之中。

    然而,他刚走到檀木盒子前,一道身影一闪而过。

    赵煦只觉眼前一花,放在桌上的盒子已经自他眼前消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