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宿主请留步 > 第3章 苏洛的青梅竹马、两小无猜
    走到近前,看上去不再年轻却很可靠的医生对着苏洛微微一笑。

    “别担心,应该没什么问题的。”

    习惯性的安慰了一句,见苏洛脸上没有一丝一毫担心的神情,中年医生再次微微一笑,取出随身的一些器械为苏洛检查了起来。

    五分钟后,经过了体温、血压、心跳、精神状态、舌苔、眼球等等诸多小项目的检查之后,苏洛得到了医生的首肯——没问题,可以出院了!

    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一个昏迷了五天、完全依靠葡萄糖维持生命的人,在刚刚醒来后身体状态却比大部分正常人还要好得多,但这并不妨碍医生做出最真实的结论。

    毕竟,他是一个有职业操守,面白心红的医生。从业二十年,始终谨记着当初入学的时候发下的希波克拉底誓言,且二十年如一日的贯彻着。

    当然,不得不承认的是,也正是因此,他才能以四十多岁的年纪,在医学领域上超越了当世大部分的医学专家,成为了世界上最顶尖的那一小撮医生。

    在医生收回手,对着苏洛说出可以出院了的结论之后,苏洛坐在床上,对着医生回以一笑。

    这一笑,不仅是因为医生为自己检查的当前身体状况,更是因为在刚刚两人接触的一瞬间,医生那一身堪称当世顶尖的医术,已经被他成功解析同步。

    做系统,就是这么霸道而不讲道理,不仅可以扫描解析周边没有高等智慧或非生命体的万物,更是可以通过接触获取‘有高等智慧的生命体’所拥有的知识能力。

    一切发生在无形之中,即便是这位很有医德且医术精湛的医生,也不会知道就在刚刚他为病人检查身体的时候,他那一身用二十多年时间积累下来的医学知识,已经被他的病人备份了一份。

    再次交代了几句诸如多喝水,注意休息之类的医嘱之后,出场只有五分钟的医生夹着自己的记事本,拿着自己的工具走出了病房。

    在病房门口与一个年轻男子错身擦肩而过之后,医生的背影消失在苏洛的眼前。

    而映入眼帘的,则是另一个熟悉的笑脸。

    “你小子总算醒了,我还以为你准备把这十多年上学耽误的休息时间一次都补回来呢!”

    虽然是调侃的话语,但青年男子眼中那隐藏在深处的担忧,依然没能逃过苏洛敏锐的洞察。

    没有表露出心底的感动,苏洛咧嘴一笑,“早知道是慕容狗蛋大少爷在给我当护工的话,说不得我还要多睡几天的。”

    看着苏洛能够调侃的样子,青年知道自家死党应该是没大问题了,至少暂时是死不了了。

    于是,没好气的瞪了苏洛一眼,被叫做慕容狗蛋的青年义正言辞的说道。

    “姓苏的,你再敢叫我一次慕容狗蛋,本少爷就跟你绝交——五分钟!”

    最后三个字,咬的格外的重。

    “嗯,你也就这么点时间了,可能还属于超常发挥吧。”

    苏洛一本正经的话语,让刚刚走到病房门口还没出去的清秀小护士一愣,没能第一时间反应过来这话的意思。

    一愣过后,看着慕容狗蛋咬牙切齿恨不得打人的样子,小护士心里瞬间出现了一种明悟。

    然后,刷的一声,未经人世的十九岁小护士脸色瞬间变得羞红,捂着脸快步走出了病房。

    “你个老司机,看你给人家小护士吓得。”

    小护士的离去让两人微微一愣,而后慕容狗蛋果断甩锅给了苏洛。

    “呸!哥们是理论上的老司机,实战上的新手上路,哪像你慕容大少爷,过秋名山都不用减速的花心大萝卜慕容小花之名,谁人不知谁人不晓!”

    反击了一句之后,苏洛转移了话题,“我昏迷了五天,没让老爷子知道吧?”

    狗蛋摇了摇头,“把你送来之后,医生说你没什么大问题,至少不会丢了小命,我就没告诉老爷子让他担心。

    倒是前天老爷子来了次电话,我接的,给糊弄过去了。”

    这里多次出现了同一个词——老爷子!

    老爷子,是苏洛的亲生父亲,姓苏名牧。

    苏老爷子早年丧妻,一个人又当爹又当妈的把苏洛拉扯长大。

    而在苏洛初中的时候,结识了发小兼死党的慕容狗蛋,因为狗蛋经常去苏洛家玩,老爷子待他同样如自出,一来二去到了如今,虽然没有血缘关系,却也跟亲人没有什么两样了。

    而狗蛋之所以能和苏洛这个别人口中没妈的孩子玩到一起去,自然也是有原因的。

    慕容狗蛋,原名慕容华,人送外号慕容小花,小名儿狗蛋儿——苏洛起的。

    虽然苏洛口口声声叫着狗蛋大少爷,但实际上,狗蛋有着听上去让人感觉出身豪门的姓氏,却没有那出身豪门的命。

    他是个孤儿,七岁那年父母车祸,还是肇事方,善后之事赔了个倾家荡产。

    同样经济不富裕的亲戚在集资帮助狗蛋父母料理了后世之后,实在无力再抚养他长大,只能把他送到了孤儿院里。

    而孤儿出身的狗蛋,却从来没有因为自己的身世而自怨自艾,更不曾对自己的出身讳莫如深。

    他最常说的一句话是:本少爷虽然不曾出身豪门,但本少爷相信,凭借自己的努力,本少爷能够为子孙后人打造出一个豪门。

    乐观、开朗、有志向。

    这样的性格让他和苏洛相识之后迅速的结下了深厚的友谊,直到如今,已经经历了初中三年,高中三年,大学三年。

    往后面,更是不知还会有多少年。

    嗯,如此算下来,两人还真当得上青梅竹马,两小无猜呢!

    老爷子只是一个中年丧妻,一个人当爹又当娘把孩子养大的普通人,就算知道他住院,除了跟着着急担心以外,也做不了别的什么。

    所以,听到狗蛋说没让老爷子知道之后,苏洛放心了不少。

    交谈间,他已经收拾好了病房中的东西,提起不大的包裹抗在肩上,就跟狗蛋并肩向外走去。

    出门的时候,狗蛋伸手拎过了苏洛抗在肩上的小包,扛在了自己的肩上,一句话没说向着交费处走去。

    看着狗蛋的背影,苏洛耸了耸肩,同样快步追上。

    刚走到一个拐角,苏洛耳边突然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没等他反应过来,就感觉一个软绵绵的物体和他撞了个满怀。

    下意识的搂住了被自己撞的向后倒去的人形物体后,苏洛才有功夫打量这个有些冒失的女孩。

    “态浓意远淑且真,肌理细腻骨肉匀。”

    第一眼,苏洛的脑海中直接蹦出这样两句诗,一瞬间的恍惚,让他有种杜甫《丽人行》活生生的化为现实的错觉。

    然后,看着女孩眉目间有些熟悉的痕迹,苏洛下意识的开口问道,“姑娘,咱们是不是在哪里见过?”

    话一出口,他就有些后悔。

    果然,就见那被他搂住而没有倒在地上的女孩挣扎着从他怀里脱身出来,抬起头看了苏洛一眼。

    “谢谢你,刚刚是我不小心,抱歉了。”

    说完,女孩对苏洛点点头,错身而过的瞬间,犹豫了下又回过头看了他一眼。

    “还有,你搭讪女孩子的话,更适合二十年前拿来用。”

    苏洛张了张嘴,想要说些什么,直到看着女孩的背影消失,也没说出那句‘我真的感觉咱们好像在哪见过’。

    目送着女孩的背影消失,走在前面的狗蛋已经回到了苏洛的身边。

    抬起手拍了拍他的肩膀。

    “喂,你不是吧,这搭讪的技巧也太让人尴尬了吧,你这样,我怎么好意思介绍你是我慕容小花的兄弟啊!”

    不同于慕容狗蛋这个小名,对于慕容小花这个外号,狗蛋儿是不以为耻反以为荣。

    苏洛抬起头白了他一眼,犹豫了下,还是没有说出心里的实话,毕竟,以他身为系统的记忆力,都想不起来他到底在哪见过刚刚那个女孩,又怎么能让别人信服?

    当然,尽管引起了误会,但看着狗蛋那戏谑的笑容,他也懒得去解释了。

    翻了翻白眼,苏洛一马当先的走向缴费处——其他的都可以靠后,现在他迫不及待的想要出院。

    毕竟,他这个系统,还需要自己给自己玩养成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