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动力之王 > 第217章 福特上火了
    打电话?陈耕当然没意见。

    他觉得自己给出的这个条件已经够优惠了,净利润的10%,听起来是不少,但别忘了自己可没要设计费啊,所有的设计费都以车辆销售利润提成的方式体现,一辆定位和克莱斯勒family相似的车,本田如果想要在北美市场打开局面,价格方面怎么着也得比克莱斯勒family平均低10%到15%,就以全系车型平均售价8300美元计算,厂家的单车净利润大约为600美元左右,自己一辆车才拿60美元的设计费,哪怕三年里能卖掉30万辆,也不过才1800万美元的设计费提成,这才勉强与业内设计费用报价持平。

    虽然以后卖的越多自己的设计费提成也就越多,但自己冒的风险也越大不是?如果不是为了推动美国汽车市场的竞争,自己怎么可能会给出这么低的报价?

    陈耕觉得,只要小鬼子对比一下自己给克莱斯勒的报价,他们就应该明白自己赚了大便宜,他们应该没有不同意的理由……除非小鬼子的脑子坏掉了。

    但问题是,小鬼子的脑子真的坏掉了。

    但小鬼子就是小鬼子,如同他们的前辈们那样,他们再次发挥了自己民族一贯的优良传统:短视,在掰着指头盘算了一圈这10%意味着多少美元之后,本田果断的心疼了、舍不得,他们给陈耕开出了5.6%的报价——这个报价甚至比宾尼法利那那些只收取固定设计费的专业工业设计公司给出的报价还要低一些。

    “5.6%?”听到本田给出的这个新报价,陈耕笑了,心里还有点好奇:这个5.6%的比例,他们是怎么计算出来的?

    “是的,5.6%,”久米是志的表情明显的有些尴尬,他也知道相对于陈耕的设计能力和水平来说,这个报价太过分了,连忙解释道:“陈先生,本田技研……”

    “久米先生,”陈耕抬手打了个手势:“你们应该很清楚我与克莱斯勒合作的条件,对吧?”

    虽然已经明白了陈耕想要表达的意思是什么,但犹豫了一下,久米是志还是点头:“是的,”不过他立刻补充道:“但是请您不要误会,我们本田……”

    不听他的,陈耕再次说道:“既然你们知道,那你们肯定计算过,我给你们的条件比给克莱斯勒的条件优惠了许多,对不对?”

    久米是志:“……”

    事实就是这样,他还能说什么?哪怕他巧舌如簧,也回避不了陈耕给本田的报价实际上确实是比给克莱斯勒的报价低不少的事实。

    “既然你们都知道,”陈耕叹了口气,脸上有种“我这么全心全意的对你好,你竟然在背后坑我?!”的郁闷:“我愿意给出这么大的让步,甚至冒着得罪最大的合作伙伴的风险,是因为我觉得我们以往的合作很愉快,也希望能有更多更优秀的车型出现在美国市场上,为此我给出了自己最大的诚意,但现在看来……”

    看来怎么样,陈耕没说,但他的表情说明了一些:你们小鬼子实在是忒不是个东西了。

    陈耕把话说到这个份上,久米是志不表示一下也不行了,赶忙站起身来向陈耕鞠了个躬:“非常抱歉,让您失望了……您觉得6%怎么样?”

    嗯,从5.6%提到了6%。

    定定的望着久米是志,陈耕笑了,是那种“卧槽!你特么的当老子是叫花子呢?”的笑,失望的摆摆手:“久米先生,看来我们的分歧太大,所以我觉得,咱们的会谈暂时就先到这里吧。”

    嗯?!

    完全没想到陈耕的反应居然这么激烈,这才谈了不到半个小时,他竟然就不愿意谈了?!陈耕的反应完全超出了久米是志乃至整个本田技研工业株式会社此前的预料——必须立刻启动应急预案了。

    “费尔南德斯先生,我想这其中或许有什么误会,您是本田最重视、最期待的合作伙伴,本田非常愿意和期待与您建立长久的合作关系,如果您不满意我们的条件,请您务必说出来,本田一定会慎重的考虑。”久米是志深深的向陈耕鞠了个将近50度、长达十多秒的躬。

    在对外交往中,日本人发现这一招他们屡试不爽、效果好的出奇,只要一用出来,长长无往而不利:虽然日本人的条件苛刻了点,但他们的合作诚意看上去似乎还是很足的,要不……就再跟他们谈一谈?

    却不知这样就着了小鬼子的套:只要能坐下来谈,小鬼子就有机会了,再仔细分析一下他们的话,你就会发现,看似他们说了很多,但其实有用的话一句都没有,承诺性的话更是半句都没有。

    但这一招对于很熟悉日本人秉性的陈耕根本没用,他根本不为所动:“久米先生,我的条件就在这里,不会有一丝的变动,你们什么时候考虑好了、觉得能接受了,就过来跟我签合同,如果觉得这个合同接受不了,我们也就没有再见面的必要了……对了,我只等你们一个星期,一个星期之后,现在的合作条件自动作废。”

    说完,陈耕向久米是志点点头:“不好意思,我还有点事,先告辞了,久米先生,您请自便。”

    说完,在久米是志不敢置信的目光下,他就这么走了。

    他就这么走了?

    久米是志目瞪口呆!

    ……………………

    “boss,我能问您一个问题吗?”出了门,米伦向陈耕问道。

    “嗯?”

    “那些日本人很有礼貌啊,您刚刚为什么这么果断的拒绝跟他谈?”

    “你是不是想说,虽然双方有分歧,但本田的合作诚意很足够、态度很好,就算有分歧也是可以慢慢谈的?”

    “对啊对啊。”米伦连连点头。

    陈耕顿时就笑了:“米伦,我告诉你,在商业合作中,合作的诚意够不够,不看对方的态度是不是够诚恳,而是看对方愿意拿出多少利润来给你……他们嘴上说的再好,但给出的利润和你期待的相差太大,你还愿意跟他们合作吗?”

    “当然不,”米伦立刻摇头:“但是谈判,不就是一点点磨出来的吗?”

    米伦觉得自己老板的反应与自己在学校里学到的、在工作中学到的东西大相径庭:你这么直男的跟人谈判,不好的你知不知道?

    “嗯,正常情况下是这样的,”陈耕点头道:“但是我不愿意跟他们这么慢慢磨,难道他们还能咬我?”

    “……”

    米伦:老板,这么直真的不好的,但是……老板好霸气啊。

    ————————————

    “boss……”

    看到陈耕,罗斯玛丽的眼睛微微有些泛红。

    虽然才个把月没见到自己的老板,自己的老板也不像是从集中营里刚刚出来的样子,米伦甚至还比之前去华夏的时候稍稍圆润了一点,可心里那如释重负的感觉是怎么回事?

    看着眼圈开始泛红的罗斯玛丽,陈耕心里微微愕然:什么情况?

    因为爱情?

    别开玩笑了,就自己两人之间的年龄差距,会产生爱情这个东西?

    这已经不是现实不现实的问题了,而是荒谬!简直是荒谬到了极点。

    既然不是爱情,那罗斯玛丽这么一副“等了好久终于见到了亲人”的表情又是怎么回事?

    “您终于回来了,”眼眶通红的罗斯玛丽激动的差点儿哭出来:“您再不回来,我就要被福特汽车那边给烦死了。”

    陈耕有点愕然:“福特?他们怎么烦你了?”

    罗斯玛丽看到自己这么激动,是因为福特汽车的关系?

    哭笑不得之余,陈耕松了一口气:嗯,不是那样就好。

    “还不是因为你答应了亨利·福特先生,要帮他们设计一款比‘family’更优秀的车?”罗斯玛丽一脸幽怨的望着陈耕:“现在福特汽车在咱们公司附近派驻了一个工作小组……”

    “嗯,这个我知道。”陈耕点头:“但跟你有什么关系?”

    “你说跟我有什么关系?”罗斯玛丽差点儿被自己这个后知后觉的老板给气死,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才勉强让自己不被气死,咬着牙一字一顿的说道:“如果你每天都被这些人把同一个问题问上一遍,你还不能拒绝,你就知道我是什么感觉了。”

    陈耕恍然,然后一脸同情的看着她,幸灾乐祸的笑了起来:也是,面对福特汽车这样的庞然大物,在对方做的并不过分、只是有点烦人的情况下,罗斯玛丽还真没好的办法拒绝人家的“每天一问”。

    “那你惨了,”陈耕幸灾乐祸的说道:“你还得继续坚持两天。”

    “……”

    罗斯玛丽没说话,但愤怒的眼神明明白白的表达出了她的意思:你特娘的说啥?你特娘的再给老娘说一遍?!

    原本以为老娘这段时间来遭受的折磨终于可以结束了,你竟然告诉老娘我还得再忍两天?

    凭啥?!

    “我需要休息两天。”陈耕理直气壮的道。

    “那我不管!”罗斯玛丽恨恨的咬着牙说道:“我给你说,福特汽车那边可是知道你回来了的,如果你不能给我一个能交待的过去的东西,老娘我就……生病!现在就生,绝对不耽搁。”

    看来这段时间来福特汽车真的是将罗斯玛丽给烦的够呛,以往温文尔雅的罗斯玛丽直接开始撒泼了——也变相的说明了克莱斯勒“family”给福特汽车、给亨利·福特的压力不是一般的大,否则他们不可能用这种方式向罗斯玛丽施压。

    陈耕想了想,这段时间来,罗斯玛丽身上的压力应该是挺大,虽然自己每天都能够通过国际长途和传真处理公司的事情,但在这个没有互联网的时代,想用国际长途电话和传真完美的处理好公司的事务,那几乎是不可能的,公司这段时间来能够保持强劲的发展势头,罗斯玛丽非凡的能力功不可没。

    再想到这段时间来都是罗斯玛丽帮自己扛着这份巨大的压力,陈耕终于有点不好意思了:“好吧,其实这款车我已经完成了概念设计,效果图已经出来了,我准备休息两天就做一个1:10的油泥模型……”

    “boss,您真的完成了效果图的设计工作?”陈耕的话都还没有说完,罗斯玛丽的眼睛陡然一亮,连忙问道。

    刚刚,罗斯玛丽只是实在被福特汽车的人烦的厉害了,向自己老板发几句牢骚,顺便表示你没在公司的这段时间里我可没闲着,可陈耕的回答可就是意外之喜了,老板竟然开始准备做油泥模型了?

    虽然罗斯玛丽不懂技术,但在陈耕的手下熏陶了这么长时间,对于开发一款车的基本流程还是懂的,通常情况下,只要进入了油泥模型的制作阶段,就意味着这款车的外观和内饰、包括整车的架构等这些大体的方面,在设计方向的角度已经确定下来了,哪怕之后还会有些修改,但从技术的角度来讲变动已经不会很大。

    “嗯,”陈耕应了一声,同时拿出一叠草图给罗斯玛丽看:“基本上就这样了,大体的数据都在这上面。”

    罗斯玛丽忙不迭的接过草图,尽管她不懂技术,没办法从这些草图上看出什么有价值的东西,对于一名长期从事行政工作的企业高级管理人员来说,他们一般没办法将图纸上的东西在自己的脑子里完美的呈现出来,比如眼前这辆车,陈耕在草图上清晰的标注出了这辆车的车身尺寸:长度是5385毫米,车身宽度(不含后视镜)为1986毫米,轴距2913毫米……

    但在罗斯玛丽看来,比之前的克莱斯勒family大一点嘛,而且似乎大的也很有限啊,车身长度不也就才大出来60多厘米么?能符合福特的要求?

    “实际上这个车身尺寸已经很大了,”陈耕自信满满的给罗斯玛丽解释道:“虽然相比于现在的美式全尺寸轿车有一定的萎缩,但在家用轿车的领域里仍然是一个近似荒谬的长度和宽度,这是一个除了美国的汽车企业之外,欧洲人和日本人绝对不会触碰的家用轿车的车身尺寸——这就是亨利·福特先生想要的、比克莱斯勒family更大、定位更高端的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