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动力之王 > 第216章 没钱别墨迹(4000字)
    大会胜利的结束了,可一直到大会结束张昌谋也没有想通,陈耕为什么愿意给那个陆冠球机会,他们不过就只是一家公社的农机维修厂而已啊,如果陈耕是没得选拿到还勉强能说的过去,可今天来参加这个大会的农机系统和汽车系统的企业当中,能够制造万向节的就有三家,哪一家的技术实力都比那个劳什子萧山宁围公社农机维修厂强,不是强一点,而是强的多的多!

    他实在是想不明白,陈耕到底看上了那个陆冠球什么地方——如果陆冠球是个女人,哪怕是个三十多岁的“中年妇女”,他都要怀疑陈耕是不是就喜欢这号的,可陆冠球分明就是个三十多岁的汉子啊。

    想不明白的张昌谋实在是忍不住了,打算全说陈耕再好好考虑考虑、换一家企业:“陈先生,首都第三机械厂在万向节方面的技术也不错,您要不再考虑考虑?”

    “嗯?”

    “就是那个宁围公社农机维修厂,”张昌谋好心的劝道:“按说这个单位也是我们国家的企业,您愿意给他们一个机会,我们应该感到高兴才对,但他们只是一家地方公社的农机修理厂,能有多好的技术?陈先生,我知道您是一片好心,可是……”

    “张副局,我觉得您可能误会我的意思了。”

    陈耕说道:“我不是在给这个宁围公社农机修理厂机会,而是给中国的这些刚刚开始露头的非国有制经济一个机会。”

    张昌谋眨眨眼,他不太明白陈耕这话的机会,但心中的自尊又又让他没办法开口询问。

    陈耕也没打算等他开口询问,他本来就是让张昌谋带个话:“从当今全球的战略形势上来讲,美苏两国之间的对抗越来越厉害,在这种冲突和对抗日益加剧的情况下,不管是苏联还是美国,都无法忽视华夏这个拥有核武器的联合国常任理事国,不管是苏联还是美国,都明白谁能够争取到华夏的支持,谁就能在这场日益升级的冲突中占据先机——在这一点上,美国人比较务实,走在了苏联的前面。”

    虽然不明白陈耕为什么忽然说到了这个,但张昌谋还是点点头:“没错,这确实是华美两国建交的根本原因之一。”

    陈耕接着说道:“华夏有句老话,叫做‘鹤蚌相争,渔翁得利’,美苏两国之间的对抗越厉害,对华夏就越有利,现在的这个时机可以说是华夏自1949年站起来之后最好的一个富起来、强起来的时代契机,新一届的领导班子也正是看到了这个稍纵即逝的机会,才毅然而然的决定调转船头、发展经济,就是因为他们明白,想要发展,就必须有钱,没钱就什么事都干不成。”

    “嗯。”张昌谋应了一声,心里却是越发的迷糊了:陈耕说的这些,到底是什么意思?他到底想要说什么?

    我都说的这么明显了,你还不明白吗?

    一脸迷茫的张昌谋让陈耕有些失望,不过想到对方不过是一个副厅级干部,不算是眼光还是见识,不明白也是理所当然的,心中顿时释然:“每一次的变革,都会有一个新的群体崛起、同时又有一些旧的群体受到影响,在我看来,中央做出的改革开放、解放生产力的决定,最大的受益者,其实就是这些乡镇企业、公社企业甚至生产队的队办企业。”

    “怎么可能?!”对陈耕的这番话,张昌谋压根就不信,简直荒谬至极:“这些企业,要资金没资金,要技术没技术,要什么没什么,他们怎么可能……”

    “那你怎么解释这个陆冠球?”

    “嗯?”

    “我很欣赏他们,”陈耕直言不讳的告诉张昌谋:“他们这些人、这些企业固然如你说的那样,没资金、没技术、没人脉,甚至连高层都对他们没抱什么希望,对他们唯一的一点要求就是能稍稍盘活一下农村的资产,但在我看来,他们身上的一点却是国有企业无论如何也比不了的,那就是他们如同野草一般顽强的韧性和努力拼搏的勇气。”

    张昌谋:“……”

    他还真就没看出来这些乡镇企业、村办企业、公社企业甚至队办企业到底有哪一点像是野草了。

    但他很聪明的没有说话——陈耕都说了这么多了,如果自己还不明白,岂不是先的自己很像个白痴?

    虽然张昌谋嘴里没说,但他的这点小心思怎么会瞒过陈耕?陈耕笑了笑:“今天来的这么多的企业当中,宁围公社农机修理厂是唯一一家没有资格进来、但他们的企业负责人想方设法混进来的,但在国内的农机系统、汽车系统中,有多少是有资格来但却没来的,这还不能说明问题吗?就冲着他们的这股子拼命,我就愿意给他们一个机会。”

    张昌谋对陈耕的话不以为然:“他们这是无组织、无纪律,不听上级领导的指挥,如果不是看陈先生您没生气,这个陆冠球这次回去一定会受处分……”

    “这就是问题所在了,”陈耕叹了口气:“认真努力做事的人反倒是会受处分,你说这是正常的吗?”

    “啊?”张昌谋愣住了。

    就在陈耕的这句话之前,他从来不认为自己的逻辑有问题,并且他的心里也是真的准备去找那个陆冠球的麻烦的,如果陈耕真的对陆冠球不满的话,但陈耕的反问,让他感觉自己的胸口被重重的砸了一下:是啊,从什么时候开始,认真做事、努力做事的人,反倒不被人待见了呢?

    ………………

    陈耕对陆冠球的态度、他对张昌谋说的那些话,以最快的速度被递了上去,据说在看了陈耕对乡镇企业、队办企业、公社企业的评价之后,几位大领导都是久久无语,最后还是老人家亲自拍的板:“手心手背都是肉,以往暂时有点偏心。既然咱们的小朋友愿意给个机会,那就没有不接着的道理。”

    老人家这话一出,驷马难追,这话就算是这么定了下来。

    陈耕可不知道还发生了这么许多的曲折,此刻的他,面对久米是志代表本田提出来的请求,很轻松的表示:“不就是一款能够和克莱斯勒family相媲美的车型嘛,没问题。”

    “您真的能做到?”久米是志的眼睛一下子瞪的老大。

    他不敢相信啊,随着克莱斯勒family的持续热销,这款车的话题度哪怕是在世界范围内都持久高涨,比如这款车的设计语言啊、这款车的设计理念啊、这款车所代表的汽车工业的未来的走向……所有的这些都是媒体们所津津乐道、吃瓜群众们所喜欢的话题。

    而在东瀛汽车界,“family”这款车更被认为是引领着汽车发展潮流的一款产品,为了这次与陈耕的合作,本田技研工业株式会社高层开了多次会议,其中一个很重要的讨论内容就是:family这款车,到底是陈耕的灵光一现,还是他就是有这样的能力?他究竟有没有能力再次设计出一款这么优秀的车?

    尽管心里怀疑,可凭借着福特“野兽”、之前卖给自家的那款x-boily的产品,但无论如何,他们也没想过陈耕会这么轻松的给出回应:ok啊,没问题,只要你们能给出合适的报价。

    陈耕耸耸肩,似乎有些失望:“我以为我们以往的合作已经能够证明我的实力了,现在看来似乎不是这样?”

    “不不不,非常抱歉,我不是这个意思,”久米是志这才意识到自己刚刚的很欠妥当,连忙向陈耕道歉:“我只是……嗯,非常震惊,震惊到有些无法接受,或许您不知道,您的这款作品在东瀛的评价非常高,我们都认为,当时一定是上帝握着您的手画出了那张草稿图……”

    这马屁拍的……

    陈耕不怎么乐意乐意听:“不好意思,我不信仰上帝。”

    一个美国人,竟然不信仰上帝?久米是志愣了一下,随即就在心里骂娘,那些该死的混蛋,到底是怎么收集情报的?

    他刚要道歉,却不防陈耕直接说道:“久米是志先生,我们直说了吧,既然您能找到我,就一定对我与克莱斯勒的合作细节做了调查,最起码对我与克莱斯勒的大致合作框架是清楚的,所以你们直说吧,我可以拿出一款符合你们要求的、绝对能够在北美市场引起轰动的、能够与克莱斯勒family分庭抗礼的产品,现在文艺的问题是,你们能给出什么样的合作条件?”

    一句话,你们给多少钱?

    别说你们没讨论过这个问题,如果没讨论过,你也不可能找上门来吧?

    但这个问题还真就把久米是志给问住了。

    本田技研工业株式会社当然讨论过应该给陈耕多少钱,而且讨论过不止一次,但日本人骨子里的那扣扣索索的小气劲儿,让他们根本就没考虑过仿照克莱斯勒的模式与陈耕合作,可眼下,陈耕也明确的表示了:我们可以合作,但你们的出价不可能比克莱斯勒低。

    这就难办了!

    若干年后的honda确实很牛哔,但眼下么,说实话,本田在汽车这个项目上还是赔钱的,真正挣钱的就是摩托车,但一年几十万辆的摩托车才能给本田带来多大的利润?

    说来说去,就是别看本田早在十年前就开始玩f1了,似乎牛的不行,但论起底蕴、实力,他们还真的没资格跟福特、克莱斯勒这样的巨头相媲美。

    看着久米是志的样子,陈耕就知道本田技研是什么打算了,顿时感到好笑:“久米是志先生,你们本田不会是想要打算让我白干活吧?”

    “不不不,当然不会……”久米是志的额头上开始冒汗。

    “希望不会,”陈耕微微点头,语气有几分咄咄逼人:“另外,告诉你们一点,我没有太多时间和你们谈,接下来我还要与福特汽车进行合作,所以……”

    久米是志眨眨眼,他还是不太明白陈耕这话的意思:“所以您的意思是?”

    陈耕微微一笑:“没什么意思,只是福特比较有钱,他们给的条件比较好,唯一一点不好的地方就是福特给出了限制条款,在今后一段时间内不得与其他企业合作生产类似市场定位的产品,如果您们想要跟我合作,最好是尽快,否则可说不准。”

    福特在合作条款中做出了这样的限制?!

    仿佛晴天一个霹雳,久米是志整个人都不好了。

    福特也盯上了陈耕先生、准备与陈耕先生合作,这没什么好稀奇的,毕竟陈耕先生的本事这么厉害,福特选择与他合作也是理所当然的,但对于本田来说,这个消息可就太不妙了,一旦陈耕先生正式与本田签订了合作协议,今后一段时间里就再也不能与本田合作,真到了那个份上,本田哭都哭不出来:只能坐k-car和微型车的本田,真的没有任何经验和技术做克莱斯勒family那么大的车啊。

    豆大的汗珠子开始从额头上冒出来,久米是志忍不住呻吟了一声,却不得不开口问道:“那么……您的条件是……”

    “很简单,我免费帮本田设计这款车,但要这款车10%的净利润。”陈耕脸上洋溢着恶魔一样的笑容。

    简直……太过分了!

    你只不过是做一下设计工作,就要拿走10%的净利润,这分明就是抢劫!

    不,这根本就是抢劫!

    久米是志很想直接站起身来就走,再也不回头。

    但他不敢走,陈耕刚刚已经把话说的很清楚了,现在他还没跟福特签订合作协议,本田还有机会(虽然这个机会看上去也不是什么好机会),但一旦陈耕先生与福特汽车签订了合作协议,本田就真的没有机会了。

    想到这里,久米是志一咬牙:“陈先生,您保证这款车在美国市场能够热销?”

    陈耕笑了笑,说道:“我可是拿提成的,你说呢?”

    久米是志的拳头攥紧了又松开,攥紧了又松开,良久,他终于抬起头来望着陈耕:“我需要打个电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