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动力之王 > 第215章 统一思想(二合一,6000字大章)
    看着走上主席台的那个年轻的身影,下面的厂长、书记、副厂长们一阵骚动:这么年轻?

    虽然在这之前大家都知道那个叫陈耕的美国大老板很年轻,可陈耕年轻的程度仍然超出了他们的想象:太年轻了,有二十岁吗?

    紧接着就是怀疑。

    来参加这个大会的,基本上都是所在单位的一二把手,年纪普遍都在50多岁,家里的孩子基本上也都二十多岁的样子,看着陈耕这张年轻的过分的脸,他们心里就忍不住跟自家孩子做对比:我家的孩子也就这么大,一个月才不到三十块钱的工资,这小子就已经是千万富翁了?真的假的?

    但是马上,他们就再也顾不上关注陈耕的年龄问题了……

    “刚刚我在后面跟张副局长聊天,张副局长问我能不能扩大一下合作的企业规模?”简单的几句寒暄之后,陈耕直接丢出了一枚核弹:“我当时思索了一下,很明确的告诉他:不!我们不但不会扩大合作企业的规模,甚至还会对合作企业的能力进行严格的筛查,虽然第一期与我们合作的企业的总规模是五十家,但如果被筛选出来的这五十家合作伙伴达不到我们的要求,我们宁缺毋滥。”

    下面一阵骚动!

    国人是含蓄的,拒绝这种让人比较没面子的事情,大家都习惯于在私下里处理,几乎没有人会在这个时候、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表示我扫了领导的面子,虽然大家都听说外国人比较“耿直”,可听到陈耕这么耿直的话,还是超出了众人的想象。

    一机部下属的各家工厂的负责人,下意识的看向坐在陈耕旁边的一机部汽车局副局长张昌谋。

    出乎他们的某种期待,张昌谋的脸色没有变,而是跟着把话接了过去:“当时我很惊讶,有点无法理解,不瞒大家说,当时我甚至觉得有些没面子。”

    下面的厂长、书记们跟着点头:可不是没面子嘛,简直太没面子了。

    张昌谋接着说道:“当时我问陈先生为什么,陈先生告诉我,在国内,打击可以谈关系、谈人情,他也可以讲关系,讲人情,但这些产品运到美国之后,终究是要靠产品的质量说话的,如果产品质量满足不了美国相关法规的要求,哪怕他将合作企业的规模扩大到五百家、五千家又有什么用?

    他希望是带出去一家就成功一家,要的是质量,而不是数量,既然要质量,那就不要讲人情、讲关系,大家全凭自己的实力说话,一步步走踏实了,一步一个脚印,这比片面的追求数量要好的多。”

    说到这里,张昌谋的脸色变得严肃起来:“这段时间来,有一些同志通过各种关系找到我、找到胡局长甚至是副部长、部长,希望部里能给他们说个情、走个后门。

    我理解大家的心情,哪怕就在刚刚上来之前,我也和陈耕先生聊过这件事,不是聊给某个企业开后门,而是聊聊能不能稍稍增加一下合作企业的数量,陈先生说只选五十家企业进行合作,哪怕他增加十家、增加五家呢,那也是好事。

    当时陈先生反问了我一句话,问的我一句话也说不上来……”

    说到这里,张昌谋顿了顿。

    他的话也成功的吸引了众人的好奇:陈耕到底问了一句什么话,竟然让张副局长连话都说不出来?

    张昌谋也没有卖关子,略略一顿之后他凝望着眼前的众人,语气变的凝重起来:“陈先生问我:‘你们是只想要一个有多少家企业的产品出口美国的虚名,还是想要踏踏实实的在美国挣点钱?如果你们只是想要这么一个虚名,没关系,别说五十家企业,五百家甚至一千家都没有问题,但如果你们想要结结实实的赚点外汇来发展经济,就必须优中选优,选择技术实力最强的企业来做这些产品’。

    陈先生还跟我说就算是今天来的这些企业当中技术实力最强的这些企业,能否做出符合美国汽车技术标准的零配件,他其实也不是很有把握,这是华夏机械加工行业和制造业第一次进入美国的尝试,宁可走的慢一点、稳妥一点,也不能在美国市场砸了我们自己的牌子,否则以后我们再想要进入美国市场,需要花费的力气可能是现在的十几倍、几十倍!”

    说到这里,张昌谋的语气变的慷慨激昂起来:“同志们!有些情况你们可能不知道,但我要告诉你们的是,中央首长对这次的合作看的非常重要!

    有多重要呢,中央首长说,我们这次与陈耕先生的合作,不是一次简单的经济合作,是一次‘战略级’的合作!对于这些能够入选的企业而言,不能只看到出口创汇的机会,更要看到这是一次国家级的政治任务,绝对不容有失!”

    政治任务?

    台下的诸位厂长、书记们,心里顿时凛然,他们太清楚“政治任务”这四个字的份量了,在华夏,“政治任务”这四个字几乎就是与“不计任何代价”画上等号的,可再联想到与陈耕合作的这个项目是一个关系到每年几千万、未来甚至有可能达到数亿美元出口额的项目,用“政治任务”这次来形容也确实是一点都不夸张!

    不但不夸张,甚至是恰如其分,再怎么小心谨慎也不为过。

    陈耕同样清楚“政治任务”这四个字的份量,他惊讶的扭头看向张昌谋,心里有些泛酸:国家对这次的合作看的这么重吗?

    张昌谋的话还没有说完,他深吸了一口气:“最重要的是,我们不能让像是陈耕先生这样的对我们心怀善意、想要帮助我们的海外华人们失望!我们不能对不起朋友!”

    朋友?

    无数道目光齐刷刷的落在陈耕的身上。

    朋友?

    这是陈耕第一次在官方人员口中、在正式的场合听到这个代表着对自己的认可的词,这让他鼻头一阵发酸。

    好在陈耕控制情绪的能力还不错,他摸了摸鼻子,望着张昌谋,脸上带着几分刻意的无奈:“张副局,你这话说的我好紧张啊,这万一事情没办成,你会不会扎稻草人?”

    “哈哈哈……”

    陈耕的话音一落,现场顿时一阵大笑:这个陈耕挺有意思的嘛。

    张昌谋有点尴尬,他刚要解释,却不防陈耕摆摆手:“开个玩笑,张副局别介意。”

    “我不介意……”张昌谋哭笑不得的道。

    稍稍调节了一下气氛,陈耕的再次变得严肃起来:“刚刚张副局已经将这次合作的意义给大家说过了,我就再和大家说点不一样的、同时相信这也是在座的诸位最关心的:产品质量。

    我不知道在座的诸位当中有没有人觉得‘合同都签了,只要我生产出来了,难道你还能不要?’,但我就要告诉诸位,这种侥幸心理最好别有,如果你们仔细看了我们之前提供的合同样本,就会发现里面对产品质量、检测方式有着严格的规定,我会对每一个厂家的每一个批次的零件进行抽检,只要抽检出了不合格的,不但整批货全部打回,你们还得赔偿损失……”

    “这不公平!”

    陈耕的话音刚落,立刻有人高声喊道。

    “不公平?”陈耕笑了:“为什么不公平?”

    大概是看到陈耕没有追究的意思,说话的这人的胆子顿时大了起来:“当然不公平了,你一直说如果我们的产品不合格你们就怎么样怎么样,都是对你们有利的好处,凭什么啊?”

    听到这话,张昌谋顿时就有些坐不住了:“陈先生……”

    不等张昌谋说完,陈耕就摇摇头,示意他并不介意,低声道:“没事,交给我好了。”

    犹豫了一下,张昌谋终于还是点点头。

    陈耕:“刚刚说这些条款都是对我们有利的那位先生,你觉得这个条件对你们不够公平、觉得我陈耕只要把你们生产的零件运到美国去就能大把大把的赚钱,你们却不得不在流着汗努力干活,所以你觉得不公平,对吧?”

    “不就是这样么,你们这些资本家就是吸血鬼……”

    吸血鬼?陈耕笑了,好久没听到有人这么称呼自己,反倒是觉得有点亲切呢:“既然你觉得我们就是坐享其成、趴在你们身上吸血的吸血鬼,那我倒是要反问一句:你们自己为什么不去美国卖你们的产品?这么一来,你们也就不用被我这个吸血鬼剥削了不是。”

    “呃……这个……”没想到陈耕居然会这么问,说话的那位吱唔了一下:“我们这不是……我们要是有这样的渠道……”

    “你没错,你们没有这样的渠道,”陈耕的表情终于严肃起来:“我不客气的说一句,在未来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内,我可能是唯一一个你们能够接触到的、同时还愿意帮你们把产品卖到美国去汽车零部件批发商。

    我不说因为这一点,你们应该对我保持的尊重,我要说的是,我感觉你们的观念有很大的问题:商业合作本质上是一项互惠互利的活动,作为渠道商,我挑选合格的产品,帮你们把产品卖到合适的地方、让你们赚到钱,这是我身为渠道商的责任;而作为生产厂家,你们的责任就是生产出符合渠道商以及所在国家质量要求的产品。

    只有这样,我们才能一起赚到钱、一起发财,但你们给我的感觉,似乎要求我要不计回报的帮你们,恕我直言,诸位觉得这种要求可能吗?现实吗?说的难听点,咱们只是合作伙伴,怎么可能做到这个份上?就算是亲人之间,也不可能做到这种毫无保留的支持吧?”

    陈耕把话说到这个份上,张昌谋再也坐不住了,一张脸如同黑炭,陈耕不说他还没意识到这个问题,可现在听陈耕这么一说,他才觉得很多同志的思想确实有问题,只要别人是来帮助自己的,他们就想着别人毫无保留的、哪怕是砸锅卖铁都要支持自己,否则就是不够意思。

    陈耕说的没错,凭什么?

    他连忙挂上话筒,同时伸手握住陈耕面前的话筒,低声对陈耕说道:“陈先生,您别生气,请您放心,我们一定严肃追究当事人的责任……”

    话没说完,陈耕就摆摆手:“我没生气。”

    没生气?

    张昌谋愕然:怎么会?

    “华夏这些年来一直实行的是计划经济体制,和西方的市场经济体制有很大的区别,会出现这样的认知偏差并不奇怪,事实上我觉得有这种认识上的不同才是正常的,”陈耕轻声说道,同时示意张昌谋把话筒还给自己:

    “我不会拿自己公司的名声开玩笑,我的公司不会让一个不合格的零件出现在美国市场上,而是费尔南德斯公司走到现在,每一步都不容易。但同时,我也希望能够与大家合作共赢,帮助大家成为美国汽修市场比较重要的汽车零配件供应商。

    另外,如果经过一段时间的合作,我确定了大家生产的产品的质量比较稳定,价格也比较有竞争力,我也会尝试帮助大家成为福特汽车、克莱斯勒汽车这种世界级汽车生产企业的零配件供应商……”

    陈耕的话还没说完,现场顿时就乱了,包括与会的领导们在内:成为福特、克莱斯勒这样的世界级汽车巨头的合作商?

    开什么玩笑?!

    可心里明知道不可能,他们还是下意识的看向陈耕,希望陈耕能够给自己一个解释,同时心底里更是有个期盼:如果……如果这真的有可能是真的呢?

    “我知道大家不相信,觉得我是在吹牛,对吧?”

    下面的诸人下意识的点头:帮我们把我们的产品卖给克莱斯勒和福特这样的世界级的汽车巨头啊,你还说不是吹牛?

    “真的是吹牛吗?”陈耕笑了笑,看向张昌谋:“张副局,您不介意给大家介绍一下我与克莱斯勒的关系吧?”

    张昌谋当然不介意,他不但不介意,甚至还很高兴呢:“陈耕先生的公司与克莱斯勒集团有着良好的合作关系,陈耕先生帮克莱斯勒设计的名字叫‘family’的汽车是现在美国市场上最热门的汽车,另外陈耕先生与克莱斯勒汽车的总裁李·艾科卡先生的关系很不错,他们是非常好的朋友,据我所知,李·艾科卡先生刚到克莱斯勒汽车担任首席执行官的时候,身上的压力很大,全靠了陈耕先生设计的这款‘family’汽车才能坐稳位置。”

    张昌谋的话不但让众人心中之前的疑惑瞬间尽去,让众人一阵惊叹:这个看上去这么年轻的小子,居然真的这么厉害?

    但张昌谋的话还没说完呢:“除了这些之外,陈耕先生与福特汽车集团的董事长亨利·福特先生的关系也非常不错,接下来陈耕先生马上就要回美国,回到美国之后他就与福特汽车合作开发一款新车;另外陈耕先生的公司与日本本田也有合作关系,嘉陵厂准备从陈耕先生的公司引进的产品就是他们与本田合作开发的……”

    下面的各位厂长、书记们听的眼睛都直了:这也太厉害了吧?

    但没有人怀疑张昌谋这番话的真实性!

    如果这番话是陈耕的自吹自擂,大家心里难免还要怀疑几分,可现在这番话是他们的主管领导说的,这就由不得他们不信了,张昌谋的官方身份为这番话做了背书,他是不可能在这种场合中随便乱说的。

    如果这些都是真的,那么他刚刚说的那些岂不是真的很有可能实现?众人的一颗心开始砰砰砰的跳动起来……

    这也正是陈耕想要的,迎着下面这些比刚刚更加灼热的目光,陈耕把话接了过来,说道:“我让张副局说这些不是我向大家炫耀些什么,而是要告诉大家我不是在吹牛,而是我真的能够做的到,前提是你们生产的零配件的质量跟得上,价格也有优势。

    如果你们的零配件比他们现在的零配件供应商的相比,质量一样,价格却更低,等于同样生产一辆车,使用你们的零件会让他们赚到更多的钱,你们说,换了是你们,你们会怎么选择?还是说资本家跟钱有仇,放着能多赚钱的机会不要?”

    众人顿时一阵哄笑!

    哄笑的同时,他们心里却情不自禁的赞同陈耕的话:陈耕先生说得对啊,马克思告诉我们,为了利润,资本家可以卖掉绞死自己的绞索,这些贪婪的资本家怎么可能会放着多赚钱的机会不要?

    想到自家的产品真的有可能卖给福特、克莱斯勒这样的世界级的汽车巨头,最不济也有可能卖给东洋小鬼子,自己的单位将有机会成为福特、克莱斯勒、本田这样的世界级的企业的供应商,而一旦成功,自己还愁不能升官……不能为更多的人民服务吗?

    感受这周围从一开始的怀疑到现在的热烈无比的气氛,陆冠球再也忍不住了!

    他非常清楚,自己不过是一家农村公社的小企业,指望着陈耕能够选中自己,机会是如此的渺茫,既然机会渺茫,那就不如搏一把,抱着不成功则成仁的心态深吸了一口气,陆冠球忽然站起来大声喊道:“陈先生,我们厂是做万向节的,我们有没有机会?”

    谁啊这是?

    猛然站起来大喊了一嗓子的陆冠球,不但让陈耕大为惊讶,更是吓到了在场的诸位厂长、书记们,这家伙哪里冒出来的?

    陈耕更是一愣:这家伙看上去有点面熟啊,做万向节……

    卧槽!

    老陆?!

    让陈耕惊讶的是,老陆这家伙怎么会出现在这个会场里?以他的身份、地位,似乎是没资格出现在这个会场里吧?

    但张昌谋可就不高兴了,他皱着眉头说道:“这位同志,请你注意会场纪律。”

    虽然陆冠球的这张脸让他觉得陌生的很,但张昌谋也并没怎么在意,作为一机部汽车局的副局长,他对本系统内的主要同志都有印象,但今天这个会还有农机系统的同志参加,这个自己觉得面生的同志应该是农机系统的吧?

    心里对农机系统有些鄙夷:不愧是泥腿子,简直一点组织性纪律性都没有,如果人人都像你这样,那岂不是全乱套了?工作还做不做了?

    “没关系,”既然是老熟人,这点面子当然是有的,陈耕向张昌谋摆摆手,示意自己不计较。随即笑眯眯的看着这位自己的老熟人:“这位先生,你说你们单位是做万向节的对吧?”

    “是。”陆冠球硬着头皮点头。

    “如果你们的产品质量能够达到我们的要求,当然没问题,”陈耕点头,随即,他的恶作剧之心发作:“对了,这位先生,请问你是哪家公司的?以往你们主要给哪家企业供货?”

    陆冠球懵了,他眨巴了几下眼睛,才说道:“我……我是萧山宁围公社的,我们单位叫宁围公社农机修理厂……”

    没等陆冠球说完,偌大的会议室里忽然爆笑!

    一家公社的农机修理厂,不说他是怎么混进来的这个问题,现在的问题是,是谁给他的用力,可以在这里大言不惭的表示他们也希望进入美国市场?

    哎哟哟……笑死我了!

    张昌谋更是直接气歪了鼻子:老子还以为这家伙是隔壁农机系统的呢,没成想竟然是一家公社的农机修理厂?!

    开什么玩笑?!

    但相比于这个,他更关心的是陈耕的态度:陈耕会怎么看这件事?他会不会认为这是一机部故意的?这会不会对双方的合作造成影响?

    只是还没等他开口,陈耕先开口了,他竟然还一脸认真的点头:“萧山宁围公社农机修理厂是吧?你们能做万向节?”

    没迎来自己预想中的呵斥和责骂,这个陈耕反倒是很认真的在自己探讨这个问题,再想到这些年来自己受的委屈,陆冠球的眼珠子一下子红了:“可是……我们是一家公社企业……”

    “什么企业不重要,难道公社企业就不是华夏的企业了?”陈耕摇头道:“重要的是你们能不能能不能拿出合格的产品……”

    ps:6000字大章,二合一章节,兄弟们,知道这几天人品败的厉害,但千年觉得自己应该还能再抢救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