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动力之王 > 第212章 三美元
    “你拉我干什么?”作为一个直的不能再直的直男,陈红军一时间没反应过来,愣愣的问道,心里有点不乐意:这个办法就是很简单嘛,一句话的事,就算没有陈耕的提醒,说不定我们几天也能转过来……

    袁佳顿时被闹了个大红脸!

    你这话让我怎么接?

    你问我拉你干什么?你说我拉你干什么?

    不同于直的不能再直的陈红军,袁佳虽然不知道陈耕为什么刚刚当着老刘和老彭和的时候不把这个办法说出来,但她能够感觉的出来,陈耕是在帮自家老陈……因为这个,因为这个,她就更加的恨其不争了:你说你是不是蠢?!你说你怎么能蠢到这个份上?

    看着自己老爹和老娘的互动,尤其是老爹这直的不能再直的样子,陈耕有些想笑。忍着笑,陈耕正色对陈红军说道:“叔,这个办法听上去似乎是很简单,可既然这个办法这么简单,为什么你们早先没想到?”

    “呃……这个……”

    陈红军愣了一下,他有心想说:“不是你说第三军械维修厂不适合作为承接生产任务的主体么,我们哪知道我们此前的不合适?”,可话到了嘴边又被他给咽了下去:第三军械维修厂是什么情况,别人不知道也就罢了,难道自己心里还没点b数?

    陈耕接着说道:“而且……叔,有些话我说的可能比较直接:您信不信,就算你们想到了、在这之前就成立了劳动服务公司,没有我点头,你们能否拿到生产任务跟这家劳动服务公司成立与否其实一点关系都没有?”

    他就差直接说“我给你们生产配额,这个劳动服务公司才有意义,如果没有我的点头,你们成立一百家劳动服务公司也是屁用不顶!”了。

    程红军直归直,可直不等于缺心眼,虽然陈耕这话说的有点直,可他还是瞬间反应过来,吃惊的望着陈耕:“陈耕,你的意思是……是……”

    “咱侄子的意思是让你做这个人情呗。”同样反应过来了的袁佳,看着自家男人的样子,终于有些看不过去了,没好气的推了他一把。

    陈红军:“……”

    他直归直,可直跟智商没关系,到了这个份上,他若是还不明白陈耕是真的在为自己考虑就可以一头去撞死了,虽然觉得陈耕的做法完全没有必要,也不够光明磊落,可要说不感动那也不可能:如果不是为了自己这个当叔叔的考虑,陈耕凭什么要玩这个心眼?

    犹豫了一下,陈红军终究还是对陈耕说了一声:“谢谢……”

    就是声音有点小。

    袁佳惊奇的看了自家男人一眼:自己跟这混球结婚都快20年了,还是第一次听到这家伙对别人说谢谢。

    “叔,您别这么客气,咱们可是一家人,”陈耕连忙摆手:“反正这件事您心里有数就行了……婶子,您帮忙看着我叔一点,咱送人情归送人情,可这人情也不能白送,得让人家知道,我叔在这件事上也是费了好大的力气。”

    对于陈耕的这点小算计,袁佳只觉得深得我意、陈耕这孩子的心思比老陈这傻货强的太多了,连忙点头:“你放心就是,有我盯着,你叔他还翻不了天。”

    只有陈红军心里有点不乐意,小声嘀咕了一句:“我有那么傻么?”

    陈耕和袁佳都没理他:傻不傻,你自己心里没点数么?

    “叔叔,”陈耕岔开了话题,转而说道:“我不知道你们单位的实际技术水平到底怎么样,但既然你们单位是负责军事装备的维修和保障的、又能自制一些简单的零件,我相信你们的加工能力还是不错,所以我琢磨了一下,觉得有几个产品比较合适你们单位。”

    听说有几个产品适合第三军械维修厂,陈红军眼睛顿时一亮,哪还顾得上跟袁佳生气?惊喜的连忙问道:“有好几种什么产品?”

    “嗯,”陈耕点点头,不用陈红军开口,陈耕主动说道:“刹车片、方向盘锁和家用车辆维修工具。”

    陈红军听的有些茫然:刹车片这个东西他当然知道,但这个东西的技术含量挺高啊,第三军械维修厂能生产这玩意儿?:还有这个方向盘锁,这是什么东西?为什么要把方向盘锁上?:至于车辆维修工具,这个他倒是知道,但什么是家用车辆维修工具?

    原谅单纯的陈红军同志吧,在这个所有的车辆都属于公家的年代,不管是上@海58-1这种三轮汽车还是大解放卡车都是属于国家的重大财产,从公家头点边角料就已经是极限了,他还从来没遇到过敢偷公家的汽车的牛人,连听都没有听说过,自然也就不明白为什么会有“方向盘锁”这个玩意儿。

    面对陈红军的疑惑,陈耕说道:“您也知道,刹车片这个东西跟轮胎、雨刷一样属于消耗品,车上必须得有、必须得用还必须得按时更换,但实际上这东西的技术含量并不高,这东西的制造工艺和配方也几乎都是公开的,实在不行我也可以提供这方面的资料和技术,只要你们严格遵循生产工艺和流程,就一定能够生产出合格的产品。”

    刹车片而已,实在不是什么有技术含量的东西,陈耕脑子里的刹车片配方和制造工艺一大堆,这玩意儿实在是再简单不过了。

    “不难?”听陈耕说不难,陈红军之前一直提着的心登时就放下了一多半:不难?不难好啊,要的就是不难,可他还是不怎么放心:“真不难吗?”

    “嗯,真的不难,”陈耕点头,知道他最关心的是什么,陈耕给他解释道:“刹车这个东西,对性能的追求没有上限,但下限来说,只要达到美国政府的要求的最低下限就可以了,对吧?”

    “嗯嗯……”

    陈红军附和着点头,却不知道美国政府对刹车片的下限要求是什么,有些担心如果第三军械维修厂真的要做刹车片,不知道做出来的刹车片的性能能否符合美国政府的要求。

    不过随即,他就在心里安慰自己:不管怎么样,先听陈耕怎么说,他说过的总比自己瞎琢磨的靠谱。

    陈耕接着说道:“我估计就算让你们主打高端市场你们也未必有信心,所以我给你们的建议是生产最普通的民用级别的、乘用车用刹车片,性能方面不要求多好,但我保证只要按照规定的流程和工艺来生产,你们就一定能够生产和制造出符合美国相关法规要求的刹车片……

    如果你们想要生产性能更好的刹车片,也完全可以跟国内的大学、科研院所合作……”

    陈红军就光知道点头了,好半天,他终于反应过来:“如果我们做刹车片,想要达到一年出口20万美元的能力,需要多大的年产量?引进这些设备需要多少钱?另外,一套刹车片的出厂价能有多少?”

    按照之前和陈耕商量的,相关的生产设备可以由陈耕帮忙代为引进,这笔费用由陈耕先行垫付,之后从销售利润中扣除,当然,这笔钱也不是白白垫付的,陈耕明确的表示,垫付可以,但要有利息,而且利息要比同期银行的贷款利息要高一点否则我不是白忙活了吗?

    陈耕以为刘前进和彭光明要跟自己讲讲价钱的,但出乎他的意料,第三军械维修厂完全没有跟自己讲价钱的意思,按照刘前进的说法,陈耕给帮忙垫付的可是美元!买的可是国外最先进的生产设备!就冲着这,难道还不应该多收点利息?

    哪怕是陈红军,也觉得陈耕多要点利息是理所当然。

    陈耕想了想,说道:“我对刹车这不是很清楚,但美国市场上,根据车型的不同,一辆小轿车一套四只石棉刹车片的批发价大概是在10到15美元之间……日系车的刹车片的价格更低一点……这么算的话,一副刹车片的出厂价格应该不会超过8美元。”

    一副刹车片的出厂价格不超过8美元?

    陈红军的脑子迅速飞转起来:

    他不知道刹车片的制造成本具体是多少,但作为华东军区第三军械维修厂的副厂长,他知道212吉普的一套(四只)刹车片的部队采购价格是3块2。

    对陈耕给的刹车片的成本给一个保守点的假设:假设陈耕给的配方更好、生产成本更高、咱们这边的良品率再低一点,一套刹车片的成本算他四块钱……四块五好了,如果能把一套刹车片出口到美国,维修厂就能赚……赚……rmb对美元的汇率是多少来着?

    rmb兑美元的汇率是多少他不是很清楚,但他知道美元更贵一些,那一套刹车片的价格换算成美元之后就当它是三美元,三美元跟八美元,中间还差了五美元……

    五美元!

    一套刹车片就净赚五美元?!

    陈红军只觉得自己似乎被一只无形的拳头重重的砸在胸口上,完全喘不过气:老天爷!五美元啊!一套就能赚五美元啊!

    等等!

    也不对,还得去掉万里重洋的运费呢,另外没有陈耕的门路也没办法把这些刹车片卖到美国去,得给他算提成,可就算是这样,一套刹车片也能让维修厂赚……

    数学不错的陈红军飞快的得出了结论:

    三美元!

    每卖一套刹车,第三军械维修厂就能赚到三美元!

    ps:这一章算昨晚的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