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动力之王 > 第211章 其实很简单
    “哦……”

    等刘前进解释明白第三军械维修厂和其他军事单位的区别、同时磕磕巴巴的说明白了他们的目标:“不要求一年能赚到多少钱,只要能稍微补贴一下全厂的老少爷们,让大家吃饱肚皮就成”之后,陈耕很配合的一脸“恍然”,随即好奇的问道:“如果你们的目标只是一年能赚个十几二十万、稍稍补贴一下厂里的工人,对吧?”

    “没错。”

    “就是这样。”

    刘前进和彭光明连忙点头。

    点头的同时又眼巴巴的望着陈耕,心里头七上八下:好歹老陈也是他的亲堂叔,他应该会答应吧?但他为什么皱眉头……

    陈耕确实是在皱眉头,他之所以皱眉头,是因为这件事让他有些为难:从他的本心来讲,不管是出于感激还是心里的怀念,他都非常想要帮第三军械维修厂一把,但现在的中美关系,又让这件事充满了许多的不确定性。

    看着陈耕的样子,陈红军的心有些往下沉:难道是自己这个堂侄不肯帮忙?

    但很快,他就飞快的否定了这个想法:陈耕在只凭联络处的一面之词、连自己的面都没见到的时候,都能花那么多钱买那么多东西送给自己,他为难,肯定是这里面有自己不知道的情况。

    倒是刘前进,他一咬牙:“陈先生,不管有什么难处,又或者是有什么让您为难的地方,您尽管直说,没关系的,我们能接受……”

    陈耕摆摆手:“刘先生您误会了,不是我不愿意帮忙……叔叔您也别误会,我直说了吧,这件事其实不是难在钱上,你们的目标无非就是一年能挣个十几二十万美元而已,对我来说不算事。说的不好听一点,这笔钱我从我个人的钱包里出都没问题,但这肯定不是你们想要的,对吧?”

    刘前进和彭光明连忙点头。

    请陈耕帮忙找个项目挣钱,跟从陈耕手里拿钱,那是截然不同的两个概念,尤其是第二个,性质很严重。

    陈耕接着说道:“产品、生产设备、销路……看在我叔叔的面子上,我都可以帮你们解决,真正的难题,是在你们的企业性质上。”

    “我们的企业性质?”

    听陈耕说完,陈红军、刘前进和彭光明都是一脸的迷茫:我们的企业性质怎么了?

    至于袁佳,作为一名医生。她根本就不懂陈耕在说什么。

    但不懂归不懂,作为陈耕的堂婶,看着陈耕皱着眉头一脸为难的样子,袁佳忽然觉得很心痛!

    尽管这只是她第二次见到陈耕,按理来说不可能跟陈耕有什么亲情,可看着陈耕皱着眉头的样子,她就是觉得心里不舒服,感觉就像是自己家的孩子被人欺负了一样。

    大概是因为我觉得陈耕这孩子可怜吧,毕竟爹和娘都死了,现在就剩下了我们这些亲人,如果被人欺负了,我们不帮他出头,谁还能帮他出头?现在老陈……唉,做的是有点不合适,这不是帮着外人欺负自家的孩子么?

    说起来,如果这个忙好帮、容易帮,那么帮一把也无妨,毕竟自己的家就在第三军械维修厂,整天跟大家低头不见抬头见的,能让大家生活的好一点,自己的脸上也有面子,可如果这件事让陈耕为难,那就不能勉强这孩子!

    所以还不等陈耕说话,袁佳开口了:“陈耕,这个忙你觉得能帮你就帮一把,可如果你觉得为难,其实也没关系,该推掉的就推掉,千万别顾忌你叔叔的面子,你叔叔的面子还没有那么值钱……”

    刘前进:“……”

    彭光明:“……”

    两人同时目瞪口呆的看着袁佳:你这是专业拆台的吗?

    没想到自己的老婆居然在这个关键的时候给自己拆台,陈红军的脸更是“腾~”的一下就红了,脸红的同时,更多的还是羞恼:“你说什么呢?这里有你说的话份……”

    “你给我闭嘴!陈耕可是我侄子!”

    不等陈红军说完,袁佳就打断车红军的话、狠狠的瞪了陈红军一眼,又转过头来和颜悦色的对陈耕说道:“婶子给你啊,某些人把脸面看的比天大,门牙被人打掉了也往肚子里咽,我不行,大伯家现在就你这一根独苗,婶子不能看你受委屈、被人欺负……”

    怔怔的看着一脸慈爱的对自己说话的袁佳,陈耕的泪水几乎要夺眶而出。

    在自己的记忆中,母亲是华夏传统女性的典型代表,温婉、贤淑、知书达理、孝顺长辈、爱护晚辈、几乎从未跟父亲红过脸,仅有的几次跟父亲红脸还是因为自己,但是现在,她就是担心自己为难、担心自己其实是不想答应的,她再一次的跟父亲红脸了……

    这一刻,陈耕心里被添的满满的!

    深吸了一口气,陈耕强忍着心中的激动对袁佳笑道:“婶子,您误会了,这件事要说难,是真的难,要说简单,其实也简单。”

    “真的?”袁佳不信。

    “真的,您听我解释就知道了,”陈耕点头道:“难就难在在美国人看来,第三军械维修厂不是一家企业,而是一支军队,一家华夏的军队生产的产品出口到美国……”

    响鼓不用重锤,不等陈耕说完,刘前进和彭光明就恨不得使劲敲敲自己的脑壳:这么重要的事情,之前怎么就没想到?

    虽然他们不知道第三军械维修厂是一家地方企业还是一支军队,对于自家生产的产品出口到美国到底有什么影响,但他们本能的觉得这样不对。

    看着刘前进和彭光明一脸懊恼的样子,陈耕点头道:“看来两位是明白了,如果您两位能够变更一下你们单位的企业性质,这件事就好办了,别的不说,一年向美国出口价值十几二十万的产品肯定没问题,只是现在的问题是,你们的企业性质能变更吗?”

    说完,陈耕特意对袁佳点头致意。

    袁佳也终于明白了这件事的难点在那里,松了一口气的同时,又有些不好意思的看了陈红军一眼刚刚她终究还是别了老公的面子。

    陈红军唯有无奈的轻叹一口气:他能怎么办?老婆不单单是为了陈耕,也是为了自己这个小家啊,况且也没对这件事造成什么影响。

    陈耕是一脸的轻松,可刘前进和彭光明就头疼了。

    与其说第三军械维修厂与其是是华东军区的一家军械维修厂,不如更准确的是华东军区所属的一支后勤支援力量,现在问题来了,该怎么办?

    陈耕当然知道该怎么办,但他不准备现在告诉他们,而是说道:“我觉得你们最好跟你们领导请示一下,大不了就在当地挂个牌子,名义上搞一家工厂呗。”

    “有这么简单就好了。”

    刘前进和彭光明同时苦笑:之所以以陪陈红军和袁佳去首都的借口跟领导来个“明修栈道暗度陈仓”,不就是担心这桩好事被第一维修厂和第二维修厂给抢去了么,如果跟领导请示,这种好事还轮的到第三维修厂?

    ……………………

    毕竟是打着陪陈红军夫妇探亲的名义来的首都,刘前进和彭光明现行告辞,给陈耕、陈红军和袁佳三人留出空间。

    刘、彭两人一走,袁佳就没好气的瞪了陈红军一眼,有些不安的对陈耕说道:“陈耕,你叔叔这个人就是好面子,脸面看的比天还大,有时候被人奉承两句就不知道天高地厚了……这件事让你很为难吧?”

    这话,其实也是在帮陈红军说话,免得陈耕对陈红军心声罅隙。

    这一层因素陈耕岂能不明白?他连忙摆手说道:“没有,这个真没有,婶子,我给您说句实话,叔叔有事的时候能想着找我帮忙,我高兴都还来不及……不是真把我当成了一家人,他能来找我么?”

    看陈耕的表情不像是作伪,袁佳这才松了一口气。

    “婶子,我给您说实话,这件事我真的不为难,”陈耕安慰她道,同时又扭头看向陈红军:“叔叔您也别怪意我婶子,我婶子这是在替我着想,您要真是不高兴,那您就把这个账记在我头上。”

    “我跟个老娘们一般见识什么。”陈红军摆摆手,坚持着华夏男人的优良传统:嘴硬。

    陈耕也不愿意在这个问题上继续啰嗦,他话题一转:“叔,婶子,刚刚刘先生和彭先生在的时候有些话我不好说,其实你们单位眼下的这个麻烦,解决起来非常简单。”

    “简单?!”

    听到陈耕的话,陈红军和袁佳惊讶的不得了:刚刚你还说这件事很难,现在你就说这件事很简单?

    “是真的很简单,”迎着两人惊讶的目光,陈耕一脸淡定的点头:“华夏很多国有企业为了解决自己单位的职工子弟和家属的就业问题,不都成立的自己的三产办、劳动服务公司么,你们维修厂也成立一家劳动服务公司,然后以劳动服务公司的名义承接这部分业务不就成了?”

    陈红军和袁佳齐齐的愣住了:“就这么简单?!”

    “要不然你们以为有多难?”

    陈红军下意识的道:“既然这么简单,那你刚才为什么不说?”

    话还没说完,他就感觉自己的衣角被袁佳给拉了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