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动力之王 > 第210章 给面子
    有些话,陈耕没办法说,甚至还得强忍着自己的情绪难道他上来来一句“上辈子承蒙两位的照顾,我在这里先谢谢了。”?

    如果他真敢这么说,九成九会被人当成是神经病。

    但陈耕的这番做派看在刘前进和彭光明的眼里,那又不同了。

    现在才刚刚改开,在见到陈耕身后的那个他的私人助理米伦小姐之前,两人连外国人长什么样都没见过(报纸和电视上的除外),但虽然没见过外国人,军区却也不是没对外交流过,没少听说外国人在咱们华夏人的面前是如何如何的嚣张跋扈,哪怕陈耕是陈红军的亲堂侄,可实际上在来之前,彭光明和刘前进私下里交流的时候都做了充分的心理准备:只要能拉到投资,陈耕跋扈一点咱们也就忍了吧。

    万万没想到,陈耕不但丝毫不跋扈,反而对自己客气的很。

    一时间,两人反倒是有点受宠若惊了,下意识的站起来,客气的对陈耕说道:“陈先生您太客气了,这都是我们应该做的……”

    陈耕就笑着点头。

    一番寒暄之后,陈耕的目光在刘前进和彭光明的身上扫了一下,主动开口向陈红军问道:“叔,婶子,您几位过来,是不是还有其他的事?有事您就说,咱们都是一家人,您放心,只要是我能帮忙的,就肯定不会袖手旁观。”

    得咧!

    在场的几个人没有一个是傻子,陈耕的表情已经无声的向他们说明了“别装着是来看我的了,我都知道了,你们来找我肯定是有事”,既然人家心里已经明镜似的了,那自己还装什么装?刘前进和彭光明的目光齐刷刷的落在了陈红军的身上。

    陈红军还有点不好意思,他轻咳了一声,这才说道:“是这样……陈耕,这次你们的那个汽车零配件的事弄的怎么样了?”

    陈耕看了看陈红军,又看了看刘前进和彭光明,皱了皱眉头:“叔,我没看错的话,这位彭先生和这位刘先生的身份……和你差不多吧?”

    “呃……嗯。”陈红军犹豫了一下,点头。

    就算现在不承认,将来陈耕也一定会知道,既然这样,那还不如痛快的承认了。

    陈耕一副“我就知道我猜得没错,果然是这样”的样子的表情,皱眉道:“恕我直言,三位的身份……合适吗?”

    虽然心里非常非常清楚眼前这三位的身份,但是在这之前,陈耕“只知道”自己的叔叔是华夏的一名中级军官,其他的一概不知是“戏精模式”上线的时候了。

    陈耕的话,让陈红军、刘前进和彭光明都有些尴尬,虽然国家有自己的特殊的情况,但作为一支保家卫国的力量,只是为本单位的军事装备提供维修倒也罢了,但要出去赚钱,几人觉得这事儿是不太合适。

    可是再不合适也得想办法啊。

    刘前进和彭光明齐齐的给陈红军使了个眼色:老陈,接下来就看你的了。

    “这个……”

    陈红军刚要开口,陈耕就摆摆手:“不好意思,是我有些欠考虑,既然您几位能出现在这里,那肯定就是没问题的。”

    “是是……”

    听到陈耕这话,不管是陈红军还是刘前进、彭光明,都松了一口气:不用解释就太好了。

    “几位的意思我大致明白了,”陈耕接着说道:“我简单的说一下,有什么不对的地方请随时补充和更正……几位所在的单位也准备参与到这个汽车零配件的采购联盟当中来,对吧?”

    “是。”刘前进和彭光明立刻点头。

    “请问贵公司……单位以前的主营产品是什么?机械加工、特别是精加工方面的能力怎么样?”陈耕忍着笑,继续问道他太清楚了,产品?第三军械维修厂哪有什么产品。

    果然,陈耕的话音一落,陈红军、彭光明和刘前进的脸上顿时尴尬了几分,刘前进和彭光明的目光齐刷刷的落在了陈红军的身上。

    连袁佳的目光都很不善的落在了陈红军的身上看看你办的这叫什么事!

    陈红军尴尬的恨不得掉头逃跑:这是活生生的坑侄子啊。

    可关系到维修厂几百号人的吃饭的大事,再尴尬也的说,陈红军不得不硬着头皮说道:“呃……这个,我们的单位叫华东军区第三军械维修厂……”

    “嗯……”陈耕点点头,好像完全没有意识到这个回答有什么不妥的地方:“然后呢……”

    然后呢?

    陈耕的话让陈红军有点迷茫:我都说的这么清楚了,我们就是是一家军队的维修企业,不是生产企业,你听不出来吗?

    可似乎……陈耕是真的没听出来,他脸上的茫然做不了假。

    早就听说美国人是一根直肠子,不懂咱们华夏的这些弯弯绕绕,现在看来还真是这样。

    话说到这个份上,袁佳却忍不住了。

    原本对于这个傻子也能知道是在坑自己侄子的计划她就不是很同意,此刻看到陈耕一脸茫然的等着自己的男人继续往下说的样子,她一下子站起身来,大声对陈耕说道:“陈耕,我代替他们直说了吧,他们这个单位其实就是军队所属的一家装备维修单位,只能修修车啊之类的,不具备任何的生产能力,他们的目的,就是希望你能出生产设备、给他们一个产品、再提供技术指导手把手的教会他们怎么生产这个东西……就跟养个月子里的娃差不多,现在你明白了吧?”

    陈耕很配合的有些惊讶的望着陈红军,虽然没说话,可惊讶的表情却说明了一切:叔,我婶子说的是真的?你们真是这么打算的?

    陈红军还能说啥啊,他的一张脸如同刚刚出锅的螃蟹,通红的同时还在腾腾的冒着热气:这事儿是不怎么地道,这根本就是想让自己的侄子手把手的把自己的单位扶持起来么……想法是没问题,但是,自己的侄子凭什么啊?

    看着陈红军的反应,陈耕顿时“恍然”,他皱了皱眉头,没有看陈红军,而是直接看向彭光明和刘前进两人,问道:“所以就像是我婶子说的那样,贵方的意思是希望我向你们单位提供产品、提供生产设备、提供技术指导、同时提供产品的销路?”

    虽然陈耕没有直接将“你们是在跟我开玩笑?”这句话说出来,可谁也不是傻子,大家都明白陈耕的意思,你们此前没有任何机械加工方面的经验,没有产品,没有生产能力,现在指着我像带婴儿一样的带着你们……

    凭啥?!

    就凭你们脸大?!

    还是凭我和我叔叔的这层关系?

    你们是不是把这个世界想的太美好了?

    虽然陈耕看上去很不高兴,可彭光明和刘前进却顾不了这么许多了,陈耕不高兴、不乐意,这不是很正常的、在来之前就早有准备了吗?而且话说回来,这事儿搁在谁身上他能高兴?说白了,这次来首都找陈耕,不就是希望能够搭上陈红军的老脸从陈耕的饭碗里找食吃吗?

    “是的……”刘前进硬着头皮说道。

    不等他说完,陈耕就摆摆手,示意他等自己说完:“对于华夏的军队,我是很佩服的,我本人、以及海外的许多华人都因为你们而受益,你们的这个要求其实不是什么天过分的要求,更别说还有我叔叔在。既然我叔叔开口了,看在我叔叔和我婶子的面子上我也不能拒绝……”

    不会拒绝吗?

    陈耕的话,陈红军、袁佳、刘前进和彭光明心中的滋味各不相同。

    刘前进和彭光明心中当然是狂喜,他们都没想到陈耕居然这么好说话,虽然他看上去确实很为难,但居然答应的这么痛快,看来他确实是很重视与老陈的这份亲情;

    但袁佳和陈红军心里的想法就不一样了,陈红军心中惭愧的厉害,感觉自己愧对那个从未谋面的堂哥和自己这个堂侄,这件事自己干的很不光彩,而袁佳,他直接就是心里痛的厉害,同时心疼陈耕这个从小就没了爹娘、没了亲人的孩子:这孩子是真的无比在乎这份亲情,宁可委屈自己也不让自己两口子为难……

    在她看来,彭光明和刘前进根本就是在拿着陈耕非常重视的这份亲情来绑架他、勒索他,这孩子不是说了么,是看在自己两口子的面子上。

    也是,自己这个堂侄可是获得过国家领导人的接见的,如果不是看在自己两口子的面子上,他认识刘前进和彭光明是谁?这俩货根本连出现在他眼前的资格都不会有。

    陈耕似乎并没有注意到几人的反应,接着说道:“但你们的单位毕竟是军事单位,如果我们合作,就少不了要和你们接触,这个……确定没问题吗?你们就不担心泄露军事机密,你们的领导能允许你们这么做?”

    刘前进和彭光明这个时候简直就是狂喜!

    陈耕这么说,分明就是确实已经同意了自己那个过分的要求了啊,看来当初请老陈出面的决定真的是再正确不过了。刘前进连忙点头并且解释道:“我们虽然也是军队,但和那些作战单位不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