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动力之王 > 第209章 搭上老脸
    刘前进和彭光明等的就是陈红军的这句话!

    陈红军的话音一落,刘前进当即一拍大腿,大声说道:“老陈,我要的就是你这句话!”

    嗯?

    陈红军还有点没反应过来,彭光明就把话接了过去,给他解释道:“老陈,听说你那个在美国当大老板的侄子,这次来华夏,给咱们华夏的企业带来了好几千万美元的订单。咱们维修厂的情况你也清楚,哪怕他手指头缝里稍微漏一点出来,就足够咱们维修厂活的滋润无比了……”

    原来如此!

    原来是奔着自己那个侄子来的。

    陈红军总算是明白了彭光明和刘前进了来找自己的目的,他皱了下眉头,有些为难:“彭政委,老刘,你们的意思我明白,可你们是不是听岔了?据我所知,我那个侄子并没有带来几千万美元的订单啊。”

    “什么意思?”

    听到陈红军这话,递彭光明和刘前进顿时就懵了:什么?没有几千万的订单?

    刘前进更是急道:“老陈,这种事情你可千万不能开玩笑,再说报纸上都报道了……”

    “报纸我也看过,不过这个事我真没开玩笑,”陈红军也知道事关重大,不是可以玩笑的事情,他一脸严肃的对刘前进和彭光明两人说道:“陈耕到首都之后给我和袁佳同志打过电话,我们在电话里聊了挺长时间,他还想过来看看我们,不过我没答应……”

    “为什么?”第一次听到这个事的刘前进和彭光明,瞬间就急眼了。

    不说你们是亲亲的堂叔侄的关系,就说这么一个美国的大老板要来咱们海洲看看,这对咱们海洲是多大的好事?如果海洲政府部门的领导知道有这样的好事上门却被你拒之门外,估摸着那些家伙生撕了你的心思都能有。

    “因为他是美国人啊,”陈红军回答的理所当然:“他一个美国人,来咱们部队驻地,万一有什么机密被他看到了……多不合适?”

    彭光明和刘前进愣了一下,不说话了,甚至有些惭愧。

    多年的“以阶级斗争为纲”的宣传,让“美帝国主义妄图颠覆我们”的宣传几乎刻进了每一个人的骨子里,尤其是军人,两人刚刚只想到了陈耕的到来对第三军械维修厂和对海洲的好处,却忘记了陈耕终究是个外国人,哪怕他是陈红军的亲堂侄,也掩盖不了他是个外国人的事实,让一个外国人来咱们部队上,确实是不太合适。

    哪怕是陈红军,虽然他是陈耕的亲堂叔,也曾经和陈耕见过几次,但对于这方面他一直非常警惕,几次见面中从没有和陈耕聊起过部队的任何情况当然陈耕也没有问就是了。

    陈红军接着说道:“他这次回来,是准备在国内寻找一批合作企业是没错,可他对这些合作企业的要求比较高,必须具备一定的精加工能力,能够按照他们的技术要求和规范生产出符合他们要求的零配件……生产方面的东西我也不是很懂,但听他的意思,似乎合作的主要对象是国内农机系统的配套企业,第二才能轮到汽车行业。”

    刘前进皱着眉头沉吟着:“也就是说,陈耕先生这次来咱们国家,是先选定一批合作伙伴,然后很有可能让这些合作伙伴生产样品,之后才能给这些企业下订单?”

    “十有八九是这样。”

    “这么算来,哪怕是一切顺利,也大概要到明年才能有订单了……”

    刘前进和彭光明对视了一眼,两人眼中都有些兴奋,异口同声的道:“来得及!完全来得及!”

    怎么可能来得及?

    而且就算来得及,也不可能有第三军械维修厂的份儿吧?听听名字就知道了,第三军械维修厂,作为军区里最不受重视的一个修理厂,第三军械维修厂的维修能力仅限于修个汽车、修个边三轮以及……修个212吉普,装甲车、牵引火炮之类高精尖的装备是碰都没有碰的资格,那是人家第一军械维修厂和第二军械维修厂的活儿,说的直接一点,第三军械维修厂的修理水平还未必有海洲市公交车队所属维修厂的修理水平高,就这样的水平,还想揽出口赚外汇的活儿?

    想瞎了你的心!

    陈红军完全无法理解。

    刘前进嘿嘿的贼笑道:“老陈,我就问你一句,如果你搭上面子就能让咱们维修厂的老少爷们们吃上美国面包,你干不干?”

    见陈红军要张嘴说话,刘前进一句话就把他还没说出来的话给堵在了嘴里:“别说别的,也别跟我强调客观理由,就说你肯不肯搭上你这张脸,你要是说‘肯’,那就听我跟老彭的,你要说说‘不行’,那我和老彭也不说别的,咱们就喝酒。”

    刘前进已经把话说到了这个份上,被逼到了墙角陈红军还能说什么?还能怎么说?哪怕他心里再怎么有想法,这会儿也不能怂,点头道:“只要老刘和老彭你有办法让咱们维修厂出口赚外汇,你们怎么说我就怎么做,别说搭上我这张脸,只要能让咱们维修厂几百号老少爷们的生活好点,我这张脸算得了什么,没二话!

    可我也得把话跟你们说在前面,如果咱们维修厂没有符合我那个侄子的生产能力,就算我搭上这张老脸,你们也不可能拿到订单。”

    到现在,陈红军也想不出来刘前进和彭光明有什么办法从陈耕手里拿到出口订单。

    刘前进和彭光明心有灵犀的嘿嘿奸笑起来:“嘿嘿嘿……这件事说难也难,可说简单啊,其实也简单,我和老彭的想法是这样的……”

    还没等刘前进把话说完,陈红军已经听的呆了:这件事还能这么操作?

    惊讶之余,就是深深的服气,难怪老彭能当政委,老刘能当厂长,我就只能当个副厂长,不是因为老彭和老刘压着我、导致我不得不委委屈屈的当个副厂长,是因为以我的能力,我只能、也只配当个副厂长……

    但副厂长也是要面子的。

    陈副厂长虽然为人方正,可如果一味的方正,又怎么可能成为副厂长?他轻咳了一声:“这个办法倒是不错……不过你们打算怎么跟军区的首长们汇报?怎么瞒过一厂和二厂?”

    这……还真这个问题。

    刘前进和彭光明两人之前只顾着如何“坑”陈红军了,还真忘记了这两个问题,但这两个问题也是实实在在的:

    三人都是现役军官,陈红军还只是一个营级干部,刘前进和彭光明可是结结实实的正团级干部,三个人一起去首都,不跟军区请示、没有军区的批准,那是绝对不可以的,如果长期联系不上,九成九会被当成逃兵抓起来;

    跟军区如实说明?

    那也不行,跟军区领导们如实说明了情况,不就等于军区第一维修厂和第二维修厂也知道了?原本第三军械维修厂就是丫鬟生的儿子,在军区所属的各家工厂里姥姥不疼舅舅不爱的,现在好不容易有了一个赚钱的机会,一旦走漏了风声,军区的亲生儿子一厂、二厂岂有不上来跟自己抢的道理?

    又要瞒住一厂和二厂,又要得到领导的批注……

    彭光明忍不住摇头:“难!难啊!”

    确实难,刘前进也直挠头。

    正在挠着头苦苦思索的刘前进,不经意间抬头,看到陈红军脸上不经意间的笑意,愣了一下,忽然跳起来:“老陈,你有办法的对不对?”

    彭光明也一下子反应过来:“没错,你肯定有办法……娘的,有办法还藏着掖着,想看我跟老刘出丑是不是?”

    ……………………

    当看到一起出现在自己面前的陈红军、袁佳、刘前进和彭光明四个人的时候,陈耕的下巴差点儿没合上:卧槽!这是什么鬼?

    在知道陈红军被调入了军区参谋部之后,他就没想过自己的人生会在某一天与刘前进和彭光明产生交集,可命运就是特娘地这么神奇,兜兜转转的,就没想到自己的人生竟然再一次和第三军械维修厂联系在了一起……

    想到自己神奇的经历,陈耕心里是泪流满面的:贼老天爷,你要不要这么玩我?你干脆玩死我算了!

    陈红军可不知道陈耕的内心是如何崩溃,他正笑容满面的给陈耕介绍着彭光明和刘前进两人的身份:“陈耕,我给你介绍一下,这两位都是我的同事,跟我一起来首都出差的,这位是我们单位的厂长刘前进同志,这位是我们单位的书记彭光明同志,听说你在首都,他们两位就一起跟着过来了。”

    虽然对这老天颇有怨念,但陈耕对刘前进和彭光明两人还是非常敬重的,这两位对前世的自己可以说是不遗余力的照顾和支持,可以说前世的自己能够在短时间内将润华实业发展到那个地步,这两人就是幕后最大的功臣,他客气且恭敬有加的对两人说道:“刘厂长,彭书记,我是陈耕,非常荣幸见到两位,也谢谢您两位一路送我叔叔和婶婶奔波千里,辛苦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