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动力之王 > 第205章 高傲的亨利·福特
    和陈耕预料中的偏差太大!

    他以为福特需要的是一款和克莱斯勒family差不多的汽车,可谁能想到人家福特玩出了新花样,直接不屑克莱斯勒的那一套。

    出现了这么大的偏差,陈耕必须和福特汽车的决策层沟通,明确他们想要的到底是一辆什么样的车——传真过来的介绍上虽然也有,但不如这种直接的沟通来的准确。

    但让陈耕没想到的是,决定研发这款车型的不是福特汽车决策层的某位高管,而是福特汽车的当家人、话事人:亨利·福特。

    面对陈耕的疑惑,电话里的亨利·福特对陈耕说道:“不,我们的目标客户并不是那些因为经济条件而不得不去购买廉价汽车的中低收入群体,我们也不准备设计一款克莱斯勒family那样的汽车,我们的目标客户,是那些四十五岁以上、对美国文化有种浓郁认同感的、有钱的富裕美国人。”

    他毫不掩饰自己对克莱斯勒family的鄙视——当然有羡慕也说不定。

    陈耕点头:明白了,福特为这款车设定的目标人群就是美国中产阶级中的中等收入以上群体呗。

    全世界都知道美国有着最为庞大的中产阶级群体,但很多人或许不明白,在美国对中产阶级的收入定义里,“中产阶级”的概念其实很宽泛,如果以这个时代的美国人的家庭收入来衡量,大概就是年收入在25000美元至30万美元之间的这个群体,从能拿到比美国人均收入略高收入的蓝领工人和白领阶层到中小企业的老板、大企业大财团的职业经理人,都算是中产阶级。

    怎么样,跨度是不是非常大?

    而按照亨利·福特所说的,他们这款车瞄准的则是这个庞大群体当中收入与比较高的那一部分,大概是年收入在4万美元以上的这部分美国中产阶级。

    大致明白了亨利·福特的意思的陈耕,试探着向他问道:“我有些明白您的意思了,您想要的是一辆比克莱斯勒family更适合美国人消费习惯、能够彰显美式轿车的豪华和风情的车,而不是一辆廉价的、为了节油而放弃了很多东西的轿车,对吧?”

    “没错!”

    亨利·福特对陈耕能够准确的理会自己的意图非常满意,以至于这声“没错”的嗓门都比刚刚高了不少:“准确的说,福特汽车想要的一辆继承了过往美式轿车的优点、同时又具有新时代特色的轿车,是一辆能够引领美国轿车发展潮流的车,就像是你设计的那个‘野兽’引领了美国皮卡的发展潮流一样。”

    和拥挤的欧洲不同,美国人、包括整个美国社会都认为只有全尺寸轿车才能充分体现出自由奔放的美国人的生活方式。

    这种想法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呢?

    从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之后。

    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之后,整个欧洲一片疮痍,当“铁娘子”撒切尔夫人的家庭只有家中来了极其尊贵的客人才舍得开一罐斯帕姆午餐肉、并且认为这是对贵宾的最高礼遇的时候,美国人则以救世主的高傲,向正努力重建家园、恢复经济、医治战争创伤、贫穷但又很清高的欧洲人们展示一种现代的、令他们渴望而不可及的富裕生活方式和美国人理解的轿车发展方向和潮流:全尺寸轿车。

    比如陈耕的那辆稀有的四座版林肯continental mark 2。

    在八十年代之前的美国人的眼里,类似大众甲壳虫一类的欧洲薄铁皮车只能算是一辆能开的玩具,根本不能算是正规的轿车,至于本田思域和丰田卡罗拉这样的小型车,甚至被美国那些苛刻的评论家们认为这玩意儿根本就不能被认为是一辆车,开这样的东西上街是对驾驶者人格的最大侮辱。

    哪怕是现在的石油危机下,超过90%的美国人也认为只有全尺寸轿车才能代表美国,本田思域和丰田卡罗拉这种日本小车,只有穷人和经济比较困难的美国人才会买——实际上也确实是这样的。

    陈耕对美国人在心理上的这种高傲非常理解,也就理解了亨利·福特为什么要下命令研制这么一款全尺寸的轿车,点头再次问道:“好的,还有呢?”

    “这个车必须要漂亮,必须能够引领时代发展的潮流,”亨利·福特说道,被克莱斯勒family抢走了“最漂亮的美国轿车”的风头,这让他心中无比的怨念:“还有就是这个车必须满足美国政府、警察等部门公务用车以及出租车市场的需要,必须足够的结实、可靠、耐用,同时使用成本还必须足够的低。最重要的是,这辆车必须足够的舒适。”

    “好的,我没疑问了,”听亨利·福特说完,陈耕已经知道了他想要的是一辆什么样的车:“我对您的需求已经有了一个了解,福特先生,如果您没有其他的问题,现在我们可以谈谈设计费的问题了。”

    但亨利·福特还真有问题:“还有个问题。”

    “您说。”

    “这款车必须是福特汽车新的平台车型。”

    陈耕明白亨利·福特的意思了:“所以您的意思是,福特从一开始就要参与进来?当然没问题。”

    对于这一点,陈耕其实并不排斥,也不能排斥,主机厂在将设计工作外包给设计公司的同时,也会根据自己的需要选择全部外包、自己一点不管或者是从一开始就参与到设计之中,比如若干年后咱们某自主品牌“自主研发”的某款车型,就是全部外包、自己一点不管的,最多就是派驻一个工作组来进行沟通,跟设计公司说哪哪我不是很满意、这儿老板觉得还能再改改……之类,这也是最低级的外包方式。

    福特作为全球技术实力最强的汽车企业之一,肯定不会选这么lobsp;   福特汽车要参与进来,陈耕甚至还有些小窃喜:多少能学到一点东西不是?——当然,福特汽车也是这么打算的,如果能从一开始就参与进来、从陈耕这儿偷师一点设计理念和思路,福特也赚大发了。

    但有一点,这种“带徒弟”式的合作方式所收取的设计费,与全部外包的设计费可就不一样了,亨利·福特也知道这一点,所以他非常有诚意的开出了3000万的设计费。

    “3000万美元?”陈耕有点惊讶。

    不是嫌少,而是太多了,哪怕是宾尼法利纳这样的世界顶级工业设计公司,也很难拿到3000万的设计费,还是那句话,这可是1979年的3000万美元啊。

    下一刻,陈耕就明白了资本家的心为什么都是黑的、亨利·福特为什么肯给自己开出3000万美元的天价:绝对不是因为自己长得帅,而是因为:“费尔南德斯先生,我必须提醒您,3000万美元是一个排他性的协议价格。”

    “排他?”陈耕的眉头皱了一下:“什么意思?是今后一段时间内我不能帮其他公司设计类似的车型?”

    如果只是这样,3000万美元倒也不是不能接受——当然,肯定要借着这个机会多跟福特汽车要点的——但如果是其他的排他协议,那就要好好掂量掂量了。

    “不,是今后五年时间内,费尔南德斯先生您不得与其他主机厂合作,”亨利·福特甚至还着重强调道:“不但是美国的汽车企业,世界任何一个国家的汽车企业也不可以。”

    陈耕顿时就笑了:你亨利·福特还真是打的好算盘,合着我拿了你这3000万,就等于签了一张五年的卖身契?

    做梦呢!

    “这不可能!”陈耕毫不犹豫的拒绝道:“福特先生,不妨让我把话说的再直接一点:就算我不跟你合作,在今后五年内,我单单从克莱斯勒family这款车上的获利也不止3000万美元。”

    言外之意,老子又缺钱,凭什么接受你的这个霸王条款?就算你们福特汽车牛哔,大不了老子不跟你们合作就是了,反正老子也不缺钱花。

    “……”

    电话那头的亨利·福特一阵沉默。

    不得不说,陈耕的这个威胁很现实,他费尔南德斯又不是遇到了严重的财务危机,需要靠着与福特的合作来救命,只要能吊一口气,多苛刻的条件都会答应,现在的费尔南德斯公司,不但公司财务状况健康、良好,以克莱斯勒family现在在市场上热销的程度,未来五年内,每年所获得的“设计费分成”都不止1000万美元,如果陈耕继续与克莱斯勒以及其他汽车厂商合作,每年额外再赚个上千万美元是一点问题都没有。

    五年下来,最少也是六七千万美元了,为了眼前这稳稳到手的3000万美元放弃未来五年内可预期的最少六七千万美元的收益,陈耕的脑子绝对是被驴子给踢了。

    还是那句话,大不了不合作呗。

    ——————————————

    ps:不好意思,晚了十几分钟,还请兄弟们见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