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动力之王 > 第202章 如何感谢
    在管理权的分配问题上,双方的分歧非常大,大的几乎看不到谈拢的可能,但不管是陈耕还是嘉陵厂方面其实心里都不怎么不着急。

    双方心里其实都明白,在华夏现行的对外商投资的各种约束下,费尔南德斯公司想要获得对这家合资公司的完整管理权是不可能的,陈耕提出这样的要求,只是为了获得更多的管理权;

    但同样的,嘉陵厂方面心里也明白的跟明镜似的,想让这家合资公司获得充分的发展、多多的赚钱,就必须借助费尔南德斯公司先进的管理方法、管理经验,没有费尔南德斯公司参与到企业的管理中来,这家企业的未来如何,连嘉陵厂自己心里都发虚,让费尔南德斯公司参与到具体的管理工作当中来是必须的。

    总之,如何在这个问题上平衡好双方的诉求,还需要双方慢慢的磨。

    “陈先生,有个问题不知道方不方便?”会谈结束,孙寿彭向陈耕道。

    陈耕点头:“您说。”

    “如果咱们合作的第一个汽车项目进展顺利,未来我们是否可以在更广更深的范围内进行合作?”孙寿彭的表情有些期待和紧张:“比如这个微型家用轿车?”

    原来是这个!

    嘉陵厂对生产轿车还真是念念不忘啊。

    陈耕顿时就笑了:以前怎么没发现嘉陵厂对汽车这么执着呢?

    “当然,”迎着孙寿彭和程兴明期待的目光,陈耕痛快的点头:“做生不如做熟嘛,只要咱们的合作愉快,我们有什么理由再去另起炉灶?”

    听到陈耕这话,孙寿彭和程兴明顿时喜笑颜开。

    “费尔南德斯先生,您现在在首都吗?”电话里,卡伦·卡朋特客气的向陈耕问道。

    “是的,我在,”忽然接到卡伦·卡朋特的电话,陈耕有些好奇卡伦·卡朋特给自己打这个电话是为了什么,不过嘴上却是答应的飞快:“卡朋特小姐,有什么事吗?”

    听说陈耕就在首都,卡伦·卡朋特的语气明显的欢快起来,她开心地说道:“我和哥哥想请您吃个饭,谢谢您帮我介绍的医生。”

    明白了!

    听卡伦·卡朋特说要谢谢自己,陈耕心里立刻就明白,十有八九是中央保健局的医生们的治疗已经开始起了作用,而且话说回来,自己也有些天没见到卡朋特兄妹了,虽然治疗情况非常不错,但在没见到真人之前,陈耕心中还是有些好奇:治疗效果到底怎么样?

    带着几分对卡伦·卡朋特的恢复情况的好奇,陈耕痛快的答应下来:“这是我的荣幸,嗯,我随时都有时间。”

    虽然卡伦·卡朋特是一个名满全球的大歌星,但再怎么说她也只不过是一个二十多岁、现在还单身的年轻女子,面对陈耕这么一位年纪轻轻就事业有成,彬彬有礼的同时对自己还这么热情、并且给自己提供了这么大的帮助的千万富翁(最重要的是,陈耕现在不但是单身,看他的财富增长的速度,估计用不了十年就会成为亿万富翁),要说卡伦·卡朋特心里对陈耕没有好感,那是不可能的。

    听到陈耕痛快的答应下来,卡伦·卡朋特顿时开心的说道:“ok,那就这么说定了,今晚七点,长城饭店见。”

    “ok,说定了。”

    跟在陈耕身后的米伦的表情幽怨的厉害,嘴里小声的嘟囔了一句:“狐狸精!”

    你打的什么心思,当我不知道?

    ……………………

    再次见到卡伦·卡朋特,陈耕的眼睛不由的一亮。

    虽然才短短的十多天没见面,但相比于之前,卡伦·卡朋特的气色和精气神给人的感觉明显的好了许多,之前的卡伦·卡朋特是死气沉沉、整个人如同一株濒死的鲜花,那么此刻的她虽然还不能说是生机勃勃,但比之前的状态实在是好了太多。

    送上一束好不容易才买到的鲜花,陈耕笑着恭维道:“卡伦小姐,您的气色看起来真不错,恭喜您,看来治疗起效果了。”

    “是吗?我也这么觉得。”卡伦·卡朋特下意识的摸了摸自己的脸,相比于和自己来华夏的时候,卡伦·卡朋特自己也觉得自己的气色确实是好了许多,开心的说道:“我觉得这段时间我的精力越来越好,连我哥哥也说我吃的东西比以前多多了……费尔南德斯先生,真的非常感谢您的帮助,如果不是您,我的情况会非常危险。”

    陈耕点点头。卡伦·卡朋特的情况他是知道的,在对卡伦·卡朋特的身体状况进行了详细的诊断之后,连中央保健局的医生们都吓出了一身的冷汗,用那位主治医生的话说,卡伦·卡朋特现在的身体状况“根本就是一个掉在地上摔的粉碎、又被一位顶级的平衡大师生生的没用任何粘合剂给拼合在了一起的精致瓷器,放在那里不动的话或许看上去很完美,但哪怕是开关门带起来的一点点微弱的气流,都有可能让这个看上去很漂亮的花瓶再次散成一地的碎片”这个形容一出来,卡朋特兄妹都被吓坏了。

    为了帮卡伦·卡朋特调理身体,这几位医生可谓殚精竭虑,别的好药暂且不说,连真正意义的超过150年的野生老山参都用掉了四分之一支不是不肯给卡伦·卡朋特用更多,而是她的身体实在是虚的厉害,按照中医的理论,虚不受补,这种上百年的野生老山参在滋补方面又是霸道异常,用的分量稍微多一点点,卡伦·卡朋特的身体就极有可能承受不住。

    还好,几位医生在用药的份量上拿捏的妙到毫巅,倒是没出现什么不好的情况。

    跟着妹妹一起来的理查德·卡朋特也是一脸感激又后怕的连连点头,感激无比的对陈耕说道:“费尔南德斯先生,您给我们介绍的是真正的专家,如果不是他们,我简直不敢想象会发生什么,我们全家人都非常的感激您。”

    “不用这么客气,”陈耕笑眯眯的说道:“不说你们这个组合是我我做喜欢的美国音乐组合,就说卡伦小姐的情况,我想任何一个善良的人都不会坐视这种情况发展下去的。”

    理查德·卡朋特苦笑着摇头,知道陈耕说的其实是一句客气话,从被费尔南德斯先生点出妹妹的病症所在到来华夏之前,兄妹两人去了至少十多家美国的大医院,钱没少花,但卡伦的情况却是一天比一天糟糕,几乎每一位为卡伦主治的医生都给出了“尽人事安天命”的委婉说法,如果不是想着还有费尔南德斯先生说的神秘和神奇的中医可以试试,自己兄妹两人以及自己的父母早就绝望了。

    天可怜见!

    幸好神秘的、神奇的中医真的像是传闻中的那样神奇。

    “您是个真正的有钱人,想来您也不会要我们的钱,客气的话我就不多说了,总之以后有什么我们能帮的上您的,请您一定开口,”望着陈耕,理查德·卡朋特无比诚恳的说道:“另外还有一件事想要麻烦您……”

    陈耕心中恍然,点头道:“你说。”

    理查德·卡朋特没有绕圈子,直接说道:“我和卡伦想要好好谢谢这几位帮她治疗的医生,我们想要送他们一些东西,但我们不知道应该送些什么比较好,另外既然他们都是‘御医’,也不知道是否有什么忌讳的地方,所以想要请您帮我们参谋一下,送这些医生些什么东西比较合适。”

    还没等理查德·卡朋特说完,陈耕心里已经是一阵后怕:幸亏这兄妹俩没有自作主张,来跟自己商量了,否则还不一定会惹出多大的麻烦!

    卡伦·卡朋特有些不解,认为这只是病人对自己的主治医生的一番感激之意,哥哥的担心其实没有必要……

    “有必要,非常有必要!”陈耕严肃的摇摇头,正色说道:“你们首先必须清楚一件事:在华夏,这些医生的另外一层身份其实是政府官员,你们可以把他们认为是美国卫生部的高级文职人员,在行政级别方面大致相当于美国卫生部的副部长。

    在美国,如果你们直接给一位副部长级别的高级官员塞钱或者其他价格比较昂贵的物品,是可以被认定为贿赂的吧?”

    华夏中央保健局的这些医生,虽然多数人的行政级别不是副部级,但至少有一半以上的专家是享受副部级待遇的,说他们是副部级的高级官员,从逻辑上倒也说的过去。

    卡朋特兄妹被陈耕的这番解释目瞪口呆,同时心里更是一阵后怕!

    他们没想到那些给自己看病的、并不起眼的医生居然这么牛哔,是这个国家的副部级的高级官员!就像是费尔南德斯先生说的,如果是在美国,有人敢向多位副部级的高级官员赠送大额金钱或者价值高昂的物品,是一定会以行贿罪被抓起来,幸好自己还没这么干至于如何的将大额金钱和物品合理合法的送给官员,那就是另外一门学问了,通常情况下,那叫“咨询费”。

    ps:嗯,从今天开始,每天2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