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动力之王 > 第188章 怎么办?
    相比于心情沉重的像是在心里头给塞了一坨花岗石的仇克和蒋涛,华清大学的领导们、陈小山的心情就愉快的多了。

    华清大学的领导们的开心有足够的理由。

    陈耕与华清大学“合办”的这个汽车拆解厂虽然才正式营业堪堪半年时间,但已经为华清大学创造了超过100万美元的效益。

    按照国家对外汇管理的相关规定,这笔外汇会被国家拿走,但在实际的执行当中,国家也不会这么不顾人情,为了鼓励这些有出口创汇能力的企业积极的出口创汇,通常会将他们创造的外汇收入返还给企业一定的比例,华清大学给自己争取到的返还比例是20%这意味着在刚刚过去的这半年时间里,华清大学手里就有了足足20万美元可供自己自由支配的外汇,这20万美元可比200万rmb稀罕人的多。

    作为这个拆解厂的厂长,陈小山当然更有开心的理由,自己圆满的完成了老板给自己布置的任务,厂长的宝座这就算是坐稳了。

    这可是费尔南德斯先生时隔半年之后第一次来工厂视察工作,为了给费尔南德斯先生留下一个好印象,陈小山特意组织了一个规模不算小当初欢迎队伍,;可看着眼前的欢迎队伍,陈耕的眉头慢慢的皱了起来……

    人群中,有很多人都是壮年的汉子,这些人一看就是工厂的职工。

    “这些人是怎么回事?”微皱着眉头,陈耕指着眼前的欢迎人群向陈小山问道。

    看着表情似乎不是太高兴的陈耕,陈小山愣了一下:难道老板不喜欢这个场面?还是眼前这个场面太小了?忙讪笑着道:“听说您要来视察,大家自发的要来欢迎您……”

    “所以就是光明正大的旷工,是吧?”打断陈小山的话,陈耕老实不客气的说道。

    “啊……”

    陈小山愣住了,到了这个份上,傻子也能听出来,老板很不高兴。

    “我不管你们是自发的,还是被人组织起来的,我只知道一点……”

    陈耕伸手在因为自己的骤然发难而陷入了呆滞的人群当中一指:“现在是上班时间,在没有特殊情况的前提下,工人擅自离开自己的工作岗位……陈小山先生,我想知道,这是谁组织的?”

    虽然陈耕没说,可陈小山依旧能够清晰的读懂陈耕眼神中的意思:千万别说是工人们自发的,否则我会很失望的。

    陈小山的心脏狂跳的厉害!

    这一刻,陈小山脑子里嗡嗡直响,满脑子里只有一个感觉:马屁没拍成,拍马蹄子上了!

    没错,陈小山就是马屁没拍成,反倒拍马蹄子上去了。

    组织工人来工厂门口搞这个欢迎仪式的原因,就是为了拍老板的马屁,从下面的小小的科级干部:乡长、镇长,到上面的领导,谁不喜欢这种场面?可谁能想到,老板对这种情况居然非常不高兴……

    一时间,陈小山甚至有些迷茫:我没做错什么啊,大家这些年来不都是这样的吗,为什么老板会不高兴?

    可迷茫归迷茫,陈小山却绝对不笨,知道老板为了这件事不高兴的他,深谙一个道理:既然老板/领导认为你错了,不管你错没错,你就是错了如果你坚持认为自己没错,难道是领导错了?

    “老板,对不起,是我把大家组织起来的,”陈小山低着头:“我愿意承担一切责任。”

    “嗯。”陈耕点点头,却没再说些什么,只是点了点头,说道:“扣你两个月的奖金,只发基本工资,除了你之外,今天所有应该上班却没去上班的,全部扣除当月奖金。”

    也就是现在的规定不许扣工资,否则陈耕也绝对不会客气。

    扣两个月的奖金?

    陈小山愣了一下,一时间甚至有些没反应过来,将在刚刚,他还以为自己认个错,这件事十有八九就过去了,最多最多,也就是象征性的罚点钱,可没想到老板做出的处罚竟然这么严厉。

    为什么?

    他觉得很委屈,想不通。

    想不通之余,陈小山心里头也不由浮现出一个念头:难道在老板的眼里,自己的错误真的很严重?如果当真是这样,那自己到底错在了什么地方?

    不同于已经开始琢磨自己错在了什么地方的陈小山,现场来欢迎的工人们则几乎全都懵了,人群一阵骚动:取消当月的奖金?

    为什么?

    凭什么?

    凭什么我们来欢迎你,你还要扣老子的工资和奖金?

    拆解厂的奖金可不算低,大致相当于当月工资的四成到六成,而拆解厂的工资是多少呢?说出来吓人一跳,超过首都市人均工资的一倍还多,也就是说,陈耕的这个决定,相当于扣掉了工人们在以前的工作单位的至少一个月的工资。

    不爽啊!

    工人们一万个想不通,如果不是在这半年里已经建立起了严密的纪律,工人们说不定已经要围上来跟陈耕讨个说法了:老子好心好意的来欢迎你,你竟然好扣老子的钱?!

    连作为华清大学的特别代表而陪同陈耕过来视察工作的宋镜瀛教授都觉得陈耕的举动有些欠妥当,低声对陈耕说道:“陈先生,这也是工人们的一片心意……”

    这也算是含蓄的告诉陈耕,他的处理方式很不妥当了。

    陈耕想了想,干脆停下脚步:“我知道,大家对我的处理结果很不满意,觉得我陈耕不讲人情,我们好心好意的犯下工作来欢迎你,你陈耕居然还要扣我们的钱?你陈耕有病吧?

    我也知道,这些年来大家都是这么过来的,上级领导来单位视察了,大家组织个欢迎仪式,这没什么不妥,也是应该的,否则怎么能显示我们对领导的欢迎?”

    咦?

    陈耕的话音一落,不但是华清大学方面的陪同人员,拆解厂的工人们、干部们也都是惊讶的看着陈耕:还以为陈耕是外国人,不懂咱们国家的情况,可现在看来完全不是这么回事嘛,这些人情世故他都知道啊。

    一时间,连原本一肚子的火气的工人们的心里头都不免开始好奇起来:既然知道,他为什么好这么做?

    “我知道被我扣了工资和奖金,大家心里很不爽,现在嘴上不说,心里保证已经开始骂娘了,说不定今天下班回了家,还得当着老婆孩子的面再骂一顿:姓陈的资本家真他么的不是东西,老子好心好意的去欢迎他,结果还扣了老子一半的工资跟奖金……别否认,我知道一定会这样!”

    说到这里,陈耕的语气忽然转了个折:“既然你们被我扣了工资很不爽,那说到这里,我就想要反问大家一句了:你们在正常上班的时间不去上班,会让我少赚多少钱?跟变相的扣我的钱有什么区别?”

    还可以这么解释吗?

    陈耕的反问,让在场的绝大多数人都懵了。

    唯有陈小山,他眼中亮光一闪,终于知道了老板发火的原因在哪里:这家拆解厂,是老板自己的!

    以前自己所在的单位,以及全国所有的单位,都是国家的,大家在上班时间来搞这个欢迎仪式,遭受损失的也是国家,不会对单位、对职工、对来视察工作的领导造成半分钱的损失,甚至单位为了组织员工们来参加这个欢迎仪式,多多少少的要发点福利最起码,也要让食堂多加个肉菜。

    但现在的情况不一样了,工厂是老板自己的,大家在上班时间放下工作来搞准备欢迎仪式,就意味着今天的工作要推迟到明天,明天的工作要推迟的后天……损失的,是老板自己,老板当然会不高兴,在老板眼里,这种欢迎仪式跟旷工没什么区别。

    那么作为老板,对于这些旷工的职工做出扣除当月奖金的处罚,完全合情合理。

    也是啊,以前是给国家干活,多干一点、少干一点,其实都无所谓,反正也没有人在哪儿盯着你看,可现在不一样了,如果不好好看,老板可是看在眼里呢。

    继陈小山之后,宋镜瀛眼中同样精光一闪!

    他也有些想明白陈耕做出这个处罚决定的理由了,虽然他依然觉得陈耕的这个决定有些不近人情,可也不得不承认,陈耕的处罚不是没有道理,唯一的问题,就是这个处罚过于严厉了些。

    至于工人们,虽然觉得老板的话有道理,但他们依旧不爽,人群中有人忍不住叫道:“老板,我承认你说的有道理,可领导让我们来欢迎,难道我们还敢不来?”

    陈耕没看清这个人是谁,但这并不妨碍他对这个代表了绝大多数被处罚的工人的心声的问题做出回应:“所以你觉得这件事不能完全赖你?”

    “没错,被处罚我认了,可我觉得处罚的太严重。”

    “那你认为应该怎么处罚才好呢?”陈耕也不着急找出那个躲在人群中的家伙,笑眯眯的问道。

    人群中的那个家伙愣住了,一时间不知道该如何回答:理智告诉他,当然是不处罚最好,可眼下的情况,似乎又是不处罚不行,这可怎么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