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动力之王 > 第186章 面子给大发了
    飞机上,卡朋特兄妹明显的有些紧张,和哥哥挨着坐的卡伦·卡朋特,一直握着哥哥的手。

    陈耕笑道:“有点紧张?”

    卡伦·卡朋特略一犹豫,还是诚实的点头,同时顺便解释了一下自己为什么紧张的原因:“这段时间我和哥哥看了一些关于华夏的资料……”

    不用卡伦·卡朋特说,陈耕也知道处于对未知的恐惧,卡朋特兄妹俩也一定会找一些关于华夏的资料来看,不过相信他们在看了这些资料之后,这兄妹俩对这次的华夏之行一定是更加不安了用脚底板想也能想象的出来这些美国发行的关于华夏的资料上是如何描述华夏的。

    “我知道在没有亲眼看到、亲身体验到那是一个什么样的国家之前,我说什么你们心里都有怀疑,”陈耕想了想,说道:“你们反过来想:你们兄妹作为全美最著名的明星组合,一旦在华夏出了点什么事,一定会在美国引起巨大的舆论浪潮,说不定会在美国掀起一场巨大的反华浪潮,我相信对于迫切的希望改善与美国的关系的华夏来说,这种情况是他们绝对不希望看到的,只要华夏政府不傻,他们就不会对你们这俩在美国有巨大的社会影响力的名人怎么样,你说是不是?”

    卡伦·卡朋特想了想,终于点头,她承认陈耕说的有道理,如果自己和华夏之间有什么深仇大恨、在这之前自己一直在说华夏的坏话也就罢了,但在这之前,自己与华夏完全没有任何的交集,华夏方面实在是没有对自己做些什么的理由。

    陈耕接着说道:“再退一步说,连可口可乐都在华夏做生意了,你们去华夏只是去旅游的,之前也没对华夏做过什么事,就是一对完全无害的陌生人。

    事实上,华夏方面很希望通过你们这座桥梁,让美国民众可以更准确的了解现在的华夏是一个什么情况,华夏对美国、对美国人民的态度……那位华夏驻美大使馆的公使先生已经就这些情况和你交流过了不是?”

    华夏方面确实对卡朋特兄妹这对在美国有着巨大影响力的明星的这趟华夏之行非常重视程度,甚至是超出陈耕想象的重视。

    陈耕从大使馆离开之后,大使馆方面不敢怠慢,他们甚至连卡朋特兄妹的对华立场都没有来得及核实,只是简单的核实了卡朋特兄妹在美国的影响力,立刻就通过电话向煌部长做了汇报。

    听说有这么一对在美国有着巨大影响力、甚至是被尼克松总统亲自称赞过的明星希望来华夏看病,煌部长何止是高度重视,根本就是大喜过望:如果当真如陈耕说的那样,卡朋特兄妹愿意为推动中美关系的发展做一些事情,对于华夏来说这意义可就大了去了。

    兹事体大,煌部长以最快的速度向中央首长做了汇报。

    中央首长对这件事也高度重视,在向中央保健局方面确定他们确实可以治疗这种神经性厌食症之后,首长亲自做出了指示:不管卡朋特兄妹以往对华夏是什么态度,只要他们今后愿意为中美关系的健康发展做一些积极的、有建设性工作,就是我们的朋友。

    言外之意,不管卡朋特兄妹以往在对待华夏的立场问题上是否“经得起历史的考验”,只要从现在开始,这对兄妹愿意“推动中美关系的发展和建设”,那我们就摒弃前嫌,尽己所能帮卡伦·卡朋特看病话是这么说,但如果以往卡朋特兄妹就对华夏比较友好,那当然是更好的。

    之后的一切自然就顺理成章,越是对卡朋特兄妹在美国的影响力了解的越深,华夏方面对卡朋特兄妹的重视程度也就越大,以至于这次卡朋特兄妹来华夏,中央直接指定由公使丁海军一起陪同这面子可真的大了去了。

    听陈耕提起坐在后面经济舱里的那位姓丁的公使先生,卡伦·卡朋特的心里头又是放松了不少:也是,华夏方面能够派出他们的驻美公使陪同自己兄妹两人去华夏,这已经足以看出华夏方面对自己兄妹两人的态度了。

    陈耕心里为丁海军同志默哀了三秒钟:可怜的老丁同志,虽然是华夏驻美大使馆的公使,可也只能坐经济舱。

    ………………………………

    老丁同志虽然坐的是经济舱,但作为国家的外交官,他有一项不算是特权的特权:如果乘坐的是国内航班,哪怕坐的是经济舱,在头等舱有空座的情况下,可以免费升舱老丁同志花了经济舱的钱,只坐了不到俩小时的经济舱,就混进了头等舱。

    作为陪同人员,老丁同志正小声的对卡朋特兄妹说道:“理查德先生,卡伦小姐,我们还有半个小时左右就要降落了,您现在就可以准备一下了。”

    “准备?”

    兄妹俩的脸上都有些迷茫:准备啥?

    老丁同志扭头看向陈耕:老弟,你给帮忙解释一下呗?

    老丁同志多少有点不好意思,难道我能直接说,我们对你们非常重视,甚至连我们外交系统都派住了一位副部长来迎接你的到来?那也忒没面子了。

    这个忙还是要帮的,陈耕忍着笑卡朋特兄妹说道:“华夏方面对你们的到来非常重视,为了表示对你们的欢迎,华夏方面派出了一个高规格的欢迎团队。”

    “高规格的欢迎团队?”卡伦·卡朋特忍不住问道:“有多高?”

    陈耕心里叹息,这女人,果然像是传说当中的那么单纯啊,这个问题你这么直接问出来,真的好吗?

    也就是老丁同志的脸皮够厚,可以脸色不变的装作没事人一样。

    “非常高,”看了厚脸皮的老丁同志一眼,陈耕给她解释道:“华夏方面派了一位副部长来机场迎接我们。”

    副部长?

    竟然出动了一位副部长来机场欢迎自己?

    卡伦·卡朋特震惊的捂住了嘴:“……”

    再单纯的人,经过了这么多年在娱乐圈的熏陶,也知道这个信号意味着什么:自己兄妹两人的华夏之行,被当华夏方面做是外国政府的副部长来接待的。

    兄妹两人对视了一眼,两人心中都是震撼的厉害。

    但这才哪到哪啊,当飞机落地之后,兄妹两人甚至有种错觉,自己享受的不是外国政府副部长级别的待遇,而是国王级别的待遇:机场由上百名小学生组成的献花仪式、上百人的官方欢迎团队、几十辆车组成的车队以及车队前后方开道和压阵的警车……

    除了没有红地毯,在卡朋特兄妹看来其他的一切简直跟外国国家元首来访没什么两样,以至于欢迎晚宴结束,卡朋特兄妹还是晕乎乎的。

    “华夏人太热情了,”卡伦·卡朋特忍不住对陈耕说道,从来没有在任何一个地方享受过这种高级别的待遇的她,虽然晚上没吃什么东西,但此刻她的精神却是非常好:“我从来没想到华夏是一个这么热情、对人这么友好的国家,费尔南德斯,你上次来华夏的时候,他们对你也是这么热情吗?”

    “差不多吧,也是在经历了这一切之后,我才知道西方媒体对华夏的报道存在这么多、这么大的偏见,这些媒体完全是在丑化、妖魔化这个热情善良的民族。”

    “没错,”卡伦·卡朋特听的连连点头,又忍不住问道:“可是他们为什么要这么做?他们为什么要这么对待一群这么善良的人?”

    原因当然很多啦,但我不能告诉你,陈耕略一沉吟,才说道:“我觉得,恐怕是意识形态方面的原因。”

    “意识形态?”卡洛·卡朋特念叨了两句,若有所思。

    “好了,咱们不聊这个,”陈耕抬起手腕看了一眼时间:“医生马上就要来了。”

    医生?

    卡朋特这才想起来,自己来华夏可不是为了玩的,从来没有接触过中医的她,一时间竟然有些惶恐:“我需要做些什么?另外,中医会不会给我开一些稀奇古怪的药让我吃?”

    来华夏之前,卡伦·卡朋特特意了解了一下中医的治疗方式,其中的有些描写把她给吓坏了:什么凌晨的露水、剧毒的蜈蚣、动物的指甲……

    这些东西能够治病?

    卡伦·卡朋特完全无法想象,如果不是陈耕此前已经用他的“生命潜力说”征服了她,卡伦绝对打退堂鼓了。

    “你放心,不会出现那些稀奇古怪的东西,”陈耕知道这些在西方人看来稀奇古怪的生物药材确实让他们心生恐惧,耐心的给她解释道:“今晚来帮你看病的,这个国家最厉害的一群医生,是真正的顶尖医疗专家,他们会给你用食补为主、吃药为辅的方式进行治疗,你尽管放心。”

    听陈耕这么说,虽然心里依旧不怎么放心,可卡伦心里也终究还是松了一口气:希望当真如费尔南德斯先生所说吧。

    她是真的被自己的神经性厌食症给折腾的够够的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