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动力之王 > 第181章 欲擒故纵
    不过,虽然心里跟明镜一样,但陈耕没有拆穿理查德·卡朋特的这点小心思的意思。

    不管卡朋特兄妹心里是怎么想的,不管卡朋特兄妹是真的对华夏的历史、文化感兴趣还是为了治好卡伦·卡朋特的神经性厌食症而撒的谎,但有一点是可以确定的,只要这兄妹俩不是蠢货,那么在整个治疗期间,他们就必须为华美关系贡献出自己的力量说的再直白一点,就是这兄妹俩必须尽可能的帮华夏说好话。

    这就足够了!

    作为两个在美国有着巨大影响力的公众人物、巨星,只要卡朋特兄妹两人能够为两国关系做一些正面的工作,陈耕就愿意尽力推动这件事……从来就没有什么不求回报的付出,想要得到一些东西,总要拿出点东西来。

    等这兄妹俩给华夏说了一两年的好话之后,哪怕卡伦·卡朋特的神经性厌食症彻底好了,难道他们还能再改口?

    改口当然是可以的,但这会影响他们的公众形象,说白了就是影响他们的收入,这兄妹俩怎么看也不像是蠢货的模样,所以可以确定的是,等保健局的医生们帮卡伦·卡朋特治好她的神经性厌食症之后,这兄妹俩在华美关系上“开倒车”的可能性微乎其微。

    但是现在么……

    “只是好事啊,”陈耕点头道,装作听不懂这兄妹两人话里面的意思的样子:“现在华美两国已经正式建交,如果你们想去华夏旅游、观光,应该是挺简单的一件事吧?只要去华夏驻美大使馆申请旅游签证就行了。”

    费尔南德斯先生似乎并不愿意帮自己这个忙……

    陈耕的反应并没有出乎卡朋特兄妹的意料,甚至在理查德·卡朋特看来陈耕的这个反应实在再正常不过了:费尔南德斯先生跟自己又没有什么交情,人家凭什么帮自己?就因为自己兄妹两人是明星吗?

    别开玩笑了!

    自己兄妹两人的明星的身份,对于普通人来说或许是高高在上、需要仰望的存在,但对于费尔南德斯先生这样的富豪来说,其实根本就不算什么。

    只是,虽然对于陈耕的婉拒早有心理准备,但好歹也是明星嘛,理查德·卡朋特心里头还是有点小小的奢望,想着如果自己稍稍暗示一下,对方会不会热情的主动提出要帮自己兄妹两人?现在看来,果然是自己想多了。

    “费尔南德斯先生,很抱歉,我刚刚说的不全是实话,”看了妹妹卡伦·卡朋特一眼,理查德·卡朋特一咬牙,总算是说了实话,指着卡伦·卡朋特说道:“上次克莱斯勒汽车的酒会之后,卡伦和我说起过您,我们去医院检查了一下,我妹妹的情况一切都如同您所说的那样,所以……”

    “所以你们希望这次和我一去去华夏,请华夏的那些专为国家主要领导负责健康工作的医生帮卡伦小姐看看?”陈耕这才“恍然大悟”的向理查德·卡朋特问道。

    “是的。”理查德·卡朋特重重的点头,同时一脸期盼的望着陈耕:“费尔南德斯先生,我请您、我求您帮帮我妹妹,她还不到30岁……”

    说到这里,理查德·卡朋特的眼睛红了。

    一个还不到30岁的女人,现在的她,原本应该是她一生当中最璀璨如花的年纪,如同刚刚绽放的鲜花,可这朵刚刚绽放的鲜花马上就要凋谢,任何一个正常的人都会为之心疼,更别说这个女人和自己还有极深的关系:她是是自己的亲妹妹、最好的事业搭档,理查德·卡朋特怎么能不心痛?

    卡伦·卡朋特也是心有所感。

    想到自己还不到30岁,偏偏整个美国都找不到一个能够治好自己的医生,如果再不能去华夏得到最好的中医的治疗,三四年后的自己就要和这个美丽的世界说再见对于一个女人来说,这真的是太残酷了。

    她眼睛通红的望着陈耕,咬着嘴唇说道:“费尔南德斯先生,我知道您不缺钱,我也不知道应该如何感谢您,但是……我求求您,求求您帮帮我,现在也就只有您能帮我了……不管您有什么样的条件,只要我能做到的,我一定答应……”

    卡伦·卡朋特甚至已经做好了陈耕会提出一些过分的、除了金钱之外的其他方面的要求的心理准备。

    “不是我不想帮你们,”陈耕无奈的摇头道:“理查德,还有卡伦小姐,我直说了吧,你们想去华夏旅游,这不是问题,以你们的身份、在美国的影响力,想要拿到勤政应该很容易,但这也不是你们在乎的,你们真正想要的,还是让华夏中央保健局的一声帮卡伦小姐治疗她的生命潜力不足的问题,对吧?”

    “没错。”

    理查德·卡朋特和卡伦·卡朋特齐齐的点头。

    “所以现在的问题是,不是你们如何去华夏,而是如何让华夏那群医术最高超的医生帮卡伦小姐看病、给出治疗方案,”说到这里,陈耕两手一摊:“这个很难,真的,太难了。”

    理查德·卡朋特的反应极快,一下子就抓住了陈耕话里面的意思:“您的意思是很难,而不是做不到,对吗?”

    理查德·卡朋特的话音一落,卡伦·卡朋特也一下子反应了过来,两只手下意识的扭在一起,紧张的望着陈耕,张着嘴,想说话又不敢说的样子。

    陈耕似乎是没想到理查德·卡朋特的反应这么敏锐,犹豫了一下,终于还是勉为其难的点点头:“办法……确实是有的……”

    “什么办法?”

    陈耕的话还没说完,理查德·卡朋特就激动的猛地站起身来,急切的道:“费尔南德斯先生,请您告诉我们是什么办法?需要多少钱?请您放心,不管这件事有多难,卡朋特家族都愿意付出一切……”

    陈耕往下压了压手,示意理查德·卡朋特控制一下心情,先不要这么激动:“这不是钱的问题……理查德先生,华夏虽然现在比较穷,但好歹也是国土面积排世界前三、比美国的国土面积还要大、资源丰富的国家,而且还是联合国五大常任理事国之一,您觉得这么一个国家会在乎您的这点钱吗?”

    理查德·卡朋特愣了一下,随即满脸的惭愧!

    他觉得陈耕说的很有道理,虽然这段时间来自己刻意收集了很多关于华夏方面的消息,但这些消息很多本身就有自相矛盾的地方,当然,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费尔南德斯先生说的:对于一个国土面积位列世界第三、有着漫长的海岸线和丰富的各类资源、同时还是联合国五大常任理事国之一的国家,就算他们现在真的经济上有困难,但他们会看的上自己兄妹俩的这点钱?

    当然不可能!

    想要打动华夏,让华夏方面允许他们最好的医生给自己的妹妹看病,就只能如费尔南德斯先生的意思那样,从其他地方想办法……但是,有什么办法呢?

    “费尔南德斯先生,您说的对,”理查德·卡朋特一脸惭愧的对陈耕说道:“跟一个国家谈钱……谢谢您的提醒,否则我还不知道哪儿出了问题。不过这样的话……”

    他小心翼翼的向陈耕问道:“您觉得这件事应该怎么办?”

    说完,理查德·卡朋特小心的望着陈耕。

    卡伦·卡朋特虽然没说话,但同样一脸紧张的望着陈耕。

    看着理查德·卡朋特的样子,陈耕心里也忍不住感慨:美国人……真是好哄啊。

    卡朋特只是以自己的见识、见闻以己度人了,其实如果理查德兄妹了解这个时代的华夏的真正情况,就知道如果他们拿出几百万美元企业华夏投资,或者咬咬牙凑个一千万美元,让保健局的医生帮卡伦·卡朋特诊疗一下,这还真不是问题。

    不过,关子卖到这份份上也差不多了。

    陈耕沉吟了良久,才缓缓的道:“到底怎么做,其实我也不知道,我只是说一下我的想法……”

    “是是是,谢谢您……”

    “先说好,这只是我的想法,到底对不对、能不能成,其实我是一点把握都没有,”再次重复了一遍,在卡朋特兄妹双双点头之后,陈耕这才说道:“华夏方面很重视与美国的关系,但是说实话,因为过去的这些年来美国政府对华夏、苏联的宣传,现在美国社会对华夏的印象不是很好,如果你们能够从这个方面入手做一些工作,努力推动华美两国友谊的健康发展,我觉得把握还是比较大……

    嗯,这个也是你们作为知名度比较高的公众人物的一个优势,你们说的话有人听,你们的话的影响力和覆盖范围比较大……”

    没等陈耕说完,理查德·卡朋特和卡伦·卡朋特的眼睛顿时亮了!

    对啊!

    利用自己是大明星的身份,在美国多宣传一下华夏、多帮华夏说说好话,这么好的办法我怎么就没想到?!

    ps:明天早晨不到5点就得起来去驾校,然后坐一个小时的班车去科二的考试场,好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