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动力之王 > 第168章 最高的赞誉
    “说得好!”

    年轻人是最容易被鼓动的,张梓麓被陈耕的这番话说的心中热血沸腾!

    看看满腔热血的成功,再对比一下眼前这些只知道算计自家的那仨瓜俩枣、对整个群体的生存环境、社会地位漠不关心的所谓“长辈”们,张梓麓觉得这些人与陈耕的差距简直有月球到地球的距离这么大!

    兴奋之下,她情不自禁的叫出了声,这一刻,她觉得陈耕真是帅呆了,自己老爹总算是办了一件让自己开心的事。

    总算有个捧哏的了,陈耕向张梓麓点点头,接着说道:“我不知道大家是怎么想的,但我的想法很简单,钱财乃身外之物,对我陈耕来说钱够用就行了,我一个人能花多少?十万八万?我觉得我一年花个三五十万顶天了!

    剩下的钱怎么办?

    放银行里存起来吗?

    那岂不是便宜了那些该死的银行家?便宜了那些该死的银行家,人家还不感谢我,何苦来哉?既然这样,与其给美国的银行家当资本,还不如用这笔钱来提升一下咱们整个群体的社会地位和政治影响力,失败了无非就是损失一点钱,可一旦成功了,我也算是为咱们华人做了一点贡献。”

    这番话一出口,商会的诸位会员们看着陈耕的表情完全变了。

    如果这番话是自家子侄说的,这件事是自家子侄做的,在场诸位商会会员们会毫不犹豫的打断他们的狗腿:你们这是给咱们家招灾呢你知不知道?!

    但如果这番话是别人说的,比如眼前的陈耕,他们立刻肃然起敬。

    有资格被吸纳入北美华人商会的,都是在美国讨生活的华人中的佼佼者,起码的见识当然是有的,都知道一旦陈耕真的做到了他说的这些,对于整个北美的华人群体来说都是一桩巨大的喜事!

    从这个角度来说,他们支持陈耕,高度支持陈耕,如果有必要,向陈耕捐一些款、提供一些帮助他们不会有任何的犹豫只要这事儿不是自己干的就成。

    “话说的好听,好像你多伟大似的,你还不是为了你自己考虑?”人群中忽然传来一个不和谐的声音。

    居然有人在说怪话?!

    听到这阴阳怪气的话,陈耕还没反应呢,张梓麓反倒是不答应了,探着头往人群中瞅:“谁?是谁?”

    陈耕没有生气,相反,他拽了张梓麓一下,示意等自己说完。

    你真的不生气?张梓麓给了陈耕一个关切的眼神。

    说实话,陈耕还真有点小感动,微微摇了摇头示意自己不在乎,随即说道:“刚刚说话的这位仁兄,我不知道你是谁,但我承认你说的没错,如果最终我成功了,我得到的好处肯定会多一些,这其中确实是有我个人的因素在里面。但是……”

    陈耕随即反问:“但是这难道不是我应该得到的吗?我付出了,就要有收获,我付出的最多,理所当然的要分红最多。如果谁眼红,也可以去做啊,谁也没拦着你,你看到我成功了之后享受的风光,可你难道没注意到我的风险?我成功了,你们分享我的成功,但如果我失败了,你会帮我承担这份风险吗?”

    人群安静的厉害。

    连刚刚说怪话的那位都无言以对。

    是啊,你觉得人家陈耕赚的多,你自己去做啊,谁也没看着你,你自己不做事,还在这里风言风语,也就活该被人怼的说不出话来。

    连带着他们看程贵的眼神都发生了变化:一个是当缩头乌龟,一个是为了群体的利益宁可损失一些自己的利益,这两者的差别,高下立判!

    我去!你们不是真信了吧?看着眼前众人的眼神,陈耕忽然后背有些发凉:难道你们当真了?我就是这么一说,真让我这么伟大?你们开什么玩笑?!

    他再扭头看向程贵,希望程贵这个最佳捧哏能够发挥出他捧哏的功力。

    可这个时候的程贵哪里还敢说话?你陈耕都“*,*”了,我再说话岂不是给自己找不自在么?他干笑了两声:“没想到陈先生您的情怀和节操这么高尚,程某佩服!佩服!嗯,有什么需要程某帮忙的,陈先生你尽管开口,只要在程某能力范围之内的,程某绝对没二话!”

    他倒是油滑的厉害。

    ……………………

    贾胜才一边轻轻的鼓掌一边赞叹道:“老弟,佩服啊……”

    “贾老哥,您就别给我戴高帽、别笑话兄弟了,”陈耕赶忙打断贾胜才的话,苦笑着摇头:“我也不瞒您,刚刚我说的那些,一多半都是在吹牛,实际上我给您说吧,别看我牛吹的不小,可如果哪天我觉得形势不妙,九成九我会赶紧溜之大吉,只求老哥您到时候您别笑话我就成。”

    “这才是聪明人应该有点态度,”贾胜才的表情严肃起来:“老弟,我也跟你说句实话,我很佩服你,真的,除了当年的美堂先生,你是这些年来我听说过的唯一一个愿意为咱们华人这个群体做点事的……”

    陈耕连忙拱手:“您千万别这么说,我何德何能能与美堂先生相提并论?”

    司徒@美堂先生啊,洪门大佬,致公党的创始人,近现代的爱国华人华侨领袖,与伟大的革命家孙先生、49年后跑到宝岛的那一位以及开国太祖都是至交好友,连二战期间的美国那位瘸子总统罗斯福都曾经在长达十年的时间里给他担任过法律顾问,为华夏民族的抗战事业做出了卓绝的贡献,49年开国大典的时候被邀请到天安门上观礼,1955年去世之后,美堂先生的追悼会是由总理亲自主持的,并且被安葬在了八宝山。

    面对这么在北美华人群体当中有着巨大影响力、为中华民族的解放事业做出了巨大贡献的前辈大佬,陈耕心里是发自内心的尊敬,不敢有丝毫的不敬。

    陈耕对美堂先生发自内心的敬意,让贾胜才很满意,他呵呵笑了两声,说道:“呵呵……只要是真心为咱们华人考虑的,就值得尊敬,”顿了顿,贾胜才忍不住问道:“老弟,我问个问题啊,底特律的市长真的是靠着你的支持才上去的?”

    “可不能这么说,”陈耕连忙摆摆手:“我是投了阿历克斯先生一票。”

    “就只是投了一票?”对陈耕的话,贾胜才是半点也不信。

    陈耕:“呵呵……我和阿历克斯先生也算是不错的朋友,为他捐赠了一些竞选资金,不过说阿历克斯先生是靠着我的支持才上去的那就夸张了,阿历克斯先生能成为底特律市的市长,是底特律人民的选择。当然,从朋友的角度,我非常希望他能成为底特律的市长、也无比坚信他能够成为底特律的市长。”

    贾胜才听的连连点头。

    话不用说的太多,贾胜才哪还不明白陈耕的意思:新任底特律市长阿历克斯·古德里奇的上台,确实与他陈耕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

    阿历克斯·古德里奇是刚刚竞选成功没多久的底特律市长,贾胜才当然是知道的,当时在报纸上看到这个消息的时候还感慨又一个倒霉蛋上来了,可无论如何他也没想到陈耕竟然与新任底特律市长竟然还有这么一层关系,神奇啊,在这个美国华人的社会地位很低的时代,能够扶持一个政客登上一市之长的位子,在贾胜才看来这简直就是一个活生生的传奇!

    刚刚陈耕在那里大言不惭的时候,贾胜才心里多少是有点不以为然的,以为这小子就是在吹牛皮,可现在看来,陈耕根本就不是在吹牛皮啊,人家已经默默的做了这么许多了。

    深深的看了陈耕一眼,贾胜才道:“老弟,别的话我就不说了,以后老弟你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尽管跟老哥我开口,别的不敢说,帮忙筹些资金、给某些人投个票之类的,老哥我多少也能帮点忙。”

    陈耕有些惊讶。

    “我有个表弟,叫司徒力。”贾胜才含蓄的道。

    卧槽!

    陈耕忍不住晃了两下:如果自己没记错的话,似乎美堂先生有个孙子就叫司徒力?!这个贾胜才,这有点牛x啊。

    ……………………

    也是在同一时刻,将张梓麓给拉到了角落里的张宗平,一脸懊恼的低声对张梓麓说道:“闺女,是爹地打眼了,陈耕那小子虽然有点本事,但绝对不是我们家梓麓的良配,以后你不要跟他打交道了,爹地一定帮你物色一个靠谱的小子……”

    张宗平心中懊恼无比。

    愿意为跟着陈耕,自家闺女可以富足一声,谁承想这小子居然打算在美国政坛上有一番作为?真是……

    早知道是这样,说什么也不能将宝贝闺女介绍给他,万幸啊,万幸一开始的时候自己没有把话挑明,事情还有挽回的余地……

    可他的话还没说完,张梓麓就咬着嘴唇小声的说道:“不,爹地,您不用道歉,女儿要谢谢您,谢谢您让我认识了一个这么优秀的男人,女儿这辈子就认定他了。”

    看着表情坚定无比的闺女,张宗平的脑袋“嗡……”一声就炸了:我这是造了什么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