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动力之王 > 第167章 雄辩
    看着将程叔叔给怼的一个字都说不出来的米伦,张梓麓就忍不住想到这些年来,这姓程的混蛋仗着自己有兰辛当地的帮派做靠山,向来不怎么将自己的爹地放在眼里、经常给爹地难堪的场面,此刻再看看他被米伦怼的脸红鼻子粗的样子,张梓麓忽然觉得心中畅快无比:姓程的,你个混蛋也有今天?!

    看到程贵被怼,张梓麓觉得心中畅快无比,咱们陈大老板更不是什么“吃亏是福”的善男信女,既然你来意不善,那就别指望我会给你留面子。

    陈耕笑眯眯的对米伦说道:“米伦小姐,你这么说就错了,程先生的建议对我其实还是帮助的只要把他的话反着理解就行。”

    他这是连华人在这种时候最基本的给对方留面子的动作:假模假式的批评米伦两句都懒得做了。

    米伦充分向自己的老板证明了自己的表演天分,她脸上先是夸张的恍然大悟,紧接着一本正经的向程贵道歉:“对不起啊程先生,是我误会您的意思了。”

    被陈耕和米伦两人用这种仿佛相声一般捧哏加逗哏的方式狠狠的损了一通,程贵脸上哪还挂的住?完全没想到对方这么不给自己留面子的程贵,一张脸都绿了。

    有心想要仗着自己的老资格教训对方两句,可亲眼所见对方根本就不把自己的老资格当一回事,再倚老卖老也是自取其辱。到底是老狐狸,程贵眼珠子一转,摆出一副“年轻人就是不懂事,我是为了你好,你竟然不领情”的表情,无奈叹了口气:“陈先生,我的话可能不好听,可我们这些经验教训都是几代人用血和泪总结出来的教训。

    我不给你说‘不听老人言吃亏在眼前’这样的话,估计你也不爱听,我就给你说句掏心窝子的话,看到你这样的年轻人有这样的成就,说实话,我是真的为你感到高兴,接下来话呢,不管你听不听,不管你认不认我这个前辈,我都得说出来,否则我心里不安:在美国,政治这个东西不是咱们华人玩的起的,听我一句劝,老老实实的做做生意、赚点钱就好,政治这个东西,你离的越远越好。

    当然,我知道我的话可能不怎么好听,可能会让你觉得不舒服,可我是真的出于一番好心……”

    果然!

    自己意图在美国政坛上有所作为、提高华人社会地位和政治地位的做法,戳到了某些人心中敏感的神经!

    程贵的话,让陈耕确定了之前的一些猜测。

    这些对自己不满的白人是谁,以及他们的目的是什么,用脚底板也能想得到,但这些家伙妄图用这么拙劣的方式就吓退自己,也未免太小瞧了自己,不过这个程贵倒是真的挺有两把刷子,一看硬的这套在自己面前玩不通,立刻就开始打起了“不管怎么样我都是为了你好”的悲情牌,这些老狐狸还真就没有一个是简单的。

    确实不简单,简单的几句话就给陈耕挖好了坑。

    现在再看周围人的眼神,虽然在场的很多人都知道程贵是个什么样的人,知道他不是个东西,但在这番话之后,众人看着陈耕的眼神还是不由自主的带上了一点审视的味道这老家伙果然有一手啊。

    但程贵想这么三言两语就放倒陈耕,他也太小觑陈某人了,陈某人走南闯北、活了三辈子,什么样的人没见过?想用这种小招数给自己挖坑,程贵显然还嫩了点:“谢谢程先生,谢谢你的一番好意,不好意思,我刚刚有些过于激动了,还请您见谅。”

    虽然知道陈耕的这个道歉肯定不怀好意,但既然自己前面已经立下了“关心后辈”的人设,总不能立马踹翻这个人设,面对陈耕的这番话,程贵也只能摆出一副“我真的不介意,只要我的话能给你起到一点帮助就行”的样子:“没事没事……”

    陈耕哪能让程贵说完?等程贵说完“没事”陈耕立刻打断他的话:“我非常感谢您的关心,但说实话,对于您的观点,我是不认可的。”

    不给程贵反应的机会,陈耕扭头看向在场的诸位商会的会员们,朗声说道:“法国著名的文学家、思想家伏尔泰先生曾经说过,我不赞同你说的每一个字,但我誓死捍卫你说话的权利。在这件事上,我的态度和伏尔泰先生的态度差不多:我非常感激您处于对我的爱护所做的一切,但我坚决不同意您的观点!”

    陈耕稍稍修改了一下前后顺序,可这么一来,意思就完全不一样了。

    “程贵先生的意思,是我们华人就应该老老实实的做生意,千万不能掺合政治,但我坚决不同意!我为什么要这么说呢?我举一个例子,举一个就发生在我们所有人身边的真实的例子:美国的黑人。”

    望着看向这边的众人,陈耕朗声道:“今天在这里的,很多都是我陈耕的长辈、前辈,我想诸位应该很清楚在20年前甚至30年前的美国,黑人是一种什么样的社会地位,毫不客气的说,虽然我们华人、黄种人在美国是被白人欺负和歧视的二等公民,但黑人比我们华人的生活状态差远了!

    我们华人虽然社会地位不高,但我们用自己勤劳的双手在这个对我们并不是太友好的社会大环境下,努力的让我们的家人生活的更好,虽然我们的社会地位和政治地位比白人有不小的差距,但我们华人与白人在经济方面的差距并不是那么的大。

    但那个时候的黑人呢?有什么?不客气的说,二三十年前美国的黑人,政治地位和社会地位比我们华人低一筹,经济上更是没法跟我们比,很多黑人家庭,一年可能也赚不到一百美元。

    但二三十年后的今天呢?当然,就算是今天,黑人的社会地位也不高,经济状况也没二三十年前好到哪里去,但经过黑人这二三十年来不断的努力抗争,他们的社会地位在不断的提高,他们在美国政治版图上的影响力也在不断的提高。

    而我们华人呢?我们的经济状况和二三十年前差不多,但政治影响力甚至有所下降!

    为什么?

    因为黑人社会地位和政治影响力的提高,其实是以侵蚀我们华人的社会地位和政治影响力为基础的。

    我问大家一句,大家心里觉得舒服吗?就算我们不如白人,可难道我们还不如黑人?

    何况我们黄种人是真的不如白人吗?

    我认为不!

    在半个世纪之前,或许绝大多数人都这么想,但看看49年华夏建国之后,他们先后在朝鲜战场打败了以美国为首的联合国军,逼的美国人以三八线为基础停战;

    他们研发了只有美苏英法这种我们眼里的超级强国才能研制出来的原子弹、氢弹;

    他们一句‘不能越过北纬十七度线’,就让美国@军队、包括空军将北纬十七度线视为洪水猛兽,强大的美国@军队在越南战场上不敢越雷池一步!

    这说明了什么?这说明我们黄种人、我们华人很聪明,不比白人笨一丝一毫!”

    陈耕的话,一下子戳到了很多人的心头上。

    在美国的这些华人,在对上白人的时候一直是自惭形秽,觉得自己低人一头,但如果是对上黑人,其实华人还是相当的有自信:一群又穷又丑的老黑,也配跟老子比?!

    如果陈耕今天不说这番话也就罢了,可听到陈耕一番话,那些年纪稍微大一点的再仔细想一想,似乎、貌似、好像……这些年来黑人的地位还真的是在提高的。

    这可就了不得了!

    如果说一开始的时候,程贵的话还引来了一些商会成员习惯性的赞同,觉得不管程贵的话是不是合适,但起码他是为了你陈耕好,可你陈耕就有些过分了,哪怕你不领他这份情,做的未免也有点过分了吧?

    可陈耕的这番话一出来,瞬间就把众人的思路给带歪了,甚至让有些人心中升起了一种热血沸腾的感觉:对啊,说起来,咱们华人也不比白人笨,凭什么现在的社会地位、在美国政坛的影响力还不如以前瞧不起的老黑?

    要糟!

    看着众人下意识的点头赞同车能的话,程贵就知道事情糟了:失策了,尼玛陈耕这小子真是太能说了,早知道这小子这么能吹,就不应该给他这个机会。

    他连忙说道:“小陈兄弟,我承认你说的这些有道理,可你这样……”

    “程先生你听我说完啊,”陈耕压根就不给程贵开口的机会,程贵刚刚开了个头,陈耕就笑道:“当然,咱们也必须实事求是的说,我们现在在美国的情况、社会地位是由多种多样的原因造成的,绝大多数一时半会也改变不了。但我要说的是,难道我们连黑人都不如吗?连黑人都知道抗争,知道努力,知道通过不断的奋斗改善自己的社会地位和政治影响力,而他们也确实做到了,连黑人都能做到的事,难道我们就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