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动力之王 > 第166章 主动找麻烦?
    大厅很大,人声嘈杂,可看到和张梓麓一起进来的陈耕,大厅里喧哗的声音似乎忽然间低了一截,几十双目光落到了陈耕的身上……

    你想多了,这种情况压根就没有出现。

    虽然就陈耕眼下的规模和实力而言,商会内的相当一部分大佬的b格也比陈耕差一截,但自打加入商会之后陈耕参加集体活动的次数还不超过三次,加上商会内部的一些大佬也不待见他,谁认识他陈耕是谁啊。

    很多人第一注意的压根就不是陈耕,而是站在陈耕身旁的张梓麓与陈耕相比,有个担任北美华人商会密歇根州分会的副会长的老爹的张梓麓,无疑更有吸引力一些。

    也是直到这个时候,很多人才注意到站在张梓麓身旁的陈耕,看着两人关系似乎挺近的样子,心里头不免有些好奇:那个站在老张家闺女身旁的小子是谁,难道是老张家闺女的男朋友?

    有跟张家关系不错的长辈笑眯眯的走过来跟张梓麓打招呼:“梓麓来了?呵呵……这才几天不见,咱们小梓麓又漂亮了,怎么没去叔叔家找你妹妹玩?”

    “贾叔叔好。”张梓麓极有礼貌的向对方问好:“我和雯雯打电话了,过几天去找她玩。”

    “嗯嗯……”说话的这位贾先生开心的点点头,打量了陈耕两眼,笑着说道:“咱们小梓麓也谈男朋友了?”

    “贾叔您可是看错了,这位可不是我的男朋友,是今晚的贵宾费尔南德斯先生。”

    就这小子,还是贵宾?

    贾先生愣了一下,脑子迅速反应过来,有些惊讶的看了看陈耕,又扭头看看张梓麓:“你说他是……底特律的那位陈先生?”

    “如果您说的是那位跟克莱斯勒汽车、福特汽车都有合作的陈先生的话,那么没错了,就是他。”张梓麓的脸上带着几分小俏皮。

    “……”

    愣了半秒,贾先生忙向陈耕伸出手:“陈先生你好,鄙人贾胜才,久闻陈先生大名,只是一直无缘得见……对不住,刚刚怠慢了……”

    费尔南德斯·陈啊,可在现在的北美华人圈里谁不知道这个名字?贾胜才也一直想要结识一下这位北美华人中的年轻俊彦,只是苦于一直没有机会,虽然此前老张跟自己说过陈耕今晚会过来,可谁能想到老张这家伙这么狡猾,居然把自己的亲闺女拉过来了?真是……

    贾胜才有些懊恼:我怎么就没想着把自家的闺女带过来呢?

    张梓麓适时的给陈耕解释道:“费尔南德斯,贾叔叔是我爸多年的至交好友,他是做纺织品生意的。”

    兰辛做纺织品生意的贾胜才?

    原来是他!

    陈耕顿时恍然。

    整个北美华人商会密歇根州分会有几百名会员,但陈耕对这位贾先生的印象尤其深刻,为什么呢?因为这位的奋斗历程堪称传奇,不同于那些做餐饮、零售甚至是皮肉生意的同胞,这位贾胜才从事的行业无疑要高端许多:他是做纺织品的,而且他的纺织品进出口生意做的很大,规模几乎占到了整个密歇根州从亚洲地区进口的纺织品总规模的一成,在密歇根州的华人群体当中有相当高的影响力。

    张宗平曾经亲口对自己说过,如果不是贾胜才无心商会内部的事务,他会是北美华人商会密歇根州分会会长最有力的竞争人选,他能在密歇根州分会副会长的位子上一座就是将近十年,与贾胜才的支持密不可分。

    而且不同于很多专坑同胞的美国华人,张宗平对同胞那是有口皆碑,非常仗义,如果是同胞遇到了困难过去找他求助,他几乎从不拒绝。

    有钱倒也罢了,但对方的人品确实值得钦佩,陈耕连忙握住对方的手客气的说道:“惭愧!惭愧!不知道贾先生您在这里,否则我早就应该过来才会才是。”

    陈耕谦逊的态度,让贾胜才有些惊讶。

    对于陈耕的情况,贾胜从老朋友那里了解了一些,在为这个年轻人敏锐的商业洞察力感到震惊的同时,此前也下意识的觉得既然这小子这么年轻就取得了这么大的成就,肯定是一副目中无人的样子自家那个没什么本事、就知道跟自己要钱的小子,都还一副眼珠子长在头顶上的模样呢,何况是一个独自打拼出了这么大家业的人?肯定骄傲的不得了吧?

    可此刻陈耕的表现让贾胜才大为惊讶,他身上非但看不出一丝的目中无人,甚至连这个年纪的年轻人应该的肤浅和幼稚也看不出来,内敛、谦虚、温润……这真的是这个年纪的年轻人应该有的样子?

    难怪能在这么短的时间里取得这样的成就,果然是很有两把刷子。

    贾胜才的反应也很快,一怔之后他开心的道:“大家都是华夏人,客气的话就不说了,以后大家多走动。”

    陈耕笑着点头:“您说的是,以后还请老哥多指点,到时候您别嫌我烦就成。”

    陈耕这么给自己面子,贾胜很开心,连忙客气的说道:“老弟你太客气了,千万别说指点,要说指点也是老弟你指点老哥我……”

    贾胜才的话还没说完,忽然被人给打断了……

    “陈先生是吧,既然你说到指点,指点倒是不敢当,不过可能不太不好听,但我却是不吐不快。”

    贾胜才的身后不知道什么时候站了个人,他皱着眉头,带着几分厌恶的望着陈耕。

    厌恶?

    卧槽!这个不知道从什么地方冒出来的家伙到底是谁?

    看着这个忽然冒出来的、一脸厌恶的看着自己的家伙,陈耕顿时就有些懵:老兄,我似乎没见过你吧?

    虽然陈耕不认识这位仁兄,但贾胜才显然是认识的。

    看到对方,贾胜才眉头顿时一皱,使劲拽了他一把:“老程,陈先生取得的成就有目共睹,是咱们华人的骄傲,你这是怎么说话呢,喝多了吧?”

    说完,不等对方开口,他一脸歉意的对陈耕道:“陈老弟,你千万别介意,老程这人就是嘴巴毒了点,其实人不坏,就是喝多了喜欢乱说话……”

    “喝多了?”

    陈耕一脸玩味的望着眼前的这位“程先生”:他身上可一点酒味都闻不出来。

    既然没喝多,陈耕也很确定自己没跟这位老兄打过交道,既然如此,这位老兄究竟是什么意思?

    说实话,要说生气么陈耕还真不生气,他就是有些好奇:能够参加商会内聚会的,起码也是商会的会员;是商会的会员,就说明他起码是有一定的经济实力和头脑,不是蠢货。

    那么好玩的来了,既然这家伙不是蠢货,就应该知道挑衅自己对他一点好处都没有,可明明没好处的事儿,这位还这么干了,而且干的兴奋无比……

    有点意思了啊。

    “我倒没觉得这位程先生是喝多了,”陈耕笑眯眯的说道:“或许程先生真的有什么见教也说不定……还没请教程先生,您觉得我哪儿有问题?”

    不止是程先生,贾胜才和张梓麓都是有些惊讶:都到了这个份上了,陈耕这家伙竟然还能保持震惊?

    程先生也不例外,他惊讶的看了陈耕一眼:“问题?问题大了,陈先生是吧?听说底特律的市长是靠着你才上台的?作为前辈,我劝你一句,政治这个东西不是咱们华人能够玩的起、掺合的起的,老老实实的做咱们的生意,千万别掺合政治,否则到时候你死都不知道是怎么死的……”

    政治?

    陈耕脸上露出一丝玩味的笑容:这是有人看自己不爽了么?

    还没等陈耕开口,站在陈耕身旁的小透明米伦同学忽然开口道:“这位先生,请问您有多少钱?”

    “什么意思?”程先生愣了一下。

    “我的老板,现在身家超过3000万美元,按照他的财富增长的速度,最多一年,他的身价就会超过半个亿美元,”米伦笑吟吟的望着对方,嘴上却是一点都不客气:“看来您对于如何做生意非常有心得,那么请问,您的身家有多少?肯定有上亿美元了吧?说不定有十几亿美元?”

    “亿万美元”先生脸上顿时一阵青、一阵白,却是哆嗦着嘴皮子说不出话来:自己有上亿身价?如果自己当真有上亿美元的身价,还在这种档次、这种级别的宴会上混?早特么去美国的上流社会去混了。

    别说亿万富翁了,这姓程的连个百万富翁都算不上,他不过就靠着某些人的庇护开了两家连锁餐厅而已。

    眼看着这家伙的脸色在不停的变幻,米伦毫不客气,在他胸口又捅了一刀:“没有上亿身家吗?那5000万美元总有吧……也没有?也就是您的身价不如我们老板喽?既然您的身价不如我们老板,那就是您做生意的能力不如我们老板,那您的建议……boss,”

    转过头来,米伦笑吟吟的望着陈耕:“我觉得这位先生的话,听不听其实也就是那么回事了。”

    “亿万富翁”先生的脸都绿了,偏偏他还无言以对。

    陈耕的这个跟班说的是大实话,你一个连百万身价都没有人,居然大言不惭的表示要教一个身价几千万美元的千万富翁如何做生意,这不是要笑掉大家伙儿的大牙么!

    ps:兄弟们不好意思,这一章是昨天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