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动力之王 > 第165章 不好的习惯
    类似的表情早就不知道看了多少次,张梓麓太明白此刻陈耕的心里是怎么想的了,没好气的道:“老娘有必要撒谎吗?要不要给你看我的护照?”

    “老娘”这个粗俗的自称从这么一张看上去十六七岁的娃娃脸上说出来,还真是无比的违和,就跟初中校园里的不良少女似的。

    你牛!

    陈耕大拇指一挑:“护照就算了。”

    不管你是14还是24,亦或者是34,跟哥们我有一毛钱的关系吗?

    倒是张梓麓,虽然此前对老爹给自己的安排这次相亲有些不爽,这都什么年代了,讲究的就是自由恋爱,还相亲?

    但既然陈耕这么帅、待人还这么和气,最重要的是他还这么有钱,简直是所有女人心中的白马王子,这会儿的接触下来,张梓麓心里头对陈耕倒是没有之前那么抗拒:先不说能不能成,起码当个朋友处处也不错,如果真能出的来,结婚当然也很好啊——就是没考虑过还完全不知情的陈大老板能不能接受这个设定。

    一边陪着陈耕往里走,张梓麓一边兴致勃勃的向陈耕问道:“你的英文名字叫费尔南德斯是吧?那我就叫你费尔南德斯好了……费尔南德斯,你知不知道商会这次为什么要邀请你?”

    “为什么?”陈耕随口问道。

    “你不知道?”张梓麓似乎有些惊讶。

    “不知道啊,我是商会的成员,现在商会有内部活动,邀请我参加,正好我也有时间,就过来跟大家吹吹牛,怎么?有什么不对?”

    说实话,他心里也觉得有点奇怪,虽然自己加入北美华人商会已经有大半年了,但商会还真就没怎么邀请自己参加宴会、联谊等内部活动,在这之前陈耕也没怎么去想:你不联系我,我正好乐得清闲,可现在张梓麓这么一说,陈耕心里头也不免有些好奇。、

    认真的打量了一下陈耕,确定对方不是在说谎,是真的不知道,张梓麓忽然有种想笑的冲动。

    “怎么了?”陈耕有些惊讶。

    “费尔南德斯先生,难道您不知道在这之前,商会内部有人要打压你?”强忍着笑,说完这话,张梓麓就眼睛都不眨一下的盯着陈耕的脸,她非常好奇陈耕接下来会有什么样的反应。

    “打压我?!”

    “是啊,我可不止一次听到过有商会的大佬说‘陈耕还年轻,人也有有点浮躁,压一压也是为他好’这样的话,”张梓麓笑眯眯的望着陈耕,脸上带着几分好奇:“说真的,我有点想不明白,你到底干啥了,是祸祸人家闺女了还是偷他媳妇了?”

    陈耕是谁啊,“人精”说就是他。

    一开始他还没反应过来,可等张梓麓说在商会内部说要打压自己,之前有些不太明白的事情瞬间就想的通透:

    不同于华夏,经过建国到现在这三十年的破四旧、消灭牛鬼蛇神的运动,将之前旧社会的一些糟粕早就扫除的几乎无影无踪,现在在北美混的这些华人,身上还带着浓浓的旧社会的影子以及习惯,比如商会内部严格的上下尊卑制度,这一点只要参照北美洪门或者港澳台地区的帮派组织架构就知道了。

    当然,北美华人商会毕竟还是一个商人之间的互助组织,肯定和洪门的组织架构不一样,但有些习惯却很大程度上借鉴了洪门,陈耕为什么在加入商会之后基本上没参加过商会的活动?就是对商会身上的这股子草莽气息很不喜欢:做生意就做生意,大家各凭本事就是,你们搞这套干什么?

    你觉得你牛x?可小爷我不伺候!

    但陈耕的举动,落在了商会的一些“大佬”的眼里,那就是不懂事——在自己加入商会之后,为什么只是在前几个月接到过几次邀请,之后就再也没有人邀请自己参加商会内部的活动?现在想来前面的几次邀请,名义上是邀请自己参加商会内部的活动,实际上是商会里的一些大佬、“坐馆大爷”们等着自己主动的、识相的前来拜会呢。

    但自己的婉拒,落在这些“大佬”们的眼里,那就是“这姓陈的小崽子当真是一点规矩和礼貌都不懂了”,既然他不懂规矩、不知道礼貌,咱们就“教教他规矩!”

    可惜,陈耕没给商会内的大佬们教教自己“规矩”的机会,费尔南德斯公司的规模如同坐了火箭一般飞速的往上窜,之前那些表示要“教教姓陈的小子什么叫规矩”的商会内的大佬们,面对着实力几乎一天上一个台阶的陈耕,看到陈耕一个华人,在面对自己从来都是退让三分的美国企业的时候居然直接怼了上去,而且要命的是几乎每次都怼赢了,心里就不免有些发憷:这小子是个愣头青啊,算了,愣头青这种玩意儿,能不招惹的话最好还是不要招惹。

    其实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彼此的交锋都是隔空暗战,陈耕也就不介意当个小故事说给张梓麓听听——张梓麓这十六七岁的少女模样实在是太有迷惑性了,不大的一会儿,陈耕心里头就下意识的把她当成了自己的妹妹,尽管这女人的年龄其实比自己大,可架不住自己已经活了三辈子了啊。

    “就因为你不鸟那些老家伙,那些老家伙就要搞你?”“不良少女”张梓麓听的眼中异彩连连。

    从小在这种家庭中长大的小女孩,从小就没少被那些“该死的老家伙们”们说教,你应该这样这样、你不能那样那样……

    被训斥完了,自己还得摆出一副“谢谢您老人家教育我”的受宠若惊的模样,其实心里头早就烦死了,心底里更是也不知道多少次幻想过如果老娘有了实力,就如何如何……

    想归想,张梓麓心里头其实明白这是不可能的,可忽然有一天,有个脸上带着如同邻家大哥哥一般温暖笑容的大男孩,一脸轻松的告诉自己:“那些老家伙其实也没什么,哥哥我不鸟他们,他们不是也没办法拿我怎么样?”……哎呀,好崇拜啊,怎么越看他这张脸就越觉得喜欢呢?

    哎呀,羞死了!

    连忙调整了一下心情的张梓麓,又接着问道:“那你觉得,他们这次为什么忽然又要邀请你了?”

    原因么,张梓麓当然是知道的,自家老头想要把自己介绍给他嘛,可张梓麓就是想要听听陈耕是怎么看的。

    陈耕想了想,说道:“嗯,我觉得,可能是因为我的公司与与克莱斯勒汽车、福特汽车有业务和合作的关系吧。”

    除了这个,陈耕也想不出来应该怎么解释了。

    “你的公司,和克莱斯勒汽车、福特汽车有业务和合作关系?”张梓麓的眼睛一下子瞪圆了,小心灵受到了巨大的撞击:不是说他的公司才发展起来不到一年吗?怎么就跟克莱斯勒、福特这样的巨无霸级别的企业有合作了呢?

    陈耕摸了摸鼻子,有点不好意思:“应该差不多吧。”

    “你的公司,跟福特、克莱斯勒有什么业务方面的合作?”张梓麓小心的问道:“是成为了他们的经销商了吗?”

    成为了福特汽车和克莱斯勒汽车的经销商,这是张梓麓所能想到的费尔南德斯公司与这两大美国汽车巨头有合作关系的唯一的方式了。

    “那倒不是……”陈耕随口说道。

    “哦……”张梓麓松了一口气。

    “我们费尔南德斯公司,之前设计了一款全尺寸suv‘野兽’,福特汽车很喜欢,花了好几百万美元买下了‘野兽’的相关专利;”没等陈耕开口,一直跟在陈耕身后的米伦忽然开口了:“至于克莱斯勒汽车,是boss设计了一款全新的汽车,克莱斯勒希望能够与我们一起联合开发……”

    说完,轻蔑而隐蔽的扫了张梓麓一眼:小丫头,收起你那点小心思。

    有些事情,陈耕不懂、没注意,不代表米伦会不在意——作为陈耕身边最亲近的女人,米伦可是很“护食”的。

    张梓麓:“……”

    还有这样的打开方式?!

    她傻眼了,在她想来,能够成为福特汽车和克莱斯勒汽车的经销商已经是华人群体的骄傲了,没成想陈耕做的远超自己的想象!

    她明白了商会内部那些要压制陈耕的声音为什么终于消失不见,现在的情况是非但不能压,还得考虑到陈耕会不会一个不高兴直接不跟北美华人商会玩了——虽然陈耕看着年轻,可看这发展趋势,说不准将来会成为美国华人的门面担当,丢了这么一支潜力股,商会的高层能生生的哭死。

    这个世界,实力为尊,陈耕的实力到了这个份上,谁还敢压着?

    也终于明白了自己的父亲为什么想要把自己介绍给陈耕,如果能够嫁给陈耕,自己这辈子的好日子确实指日可待。

    哪个少女不坏春?

    哪个少女不含情?

    面对哪哪都让人挑不出一点毛病来的陈耕,张梓麓忽然发现自己的心脏跳的厉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