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动力之王 > 第159章 自己想要杀死自己
    卡伦·卡朋特当然不是那么容易轻信别人的人,虽然她对陈耕的话信了一两成,但混娱乐圈的,哪个不是睡着了还得睁着一只眼睛,以防自己被人坑了?否则被人卖了都不知道,说不定还得帮卖自己的人数钱呢。

    具体到陈耕身上,她自然也不会例外,当她一圈转下来,助理已经打听到了足够多的消息:这位费尔南德斯先生不但是底特律市新近冒出来的一位身价至少好几百万的富翁,据说底特律据说还有“东方巫师”的名头,而且据说是真的有法力。

    “这样啊……”卡伦·卡朋特想了想,对自己的助理吩咐道:“去,开一间房间,注意点不要别人发现了。”

    “明白。”小助理立刻点头。

    ……………………

    对于卡伦·卡朋特专门开了一个房间来和自己谈她身体的状况这件事,陈耕并没有任何意外,任何一个明星的身体状况都是大事,如果问题很严重,甚至会对她的事业造成巨大的冲击,boss当然不希望别其他人听到任何消息。

    但卡伦·卡朋特开口的第一句话,就让陈大老板不开心了……

    “费尔南德斯先生,您要多少钱?”

    “钱?”陈耕不屑的笑了:“卡朋特小姐,请您搞清楚一件事,我只所以决定帮你,是因为你是我比较喜欢的一个歌手,我不希望看到一个我喜欢的、很有才情的女歌手在她本应最辉煌的年纪就香消玉殒,但钱就不必了,要说钱,说实话不缺钱,而且卡朋特小姐你可能未必比我有钱。”

    这话……

    真装x啊。

    起码陈耕平淡的语气是真的把卡伦·卡朋特给镇住了。

    她刚要开口说话,却不妨陈耕接着说道:“另外我也明确的给你说,我能看出你的问题,但我治不了,如果你想治好自己的病,还需要另请高人。”

    “你治不了?”卡伦·卡朋特愣住了:你治不好你说什么?

    “我治不好,但我能看出来你有问题,这很奇怪吗?”陈耕反问道。

    “……”

    卡伦·卡朋特有点懵,但这……似乎确实没什么问题。

    另外费尔南德斯先生告诉自己他治不了自己的病,也从另一个方面说明他并不是冲着自己的钱来的起码现在看来是这样的。

    不愧是整天要和记者躲猫猫的明星,意识到自己刚刚的举动和语气都不妥当,卡伦·卡朋特立刻向陈耕道歉:“很抱歉费尔南德斯先生,是我冒昧了,请您见谅,我的身份决定了我有时候……”

    “我理解,”不等卡伦·卡朋特说完,陈耕就笑着点头:“你是明星,是大明星,很多人都想从你身上得到许多东西,想要利用你,你必须保持足够的警惕,这一点我非常非常能够理解。”

    “您能理解就好,”卡伦·卡朋特松了一口气,她特意请陈耕来这里可不是为了和陈耕聊天的,略略一顿,卡伦·卡朋特单刀直入的直接向陈耕问道:“费尔南德斯先生,我的生命潜力到底是怎么个情况?”

    没有了外人,卡伦·卡朋特再也不用遮掩自己的情绪,她的语气有些焦躁。

    “在解释你的生命潜力这个问题之前,我先给你解释一下,我的理论全都是基于中医,中医和西医最大的区别在于,中医看病是从一个整体上、辩证的来看病情,西医则是头痛医头、脚痛医脚,”见卡伦·卡朋特有些迷茫,陈耕想了想,说道:“比如你感冒了,西医会怎么做?”

    卡伦·卡朋特想了想,说道:“先是测体温、测腋温,看扁桃体有没有发炎……然后就是开点药,如果烧的温度比较高,就挂点滴……难道中医不是这样?”

    她听说过中医,但中医到底是怎么回事,卡伦·卡朋特完全不了解。

    “当然不是,”陈耕笑着摆手:“如果你感冒了、发烧了去看中医,中医首先找到你感冒的原因,是病毒性感冒还是受凉了?亦或者内某个地方感染了引起的感冒?等找到你的发病源头之后,才针对性的给不开药。

    再比如你身体的哪个部位发生了严重的病变,比如肿瘤,西医的理论就是这个地方坏掉了,那就只能切掉,但中医不一样,中医会尝试调动人自身的免疫力来努力修复病变的位置……”

    “……”

    卡伦·卡朋特的一张嘴微张着,一张脸全都是震撼。

    虽然陈耕只是简单的介绍了一下西医和中医的区别,但作为一个受过高等教育的精英人士,卡伦·卡朋特当然能够分辨的出来哪种治疗方式更优秀一些,但她还有些不认同:“费尔南德斯先生,我有点不太明白,如果中医真的像您说的这么厉害,为什么中医并不被西方社会所认可和接受?”

    “既得利益啊,”陈耕坦然的道:“你想,作为直接受益人,那些西医们能接受中医对自己的冲击吗?既然接受不了,他们肯定要努力的说中医如何如何不好、在各种场合诋毁中医,只有这样才能维持他们的既得利益。”

    好像……还真的是这个道理。

    陈耕接着说道:“另外中医也有一些局限,比如因为中医的治疗基础就是基于激发人自身的免疫力,所以治疗时间会相对长一些,见效也没那么快,比如还是感冒,西医虽然不管你感冒的原因是什么,但给你打一记退烧针,你的烧肯定就退下来了;

    但中医不一样,中医的见效比较慢,可能前两三天你还是处于发烧状态,从病人的直观感受上来讲,他就觉得中医的治疗效果并不如西医那么好。

    这就是中医治疗的特点,疗效慢,可有些西医就借着这点说中医如何如何不好、如何如何骗人,另外这两种医疗体系对从业人员的培养方式也有很大的区别……”

    “培养方式不一样吗?”卡伦·卡朋特好奇的问道:“有什么不一样?”

    陈耕想了想,说道:“在我看来,西医是一种可以‘批量化工业生产’的医生,只要接受正规的医疗培训,能够正确使用相关的医疗设备、看清楚这些设备给出的数据所代表的信号,基本上简单的病症都没有问题了……当然,如果是需要拿刀的医生,那需要经过多年的锻炼;

    单就现阶段来说,中医想要培养一名合格的医生,更多的还是采用‘师父带徒弟’的方式、手把手的教,一名老师通常只能带几名徒弟,再多就带不过来,徒弟需要跟在师父的身边学十多年可能才能出师、具备独立给病人看病的资格,然后慢慢的积累行医经验……”

    “需要这么长的时间?”卡伦·卡朋特又是惊叹,又是难以置信。

    陈耕点头:“现在也有了中医学院,培养中医的速度比以前快多了,另外西医也有很多优点,比如各种检查和诊疗设备,确实可以帮医生更快、更准确的掌握病人的病情,这比中医更加依靠医生自身的素质和水平给病人看病要合理的多……总之各有千秋、各有所长吧,不能说西医一定比中医好,不能说中医就一无是处,有些病情看西医可能更迅速、好的更快,有些病情看中医可能更能够从根本上根除,比如您现在的情况……”

    “对对……”

    卡伦·卡朋特这才反应过来,自己可不是来听费尔南德斯先生说中医和西医的区别的,而是给自己看病的,连忙说道:“费尔南德斯先生,我的身体……”

    “很严重,”陈耕叹了口气,表情很沉重:“更加准确的说,是非常严重!”

    “啊?!”看着陈耕沉重的表情,卡伦·卡朋特慌了,急忙问道:“有多严重?”

    “严重到我敢和你打个赌,假设你继续保持现在的生活和饮食习惯,如果你能活过1984年,我就把我所有的财产输给你。”

    陈耕的音调并不如何慷慨激昂,可卡伦·卡朋特却是一下子愣住了:这个世界上,再没有什么能比一位富豪用自己全部的身价来作担保更有说服力,费尔南德斯先生说如果自己能活过1984年,他就把自己所有的财富送给自己,也就是说……

    自己无论如何也说不过1984年?!

    卡伦·卡朋特慌了!

    卡伦·卡朋特傻了!

    她现在毕竟是一个刚满29岁的女孩子,对于一名歌唱女星来说,如果不出意外,她至少还有10多年的辉煌期,还有近半个世纪的时光可以大肆挥霍,以至于她从来没想过,死亡竟然会距离自己这么近,近到自己距离死亡只有四五年的时间。

    “我……真的……这么严重吗?”卡伦·卡朋特颤声道,她几乎被击垮了,如果不是陈耕此前的信息中透露出“虽然我不能帮你治疗,但我知道有人能帮你治疗”的深层次讯息,她真的要崩溃了。

    陈耕叹了口气:“从西医的角度来说,你现在的情况是神经性厌食症,但在我们中医的医疗体系中看来,神经性厌食症只是表象,真正的原因是在你的潜意识里,你自己想要饿死自己……”